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洗碗篇

泰戈尔如果能读到阿夏写的这首诗,一定会活过来: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也不是海角或天涯,更不是背叛或落井下石,而我们相爱并准备随时为对方牺牲自己的一切,却不愿为对方洗一个碗。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不肯为对方洗一个碗,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自己昨天刚洗过。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强调自己昨天刚洗过,而是洗了碗后还要嘱咐说:“下次轮你洗。”
哇,原来,洗个碗就洗出了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每次阿当都会假装好心说他洗碗,然后回来讨功劳说:“你看,这么冷的天,我都为你着想,你却没为我着想。”
我要是也为他着想,那就中了他的计了。我得换个说法:“嗯,我们家阿当最体贴啦,就算不冷的天,他也一定会为我着想的啦。”
阿当:·#¥%@#¥……
http://blog.ofev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