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我时你手会酸么?

电话中……
女:你想我么?
男:想。
女:有多想?
男:……想到手都脱臼了。。

阿当在旺旺上发给我讲这个暧昧的笑话之后,我问他:你呢,有想我么?
他说:想
我问:有多想?

接下来是……十多分钟的沉默啊~~……

我在旺旺上回复说:看来,是真的很想很想,想到两只手都脱臼,不会打字了。。

十多分钟后他才回复道:!!才不是!刚刚爸爸来电话了。聊电话ing……

小盆友要问了,想,怎么会手脱臼?阿当说,这个你懂的,我就不解释了。

在阿当的理解中,想和想念是不同的。想,可能是想那个,而想念,才是想。这样的解释好像很费解。

阿夏的理解是:想,是下面的;想念,是上面的。想,可能轻解罗裳,衣带已宽,接下去可能就是手酸;想念是独自凭栏,望月生情,挥不去离愁别绪。想,是YY;想念,才是思念啊。

阿当在想什么?嘿嘿,我都知道的啦。

阿当问我在想什么的时候,我可能会像直志(详见搞笑日和漫画《家庭女教师》)那样惶恐说:我没想什么。我想的只有手与手偶然相触,最多是嘴对嘴,根本就没有想衣服的爆裂啊……

我的想很简单,和阿当一样,偶尔看到一个笑话,也会发送过去给他;受到小小委屈,也要跟他诉苦;然后耳边传来阿当声音,学着周杰伦含混不清的腔调唱:“没有你在我有多烦恼,没有你在我有多烦恼多难熬……”(周杰伦《开不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