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烤鸭去野餐

第一次散步经过那个烤鸭店,它刚开张,我和阿当被香味吸引过去,阿当说:“我们买半只,回家边看电影边吃,想想都……一个字‘Xiu’!”两个人边说边吞口水。但卖鸭的阿姨说:“半只是吧,大概要一个小时后才排到你们哦。”
“啊?那还是不要了。”我拖着失望的阿当,一路跟他讨论烤鸭。

隔了一个星期后,我们又散步经过那个烤鸭店,远远就看到门口挤了很多人,跑过去一问,还是要等一个小时。我们又没买,一路互相安慰,说下次一定要早点去订一个,散步后回来再拿。

又一个星期过去,周六,我们又去散步了,又经过那里,他们刚烤好一炉,不用等,直接取,“耶!”我跟阿当都激动不已,兴奋地对阿当说:“快,给钱!”阿当摸摸口袋,然后说:“出来时不是叫你带了吗?”晕!我们都没带钱。那一路,我们再次总结经验,下定决心,一定要把烤鸭买到手。
具体方案是:周日,我们傍晚出发,买个烤鸭,再买些零食和饮料,去江边野餐。

终于到周日傍晚了,5点多,天阴阴的,好像要下雨,阿当说:“放心,不到七点钟不会下的。”我们直奔那家烤鸭店,可是,卖鸭的阿姨说,一个半钟后才有。我们在那个烤鸭店门口,互相问:“要吗?不要吗?”无奈之下猜拳决定。结果是,我们烤鸭野餐,变成了快餐。我们打了个外卖,买了零食和饮料,走到一块没有人的草地,铺了个塑料袋,坐在湿漉漉的草地上,开吃。

两个人都满脚泥,阿当说:“我怎么觉得我们像两个在田里吃饭的农民。”
“你不觉这样也很浪漫吗?”我安慰他。
“快吃啦,就快要下雨了。”
阿当那个乌鸦嘴,说七点下雨,老天就真的七点下雨。

回来又经过那个烤鸭店。雨很大,我们还是跑过去问,这回不用等了。阿当淋着雨在那买,让我在对面避雨。终于到手了,我们的烤鸭。

但拿回家,吃到嘴里,显然没有我们想像的那么香。想起麦兜说:“我才发现火鸡的味道在将要吃和吃第一口之间已经是最高峰了.后来,只是开始吃了也就吃下去而已。”

黄昏,我们谈谈梦想

赶在太阳下山之前,我们手拉着手一起去珠江边,出门之前,换上白色的裙子和布鞋,阿当说我们要一直从珠江的这边走到那边。
路上要路过一个菜市场,要经过几十家小店,每次看到蛋糕店,要把脚步放慢下来,把蛋糕的香味带走。
看到门口放着冰箱的小店,阿当会问,来个冰激凌怎样?
嗯,我们一人一口一直吃到江边。

路上,我们要谈我们各自一天的收获,阿当谈他的工作,我谈我看的书跟我的博客,谈谈我一天学了些什么。
路很长,长得足够我们交流我们的过去,我们的现在,还有我们的未来。
我们将来有一天不工作了,住在欧洲的某个小镇,有一所自己的房子,有一块大大的草地,清早起来看看自己花园里的花花草草,做做运动,在自己的书房里看书、上网。
阿当说他要打游戏,我说我要练练瑜珈。
我说,我们还要有个大大的游泳池。
阿当说,好吧,但要一起裸泳。
再来个设备齐全的厨房。
好,不过你得给我做红烧肉,黄豆焖排骨,花生焖猪手……(阿夏注:阿当真是胸无大志)。
傍晚呢,我们还这样吧,散散步,聊聊我们各自一天的所思所想。
除此之外,你还想要什么吗?我问。
”呃,我想,可不可以要个私人助理?“
”干嘛?“
”不干嘛,就是有情趣的那种。“
”哼,stop,今天就想到这为止!不许胡思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