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狼的祭尸会

怀孕无聊,我已经帮阿当把魔兽猎人的账号练到85级了,阿当不满足的是,每次看到人家的带着炫毙了的灵魂兽就很眼红,这就好比开着一辆夏利,旁边停着一辆拉风的法拉利一样不平衡。每次看到其他猎人的灵魂兽,阿当都激动的喊我:“阿夏,快看,就是这个,这个电狼,亲爱的‘逐日’,碉堡了,有木有!”
“不是很漂亮啊。感觉还没有你现在的豹子漂亮。”起码我觉得透明的豹子还是很有感觉的。比一条紫蓝色的狼好看一些。
“哎!没品位。”阿当始终保持着对电狼的狂热迷恋,而且这种情愫几乎每分每秒地累积,似乎随时都会爆棚!
“要不给我的豹子取个响亮的名字吧?你说叫什么名字好呢?”阿当问我。
“er……就叫‘屌豹了’吧。”阿夏感觉阿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不过豹子永远都无法取代电狼,阿当于是从默默关注,到几近疯狂,决心要守到这只灵魂兽。据说这只灵魂兽,在服务器上,每隔6至9小时就会刷出一只来,所以看准了时间,在它可能出没的地方守候,成了我和阿当每天的功课。这灵魂兽还真的名副其实啊,敢情阿当的魂都给收了。
周末的时候,阿当可以不睡觉,定好时间,随时待命般在地图上巡逻。

阿当在巡逻的时候,我有时睡不着也会起来围观一下,有时候还替他守着,让他有上厕所和打盹的时间。原本以为阿当这样的行为已经是走火入魔,不可救药了,没想到,巡逻的时候也遇到其他猎人,而且在不同的地点都有其他猎人,每次都能听到他们在苦逼地交流着:
“抓到电狼没?”
“没有,我已经守了3天了。”
“我已经守了一个星期了,昨天去吃了个饭,叫室友帮我看着,结果就被别人抓了。。”
我看了一下时间,当时已经是凌晨4点多。

苦逼的魔兽猎人们,真的伤不起啊!真不知道他们图的是什么。而且就算出来一只电狼,也不一定你刚好在那个点;就算在那个点,这么多人守着,也不一定能抢到手,我以为看到但抢不到已经是最悲催的了。这跟中彩票的概率应该差不多吧。搞不好等一年也不一定能抓到。还是劝阿当赶紧洗洗睡了。实事证明,还有更悲催的。

事过多天,阿当的苦苦等待,终于有天奇迹出现了,电狼居然被阿当守到了!!
阿当连喊我都来不及,激动得手忙脚乱。
我在旁边看着,啊,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电狼,总算谒见真身了!旁边还有一个猎人,赶紧抓啊!话还没落,突然网络卡了。
啊!是不是掉线了?
啊!不是,是我魔兽的卡没钱了。。
阿当赶紧打开淘宝充值,再登录,上去,看到的是只电狼跟着另外一个猎人离去的背影,无比痛惜!什么时候不结束,偏偏这个时候点卡用完,这不是天意弄人么?哪怕再等一分钟也行啊。
眼巴巴看着期待已久的电狼,就这样跟别人走了。阿当的热情更被激发了,有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决绝。

事隔一天,好运再次到来,晚上10点多,电狼再次出现,奇迹啊!这回是势在必得了吧。而且旁边没有其他猎人。
阿当一个箭步上去,点了一下,擦!电狼,电狼它被阿当一箭射死在地上!
阿当high到翻的热情一下到达冰点,转过头来,说都不会话了。。。
“怎么了?”我问。
“它,它被我打死了!”阿当表情错愕,眼神无光,悲绝地看着电脑屏幕。
我围观上来,这时候其他猎人也过来了。
“这是电狼。这就是电狼。”其中一个猎人说。
“怎么死了?”另外一个猎人问。
“被我打死了。”阿当回复道。
“你!你不要可以给其他人啊!为什么要打死,给其他人也是种美德啊!”其中一个猎人说。
“是啊,我等了好几天了。都没等到,你就把它杀了。”另外一个猎人也说。
“畜牲!”其中一个猎人无比气愤地骂道。
“我不是故意的,不小心点了一下,它就被箭射死了。”阿当愧疚得无地自容。
还有一个猎人看不下去,二话不说就对阿当发起了“决斗”。

于是,几个猎人就围着那头电狼的尸体,像是在给电狼开祭尸大会,议论着,观瞻着,气愤着,还有阿当在默哀着……这感觉,估计好比中了500万彩票,发现彩票已经被自己撕碎扔掉了一样,阿当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默默地把电狼剥皮了。我在旁边幸灾乐祸地笑得要死:“哈哈,你个二货,你居然把电狼杀了,还剥皮了,看其他猎人不剥了你的皮。煮熟的鸭子要是跟别人飞了,也算是不浪费,你这是煮熟的鸭子自己不吃还让它馊了啊。。”这估计是我认识阿当以来,他做过的最“二”的事了。
阿当五味杂陈,一言不发,只是叹气。

为了安慰一下阿当,我说:“好啦,没事啦,你就当是我不小心把它杀了。如何?”
“要是你杀了,我会杀了你的。。。”阿当说。
“你!畜牲!”

宇宙没有底啊

玩足了半个多月的魔兽,阿当已经跑外域去了,站在地狱火半岛(一个漂浮在宇宙中的半岛)上,第一次看到外域的天空,阿当惊呼:“阿夏,快过来,带你去看看另个星球的天空,让你见识一下宇宙是什么模样。”
鼠标一移,只见天空幻化出成缕的炫彩,尤如极光,远处还有一些小星球。阿当忘乎所以,将鼠标左移,右移,人物往前走,再往前,再往前……
“再往前,我们去看看悬崖下面是什么。”眼看着阿当已经走到悬崖边。
“小心掉下……”我话还没说完。
“啊……!”两人禁不住同时尖叫,眼睁睁着着人物就在鼠标的指使下,掉下悬崖,坠入宇宙,好像是看着阿当掉下不见底的宇宙一般,而阿当则如自己掉入深渊。
“不用怕,法师是摔不死的,因为我有冰箱。”阿当向我炫耀说,同时也安慰自己。
我倒是无所谓。
可是,接着,我就看到他在工会里求救:“啊,我掉到宇宙去了,怎么办?”(表面上波澜不惊,暗地里已经抓狂)
工会里没有回应。
他指着自己的灵魂,对着我,一脸尴尬。
“嘿,不是摔不死的嘛?冰箱呢?”
“有冰箱,问题是宇宙没有底啊。”
在还没有完全领略到外域的美丽风景,我就看到阿当惨死外域,疲于跑尸了。他一边跑回那个悬崖,一边担心:“尸体都不见了,不知道能不能在悬崖边复活。”
当电脑弹出“是否接受复活”在窗口,阿当激动地按下鼠标,曾经命丧迷雾之海的一幕仿佛再次重演。

注:冰箱是一种无敌技能,可以保证在几秒内无敌。阿当平常在悬崖掉下去,接近地面时会使用冰箱,可以保证(人物)不被摔死。

走火入魔兽的阿当

之前说过,阿当玩魔兽世界是很有压力的,为啥?因为其实wow也是阿当工作里的一部分。

话说阿当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web game的游戏公司做产品策划,上班的第一天后回家时就拿回来《风色幻想》和《模拟人生》的正版游戏,后来又被要求玩魔兽世界。从此WOW成了阿当生活的重心。
我一开始认为,阿当是个好员工,老板交待的事一定认真办好,玩魔兽几近废寝忘食;后来我才认识到,阿当的老板是位好老板,他投其(阿当)所好啊,让阿当几乎走火入魔。

一开始阿当一个人练级,每天固定练到十二点前睡觉;后来有人主动带着阿当下各种副本,每天不固定练到对方下线睡觉——常常是凌晨两三点。
我的天,我问他,难道带你练级的那些人第二天都不用工作么?
“要啊,他们有的明天要上学,有的要上班。”
“那他们还能玩那么晚?”
“因为他们没有女友。”

呃,的确,起码不会像阿当这样每晚被人赶着去睡觉,睡前还死拖活拖说,再给我30分钟,再20分钟,再10分钟,再5分钟,……就要下了,快要升级了,交完这些任务就行了……。然后,我催着催着,自己睡着了。他还在电脑前继续他伟大的魔兽事业。

某天,吃饭的时候,我问他周末要不要去爬山,出去运动一下。
阿当边吃边敲着键盘打怪,问:“啥?爬山?”
“是啊。好久没爬山了。”
“不如我带你去看日落吧,你一定很喜欢的。”
“好啊,好啊。”
“你等一下。离日落应该还有一段时间。快过来,”然后把电脑画面一转,说:“走,我们去海加尔山看日落。”(海加尔山是魔兽世界最高的山)
”!@#¥%……&“,我一个重心不稳,差点没把碗给摔了。

从魔兽世界到现实·什么是压力

当初阿当刚开始打魔兽的时候,每天睡前总要立一个目标,明天我要先去阿拉希高地的农场,明天要打多少怪,明天我要过多少级,就像是一场宣誓一样庄重。
魔兽成了阿当每天日程里的重要事项,某天早上:
阿夏:我一晚都没睡好。
阿当:又做恶梦?
阿夏:比恶梦更恐怖。你一整晚都在磨牙。
阿当:不是吧?
阿夏:是啊,磨得我整晚都在想象有鬼在我旁边啃骨头,啊,好恐怖啊!
阿当:为什么会磨牙?
阿夏:听说压力太大的时候会。
阿当:哦,的确啊。
阿夏:什么压力?
阿当:昨晚断网前我魔兽都没升级,能不压力大吗?
阿夏:这也叫压力?!
后来,我的确相信,魔兽对于阿当来说,确实是一种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