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住第一年·大妈恐惧症

之前住的那个地方有个好又多。
每次走进去,总能听到“好又多,好又多……”而我们总是能用十块钱买到好多好多东西,真的就是“好”又“多”。
十块钱能买到三斤米,一块钱一大袋的干豆皮,一块钱一包的银丝面,一小包洗衣粉,两块钱一包的桃酥,一包饼干……
在回家的路上却一定要买个两块钱的冰激凌,两个人,一人一口,吃着回家。

这样子一段时间下来,我变得分毫必争,我总是能一眼就看到正在打折的商品,知道九点后的面包只要半价,甚至能记得上个月某个商品打折前的价格。

我常跟阿当说,我觉得我越来越主妇了。甚至担心有一天会像麦兜他妈那样因为厕纸便宜而买很多厕纸。
因为两个人生活,开始知道怎样量入为出,开始学着省俭,也为那些小小的便宜而窃窃自喜。但过后又会有些后怕,觉得自己莫名奇妙地俗气,不可挽救地坠落进大妈们的队伍中了。

脑里始终闪现着另一个阿夏:提着一个购物篮,在商品货柜前逛来逛去,看来看去……后来她变成了个大妈。(麦兜的妈妈说:“从前有个小王子,后来,他变成了大叔。”)

崇高的理想·阿夏版

阿当看完《麦兜》的“真谛”问我:
“你想做什么?”
阿夏:我想做个厨子,反正我做菜很好吃。

阿当:“ 那除此之外你就没有更崇高的理想了吗?”
阿夏:有啊,我还想学做糕点。

“And then ?”
阿夏:还不够高哦,那我学完了糕点再去学做法国料理。

“and then,就没有其他的? ”
阿夏:还,还不够高哦?那我再去学学世界美食好了。

“嗯哼?这就是你理想?没有了?”
阿夏:有啊,等我学完了。就回家做给你吃。

    什么才是崇高的理想,不是当伟大的科学家,也不是做明星,只是想过一种简单的生活,好好照顾自己及家人。你要是问我人生的真谛是什么。我真是一时说不上来。其时我的生活极其简单,而我也没想要让它变得复杂。

以下是《麦兜》的真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