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殉道者

山上渔夫同学写了《单身的好处》,分析得很入理,他邀请我写“非单身的好处”,于是有了这一篇。

如果说这辈子做过什么悲壮的事,我第一件会想到我的爱情。苏格拉底说:恋爱是两个人交出彼此折磨自己的权利。我自有如此悲壮的胸襟,却不禁感叹阿当如此不幸,茫茫人海,竟然就遇上了我,并两人“折磨”上了。
所幸阿当天生乐观,踩到狗屎都相信会走狗屎运,不小心坠入情网,就相信地老天荒,两个从此相依为命。
如果不是阿当,我是不信的。从小被伤心情歌跟爱恨情愁,分分和和的爱情悲剧、电影、电视剧、小说洗脑,虽未遭遇爱情,却早已好像看透红尘。
那些天长地久,人们世传相传的佳缘,大都是生离死别,天公不容的,最后才遭世人同情,传为美谈。要双方都坚贞死守,不是太纠结了?所以不从期望爱到炼成千年老妖。

只是两个人两小无猜,一起长大,偶然有一天,发觉分开一个暑假,十分想念他,难道喜欢上他了?恍然大悟,其实已是后知后觉。
是的,单身了十几年了,就轰轰烈烈去恋爱吧,要是哪天厌倦了,就挥挥手作别折腾不下去的爱情,搞不好会难过一阵子(好不容易找个可以折磨的,现在没得折磨了,只好折磨自己了),然后生活还是要继续,还是要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但是,阿当在爱情上的道行明显比我高得过,在他的催眠下,我就渐渐相信也许这世界真的有真正的天荒地老的爱情。我皈依了,信仰真爱(不是真主)。

如果说非单身有什么好处,我仰头看着天花板——一片空白。

我觉得应该去问问那些信教的人们,信耶稣得永生,信佛得极乐,信爱情,得什么?
得另一半。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也不知从什么地方长出来了另一半:从心里,于是心里小鹿乱撞;从脑里,于是神思迷乱;从荷尔蒙里,于是激情盛放;从手里,于是十指紧扣……后来,ta就无处不在了。
这另一半,陪我一起生老病死,经历种种折磨,让我心存信念,和我一起建立一个叫家的地方,在我失眠的夜晚喂我吃安眠药,在我茫然无措的时候给我局外人的眼光和局内的人信任……

一个人,就是一个流浪汉,两个人,才有所谓归属。
当然,就像供房的租房一样。租房的人们今天在这里住得不爽了,明天就另外找一个去,单身的人们有这样的自由;而供房的人就像被套牢了,但也因此有一自己的落角地。这两者没法比,各有各的好处。租房者很自由,却常常期望有天也有自己的房子。而有了自己房子的人,看到了别人更好价格更优的房子也会心痒痒。单身有单身的好处,恋爱也有恋爱的幸福。

神说的:你们得不到,是因为你们不求;你们求也得不到,是因为你们妄求。

所以,恋爱也就不要再妄求享受单身的待遇了。
有一天,发现要为另一个担惊受怕了,要分担另一个人的苦痛了,出去吃顿饭都要跟另一个报告了,再也不是原来那个随心所欲,吊儿郎当的自己了……不要觉得失去了什么。要看到这一切换来了什么:在这个世界里,有一个跟你没有血缘关系,却处处为你着想,你愿意为ta而承担苦痛,也同时分享着ta在喜乐;外面没有晚餐和聚会时,还有一个人陪你一起吃,不管吃甜,还是吃苦;你再也不是一个人了,要开始思考未来,追求一种幸福的生活……也许,这就非单身的好处。佛曰:知足常乐。如果还有其他,就也别偷着乐,一起分享吧。

给爱情一个前提,让它天荒地老

昨晚跟阿当看《全民超人》,当谜底揭开,原来是爱情让男超人和女超人失去能量的时候,不禁感叹:超人都敌不过爱情的魔力。
男超人一出场就是一个游手好闲,吊儿郎当的人,为救人他常不经思考,弄巧成拙,使得人们遭受更大的损失。人们对他恨之入骨。有一回他救了一个叫雷的公关职员,雷决定改变他。在雷的努力下,男超人开始伸张正义并帮警察抓歹徒,也因此惹怒了犯罪集团。当人们对男超人的印象有很大改观的时候,男超人发现自己爱上了雷的妻子,更没想到雷的妻子竟是另一个女超人。谜底才揭开,原来男超人和女超人活了80多年,却一直保持年轻,在80多年里,男超人多次为救女超人而差点丧命,但是挽救男超人性命的唯一办法是两人分开,女超人为此趁男超人在受伤失忆后离开男超人,开始新的爱情和婚姻,与雷结婚。但是她与男超人与人俱来就有某种神秘吸引力,会将他们两个拉到一起。他们又遇到了对方。两人重燃爱火,最后,当坏人来复仇时,他们重燃的爱火让双方再次失去能量,受坏人攻击险些丧命,为了保存双方性命,男超人只好选择离开,最后两人都获得重生,并继续各自的生活。不同的是男超人已经变成了一个行侠仗义的好超人了。
爱情依旧,但为了爱对方,让对方活命,而宁可分开。他们还是深爱对方,只是要割舍在一起的幸福。因为爱只会给他们带来不幸。

当我一边在感叹故事的不合逻辑,俗套矫情时,脑里竟蹦出另一个想法,如果没有这样的矛盾,爱情也就没有什么壮烈可言。也往往是那些让人举棋不定的抉择,或是非此即彼的割舍,才凸显出得来不易,让人想要好好珍惜。
爱情里没有风波,于是索然无味了,我甚至看到有人说“我的妻子在变老我该和她离婚吗?”
不爱就不爱了,不要拿什么变老的借口做离婚的理由。你的妻子在变老,是人都会老;你的妻子在变老,她比你更难过;你的妻子在变老,你离婚了,她就不会老了吗?你的妻子在变老,你找个年轻的就觉得赏心悦目了吗?说什么“一个男人成功了,如果缺少一个美丽的妻子,这个成功就像是残次品”,你压根是个失败的案例,你要是成功,你应该挽救你的妻子,而不是抱怨和逃避。
算了吧,我觉得我还是要好好劝劝你的妻子,这样的男人不配爱,离婚比较好。但不是你离她,是她应该离你。

假设没有风波,假设没有山盟海誓,假设没有婚姻,假设没有责任,假设没有欲望,你还爱你的另一半吗?我们都不是超人,爱情本身不会欺骗我们,出于本能,爱就爱,不爱就不爱,不要拿什么做借口。
爱情真的会天荒地老吗?如果没有答案,那就给爱情一个前提吧,假设下一秒对方就会人间蒸发,假设灾难就在眼前,假设世间就有一些让你们无法结合的磨难,你们还爱吗?
像牧师在你说出“我愿意”前问的那样,问问对方跟自己,我想,我们都能更清楚,到底有没有爱,有多爱。
超人为了爱而离开,而不是因为不爱而离开。即便不在一起,爱情也天荒地老。

一个人的爱情

我们宿舍六个人,上大一的时候除了我,其他室友都是单身,上大二那年,除了婷子,每个人都有了伴侣。我们常常聊自己的恋情,婷子始终绝口不提自己的感情。
婷子是个很文静、很亲切的邻家妹妹类型的女生;长得也很端庄。因为是中文系,我们班的男生本来就屈指可数,但就在这屈指可数的几个“国宝”中,也有追求婷子的男生向我求救,要我帮忙做红娘。
男生的人品不错,我很乐意帮忙,就将此事跟婷子说。婷子说她已经收到男生给她的情书了,但是,她已经有意中人了。我们都不禁讶异——两年来,从没听她提起过她男友的事,怎么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于是婷子的故事就开始了:

五年前,他们上初三。男生是班里的班长,长得很秀气,成绩优异,班里的灌篮高手,就坐婷子的前桌;婷子是班里的学习委员,个性文静,但对熟的人也有时很霸道,于是常常欺负班长;两人在班里,是大家公认的“天造地设的一对”,既然是公认的,久而久之,他们也就默认了,只是双方都不挑明关系。依旧在学习上互帮互助,管理班级上妇唱夫随,私底下打情骂俏,直到毕业。毕业晚会后,男生给了婷子一封信,信里只有简单的几行字:
我要去城里上高中,我想像我哥哥那样到北京去上大学,给我七年的时间,七年后,我一定娶你。
婷子小心地收好她人生的第一封情书,也收起了她尊贵而楚楚可怜的爱情。
男生的确去了城里上高中,高一的时候给婷子打过电话,让婷子专心学习,不要太想他,他也会努力实践自己的承诺。
婷子说他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所以她相信他。从此他们不再联络。

时隔三年,婷子多方求助,但是没有同学知道那男生的下落。而按之前的那个电话打过去竟是另外一户人接电话。
婷子一直等着,那个暑假,婷子等大学通知书,也等着她的爱情盛放。
但大学的通知书来了,她的爱情却杳无音讯。

上了大学,婷子对每个喜欢她的男生都保持距离,她说七年的时间还没到,她不能辜负了人家。
到了第六年,我们上大三,很多人开始为毕业的事忙了,班里喜欢婷子的男生也很痴情,每天在宿舍楼下等婷子出现,帮婷子打饭、打水,但就是打动不了婷子的心。
我们都知道婷子有意中人,但这好像一个泡影,而且悬而未果。婷子偶尔也动摇地说:“他也许考到了很不错的大学,也会遇到很不错的人吧,他还会记得给我写过那封信吗?”
但过后又无比坚定地自我安慰:“七年的时间还没到,我都等了六年了,难道就不能再等一年吗?”
“可是,现在联系那么方便,为什么连个电话或邮件都没有呢?不要那么傻了,年少时的事哪能信啊!”我们都这样怀疑。
婷子不再解释什么。

大学毕业后,我们都工作了,眼看七年也过去了。班里追婷子的男生也死了心。婷子最终还是一个人,那个传说中的“意中人”从没出现过,仿佛根本就不存在。他只是频频存在于婷子的回忆里,在那封简单而信誓旦旦的信里,在我们的调侃中。

今年,我们六人中的其中一个结婚了,六个人在网上聊Q,结婚的那个室友问起婷子的爱情,婷子说:“我还是没找到他,也许他也找不到我呢。”
我一怒之下说:“你把他的名字给我,我在网上给你人肉搜索出来。”
但婷子明显没有要我们帮她的意思:“我想,我已经习惯这样在心里暗暗期待了,干嘛要找出来呢。”
我和几个室友无言以对。
想起婷子,我总会想起茨威格《一个陌生女子的来信》里那个执着于自己爱情的女人,杜拉斯说:”婚姻是两个人的事,而爱情只要一个人就够了!”,世间有千百种爱,一个人的爱情也是其中一种,我只是不希望婷子仅仅是因为胆怯而不敢爱,但是一旦真相与期望相违背、承诺不再,我们更担心婷子会因难以接受而崩溃,对此,我们只能默默祝福,但愿有情人终成眷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