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当出马 马到成功

 

晚上回来,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就是不知道哪里不对劲。想了半天,才发现今晚特别安静,哦,原来是少了阿当WOW里团长的呐喊了。

阿当说要请我吃饭。

阿夏:“庆祝你金盆洗手,退出WOW么?”

阿当:“不是啊。我的新boss来电话了,要我下周上班。。”

阿夏:“真的?”

阿当:“真的。不过Boss是英国人,问我工资的时候我不知道要怎么用英语说税后的工资,那个囧啊。。。”

恭喜阿当,这家伙比我牛多了。哈哈,我也梦想成真。以后要跟他一起分享我的“小宝马”了。估计我们的小宝马听到了会喊救命,然后说:“阿当,你是我生命无法承受之重啊!”

阿当不想宅了

阿当终于把魔兽练到了70级,还背着我偷偷华丽丽地练了N个小号之后,终于不想宅了,于是投了简历,宣告要出山了。

简历发出的第二天收到面试通知。阿当当下在Gtalk上告诉我是那个公司的地点好像就在我们公司所在的这个区,可是这个区那么大,阿当会到哪一条路,哪一栋楼里呢。

我百度了一下,好像就在我们公司附近。

阿当把面试的地址发给我,我问了一下旁边的同事,同事看了一下地址说:“这一栋你都不知道?就在我们对面啊!”

我有预感,阿当在这份工作会定下来。明天会收到面试通知结果,大家请期待。。。

两年前,我的第一份工作,和三年前阿当的第一份工作也是同一栋楼。但是当时阿当已经换了第二份工作,我们无法一起上下班,而我也很快就离开了那家公司。

尽管我们找公司都从不考虑工作地点位于广州何处,广州那么大,但我依然觉得上天注定我们不会离得太远,所以我已经迫不急待地想象着阿当以后每天用我的小宝马载着我上班,一起下班,一起在珠江边散着步回家……

面试总是很顺利

工作到现在,把blog搁下了,实在对不住每天过来的朋友们,今天一定要更新了,山上渔夫大老远过来叮嘱说“该更新了,夏夏。”嗯,再不更新,花儿就要谢了,用阿当的话说是:“黄瓜都等黄了,苦瓜都等苦了。”
跟大家交代一下工作的整个过程吧:

慌慌张张去面试。宅在家里太久了,我担心我已经习惯用键盘跟外界交流了。万一面试的人问我一个什么,我可能会半天反应不过来,或者突然冒出一句“雷!”或者“囧!”之类的话来。

阿当说:放心啦,我们家阿夏的面试通过率是百分百的,除了网易的那个面试被一问三不知以外,其他的面试我都能对答如流。
面试前有阿当的这句话,信心百倍。觉得自己肯定是能百分百过关。

但还是紧张过度,丢三落四,刚出了家门就忘记带简历表,走到一楼才发现,又跑上六楼,终于带齐的东东,却刚好错过公车,又等了很久,等得心慌慌,生怕迟到,给人家不好的印象,面试的情绪已经去掉了一半。
还好最后准时赶到,在我面试的时候,面试我的经理接了好几个电话,也是约面试的。我后面还有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在外头等着。这年头,找工作的人还真多啊。。

面试很顺利,跟面试管东拉西扯,最后他没什么要问了,我也把要问的问完了,看看表,一共不到20分钟。
回家等通知。
才又想起阿当的话:“我们家阿夏的面试通过率是百分百。”
认真算算我一共才面试了几回——三回,其中两个的确是马上就通过,网易那个当场卡掉,不是百分百啊,只能说是百分之63%。
阿当记性不好,总是记住顺利的,而我记性很好,总是会想起那些糟糕的。

三天后接到通知,经理问我愿不愿意去上班,说二十几个人里挑了我一个,说老板觉得信得过我。

我二话没说就马上答应了。

至于做什么,还是做网络编辑,不过不是网络娱乐公司,是电子商务的公司。

经济危机离我们不遥远

阿当说他不能想玩游戏,每当他一想玩游戏,老天爷就会让他失业,让他好好玩个痛快。

他第一次想玩游戏的时候,他的公司就散伙了。说是看不到发展前景,散伙后他回家一心一意打游戏,他于是把魔兽练到了40多级;然后找到新工作。

他第二次想玩游戏的时候,他的第二个公司又解散了,说是资金不足,散伙后他回家一心一意打游戏,于是把天龙八部练到了79级;然后又找到新工作。

他第三次想玩游戏的时候,他的第三个公司要歇业了,说是金融危机造成客户流失,散伙后他回到家跟说我:“阿夏,我又要开始练级了。”

不知道他哪来那么乐观的态度。人家想着这年关将至,要用到钱的地方多着呢,而且找工作也不容易,大多数公司已经没有新项目要开发了,而且因为金融危机很多公司为了节约开支,已经在裁员了。但是想想他前两次的失业经历,我已经着急不起来了。就当是他终于放长假,好好玩游戏吧。

另外,各位如果有广州网站PM(Product Manager)的工作请帮忙介绍一下哦

阿当的公司我的事

阿当的公司终于在他经营不善之下倒闭了。今天被阿当雇佣去帮他交社保然后去银行办理公司的业务。
阿当给把银行的支票给我说帐户里还有几百块,取出来都归我,虽然我是个路痴,也很乐意为money迷路啊。
早上去交了社保,地税局的人说已经三个月没交了。我把我的卡递上,一刷,一千多块就不见了,心想,这次亏大了,阿当阴我@#¥%&!还好还有支票。
银行不在天河区,我顶着火辣辣的太阳,还得搭公车、坐地铁去另一个区。
好不容易去到那个区,可是要拿着地址找还真不容易啊,为了赶在银行中午休息前赶到,于是,一出地铁,我就打的,司机问我去哪,我说了地址,结果,司机纳闷了一下,又问了一遍,我心想,不会很远吧,不要待会下车不够钱付就惨了。
结果,不到三分钟时间,的士就停了,司机说:“到了。”
我那个寒,原来,那个银行离我不到几百米远,囧到头都大了。

去到银行,大堂的咨询经理已经不见人影了,放了个“暂停服务”的牌子在桌上。
问了一下旁边一个在打字的,他说他负责。于是,我把支票递上,让他帮忙查下帐户余额。
“小姐,帐户里还有两百九十元。”
“啊?你确定只有这么多?”
“是啊!”
“那全取出来好了。”
“那你要销户吗?”
“不销户。”
“不销户的话要扣你们的合单费。一共是250元,另外,你们公司的密码?”
“不知道。但我带了公章和财务章。”(阿当没告诉我密码,55。。)
“嗯,没有密码的话不能取,不过你可以凭公章改密码,改密码的费用是50元。”
也就是说我得付银行300元,才能取出290元。那我还是不取了。

回家后,把社保的收据给阿当说:“还我钱来。”
阿当说:“公司给你吧,你卖掉,卖的钱都归你。”

这回,算是骑马难下了,帮他办手续,出了钱还得替他卖公司。

各位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广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此转让,相关执照转让: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金100万元,注册广州天河区,证照齐全(ICP许可证 法人营业执照、地税、代码证、公章、发票章、财务章等),无不良帐目,业务成熟,手续完备,帐目清楚,无任何债务。 业务范围:网络、计算机、软件服务等。想在IT行业发展的朋友尽快与我们联系,到工商部门进行法人变更即可!为你注册公司节省大量精力、财力!

ps:本博客的读者价格从优。

两个人住第一年·阿当的第一次失业

那一年寒假结束后的,我从广州回学校,在车上,收到阿当发来的信息:“公司解散了。我失业了。”
因为阿当过年刚拿了笔钱回家,我刚开始大三第二学期的课,回校又剥削了他一把,笔记本的分期付款还没结束,刚过完年的阿当一时陷入经济紧张。窘迫的是,信用卡还款后,阿当几乎身无分文。正陷入困境中的阿当,没想到公司突然宣布解散,在我看来,这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了,可是阿当却很高兴,原因是他及时领到了双薪,失业,成了阿当经济危机的缓冲期。

在学校的我一直很担心他找工作的事,担心他会因为文凭太低而被拒之门外。
失业了,怎么办?
阿当却看得很轻松,说要先休息一段时间在继续找工作。
半个月过去,阿当的工作还是没有着落,他甚至还想用他领到的薪水里抽出一部分来给我买笔记本。
“我的天,你就不担心这样下去,房租都会付不起吗?不要。”我拒绝了。
皇帝不急,急死太监。阿当却悠哉游哉,每次我问他:“你找工作了么?”
“在找,我发了简历了。”
“那你现在在干嘛?”
“打游戏。”
我很想骂他不求上进,但是,觉得他好不容易有一段空当,可以休息一段时间,如果实在撑不下去了,他也不至于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只是提醒他不要太沉迷。工作没找到,但D却找到了阿当。
那个在那年暑假里出现的“贵人”,刚好网站要改版,又找到了阿当,合约谈妥后,阿当又得到了份美差,不再为money担心。
就在阿当帮D的网站做改版时,有公司约阿当去面试,一个港资公司,面试回来,阿当打电话来说一切顺利,接着就上班了。新工作比原来的更具挑战,薪水也涨了不少。
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阿当是那种懒起来,超过“脖子套烙饼的妻子”的人,能躺着绝不坐着,只有工作的时候才很投入,分秒必争。不工作,就不思进取了,所以,绝不能让他闲着。

谁养谁?经济上的问题

很多年来,《喜剧之王》的那个场景一直在我脑力浮现:柳飘飘看着伊天仇上了杜娟儿的车的扬长而去,她朝着他大喊:“你说过要养我,是不是真的?”伊天仇转过头来回答道:“是——真——的。”
很多年后,我对阿当说:“你说过要养我,是不是真的?”

从学校出来,工作了半年,就不干了。原因是我的工作是政府分配的,在山区,而阿当却在城里,为了工作,我们得分居两地,这两地大约有四五百公里的距离。
阿当总是恐吓我说:“你要是还不过来,我就去泡别的MM了。”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某一天变成现实,也为了弥补对阿当这两三年来的歉疚,我决定辞去工作。就这样,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终于不再受到阿当的恐吓了,但开始受了朋友及家人的恐吓了。

我的父母总是说:你一个女孩子,有一份固定的工作做得好好的,现在就那么冲动地辞掉,以后你的男人不要你了,你对天哭都没有用。
朋友说:你不担心他有一天变心不要你了,你就人财两空了,工作也没有,人也没有。
    女人一定要有工作,没有工作就没有经济收入,在男人面前就没有尊严。
    ……

好吧。我工作。
我找到了一家不待遇不错的网络公司,就开始上班了。
公司说我是新人,得实习两个星期(意思就是无偿的)。原本心里有些犹豫,但公司说待遇方面不会亏待员工,我想就两个星期,加上他们说如果没其他问题,马上就去上班,就不计较了。
于是,我开始每天写软文、选稿、采访,收集用户信息和建议,到各大网站去宣传、发帖,除这些编辑工作外还有另外的策划工作,这是个大项目,但是原本负责这个项目的同事就要离职了,公司让我接手……公司6点半下班,我基本是到晚上八九点才回家。
两个星期后,那个比我晚进公司的同事都拿到了公司发的工资卡,我也去找领导问合同的事,结果领导说他们只看到我的潜质,但还没看到我的能力,要我把整个公司网站改版的项目跟完,证明自己的能力先。至于合同的事和试用期的待遇绝口不提(连个试用合同都没有),甚至对于我去找他们谈合同的事,他们表现得十分不耐烦。
我猜想,整个项目完成,加上美工和技术那边的工作及后期的测试,起码也要两个月,而公司原本负责这个项目的人,一个星期后就要离职了,他们跟我说,这相项目已经做了半年了,改了无数次,但上头总是看完策划说行,做出来说就说不要了,换一个。如此看来,我得再白干几个月都有可能。后来又听一个同事说,她刚来的时候前三个月公司都没给她工资,她说刚毕业出来,都没敢问。
太打击人了。

“借口,一切都是借口。欺负你是刚毕业的吧?”阿当说,“就算不签正式合同也得签试用合同啊,哪有借口说实习就不给钱的?而且还不讲信用,这样的工作不要也罢!而且你每天都加班,他们就没有点表示吗?”
说是这样说,但我是倔强地做下去,但内心又很挣扎。阿当说:“不开心就不要了吧。”
我说:“很多人都不喜欢自己的工作,但是工作不是爱好。不能说不开心就不做。”
阿当不这样认为。他希望我是每天开心地回家,而不是一脸倦怠。直到我觉得我没必要给人家这样子耍,终于下了决定,就不干了。阿当说你连个合同都没签,连辞职都不用,直接走人就是了。
但我还是礼貌地给人家写了辞职信,如今想来,还真的是太当回事了。

“好了,不去公司上班了。”一个月的折腾生活累得我够呛,回来就病了一场。角色变化太大了:在这一年里,我从学生,变成公务员,后来又变成白领;而所做的工作完全不是同一性质的,自己都调适不过来。
阿当说:“不如你歇一年吧?我养你一年,这一年里,你好好想想自己要做什么,你可以做你喜欢做的事,学你想学的东西。一年就后换你养我了。”阿当要我明白,我可以不用为一份我不喜欢的工作而委屈求全的。我继续写我的小说,写我的博客,学我想学的东西。现在,这一年,已经过去了二分之一。我希望明年的这个时候,阿当可以像我一样,不用每天挤公车,睡觉睡到自然醒,做他自己喜欢做的事。而那个时候,我来养他。(唐僧说:这只是一个构想,还没有成为现实……)
阿龙哥说:“我以为我请你一顿,你怎么样也得回请我一顿,结果顿顿都是我请。”
也许很多年后阿当会说:“我以为我养你一年,怎么样你也得回养我一年,结果年年都是我养。。。。”
但愿不会。

两个人住第一年·阿当的第一份工作

阿当上大二那年,我上大三。我会比阿当先毕业(他高三时复读了一年),到时我毕业后如果按分配的话完全不可能会在广州工作。
这也就是阿当为什么会在大二那一年休学的原因。

他说他想先出来工作,打好了基础,等我毕业了,就可以过来这边工作了。那时我们就不用再担心经济的问题了。对于阿当是如何说服他的父母的,阿当只是轻描淡写三两句话带过,说他的家人很尊重他的决定。我过完暑假就回去学校了,而阿当则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我常常慨叹他的命好,如果天上能掉下陷饼来的话也一定会砸给阿当。
同时他也是个神奇的孩子,他学东西总是特别快。

从学校休学出来,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月薪4K,职位是页面制作(xhtml+css)。而上班的第一个星期他只切了一个页面,拿给头头看,头头马上给否决掉了。说他切得乱七八糟。阿当说他那时候只会用QQ那个截图工具来切图(不会用ps 切片等工具。。),所切的图都是凭目测,所以,相对于那些要精确到一个像素的图,他的确是切得乱七八糟。(当然,后来他教我做网页的时候,每个像素都要求我用ps的选择工具量出来,不许差一个像素。)
于是就在那第一星期还没有什么新任务的情况下,他学了PS和FW,并拿出了第一个让头头满意的作品。

他每次都用自己的例子激励我如何从无到有地学东西。
对于一些软件的操作,先弄清楚理念,比如PS得先弄清楚图层的概念,再把操作的快键方式掌握,然后实践几个作品,再对比人家的作品,再改进。
他总是能找到快速学习的方法,学什么都很有信心,上手也很快。
我觉得要是他愿意花时候把自己学习的过程写下来的话,将会让很多人茅塞顿开,避免走很多弯路。

他也顺着工作这条路,学更多的东西,开始打好我们生活的基础。第二个暑假,我再过来广州时,他已经搬出了之前那个房子,在一个小区里租了个房子。只是这一次是跟别人合租,并且室友是个女生……

八年抗战(三)

第七年:未来会很美好
阿当:毕业后就过来,我先帮你留意工作。
阿夏:行。就等论文答辩了。
阿当:嗯。等你过来,就找工作,看能不能找到离我们公司近点的,这样我们就能一起上班了。
阿夏:一起上班,一起下班……
梦想变成现实,我们真的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了,只不过我们公司包一日两餐,阿当的公司不包吃住,每次我吃完饭回家,阿当也刚下班,他还要绕个大圈,饿着肚子去接我,然后我陪他一起去买便当。两个人开始盘算着存钱、买房、放假去旅游……感觉未来会很美好。
但晴天霹雳的事发生了。我按毕业的工作安排被分配回原来的城镇,思想保守的父母不允许我在广州工作,勒令我回去。

第八年:继续奋战中……
工作分配下来了,妈妈说:“你要是不回来的话就不要叫我妈。”
阿当对妈妈发誓说一定不会让我在外面吃苦。妈妈死活不接受,说不是有意拆散我们,是为了长远考虑,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工作,又不是铁饭碗,年龄大了就很难再找工作了。老一辈人的思想顽固,阿当坚持给他们洗脑,但是没用,只好让我回去应付一年。
阿当:你就当是报答父母吧。
阿夏:我知道。
阿当:实在不行,到年龄了,我们就结婚。
阿夏:别!给我半年的时间,应该够帮他们洗脑了。
半年后,父母在亲友的帮助也能换个角度看问题了,我终于辞去了工作。开始真正的属于我们的生活了。但工作的事却并不那么顺利了,现在继续奋战中……

PS:易水寒同学说:人生能有几个八年呢。我也觉得时间过得飞快,八年一晃而过。但相信以后的每个八年,我们仍会在记录自己的生活。免得有一天,我们忘记了时间,掰着苍老而枯皱的手指,数上好几个日夜也没能搞清楚,我们在一起多久了。所以,在我们还能记得的时候,好好记录这一段吧。

八年抗战(二)

第四年:阿当复读,我上大学
阿当:我要月考了。
阿夏:嗯,我们系有节目哦,你要不要过来玩?
阿当:人家寒窗苦读,你倒好,逍遥快活!
阿夏:那你加油哦!周末我去看你。
阿当:周末要补课啦。
我们的生活如此不同。一个还在挤独木桥,另一个已经到对岸了。我对阿当说最多的那句话是:加油哦!他对我说最多的是:等高考完,我们……从没有什么让我们这样盼着赶快度过那一段时间。

第五年:假期的唯一安排
阿当:五一你过来广州,我去接你。能提前过来吗,这样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会多些。
阿夏:嗯。4月30日傍晚去搭车,去到的话就半夜了。
阿当:没事啊,我就到车站等你。半夜也没关系。
从此,放假奔广州成了我的必然安排。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的也只是放假的那些天。过完“五·一”盼暑假,过完暑假盼“十·一”,过完“十·一”,终于到寒假了……广州好玩的地方很多,以后会整理出来跟大家分享,包括我们喜欢去的地方、吸引我们的美食、老广州的不同风情、当地的风俗习惯等等。我们也喜欢如此自由地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闲逛,一路上惊喜不断。

第六年:阿当休学了,等我一年
阿当:我跟爸妈说了,他们尊重我的决定,你觉得呢?
阿夏:你以后不要后悔就行了。
阿当:怎么会呢?你想想,我先出来工作一年,然后你毕业了,就可以过来了。
阿夏:是啊,要是你混得不好的话,岂不是说因为我才这样。
阿当:你应该相信我!
阿当就那样休学了,并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开始他在广州的职业生涯,而我比他先上大学,却比他晚出来工作。现在问他有没有因为放弃大学而后悔,他斩钉截铁地说:“没有,从来没有。我反而很高兴自己当初能作出这样的决定。”“嗯,那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