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当从鬼变成人的童年奇事

婆婆说,那年,阿当5岁(虚岁),刚上幼儿园。
有一天,阿当的哥哥跑回家跟妈妈说,不好啦,阿当被火烧了。原来是哥哥和阿当一起玩鞭炮,把鞭炮里的火药全部倒出来,然后阿当用火柴点着,火“嗖”地一下,喷上来……(阿当说以下gif图中的情景就是当时他的真实写照)。

等家里的大人找到阿当时,基本都认不出自己的儿子了。
婆婆说,阿当整个脸全黑了,其中一边的脸还好,另外一边全被烧熟了,除了一股火药味,还有烤肉的味道,用纸巾一擦,结果一块熟的肉掉了下来,婆婆心都凉了。心想,这回没救了。。。
阿当当时居然都没哭。
我问阿当:“当时不疼么?怎么没有哭?”
阿当说,吓死了,又担心被妈妈骂,就偷偷躲起来了,连疼都感觉不到了。
阿当的父母忧心忡忡,到处求医问药,老家的亲戚们知道了,也寄了治疗的偏方、药膏之类的给在外地的他们。过了些天,阿当又回幼儿园上学,每天都得涂黑色的药膏,所以班里的小朋友都躲着他,有些还被他吓哭了,大家都叫他“黑鬼”,也有直接叫他“鬼”的。
其中一个小朋友把班里有个“黑鬼”的事告诉了家长,于是那个孩子的家长来找阿当的父母。说是听到自己的孩子回家说班里有个“黑鬼”,猜想是火烧伤了,过来看看阿当,也带来了药膏。药膏是他们家里人用剩下的,据说是一种用狗油提炼的,能治烧伤。
病不择医,婆婆赶紧用那个药膏给阿当涂抹。结果没多久,奇迹发生了,阿当那半边被烧熟的脸慢慢痊愈了,而且完全看不出烧伤的痕迹。至此,阿当逃过了人生的一大劫难。

如果不是婆婆说起这一段,我还真不相信,阿当完好无损的脸,当初居然有一半是被烧熟过的。阿当也让我猜是左边还是右边,我看了半天也看不出来,两边完全没有区别啊!婆婆说,好在遇到贵人相助,如果不是当初人家给的药膏,估计现在家里人都不好过。想想,一个一边脸被烧伤的孩子,脸上上的伤疤永远在那里,被班里的同学当成鬼,大家都不敢靠近他,陌生人则用异样的眼光来看他,阿当说不定会成为一个心理变态的人,或者一个性格孤僻的人;而家人的自责和内疚也将一直存在心里。我脑里马上出现了《梅花三弄》里的“鬼丈夫”的面目,不寒而栗。也许,我也不会跟阿当在一起,或者也有一个“鬼丈夫”。

好在,幼儿园的那位同学还有他热心的家长。感激不尽!

不过从那以后,阿当似乎变得更加乐观了,他觉得冥冥之中,上天好像总会给他一些眷顾。不但没有心理变态,反而更加淡定了。童年的很多事,他都不记得了,唯独这件事,他跟家人一样,记忆犹新。不过也从来没有听他说起。我也是听婆婆说起,才问他的。现在听来,真的好神奇!

阿当是如何做家务的

因为阿夏怀孕了,阿当开始练习如何照顾孕妇,包括替阿夏分担家务活。比如上班时帮忙倒垃圾,下班时顺便买点吃的回家,周末帮忙去超市购物。

怀孕的前2个月因为反应厉害,我闻到油烟味都会吐,阿当自告奋勇要给我做早餐。
十指不沾阳春水,而今素手做羹汤。想想都感动。
于是……第一次,他给我煮了番茄粥。
我还记得那天他起得特别早,问我想吃啥,我说想吃酸酸的番茄粥,他说:“好咧。给你做个爱心番茄粥。”感觉他一副大厨修炼多年,即将出山的模样,等下的粥一定是酸酸可口的爱心番茄味的。
时间过去很久,等他煮好后,我已经又睡着了。上班前,他走到我床头说:“粥在锅里哦,你等下起来喝,我去上班了。拜拜。”
我起床后还没刷牙就迫不及待地打开锅,结果看到锅里一锅米汤,上面漂着几块好大块的番茄。。。不知道能不能吃,反正没看到米。
洗漱完毕,盛了一碗,一股类似青菜腐烂的味道冲过来,我捏着鼻子喝了一口,原来里面真的零星有些米粒。但我已经吃不下了。
直到现在,我仍不愿去回想那粥的味道。也不愿意告诉阿当真正的番茄粥的做法,我怕他再一次尝试。
之后的几天,他还要给我做早餐,为了不打击他,我只好让阿当给我煮粥,告诉他要放多少米、多少水,记得把电压力锅的阀子按平,插上电后要按“粥”的那个键……
“啊?有‘粥’这个键么?我一直都是按‘稀饭’那个键的。”阿当问。
“嗯。是的,所以你之前煮的都是米泡水。”阿当听完恍然大悟。
因为不会做饭,阿当每次都在厨房捣鼓好长时间,那段时间虽然很早起,但上班都基本迟到。煮的饭也只能勉强下口,最后他自己都不愿意吃自己做的饭菜了,只好天天帮我买早餐。

周末在家,他愿意帮我晾衣服,等他晾完衣服我得偷偷重新晾一次,因为那些衣服都七扭八歪的,有些一个袖子在外面,一个袖子在里面,而且全部都皱皱巴巴的,从洗衣机里拿出来是咋样,阿当就咋样挂上去。

还有一回,厨房的地板积了一滩污水,我去阳台拿拖把,顺便收了衣服,回来发现地板上的水已经不见了。
“咦,你怎么弄干净的?”我好好奇他居然不用拖把就能把水弄干净。
“hoho~我用扫把就搞定了。”阿当自豪啊。
“你把水扫哪里去了?”
“厕所。”
我打开浴室的门一看,惨不忍睹啊!
浴室的地板全是污水,连马桶、浴室的墙壁都残遭毒手,上面全是斑斑水迹,还有旁边无辜的洗衣机也不能幸免。原来阿当直接用扫把朝浴室扫污水。
我于是拿着拖把,重新把浴室洗了一遍,另外还要洗马桶、洗衣机还有浴室的墙壁和毛巾。。。。想当初,还不如我用拖把拖厨房呢。

反正,从他愿意做家务的那天起,我就没省过心。唯一比较省心的是终于有人陪我去超市,我不用一个人拎着重重的物品回家了。
所以看到有姑娘一个人拎着东西从超市里走出来时,阿当就会感叹:“你看人家,没有老公就这么杯具,只能这样自己一个人拿那么多东西。”
“切~我以前有老公不也是一个人拿那么多东西回家,人家只是没怀孕而已。”

阿当说看书要快,于是有了FastEye

一直都很羡慕某人可以一目十行地看书,这听起来有点像小说里铺垫某某身赋异秉的高人,或者有点像传销某种阅读秘诀,是不是。

不过阿当看书那个速度,比一目十行,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直接导致他500多度的近视眼+看过五花八门的书+每天鄙视我的阅读速度。

我一直都很好奇,他是如何做到的。一直以为看很多很多的书,速度就会越来越快;或者阿当小时候家里穷,没有那么多书可以看,于是都跟别人借书看,所谓“书非借不可读也”,然“非夫人之物而强假焉,必虑人逼取”(《黄生借书说》),进而练就了一目十行的本领。

阿当说,不是的。
是小时候看过提高阅读熟读的秘笈。。。
这不是小说里的情节,这还真是小说里的情节,还是金庸版的。

阿当说小时候看过一本书,教人如何练习提高阅读速度的,一开始看书都是一个字一个字看,后来是一行一行地看,再后来是一片一片地看,所谓的“一片一片”基本是一眼看十行⋯⋯(阿夏一面装着很惊讶+崇拜的表情,心里暗自嘀咕:阿当,你当你是扫描机啊!)

阿当从眼神里就能读懂我在当他吹牛。

于是打开电脑,花了一个多小时,噼里啪啦敲代码。一个多小时后,他居然用网页给我写了个提高阅读速度的游戏。。。
告诉我一眼扫描屏幕上的数字,快速按顺序点击完,每次计算时间,时间越短,阅读速度就越快。
这就是阿当还原的他小时候看到的训练阅读能力的游戏。阿夏瞬间目瞪口呆!

这么多年了,一直不知道程序员都在干嘛,我还曾经挑衅说:“有本事,你给我写个洗衣服、做饭、拖地的程序出来。”虽然这么多年,阿当还是没有写出这样的程序来,不过这回总算让我明白程序员的确会让世界更美好一些。

我于是点了一个晚上的鼠标,玩他写的页面游戏。
临睡前跟阿当说:“要是能放到手机里玩,就更好了。”
阿当居然就当真了。

趁着周末就迫不及待去买了2本Objective-C和iphone开发的大头书回来,看完了就写程序,不懂的就问豆腐童鞋,另外要我给设计个游戏界面出来。
清明节三天假期后,他给我看到了这个游戏的iphone版
iphone游戏

虽然不是游戏做得很简单,但是已经满足了我的需求,甚至超出了我的设想。这回,有点像传说的东西,真的不是传说了。
试玩过很多遍了,发现玩的速度真的会越来越快,但是我的阅读速度有没有提高,er⋯⋯我都忘记我要看书了。

现在,这个小游戏,已经放到apple的App Store里,开始出售了,我们给它取名为“FastEye”,可以点击这里过去看看。有兴趣的童鞋,可以留下email索取优惠码,前10位免费哈。

最后,非常感谢豆腐童鞋的技术指导!还有第一个下载的柳钦童鞋!

阿当减肥手册:一个胖子的成长历程

人们说: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总有一个女人。
而阿夏却同理推出以下结论:每个成长中的男胖子,背后都有一个纵容他的女人。。

因为对于阿当的胖,阿夏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甚至这个胖子还是阿夏一手造成的。阿夏曾经在饭否的签名中写:“从今天起,我要对你的体重负责,你有多重,我的责任也就有多重。”时至今日,阿夏已经不堪重负。眼看冬天又要来了,阿当去年冬天的衣服都已经穿不下,阿当却还在继续长胖中。不禁怀念四年前的那个阿当。

四年前的阿当,是一根火柴棍。每次看着他送我上了车后离开的背影,白T恤,休闲裤,风大时掠掠随风吹动,宛如一根移动的旗杆。谁也不会想到四年后的阿当,会从一根火柴棍长成一个葫芦样——腰不见了,中间那个凹进去的是残存的脖子。

阿当每年回家,亲戚朋友见到他的第一句话都是:阿当,怎么你又胖了!说阿当胖了阿当早已习已为常,但这句话的更大杀伤力来自于“又”字。而且每一次都是这样的话,话都是这一句,但成分却变了。阿当明显能够理解,这个“又”是一个比较级,说明阿当比上次更胖了。而且四年来如此,说明一年比一年胖,胖上加胖。更甚的是,这还不是一个问句,而是一个感叹句,表示不可思议的意思。还有人说阿当越来越老板样了。没有发财,却在发福,这对于一向乐观,外形和内心都如弥勒佛的阿当来说,是个不小的尴尬。

大家都以为胖子心宽体胖好说话,所以胖的人都也总免不了成为大家调侃的对象。但凡一帮朋友吃饭喝茶时,被开玩笑的也是胖子居多。东西吃不完大家会说:“给阿当,给阿当,他容量比较大。”阿当如果推辞说:“我太胖了,不能再吃了。”大家会说:“你已经来不及了。”

阿夏也不知道阿当来不来得及。虽然有心劝他减肥,但无力挽救他一路飙涨的体重。四年一晃,阿当就成了个胖子。

曾经看过一篇文章叫《世界上的每一尊胖子》,说胖子没有名字,姓什么就是什么胖子。我担心阿当以后也会胖到把自己的姓名都丢了。亲切一点的人会叫他“小胖”,不太熟的会叫他“胖子”,很熟且故意嘲笑他的可能会叫他“肥仔”。当然,胖,要为此付出的代价远不止这些。电视减肥广告里还常常用各种各样的疾病来恐吓那些原本心理负担就比体重还重的胖子们。我了常常这样恐吓阿当这个成长中的胖子。

但阿当的减肥动力严重缺失,与之成反比的是食欲和惰性。

相比之下,对面阿当和阿当面对他的体重,我觉得我更无奈些。只能祈祷“物极必反”的定律会发生在阿当的身上,期待他某天胖得不行了,最终领悟到要好好减肥了。

这个日子,我已等待了很久,今天,阿当终于跟我说:“阿夏,我决定要好好减肥了。”

“真的?”我激动得不敢相信。

“真的。我要告别肥胖了。我们今天开始来个告别肥胖的仪式吧。”

“啊?那要怎么做?”

“今天再给我炖了猪脚。吃完以后就再也不吃猪脚了。”

我想起疯子童鞋说过“只有用吃的诱惑我,我才会去运动。”胖子最好的减肥动力就是食物。于是欣欣然给阿当炖了个猪脚。

阿当吃完,一脸满足,又带着期待说:“太好吃了。明天我们就告别楼下的那家‘大塘烧鹅‘吧。明天吃烧鹅。”

阿夏听完瞬间崩溃。

阿当的寓言就是圈套

天气热的晚上,阿夏不让感冒的阿当开电扇,于是阿当无奈地扇着扇子还一定要给阿夏讲一个寓言:

“从前有一对夫妇,住在一个很小很简陋的房子里,夏天的时候蚊子特别多,而且热。做丈夫的很怕热,天气热的时候他常常坐立难安,可是,夏天的夜晚他却常常能安然入睡,而且睡得很甜。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我好奇地问道。(其实我不应该问的。)
“因为他的妻子总是在旁边温柔地帮他扇扇子。”(全套放出来了。)
“哦,这个故事教育我们,千万不要嫁给一个怕热的老公。”
“呃,这个故事教育我们,要帮怕热的丈夫扇扇子啦。”说着把扇子拿给我。

阿当让我震惊的一幕

在我们的对面住着一户人,每天都把音乐放得很大声。

记得我们刚搬到这里的时候,他们每天都放着那首《情哥去南方》,那时候阿当上班,我一个在家,从早到晚,从不停歇,每天从他们的“小妹妹送情歌,去……南方呀啊……”那甜腻腻的歌声中醒来,午睡时心里默诵“舍利子空不亦色,色不亦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小妹妹送情歌啊,去南方呀。。。”念着念着就会变成无意识地唱歌。晚上再他们的“小妹妹送情歌”中睡去,梦里还响着“火车汽笛声声响……”

心情好时没什么所谓,心情不好时,那样的不眠不休的歌声让人更加烦躁,尤其是日复一日,却永远是哪一首。一放就是两三个月。
隔了两个多月,终于换了一首陈慧娴的歌,于是我的心情也常常不得已跟着“飘雪”。这一首,一放又是两三个月。我每天都不得已要跟阿当发发牢骚说:“对面的音乐什么时候才能停啊?”

我们已经是夜猫子型的人了,但对面的人比起我们,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昨晚十二点多了,他们的音乐还没停,而且是一首歌重复着播两三个月,我们已经被吵到耳朵长茧了。

周围的人都已经睡觉,我们躺下了,那声音越发显得大,我被吵得在床上翻来覆去,恨不能砸了他们的音响,但有这份心,没这个胆。我问阿当:“我们能报警么?现在快一点多了,他们还在放,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阿当安慰说:“不要去注意外面的音乐,不要被他们影响,就能睡着。”
我心想,阿当就是这样,宁愿委屈自己也懒得跟人家计较。

“但是他们太吵了,吵死了,天天被他们这样吵,我没有一晚睡得安宁的。”我越想越气。
突然,阿当腾地下床,拉开窗对着对面大吼:“放放放,放你妈X,吵死了!”
阿当的声音完全盖住了音乐,霎时间,万籁俱寂,对面的音乐嘎然而止。

黑暗中,我怔住了,对着阿当的背影,大气都不敢出。眼前的阿当好像换了个人。他平时说话都是温文尔雅,语气平和,竟然会这么大声吼人,还骂三字经!!!

安静中楼上传来声音:“就是要有人骂他们才行,整天吵死人。”楼上的邻居感激道。

阿当转身钻回被窝问:“有效吧?有没有吓到你?”

我问:“这就是传说中的‘路见不平一声吼’么?吓死我了。”

今天晚上,也再也没有听到对面放音乐。

这一吼,看来把对面的音响给吼哑了。整个世界安静了。我却被阿当彻底震惊了。

小声问道:“以后我要是惹你生气了,你也会这样骂我么?”

阿当:“别傻了。我不会生气的,除非别人惹你生气。”

我还是有点怕怕。

阿当的电脑驱蚊法

今晚上蚊子很多,点了蚊香也没效果,阿当说他有办法,用电脑驱蚊。
“怎么可能?”我不相信。
于是他动手刷刷刷编了个小程序,一运行,嘿,过了一会,真的有只蚊子掉下来!(天知道怎么回事,搞不好是蚊香的作用。)
我发愣地看着他,还是不相信。
阿当解释说:“这是超声波驱蚊法。利用电脑产生的高频率的声音驱赶蚊子。”
我还是不信,他于是把频率降低,一按,“嘀~~”一声,相当刺耳。我忙喊停。终于相信蚊子是受不了这刺耳的声音,被声音杀死的了。
我兴奋不已要他继续驱蚊,多按几下,把蚊子通通都杀掉。

十几分钟后,我就头疼了。
“阿当,我头疼。”
“啊?”
“一定是你那该死的高科技驱蚊法害的。”
“我……”

PS:本来要阿当把程序传上来的,但阿当说:“不要!万一人家一试,蚊子没驱掉,倒把头弄疼了,那就罪过了。”所以没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