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二)

去到医院,挂了号,找到口腔科,跟医生说明了情况,医生让我躺下,他带了手套,就把手指伸进我的嘴巴,手指在我的舌头下摸来摸去,弄得我想吐。
搞清状况后,医生说是唾液腺导管结石,可能要在下巴开刀。
“不用吧!那颗小东西会动,而且能滚到很外面来,我觉得在在舌头底下开就行了。”我说。
“是吗?”医生很怀疑。
“不信我把它弄到前面出来给你看,你拿个镜子给我。”接着我照着镜子,用手指把结石抠到牙床旁。医生让我用手指固定住,他拿了手术刀过来。
“你定住它,别让它动就行了。”医生准备就这样开刀。

我心里捣鼓着,不用打麻醉吗?还没问,医生就把刀伸向我的嘴巴,还让我别动,我一手举着镜子,一手抠住舌头底下的那颗结石,照着镜子眼睁睁看着医生的刀子在舌头下划了一刀,血出来了,满嘴都是,可恶的是那颗结石也给那一刀划动了,又滚到别处去了。
“呀,又没固定住。我手挤一下。疼吗?不疼吧?一会儿就好了,别怕啊。”医生说。
我的眼泪都掉出来了,嘴疼得像抽筋,右边的脸整块变硬了。张着嘴躺在手术台上,举着镜子,医生再把手伸进我的嘴巴,在割开的伤口那摸来摸去,血直流进喉咙里,我噎了两口,咳得厉害。吐掉血后,还是自己找,再次固定住那颗结石。

这次医生改变生策略了。他拿了个尖尖的钩子,类似鱼钩那种,用那个钩穿进结石旁的肉里,用钩子固定住。疼得我手脚都出冷冷汗,背后一阵凉。
这回不用刀子了,换成了剪刀。

在一旁的拿着手机看书的阿当终于好奇,过来看看。
医生用剪刀在结石那一剪,肉被剪开了,那一刹那,我眼前一片黑。回过神来,那颗小结石就这样被钩子挤出来了。
吐掉血,嘴巴都合不上了……
那颗跟了我三四年的饭粒,终于被弄出来了,医生拿给我看,是一颗白色的砂子,我用指甲按了按,感觉很坚硬。
阿当说:“阿夏,你养的珍珠诶,带回去作纪念吧。”
“你要给你吧,我不要,都被它折腾死了。”我用力地回答他。

阿当只看到最后剪刀剪下的那一幕布,听医生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拿了药,从医院出来,他说:“阿夏,原来很容易嘛,用剪刀剪一下就行了。”
我嘴还很疼,没力气回答他,等我好就再告诉他,说出来吓死他。

谢谢本本和hope同学的祝福,手术顺利!

手术(一)

四年前某天阿夏吃饭噎到,咳得厉害,觉得有饭粒进入到舌头下面的肉里了,这样的荒唐事,阿夏妈妈也不信,说进到气管里了还有可能,说饭粒跑到舌头底下的肉里面去,实在没道理。接着阿夏的下巴咽喉旁即刻肿了起来,像是痉挛一般,整个下巴僵硬了,妈妈说帮忙用风油精擦了几下,没一会儿自然消肿了,就没当回事。

从那次之后,阿夏时常吃饭时会突然停下来,手按住下巴,眼看着下巴莫名其妙就肿起来,用手揉几下,才慢慢消肿。去看过医生,医生猜想是淋巴腺的问题,也没有什么对策。只是建议说不要吃剌激性的东西。

三年后的某天,阿夏终于在她的舌头底下发现了三年前噎到的那颗饭粒,但是那颗饭粒已经不是饭粒了,已经变成了绿豆大的东西,在舌头底下的肉里,一旦受到剌激,下巴就肿起来。
阿当百度一下,发现阿夏的症状和网上说的唾液腺导管结石的症状差不多。看到有相同症状的人有些结石越来越大,如鸟蛋一般大。看得阿当起鸡皮疙瘩。
阿当命令说:“明天就去动手术。不能拖。”

还没动手术,两个人就开始胡乱猜想。
阿当一开始是安慰地说:“不用怕,以前我爸头上也长了个东西,医生给打了麻醉,不到两秒就把那个东西割下来了。我爸还没察觉呢,不疼的。”

阿夏:“我不怕疼,这个东西已经折腾我三四年了,长痛不如短痛,我老早就想叫你拿个刀帮我割掉它了。”
阿当:“啊!很恐怖的。说不定你明天一去到医院,医院就用刀帮你先把下巴切开,再用手掰开,把那颗东西拿出来。”
阿夏:“这个不恐怖的啦。我觉得医生可能会用刀从嘴这里切下去,把脑袋分成上下两瓣,然后我血肉模糊地躺在手术台上,他们再拿着放大镜在那找。万一碰到某个菜鸟级的医生,有可能他还找不到那颗结石,把某条血管给切断了。就像杀鸡那样往我脖子上一抹,我就跟你说拜拜了。”
阿当觉得我说的还不恐怖,还接着说:“到时他们找不到,你的脑袋就掉了出来,说阿当我们还是吧。。。。”
阿夏:“去死!人家还没上手术台你就这样恐吓我,我觉得我明天见到医生后就不用上麻醉了。”
阿当:“有心理准备了咧。”
阿夏:“不是有心理准备,是直接吓死在手术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