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到无药可救

阿敏那的第一天,她来接我,去到她工作的学校(阿敏是个小学老师),一个很大的房间,里面放着两张床,床的对面排放着三张办公桌,门口的地板上横着一块旧床板,阿敏说杠一块木板是为了提醒进来的人记得脱鞋。
开了灯,房间还是有些昏暗,我第一天十分不习惯那灯光。劝阿敏找人换个长点的日光灯,阿敏说:“哪那么麻烦,过两天你就习惯了。”
房间里没有浴室,没有厕所,没有水龙头,进门的地方放着两个桶,两个脸盆,奇怪的是还有一口小水缸。我上一次见到这样的水缸,大概是小时候奶奶家还没有建房子的时候了,阿敏说水缸是用来储水的,离她住的地方大约五十米远的地方,有一个水龙头,而且经常没水。
“为什么不叫人接个水龙头?这样每天来来回回提水,不累啊?”
“谁跟你一样啊,你瞧,”她挽起袖子,露出结实的手臂“看见没有,这是提水练出来的。”
反正她是习惯了,于是每天起来要到公厕去洗漱,等水、提水、到公共浴室去洗衣服,用完的水倒在一个小脸盆里,满了就拿到公厕去倒掉。

“有打算找个男朋友了吗?”我跟她闲聊。
“哈哈,前两天同事给我介绍了一个,不过我没去。”
“为什么?”
“同事说那男的是做生意的,家里还算蛮有钱的,人也长得不错,想找个有工作的女的,最好比他小两三岁。我同事说了这些的时候,我就想那就去看看好了,可是我同事又补充了一个条件,那男的是个孝子。听完我就不想去了。”
“孝子有什么问题?”
“我不是孝女,从小到大没有孝的观念,我也最怕人家跟我说:‘我妈妈说……’什么什么的,尤其是男的。”
“那之外没有遇到其他自己看得上的吗?”
“没,基本没有。我不喜欢做生意的,不喜欢孝子,不喜欢大男人主义的,不喜欢太穷的,不喜欢寒酸的,不喜欢爱发牢骚的,不喜欢做事没主见的,不喜欢蛮不讲理的,不喜欢油嘴滑舌的,不喜欢爱面子的,不喜欢胸无大志的,不喜欢没责任感的,不喜欢好赌好色的,不喜欢不近人情的,……”(她后面说的太多我实在没法记下来。)
“你直接说你喜欢啥样的吧。”
“我就喜欢我自己这样子的。”
“那你不用找男友了,每天拿个镜子照照就是了。”
“是啊,我也觉得,所以不用为我瞎操心。又不是人人都像你一样从小就培养一个志同道合、两小无猜的。”

阿敏的单身生活已经不是一般的单身了,她喜欢这种单身的生活基本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常常自恋地说这世界上没有她看得上的人,她说她一个人很自在。
她开始留长发,但从来不修边幅;每天顺手拿个发绳,两手一抓散乱地挽个马尾。
她深居简出,房间里放着两大箱子的零食和榨菜、麦片等,那些是她每天的早餐和晚餐。
她开始穿裙子,回到办公室就摊在地上,两脚叉开,像是躺在手术台上待产。
她一个人包揽所有大大小小的事,包括修修电插排,整整阳台上的排水渠,放假后一个人去很远的地方函授。
她回避所有关于自己情感的话题,从不参加同学的聚会,喜欢八卦别人的情事,一个人常常莫名其妙地发呆。
生病了不看医生,自己去药房拿药,甚至找本医学常识的书给自己看病。
不喜欢热闹的地方,房间的一角堆满了杂志和只用过一次的塑料袋,每个月会去市区的图书馆和附近的大学借一次书。
回避异性,并且总能在好心的同事的介绍中挑出那些素未谋面的男生的缺点。
一个人随心所欲,饿不饿都喜欢抱着杂志和零食。 上一次逛街是在前两个月,买了两条裙子,是因为裤子实在是穿不下了。
无所事事的时候就打扫房间,翻箱倒柜地埋头整理房间一整天。
……

我问阿敏,从离开大学到现在胖了几斤了?
她很坦然地说接近二十斤。听说我要过去她那,一个星期前咬咬牙,减下了两斤。
我常跟她说,她该找个人谈谈恋爱了,一向都如此一个独来独往,自立自强,也慢慢开始堕落了,生活总该有些其他色彩。
她说:“那你回去问问你家阿当要不要二奶,或者把你让给我也行。”
我无语。
信手翻她放在墙角的杂志,看到一篇文章的标题是“你是否单身得无可救药?”,我对照阿敏的生活跟那篇文章里列举的种种“症状”,阿敏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幸好,她过得还挺怡然自得。除了每天有增无减的体重外,没有什么值得操心的。我也不再提及单不单身的事。

十几天过后,我离开,离开前还不忘提醒她,找人换个灯吧,太昏暗了。

那些女生们教会我的事(四)

霞:不需要很优秀,但一定要很开心

霞曾经跟我表姐是同班同学,当我姐小学毕业的时候,霞还在上三年级,于是又与我同班。全班都排挤她,因为她总是不修边幅,披头散发,还长了满头虱子,成绩又是班里倒数一二。
我因为跟她是邻居,所以她天天上学都会叫上我。我也决心改变她,把她带进我的圈子。

后来她爱讲卫生了,也爱打扮了,但矫枉过正,可能也因为比我年长的原因,她在班里爱打扮出了名。人家打两个耳洞,她打四个;人家夹一个发夹,她夹一串;我虽然比霞小几岁,但我总觉得我是她的师长,教育她要努力学习,要把钱花在买书上,于是霞买了很多言情小说;要求她作业每次都“优”;于是霞每次都偷抄我的;要求她打扮得体,于是霞把她那些奇形怪状的耳环分一半给我,我们一起成了班里人鄙视的对象;……

霞总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投机取巧一般。她做不到的,从不勉强。
我常劝告她努力,但她总是六十分万岁,要是不满六十分也没关系,反正还有下次。
霞后来实在没心思读书,初中没念完就出去打工了,妈妈常用她作反面教材,教育我们要努力,要勤奋,否则……

霞则时不时要跟我煲个电话粥,给我讲她乐无边的生活。我很努力,也很勤奋,我怕没书读,要去打工。我一直上高中、上大学、找工作……
霞则打工,谈恋爱,结婚,生子。我大学毕业,霞的女儿已经三岁。她带着她水灵可爱的女儿和憨厚又教养且疼爱她的老公回来见我们,俨然一个时尚女郎,超级辣妈。

我说我每天都很忙,学这学那的。
她说:“用得着那么拼吗,这样活着是不是很累啊?你是从小被老师和家长催眠了,一定要做到很优秀,我不是啊,我开心就好,从来没拿过第一名也没那么紧要。”

我回过头去看看自己,觉得自己像头牛,而霞有她的原则,开心就好,我呢?我是做到让家人满意就好,当我走完了一趟他们要求走的路,放给我自由了,我却早已忘记自己要些什么了。大学毕业后,我才开始反省,我要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我该如何去取舍,选择自己的职业,让自己不要过得那么累。

那些女生们教会我的事(三)

阿敏:把你的事交给我把,不用你操心。

上大学的时候,我常在电话里跟阿当说,我去勾引阿敏,让她做你二奶吧,我觉得我不能没有她。
我常常翘课往广州跑,而且一翘就是一两个星期,我走之前,总是把宿舍的钥匙往她桌上一丢,就直接走人,啥都不用交代。
其他人会劝我说小心被系里点名记过,而阿敏总是说:“丫的心早就飞广州了,留在这也是人在曹营,心在汉。走吧,走吧。”
而我回到学校的时候,一个旷课或迟到都不会有,作业论文啥都一并搞定。我真服了阿敏,打心眼里感激,我没交代帮我做的事,她也尽心尽力,甚至是我自己都没想到的事,她也能巨细兼顾。比如跟图书馆借的书,她也知道提前帮我还,放在食堂的饭盒都帮我晾干收起。其他同学说:“你倒是放心翘课啊,连老师提问你,人家阿敏都站起来替你回答。大家都替你捏把汗呢。”
不管其他人捏不捏汗,我觉得我和阿敏都是不捏的。我对于把事情交给她是十二分放心,而阿敏也一定是两肋插刀,肝脑涂地也帮我搞定的。

离开大学后,各自忙工作的事,我们都很少联系,我真在内心里替阿敏骂自己忘恩啊,后来又要回去办一些手续,要回学校,阿敏听到我要去学校,说她们家的床被都准备好了,可以住她那(她家离学校比较近)。我问要带什么,她说:“带个人呗。”但因为工作的事,后来又没回去,至于那些要办的繁琐的手续,我一并托了阿敏了。
“真是太麻烦你了,我都觉得不好意思。”
“你少来啦,我不是那种喜欢甜言蜜语的人。你把小日子给过好了,就是对我很大的安慰了。记得照顾自己!学校这边还有啥事的话给个电话就行了。”
后来听说她被分配到那个传说中大家最不想去的地方工作,我原以为阿敏会过得很委屈,但是阿敏说:“不会啊,大家都很好相处。”

我知道,不管她去到哪,都是最最受欢迎的,她总是仗义地帮助别人,细心、耐心、不让人操心。我唯一担心的事,如果大家都利用她的仗义,她一定累死,但是阿敏说:“我只是做我能做的。你不是常说物尽其用吗?人也要尽其用啊。”
我感激地笑着,说不出什么。

那些女生们教会我的事(二)

小云:她什么都不会,但别人总是乐意帮忙

上高三时跟小云同桌,我最烦的事每次她要去厕所时一定要我陪她,上完厕所回来后一定要我帮她按摩肩胛。
小云是那种对人热情,个性开朗,却生活上处处都白痴的女生。
每天的烦恼是:“阿夏,你看,我下巴又长了一颗痘痘。”“阿夏,你帮我揉揉手,我今天洗了浴室,好累啊!”“阿夏,你知道头晕要吃什么药么?”
“阿夏,我昨天看见一只狗死了,昨晚一直睡不着,那狗真可怜,真的。”
“你邻居的狗吗?”
“不是,是在电视里看到的。”
“阿夏,我想买新袜子,你说夏天是穿棉的好,还是丝的好?”
…………
跟小云在一起的日子,我觉得我是她的保姆,我每天负责回答她的各种各样无关紧要的龟毛问题,要陪她一起逛街、做作业、上厕所、上学、放学。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旦不跟她在一起,就开始很担心她,她总是会突然莫名其妙来个电话,说她又生病了,说她心爱的什么东西不见了,说她喜欢上了谁,不知道怎么办,说她很需要我,于是我又心软,给她讲这个那个……
今年小云终于结婚了,我想,我也许不用再操她的心了。

当初,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就说,她以后可能没人要,因为她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但是,上大学后,她成了她们宿舍里的宝,班里最受宠的女生,完全不像我当初担心的那样,会处处碰壁。才发现,小云是那种让人一见就怜香惜玉的人,她从不掩饰自己的弱点,也从不怕向比她强的人求助,而且,她越对别人依赖,被依赖的那个人就越有成就感,她总是会很意外地给别人惊喜,比如在我失意的时候第一个出现,很认真地听我说;总是很感激那些帮过她的人们,并向其他人诉说她的感激;她会记得所有帮过她的人,并一直保持联系;她很大方,在适当的时候厚礼回报那些帮过她的人。

原来,她不需要让自己变得很强大,因为,她总是能让别人很乐意为她忙碌,帮她解决问题。在生活上白痴,但在EQ上,她绝对满分。
结婚那天,她在电话里说:“你说婚宴上喝酒是不是可以兑水啊,我一喝酒就会脸发烫的?我的拿双鞋子太松了,我觉得我会穿不稳,要是走着走着就掉出来一定很糗,要怎么办哦?……”
“呃,我不喝酒,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兑水。鞋子可以拿个鞋垫垫一下。我的新娘子,你以后要请个保姆,知道吗!”
“嗯,听你的。可是我老公说要叫他妈妈过来照顾我。”
“我倒!”

那些女生们教会我的事

佳佳:不管有没人爱我,我都很爱很爱我自己

佳佳到现在还是单身,并不是没有男生喜欢她,而是男生们都觉得跟她的爱情是不会长久的。上小学的时候佳佳就开始谈恋爱了,她成绩优秀,老师也不敢说她什么。她喜欢做什么事都自己说的算,做得好了,其他人会夸她厉害;做错了,别人会说她自以为是。
但不论大家怎么议论她,她总是做她自己认为该做的事。

上初二那年,学校要选出两个学生参加市里的语文竞赛,她过五关斩六将,一路厮杀,挫败几百对手,最终以第一名的成绩夺得名额,可是,当来接她去考试的车停在校门口的时候,老师才发现她翘课了。
打电话到她家,她说她在看电视,最后一集的《XXX》电视剧,她不去考试了。老师又急又气又求又劝,她始终无动于衷,最后校领导跑到她家去,跟她妈妈商量,让她勉为其难去考试,她妈妈说:“不要逼她,她不想考的话,去了也考不好的。”
我后来问她:“电视剧真的比竞赛还重要么?”
“不是啊,我不想被他们利用来争什么名利,何况我本来就恨考试。”
“那你干嘛要参加初赛,复赛,决赛啊?”
“我只是想证明给自己看看,自己到底如何。”
我愕然。

后来佳佳到外地去上学,第一年回来,就给我展示她的成果。我的上帝!她除了他们系的歌唱比赛没拿到第一以外,把他们系的所有第一都拿回来了,所有的证书塞满一整个皮箱,第二年,她就退学了。
问她原因,她说:“那个鸟学校,学不到什么东西的。我要去学我自己的想学的东西。”

那时也有很多男生喜欢她,她个性活泼,好玩,有成绩优异,但是从没听说她喜欢上谁,她说男人都是兽类,我喜欢蕾丝。我那个寒!
我常想,即便是有人跟她恋爱,也跟不上她的节拍,而且,她完全不理会别人怎么看待自己,她只过她想要的生活。

“你不恋爱,我担心你枯萎了。”我跟她说。
“切!你恋爱,我还担心我少了个蕾丝呢。不用你瞎担心啦,我很爱很爱我自己的。”

我觉得,我的生活缺乏安全感,于是我很爱我身边的人,期许他们能在我的爱里维系我们的感情,或隐忍或委曲求全,而佳佳完全是另一个极端,她自信地活在她自己的空间里,甚至不需要其他人的抚慰和寒暄,她说没人能爱得起她,因为,她太爱她自己了。
我倒不是宣扬自恋,只是,我开始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待自己的生活,原来,很多勉强自己而不讨好的事,真的没必要;原来,不管别人爱不爱你,安全感是来自内心的自足和自信,而不完全是他人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