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别和交待

送阿当去搭车,在站牌下等车,阿当说:“我要回去了,有没有什么要交待的啊?”
怎么会问这个,又不是小孩子,还要交待什么呢?看着他有些期待的眼神,我像是忘了台词的演员,心里打鼓,要说些什么。反正横竖都没啥要交待的。

“呃,交待啊?”我左思右想还是没想出来要交待点什么。
“比如‘路上小心’啊一类的呢?”
“对,路上小心啊!”
“然后呢?”
“没有了啊。”
看到他有点失望,我又另外补充道:
“哦,对了,另外问候爸爸妈妈,如果真要交待点啥,电影里女主角通常会说‘路边的野花不要采’是吧,你也一样哦。”
“我不喜欢路边的啦,我喜欢路中间的。”
“啊,我刚想说回去不要欺负村里的姑娘们呢,敢情你听了一定会说你不喜欢村里,你喜欢村外的?”
“是啊,是啊。”
“回去吧,回去吧,我不交待了。”
“但是我要交待一下。我回去了,你不可以红杏出墙哦。”他反倒要交待我了。
“哼,我不是红杏,我要爬上墙头等红杏去。”
话一说完,车就来了,阿当赶紧上车,走上车又转过头来说:“不可以偷懒不做饭哦。”
比我啰嗦多了。

分开,但不是去旅行

离放假前个星期,阿当就已经迫不及待了,说让我好好想想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我们一起去旅行。
很不错的主意,我也满心期待。
开始琢磨着这个季节去哪里比较适合,不要去太冷的地方,比如西藏、青岛;不能去太远的地方,因为要留出一两天的时间给阿当休息;一开始想去桂林,在网上查了旅行团和旅行的景点,看来看去,发现索然无味。又改计划,决定去三亚。阿当说我拿主意,决定好了就告诉他,然后订机票,收拾行李就可以出发了。
之前总是跟阿当提起放假的时候要去哪,但是真正到了放假却茫然了,脑海里每闪过一个地名,就觉得有可能是我们国庆要去的地点,但是看完旅行社的介绍,又觉得很无聊,就这样在网上看了两个星期的帖子和介绍,我始终没有敲定最好要去的地方。

阿当放假回家,像是刚从监狱里出来一般,回家的第一件事不是想去哪里玩,而是打开电脑:“阿夏,我们来场CS 。”
“不用吃饭啊?”
“我请客,叫外卖。”
玩到九点多,终于想起旅行的事还没搞定,于是停下来商量。
正商量着,阿当的妈妈就来电话了。

“嗯,好,我问问她。好,好,好的。明天吧……”阿当讲电话。
“怎么了?”
“阿夏,妈妈想我们了,我们明天回家吧。”
“不旅行去么?”
“?”(真替他捏把汗,一边是女友,一边是妈妈,左右为难了吧。)
阿当的话还没说,我妹妹也来电话了:“姐,明天我们叫妈妈过来,我们带她去逛逛吧?”(呃,妹妹都那么孝顺了,我能怎么说呢,当然是答应啦。)
……
阿当答应了他妈妈,于是回家。
我答应了妹妹,于是带妈妈去玩。
国庆旅行,瞎忙了两个星期,期待好久的事,竟然被没想到的事给替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