我们的mini生活·搬家记

搬家那天,朋友过来帮忙。
原本觉得我们没什么东西,但是不收拾不知道,一收拾好几包。
很多东西就跟鸡肋一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阿夏:旧的包包要么?
阿当:败家啊,你!不是才用了不到半年吗?
阿夏:可是,已经发黄了啊。不要了。

阿当:那这些衣服呢?
阿夏:也不要了。要了也没穿。
阿当:风扇呢?
阿夏:也不要了。
……

搬家好像是一个新的开始,能不要的都丢掉,但七七八八的东西还是能满满撑下六七个行李箱。朋友把他的大行李箱和旅行包都带过来帮我们打包,如此还是跑了两三趟计程车。
最后还剩满满一箱衣服,基本是半旧不新的,阿当说要找个机构把衣服连同一些不大用的东西一起捐了,但一直没找个可以捐的机构,一个星期后回去,已经被房东丢掉了。

后来听到四川地震,阿当就整天念叨着那些衣服当初不该丢,该捐到灾区去。

重新布置新的住处,信誓旦旦要一切从简,没有必要买的一定不买,尽量不增加以后搬家的负担,但是,说到容易做到难,现在环顾我们的小小房间,不觉羞愧,在两三个月里,我们的小房子比刚过来时更多更挤了。还好当初没有决定买微波炉,看着当初觉得非买不可的果汁机,如今已经不满灰尘,买来到现在,总共也用不到十几次,水果还是直接吃好吃。

我们的mini生活的开始·找房记

终于敲定在广州的生活,阿当也决定从美女那搬出来。我们开始找房子。要找一个离阿当上班近一些的地方,于是锁定了天河区。

两个人利用放假的时间,从石牌到上社,从华师到岑村,从员村三横路到五横路……看到招租广告就确定方位和价位,就打电话,去看房子。
我们要租一个一房一厅,有独立厨厕,重要的是有阳光在房子。
阿当第一次搬家很大的原因就是阳光不充足,南方的雨季较长,房子里很阴湿,住在里面觉得人都会发霉;而第二次的租的房子,阳光太过充足,整个夏季,都在阳光在暴晒之下,连白天都不敢打开窗帘;加上搬一次家相当麻烦,所以,一定要找一家满意的,可以住久点的。当然,房租也是一个很大的考虑因素。
相对郊外的地方,倒是很多让我们觉得不错的房子,够宽敞,阳光充足,房租也比市中心低,比如岑村,在那里三百多块就能租一个一房一厅,而且床、热水器、等一般配套都有;我们去那看过,但是唯一不足是交通不便,阿当担心晚上要是晚点回去的话,不但没有公车,连出租司机也不肯走那条路,那边显得很荒凉。

于是我们在城中村逛,广州的几大城中村,握手楼是出了名的了,楼房与楼房之间只隔一线天,不要说是握手,我觉得叫“接吻楼”更恰当。石牌、上社、冼村、棠下等,这样的房子到处都是,到那去逛一圈,你就知道什么叫“寸土寸金”,一个厕所大小的楼梯口也会被用来做小摊,而且前面卖肉夹馍,里面卖报纸杂志,墙上还挂着手机挂饰等商品。楼房下的过道只能并排走两个人,中间要是遇到一辆小三轮车的话,让路都只能站到墙上去,而且不见天日……在这些握手楼中逛,让人觉得好像掉进了地狱,我不时看到老鼠在过道里窜出,心里那个恐慌啊,跟着阿当看过十几家房子后,只好放弃。
一个多月过去,终于找到了一个相对满意的,可是旁边是珠江纸厂,空气太糟,从那回来,我就一直头晕,阿当也说很不舒服,最终也没有租那的房子。
阿当感慨,找个房子租,比找个女友还难。

最后找到现在的房子,纯粹是因为见多了握手楼那种不见天日的恐惧使然,在中介的带领下看了好几家,对天光线太暗的一律否决,终于看到一间窗够大,房子很亮的,马上就点头了。
而这只是一个有独立厨厕的单间,等搬进来后,我们才想起当初的决定是要租一个一房一厅的房子;算了吧,反正阿当周一至五,白天都不在家。我也省了些打扫的工夫。房子相当小,不到二十平米,让人为难的是再也放不下一张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