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的挤公车经历

阿当看着我在电脑上敲下这个题目时笑道:小样,人家挤了几年了,也没抱怨过,你还好意思写呢。。。但我的确是想抱怨一下的。

经历了一个多月挤公车的日子,终于受够了。

追或者不追
好几次一出门,就看见公车从我们眼前开走,我也许再早一点点就能赶上了,可惜我总是迟一点点。我常常看着车从眼前开过,拼了命地追上去,却常常在我就要追上的时候,车又启动了,跑到站,车已经又走了;但是不追的话,下一趟车就要再过十几分钟,有可能会因为错过了这一班车而迟到。

《春逝》里的老奶奶说:“女人像巴士,走了就不会回来了。”但我觉得巴士像女人,总是爱跟我玩欲擒故纵的游戏。终于体会到阿当常常感慨的心声:“生活总是徘徊在追与不追之间。”追,常常是追到站,车却还是跑了;不追,常常是车在站上停了好久,好像在等我。每次看着车开过,我的内心总要经历相当激烈的挣扎,阿当说他最终会选择不追。能搭得到就搭,搭不到就等下一班车。但我跟阿当相反,我最终不放弃任何一次可追的机会,总是拼了命地追。

有次在路上看到车祸,前一辆巴士撞上了一辆轿车。我于是又有些担心,也许我拼命追上的那一趟车正开往车祸 。

头发里的怪味
每天下班回家,放下束着的头发,总有一股恶心的公车的味道散出。于是每次在公车上我就开始想象公车上的所有的气味在我的头上聚拢,仿佛一朵乌云,扣在我的脑袋上,想得头晕。但有时我的确是被某些气味熏得想吐。

有一次,车相当挤,我身边站着一个高个子男生,手拉着吊环,身上的狐臭一阵阵飘过来,我背过身去,那股味道还是一直在我鼻子上索绕,我被熏得翻白眼,一直往后挤,不小心踩到个中年阿姨的脚,还被阿姨骂了几句。

从此,对上下班的公车心生恐惧。小时候晕车的那种可怕经历好像又要重演了,但不是因为车,而是因为车上恶心的气味。

想想一辆车上,挤着四五十人,车上气流不通,几十种味道杂糅混合在一起,汽油味、汗味、狐臭、脚气、还有几十个呼进呼出的气味……

我跟阿当描述这些恶心的味道时,阿当说:“习惯就好。”
我于是头皮痒痒,觉得那些气味在我头发上翻腾,下班后立刻洗头。
鬼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习惯这些气味,心生疑问:能习惯才怪!

当然挤公车的不爽远不止这些,早上的车常常连站的位置都没有,我也不止一次被车门夹到,好几次别人的脚站在我的脚上、手杠在我的脖子上,或者我被挤在车厢中间,连扶手的位置都没有……

再次跟阿当描述这些经历的时候,阿当说:“你会习惯的啦!”

我于是提出我的解决办法——不如给我买辆车吧。
下回给大家说我的新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