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的电脑史:各自的第一部电脑

阿当爸爸说,阿当小学时玩小霸王就会编程来做一些数学题和对着书自己编超级玛丽的一些关卡,对电子类的东西的兴趣大概就是从那时萌生的,之后的延续大概在游戏机室里,再后来的爆发大概就在2000年。
那时,我们还在上初中,班里只有一位同学家里有电脑,那时,谁都不会用,就连那个同学自己也不会。他的电脑坏了,都不知道找谁去修,那位同学就是阿当的同桌,阿当义不容辞地担当起维修的工作,并不是他懂,而是他有折腾电脑的无休的热情。
初三那年我们第一次听说上网,听说玩QQ,都是从阿当那里听来的,对阿当的崇拜如后来在QQ上的吹水一样滔滔不尽;似乎是被阿当引领着走进新时代,翻身做网虫的。

高一那年,阿当有了属于自己的电脑,阿当的爸爸说起来也是潮人,舍得花7千多块给阿当配电脑,而且那时大多数家长都害怕孩子沉迷游戏,阿当爸爸没这么想。那时还没有宽带,还是拨号上网,就这样,阿当总是带我到他家去看一部看了又看的电影,听他下载来的歌,聊QQ……
那年,镇上开始出现网吧,申请一个QQ还得花一块钱,那时阿当帮我们申请QQ,得到后,千叮咛万嘱咐自己千万不要忘记密码。但我从来没能记住,忘了就问他。从此,我们都有网友了,但上网只局限于聊Q。阿当给我的那个QQ号,一用就用了8年。而阿当这个引领我们混入QQ界的人,自己后来却无比BS QQ。

在网吧泡掉的很多日子都是阿当陪着的,网吧里爱上网的孩子也大多数是从电子游戏转移到网络游戏上去的,我不会玩游戏,唯一去过一个叫第九城市的社区玩过,其他时间都是在跟素未谋面的网友聊天,现在想来真是奇怪,跟网友聊天也能聊通宵,更奇怪的是,阿当就在我旁边,却在QQ上跟我聊,如今想来真是不可思议。

高二高三,阿当已经成了我们中的电脑高手了,每次看到他的手在键盘上敲得劈里啪啦,我就瞳孔放大几百倍,像小混混遇到武林高手一般。

上大学的那个暑假,终于决定配一部属于自己的电脑了,经朋友介绍阿当陪着我搭很远的车去市区配,去到市区,那人说有些配件要从广州快递过来,于是我们一直等,而且装电脑的老板也不大懂,装的过程中还烧坏了个主板,又去很远的店提货;直到电脑装好,已经是晚上,而老板千方百计挽留我们,要阿当帮他弄个网站;我们也没车回去;只好在那个陌生人家里借宿一宿,阿当一晚没睡,帮他做网站,第二天回去,他帮我抱着主机,连路都记不得了。
而明明就已经走到车站了,还怀疑走错了,于是走很远去等了半天没等车,只好又走回去。
那是我们第一次在陌生人家里过夜,一起去买我人生中的第一台电脑。电脑买回后阿当帮我装系统和其他软件,我们都用发蒙的眼神看着,直到装好,从此阿夏妈妈对阿当感激不尽,而电脑一出故障,第一个反应就是给阿当打的话。我也一直都记得那时我们一起去市区买电脑的那些事,如阿当老是听错歌词的那首歌唱的:“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买买电脑。”

没有买显示器,是因为阿当说要把他的显示器给我,他自己再买个液晶的(>_<)。 至于我家人问起显示器的事,阿当说:“你就告诉爸妈说是我不用给你的好了。” “那,你爸妈问起呢?” “我就说做定情信物去了,以后你嫁过来的话再当成嫁妆带过来。这样反正都是我们家的啦。” “真阴!” (hoho,因为昨天买了华硕的EEE PC,决定写写两个人的电脑的事。)

又到开学时

早上晾衣服时,又听到不远处学校传来的广播声,想起今天是九月一号,又开学了。
小时候,上学的第一天总是起得很早,前一天晚上就开始坐立不安,还老是叮嘱老妈隔天一定要早早叫醒我们。第二天,老妈还没起来,我们就先起了,匆匆忙忙吞下早餐,怀里还兜着两颗红鸡蛋去学校。
路上先到约好做同桌的同学家,再约上一大群姐妹去学校。
好朋友总是太多,最好是坐成个梅花阵,这样上课就能说说小声话,开开小差了。但老师们总是能摸透我们的诡计,一开始就把我们已经安排好的座位调乱,打破了我们的美好计划,倒也成全了我们以后传纸条的美事。

上学的第一天总是很多事做,比如要把领到的书都包上书皮,要定一个学习计划,计划好每天几点起床,每天完成多少练习,要赶超老师的讲课进度,……计划总是做得很美好,但实现的可能性总是很低。
除了第一天很早起床外,以后的每一天都是在老妈的两长三短的催喊中勉强起来;除了第一天的书是新的以外,以后的书总是卷角的,书面上总是写满了自己得意的签名;除了第一天是提前做好预习的以外,以后的每天总是在睡觉前才想起功课没做,于是留到第二天赶在上交前完成;除了第一天的课是认真听的以外,以后的每一节课都是在神游,常常被老师叫起来,不知道要回答什么;除了第一天的同学关系是和谐的以外,以后总是磕磕碰碰,矛盾不断……

第一天,总是很美好,第一天也总是很兴奋,后来的每一天都是煎熬。第一天总是期盼已久,后来的每一天又开始新的期盼——期盼放假。
现在已经离开学校了,听到广播竟然仍兴奋不已,好像,要赶着去学校了。

我们的第一次·初吻

当年我们都很喜欢《大话西游》,我至今还记得,剧中有一幕紫霞拿着她的紫青宝剑对自尊宝说:你听,我的宝剑嘟,嘟,嘟。
她的意中人出现了。还是上天安排的,自尊宝说上天安排的最大。

紫霞说:那我们大家立刻开始这段感情吧!
至尊宝说:好,就立刻开始!
紫霞兴奋地说:你先亲我一下!

当年阿当学紫霞这样说。
阿当:你喜欢我吗?
阿夏:当然,喜欢。
阿当:那我们大家立刻开始这段感情吧!
阿夏:好啊,立刻开始。
阿当:那你先亲我一下。
我不经大脑,顺着他的话,在阿当的脸颊蜻蜓点水地碰一下,就真的亲了。
阿当震惊地对着我,嘴巴张成了个“O”字,三四秒钟后才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回过神来说:“我,我还没准备好,不算,再亲一次。”
我狠狠地掐他胳膊说:“耍赖,白亲你了。我的初吻诶。”
“那换我亲你好了。”说着就亲了过来。
我也还没准备好,他就直接把嘴唇贴我嘴唇上了。
一秒钟的接触过后,两个人迅速闪开,都没敢看对方。阿当打破冷场说:“完了,我保存了19年的初吻,就这样没有了。”
“是啊。我也是。”然后莫名哀伤起来。
初吻,只是一个开场白,以后的更近一步接触,更亲密关系都来自这个不好意思,又贸然的开始。
阿当说:“我给你盖过章了,以后,你就是我的阿夏了。”
我点点头说:“我也给你盖过章了,你以后不许再给别的女生盖章了,听到了吗?”
“嗯。那我要再亲你一下。”
………………

那晚,不知道有没有星星,但我觉得我看到了满天的星星。我设想过很多关于浪漫的初吻的场景,无数阿当向我求爱的场面,唯独没设想过,是这样的“结局”,正如紫霞说:“我猜中了开头,可是我猜不着这结局……”
好在,如今想起,还是很浪漫。

我们的第一次:拥抱

(可以简称:初抱)
大学里的第一次系里活动,我邀请阿当来看我的表演。节目过后,阿当陪我在校园里散步。本打算要跟班里的男生打个招呼,让阿当在男生宿舍睡一晚的,可是两个人一直逛一直聊,直到我们觉得该回去休息的时候才发现,宿舍已经关门了。
我有些担心,万一被巡逻的保安看到,我就惨了。要知道保安大叔们都是拉着猎犬巡夜的,所以一听到狗叫,我就慌得抽筋。心想,要是我们被保安抓到,明天系就有新闻了:大一新生XX同学,夜不归宿,与外校男生在校园幽会被保安发现并擒拿,记大过一次。藉此请同学们引以为戒……
于是,慌忙地拉着阿当踮着脚往教学楼顶楼跑,午夜的校园静只听得到夜虫的鸣叫声。“这里应该很安全。”我说着,推开教室的门。
“啊!”一对情侣尖叫。只见透着昏黄的路灯,两个人影在窗边拥抱着。
我“呯”地把门关上,猛吸一口气,觉得不对,又把门打开说,“啊,对不起!”
接着跑到另一个教室,推开门,又是一对正在打kiss,他们比较镇定,大声吼道:“干嘛?”
我们被吓一大跳,这回连对不起都忘说了,转身就拉着阿当跑了,如此打开第三个,第四个……都是一对对的人影。
心里就平静多了,这么多对,再怎么石破天惊的新闻也轮不到咱啊。
在教学楼上转了许久,找不到一间教室,踌躇中看到了楼下的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就拉着阿当往那走。
阿当人生地不熟地被我拉着瞎转悠。

两个人终于在楼下停下来喘口气,毕竟是第一次出来偷情的生手,慌乱过后,羞怯地面面相觑。坐下来才发现,那个角落根本不避风,而且露水很大。
那时已经是11月下旬,天气很冷。我只穿了一件毛衣,阿当穿着T-shirt和外套。夜越深越冷,我甚至能感觉到每吸一口气,空气里弥漫的水气。头发、衣服、鞋子都被露水打湿了。阿当要把他的外套给我,我死死不让,于是他转身站在我面前,把我拉近,紧紧抱住。
我还没反应过来,全身的血瞬间沸腾,触电了。阿当问:“这样还冷吗?”我一时没了反应,又点头又摇头。于是他把我h抱得更紧了。
我不断在心里跟自己说:“平静,平静……”但心跳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响。阿当说:“你听,我的心跳声,扑通,扑通。这是我第一次抱女孩子诶。”原来,我们一样慌。
我想,他一定是鼓了很大的勇气,要知道,他连牵我得手都不敢主动,更不要说拥抱了。

那晚的月亮很圆,我们一直抱着相互取暖到天亮。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过来之前,阿当说我们要相依为命一辈子了,仿佛一个拥抱就是一个许诺。我那时不相信爱情,心里还在想,说不定等阿当上了大学,就会后悔自己说过这样的话呢。但这小小的幸福却一直洋溢,从他拥抱我的那一刻起,到他转身离开,甚至他不在我身边的日日夜夜。我能感觉他放在我的腰间的手,他轻轻呼出的鼻息,他暖暖的胸膛……以至于真切到让我每次想起都心跳得颤抖,耳根发热。

我们的第一次·初牵

阿当是绝对有CN情结的人,他重视他的每个第一次,比如,第一次穿衬衫,第一条皮带,第一双皮鞋,第一次约会,喜欢的第一个MM,甚至同吃一桌饭菜时的第一口。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偶尔会拿出来聊聊,而我常常没有刻意去记住那些事,总是在说起是发愣地问:“当初是这样子的吗?”趁我还能记住,就记下来了。

我们的初牵

第一次跟阿当去溜冰,那时我们上高一,阿当绝对是有心机的,自己先跑去学,学得差不多了,才约我去,我没溜过冰,虽然很想学,但是很害怕摔个四脚朝天,惹笑话。

“很容易的,我教你。”他很大方地伸出手,我也装着很大方地伸出手去。从没被男生牵过手,把手放到阿当的手里那一刻,整只手都冰了,阿当若无其事地拉着我,教我怎样保持平衡,怎样开步,如何停下来,我一句都没听进去,只觉得手都麻了,像是变成了一支冰棍,而且还冒着冷汗。

耳根却发热,惶恐不安。不要说溜冰,估计我能走路就已经很不错了。但脚下的溜冰鞋自己会滚动,我想站稳都不行,手被阿当牵着,心跳得厉害,完全没法自己控制脚步,一出脚就啪地一屁股坐地上。自己摔不要紧,还死死拉住阿当,阿当就只好舍命陪女子,频频“八脚朝天”。

阿当大概能体会想跟我牵个手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如此摔下去,搭上小命都有可能,但他却甘之如饴。而我虽然觉得身边有一个人拉着我,很有安全感,但让他这样陪我摔还是很过意不去。
音乐停下来的时候,我已经不害怕摔倒了。两个人满头大汗坐在溜冰场边上休息,阿当放开我的手,我用力地甩着,担心我的手已经瘫痪,还好,用力捏一下,还是会疼的。

那晚回家,阿当没有再牵我的手,我把手放进口袋里,那只被牵过的手着火一般,发烫,好像还被阿当的手握着。
从那以后,我很想阿当会时不时假装不经意地拉拉我的手,但从那以后,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我们都不敢再牵手。直到公开我们的情侣关系。

我回家写了很长的日记,还记得日记的结尾写着:“被他牵过的手到现在还是热热的,是不是牵过手就是恋人了呢?他是不是也这样想?也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