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留山和小猴子

傍晚,从公园游泳回来,饥肠辘辘的我们在路上物色餐馆。阿当想吃饭,我想喝点什么。于是进了那家“小猴子台湾奶茶”店。
点了个卤肉饭,我翻了整本菜单,不知道要点啥,阿当翻出一个很多水果的圣代,看到图片,满满的一盘水果,有葡萄、奇异果、西瓜、芒果、草莓、香蕉……有上面放着威化饼和蛋卷,底下是冰激凌。
“嗯,就这个吧。”
阿当的卤肉饭来了,一碗饭,上面洒些碎豆腐,旁边两三条青菜,一小撮腌萝卜。
我问:“卤肉呢?”
阿当用汤匙挑一粒给我说:“喏,卤肉。”
“我还以为是花生粒呢。还好,我没点这个。真不值。八块钱,就碗豆腐饭。”庆幸没点卤肉饭,满心期待我那满满一盘的“水果圣代”(全名我忘了,好像是六七个字的)。不一会,阿当盯着一个拿着个小杯子的服务员,她径直往我们这边走来。
我心里默念:“不是我的,不是我的。”可是服务员径直走来,不会是我的吧。
“hia,hia,hia……(星爷的经典笑)”服务员还没把杯子放下,阿当已经迫不及待地幸灾乐祸起来。
“你的水果××圣代。”服务员放下杯子,转身走了。
我盯着那个杯子看半天,再看看桌上的图片,“我的天!这差别也太大了吧!14块啊,就四片西瓜,两个雪球?”
“还好,还好,还好我没点那个。”阿当舀起满满一匙卤肉饭,送到我嘴边,“别这样啦,我再外送你两口饭,下次我们还是去许留山好了。”
从那家小猴子出来,我觉得我更饿了。一路都在想着许留山,香浓满溢的木瓜奶昔,甜香爽滑椰汁芒果,QQ甜腻的单吊西,……同样的价格,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呢?阿当还在笑,还在笑,我真想扁他一顿以解我对“两个雪球14块钱”之恨。

学游泳的树袋熊

从夏至前一天开始,广州的气温开始彪高了,33度->34度->36度。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还不觉得那么热,阿当周末也在家,就觉得更热了。
“我们去天河公园游泳吧?”阿当热得不行了。
“好啊,但是我不会游。”
“Do you want to learn swimming? Then I am your master.” 阿当学着《功夫熊猫》里的shi-fu的调调,准备做我的master.
“OK.”我只好做一个想学游泳的熊猫了。

我们在天河公园旁边住了快两年了,但从没进去过,这还真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
进了公园,换了泳衣,到游泳池边,因为是下午三点多,人不多,BB池的水位只有73cm,我下到池里竟也有些怕。
阿当说先适应一下水温和浮力。阿当游了一下,说水位太低了,没劲,一定要到成人池去。但我死活不肯,想边在BB池去站不稳,成人池那边的水位是160cm左右,下去一定会淹死的。
阿当不管,自己跳上池边,一把将我抓起来,往旁边的成人池拖,我勉强下了水。
“啊!救我,救我!”下了水,发现踩不到底,吓得我死死箍住阿当的脖子,但还是被呛了几口水。“我不要学了,我会淹死的。”
“学游泳,怕死,是学不会滴。把头抬起来,平静,平静,看,不会沉下去,是吧?”
我定下心了,发现真的不会沉下去。

接下去就是阿当对我的魔鬼训练了。
先练潜水,还好我一直都练瑜珈,控制呼吸对我来说不难。
但阿当的这个master也太过严厉了,他用力把我按在到水底,我一开始还不适应,一下去就咕噜咕噜地喝了好多口水,而且水还呛到鼻子里了,整个头疼得跟脑浆都流了出来似的。
如此被他按住十来回之后,我开始变得平静,也不那么怕了。但呛了很多水,头疼得不行。阿当让我扶住池边,歇一会,他游给我看。
我趁他不注意,偷偷爬上池边,坐在那休息,但一转眼,就不知道他去哪了。正在找他时,促不及防,后面被人推了一把,“咚”我就掉进池里了。手忙脚乱,“咕噜咕噜”像掉进深渊里一般,看不见(压根没敢睁开眼睛),听不到(只有水轰轰响的声音),呼吸不了,头疼……被一只手拉起,“啊……”一声尖叫,终于出面来了。
“你要掐死我了。”阿当被我死死地抱住。我吓死了,他却兴灾乐祸地哈哈大笑。
忽而又一脸严肃地说:“不行,应急能力太差,呼吸控制不好。回去,再让我推一次。”
“是你推我?”我刚想打他,却被他一甩,又沉入水里,又一个挣扎。不过马上平静下来,睁开眼,看到阿当就在旁边,屏住呼吸,像阿当教的那样慢慢感觉水的浮力,用力摆双手,往上划,就真的浮出水来了。
阿当拉住我,没让我沉下去,及时地夸奖说:“Good! 就是这样,你已经不慌了,很好。还会自己往上游。厉害,这就是悟性啦!”
他再指着旁边游得不错的人,给我分析动作,说完就马上放开我,自己游到前面去,说:“过来,像刚刚那个人那样游过来。”我扎进水里,拼命用手划,用脚蹬,挣扎了半天,心想:”Allmost there.” 又开始咕噜咕噜喝水了,阿当及时将我抱起,说还差很远。但已经能手脚并用了。
接下去就是反反复复地训练,从这边游到那边,从那边游到这边,中间有做得不好的阿当会帮我指出,阿当还把我拉到池中央,那边水更深,差不多两米,阿当一边恐吓说如果游不到池边就让我淹死算了。我知道他一定会救我的,但也很好强地想,最好不要他来救我。但每次都在接近里没有注意呼吸节奏,呛到水,就手忙脚乱,拼命挣扎,最后都是他把我救起来。
练了三个多小时,我总算学有所成。回家的路上,阿当说我是一只树袋熊。我在水里是就像一只树袋熊那样死死用脚圈住他,双手死死箍住他的脖子。只是不知道树袋熊会不会游泳,我就算是,也是一只会游泳的树袋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