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婆婆杭州行(二):敖娇的婆婆

我特意百度了一下“敖娇”,得到的解释是:(敖娇(ツンデレ),亦常翻译为外冷内热、蛮横娇羞、恶娇、娇蛮,今也作“蹭得累”,(前面一系列译法皆是意译,而“蹭得累”直接音译),萌属性的一种,是指人所具有的在不同环境条件下,会从‘ツンツン(蛮横、任性)变成‘デレデレ(害羞、贴)的特质。),阿当用这个词形容婆婆,说“妈妈好敖娇啊!”
我猜想阿当说的“敖娇”,可能是指婆婆很折腾死人,或者说有时候有些娇气,不知道是不是。

公公婆婆到杭州的第二天,恰逢周末,我们带他们逛西湖。路上没走多久,婆婆因为穿了新买的鞋子,说脚疼,要回去了,我们就去吃饭,然后回家了。

回到家,她就说被太阳晒到了,头疼,就一直躺在床上,直到我做好晚饭,大家吃饭,问她吃不,她说吃不下。我们都吃饱了以后,她却起来了,问有没有粥可以喝。于是我又煮粥。熬了粥,她嫌太稠,只吃了一点点。

第三天,我们兴致勃勃陪公公婆婆一起去灵隐寺,买了门票,却遇上下雨,只带了一把伞,我们去买了雨衣,但是走马观花只走了一半,妈妈说头晕,要回去了。回去以后,婆婆又继续睡了一天。

阿当说剩下的几天就让她在家睡觉好了,我们都劝她去看医生,她却说要睡觉。

之后婆婆就不想出去玩了。都说特地来杭州旅游,还没看到什么风景名胜,婆婆就已经顶不住了。阿当说:“瞧,妈妈多敖娇啊!”

婆婆的敖娇远不止这些,但在这里写有种背后议论婆婆的感觉,所以还是省略了吧。

我只能感叹:有高血压的老人你伤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