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搬家后

虽然搬家的事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可是我仍觉得每天都在搬家。搬家前从不觉得缺什么,搬完家后就觉得什么都缺。阿当今天还跟我说我们还缺个电脑桌和椅子。搬一次家就像是经历了一场浩劫,家徒四壁,好像两个刚刚来广州的人,一切重新开始。

再也不用挤公车,也没有了小宝马的事

现在住的地方离我们俩上班的地方步行大约十分钟,以前每天都七点起床,现在阿当的闹钟调到八点,闹钟第一响是八点,第二次响是八点十分,阿当依然慢吞吞地起来,然后倒在沙发上再睡一会,一直到八点半,去洗个澡,吃完早餐,然后和我一起慢悠悠走着去上班。我们再也不用挤公车,也再也没有小宝马什么事了,因为确实也没有小宝马了。

阿夏总是怀念原来的市场

搬家一个星期后,阿夏一个人溜回原来住的那个地方的市场去买菜。

阿当回家后找不到阿夏,打电话问:“阿夏,你去哪了?”

“我在买菜,不过不用等我了,我还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家,我在我们老家的那个市场。”

我们现在住的地方,楼下就是一个小菜市场,但是市场很小,买不到新鲜的肉,且青菜都菜老叶黄。阿夏买不到木耳、找不到豆豉。在楼下买一个星期的菜,每次买菜回去都要择老半天,一边择菜一边怀念原来的那个市场。

终于把这种怀念积攒到了极点,忍不住挤公车回去买了两大袋菜。阿当接过阿夏手中的菜,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唉!原想住得离市场近一些,你就不用走很远去买菜了,没想你还搭一个多小时的车去原来的市场,阿夏,你太……折腾了!”

搬家前那些很美好的愿望

搬家前阿当说要租个大点的房,每天坚持运动。

我也说要搬个离公司近的地方,每天早上起来练瑜伽,最好是我们有个大点的阳台,到阳台去练,呼吸新鲜空气。

搬家前,我们说搬家后要重新整理我们的生活,要努力工作,要饮食健康,要珍惜时间,好好充电……

终于,终于,终于,我们搬了个大的房子了,一房一厅,房间几乎是客厅的两倍大,还有一个客厅那么大的阳台,房子光线充足,阳台对面就是一排四五层楼那么高的树,空气清新,一切都如我们所愿,但是,我们都把之前的那些美好设想忘了。

阿当昨晚临睡前跟我说,他明天要努力工作了。于是他把今天的闹钟调到了7:30,闹钟响后,他依然像昨天那样,睡到八点,起来后依然在沙发上再贪睡一小会。阿夏倒是7点半后起来了,做早晨,准备便当,依然没有练瑜伽。不过,我们在慢慢改变着原来的生活方式,只是要一点一点改变。

如阿当某个新同事的口头禅:“我错了,我改还不行么?我慢慢改。”

我们要过我们想要的生活,每天改变一点点。

我们的mini生活·搬家记

搬家那天,朋友过来帮忙。
原本觉得我们没什么东西,但是不收拾不知道,一收拾好几包。
很多东西就跟鸡肋一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阿夏:旧的包包要么?
阿当:败家啊,你!不是才用了不到半年吗?
阿夏:可是,已经发黄了啊。不要了。

阿当:那这些衣服呢?
阿夏:也不要了。要了也没穿。
阿当:风扇呢?
阿夏:也不要了。
……

搬家好像是一个新的开始,能不要的都丢掉,但七七八八的东西还是能满满撑下六七个行李箱。朋友把他的大行李箱和旅行包都带过来帮我们打包,如此还是跑了两三趟计程车。
最后还剩满满一箱衣服,基本是半旧不新的,阿当说要找个机构把衣服连同一些不大用的东西一起捐了,但一直没找个可以捐的机构,一个星期后回去,已经被房东丢掉了。

后来听到四川地震,阿当就整天念叨着那些衣服当初不该丢,该捐到灾区去。

重新布置新的住处,信誓旦旦要一切从简,没有必要买的一定不买,尽量不增加以后搬家的负担,但是,说到容易做到难,现在环顾我们的小小房间,不觉羞愧,在两三个月里,我们的小房子比刚过来时更多更挤了。还好当初没有决定买微波炉,看着当初觉得非买不可的果汁机,如今已经不满灰尘,买来到现在,总共也用不到十几次,水果还是直接吃好吃。

如果蚂蚁也会写作……

一只蚂蚁的日记:
我们在这里住了很多很多年,至于多少年,已经没有蚂蚁记得清了,在这栋大楼的这个房里,到处是我们的家,墙角,门缝,桌底,电线盒,窗边,厨房的橱柜……在这个房里住的人,走了一批又一批,来了一批又一批,但不管谁来,我们都相安无事,直到有一对男女,一个叫阿当,一个叫阿夏的来了,一切都改变了。

他们来的第一天,看了房子,还没搬进来,阿当就去买一瓶毒药(消毒水),他们一起把整个房子都檫了一篇,还要没有檫到窗外和房顶,但整个房间都充满了毒气,我们只好暂时住在窗外和房顶,我们恨他们就是从那时开始的,但那些毒气也让我们害怕,有好几个兄弟就死在他们的毒水之下,还有好多个失踪了。

后来他们搬进来了,女的每天都拖地,每天他们的拖地桶里都会飘着我们几个兄弟的尸体,但他们从没看见。
后来我们另外找到一些安全的住所,比如厨房的墙角,门窗的边框,阿夏够不到,所以我们还是安全的。不幸的是,有一会,我们一大伙出去搬快绿豆糕,那块绿豆糕实在是太大了,当初我们那个兴奋啊,呼朋引伴,全窝出动,浩浩荡荡前去搬,不幸被阿夏发现了,她尖叫着:“阿当,阿当,快,快,好多蚂蚁!”

阿当跑来,抓起水壶煮沸的开水,倾盆而倒,我们落荒而逃,慌乱中,好多兄弟惨死水中,所幸,我爬在阿夏的手上,逃过一劫。

不料这次事件只是一个开始,阿夏开始翻箱倒柜,顺藤摸瓜,竟被她发现了我们的好几个住所,阿当拿着火炮(打火机),阿夏每尖叫一声,火炮就强喷而来,我眼睁睁看着我们的家人、兄弟姐妹在火中化为灰烬,悲恨、怒火满腔,我们一定要报仇。

我还偷偷趁他们睡着,爬到阿夏的脚上,狠狠地咬一口,阿夏被咬醒,也在床边发现了我们的其他行动中的兄弟,于是她一直不敢睡,还跟阿当说她觉得整张床都是蚂蚁。

“别傻了,睡吧,明天再把床用消毒水檫一遍。”阿当倒头就睡,于是我们就行动了,咬他咬阿夏,哈哈。

第二晚上我们照样行动,半夜,阿夏尖叫,阿当问她怎么了。她抓着自己的脚说:“我踩到蚂蚁窝啦,我全身都是蚂蚁。”“做梦啦,不是真的。”阿当安慰道。
瞧我们把她吓的。她又一晚没睡。第二天又开始找我们的窝,我们又牺牲了好几个弟兄,但是,我们的家族是强大的,她永远不知道,我们是杀不尽,灭不完的。

不过她好像有些怕我们了,她跟阿当说,听说有个我们的姐妹曾经爬进他们人类的耳朵,进到脑里,吃掉了人的半块脑。她边说还边打寒颤,还说要搬家。哼,才知道我们的厉害!
为我们那位姐妹骄傲,我们是伟大的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