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无可奈何的病痛·带状疱疹

终于临近年尾,一年总算都平安,但好端端的阿当身上竟突然起了一片水泡,一大早起床说腋下好疼,掀开衣服一看,吓得我直翻白眼。
在网上查一了下,跟带状疱疹在症状好像啊。
直接给妈妈打电话,妈妈让阿当过去给她看看。
阿当开玩笑说:“要是你妈妈一看,说‘呀,这是艾滋病’,怎么办?”
“这个,你放心好了,我妈的医术还没到一眼就能看出艾滋病来。就算是,我妈也会先给我偷偷透露说‘赶紧分居’。”
“我觉这东西那么恶心,有可能是艾滋病。要是你妈有给你偷偷打电话,你也要告诉我啊。”
“嗯,从实招来,母婴传播,血液传播,性传播,你是哪一种传播来的?”
“呃,没准是自发性的。不过,我更担心的是,除了你,我还没有让别的人看过我的身体呢。这次要让你妈看,呃,太那个了……”阿当终于说出了他担心的重点了。但病了总得看吧,还好只是腋下。
“别扭扭捏捏的,生病又不是怎样,我妈不会吃你豆腐的啦,我爸夏天还光着膀子呢。”

妈妈帮阿当看完了,直接就下令叫阿当回老家,说阿当的外婆家有人会治。
阿当回来后跟我说:“你妈妈这是‘缠腰火龙‘如果不赶紧治会一直蔓延,绕身体一圈的时候会死人的。”
到了晚上,发现疱疹已经从腋下蔓延到胸口了。疼得阿当一夜睡不着觉。

又给阿当的妈妈打了电话,他妈妈说阿当的外婆有药,以前他哥哥也长过,用药膏擦了几天就好了,也叫阿当赶紧回。
阿当就这样回家了。

于是说好要一起回我家过年的,现在我们各回各家了。
在阿当妈妈的照顾之下,阿当每天汇报情况说好很多了,让我想起他临走前说的一个故事。

他说:“我回家后会每天给你信息的,不如我们约定好,每天至少要汇报一次。对了,我突然有个很好的素材,你可以写个鬼故事,说一对男女分别,临行前相互约定每天给对方信息,后来那个女的每天都收到同一条信息‘我很好,你呢?’直到有一天那个女的觉得不对劲,打电话过去,发现是空号。原来那个男的早已不在人世……”
“stop!”
受不了他开这样的玩笑,不过相信他这么乐观,会很快好起来。只是有些担心阿当的妈妈会不会怪我没照顾好阿当。
(PS:已经十多天过去了,阿当已经好很多了,阿夏的博客也落下了没更新,对不起每天都来的朋友们,新的一年,我会加油的!大家也要健健康康的哦!)

那些无可奈何的病痛

很久没生病了,就连感冒发烧这种事,也一整年没发生过。我准备了一个excel表,用来记录我们两个人的病历,但已经找不到放在哪个文件夹里了。

我没生病,但阿当却没少为我费过心,比如每晚睡前总是跟他抱怨腿酸,这个莫名其妙的症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了--白天从没发觉腿酸,可是到晚上睡觉,两条腿像经过了一整天的跋山涉水一般,阿当总会好心地帮我按摩,但常常掐得我想疼得像被杀的猪一下大叫,并堂而皇之说:“痛则通,通了就好了。”
后来就真莫名其妙不酸了。

阿当也没让我少费心,一整年,他流的血可能比我来大姨妈流的还多,不同的是,他流的是鼻血。

他说小时候被他哥哥衣服的扣子甩到鼻子开始,就时不时流鼻血,听得我真想找他哥哥算帐,还好他补充说哥哥不是故意的。

从初中起,我就常常见他流鼻血,那时候常常担心他会不会有一天就这样流着流着挂掉了,所以他一流鼻血,我就跟着流眼泪。阿当竟然安慰我说:“不用担心,你们女孩子还不是每个月要流几天血。你就当我来大姨妈好了。”
有时候他一天流好几次鼻血,跟他住一起后,早上起来常发现枕头上一滩血,他自己有时也没发觉,却常常把我吓得脸都绿了。

妈妈会治一些疑难杂症,包括流鼻血,村里的老人,大人,小孩流鼻血的都找她,药到血止,永绝病根。但阿当却让妈妈很挫败,药用在阿当身上,一点好的迹象都没有。
妈妈说她也没办法了,看来只能去做手术了。
但阿当却一幅早已习惯成自然的样子,不在乎了。

我试过很多偏方,百度过很多方法,但都对阿当那脆弱的鼻子没有作用,鼻血的事,就这样细水长流。

还好我已经不像过去那样担心,起码我还在阿当身边,并且也不再像当初那样手忙脚乱或手足无措,甚至能马上帮他止血,偶尔还开他玩笑说:“你大姨妈又来了。”

两个人,要学着面对很多很多事,当然,也包括这些无可奈何的病痛。但愿09年,大家都牛牛的,健健康康!

我不在家时……

如果阿当一个人在家,那就让他不要做饭,不然,后果会很严重:
中午在妹妹那吃饭,接到阿当的电话:
“阿夏,你猜我们家发生了什么?”
http://blog.ofeva.com
后记:回家后,看到可怜的厨房,被烧黑的锅和煤气炉,已经熔掉一半的调味料盒……回头看看阿当,问:“你没事吧?”
“没事,我当时正在副本(游戏中……),已经关了煤气了啊,没想到放在旁边的抹布会着火……”
阿弥陀佛!

被逼婚了

女孩子都有穿婚纱的梦想吗?
阿夏没有。
她做过最可怕的梦就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出嫁,她死死纠住好朋友的婚纱,在梦里哭得稀里哗啦,然后醒来,发现一切都是真的,其实好朋友早就嫁人了。

然后她就开始担心自己了。
不是担心自己还没嫁出去的事,而是担心结婚这样的事有一天会轮到她身上。
她一早就跟她家人宣称不到三十岁不嫁,她以前的那些男同事要她帮忙做媒,想要快点结婚都遭到阿夏的洗脑:才二十几岁就急着结婚?不是吧。那么早干嘛?大家都说婚姻是坟墓啊 ,你还是好好活吧,因为要死很久。

阿夏不急,阿当也不急。
但阿夏的妈妈急了。

妈妈一大早来电话:“明年本命年,按XX习俗,本命年不能结婚,你们俩的结婚的事,今年年底一定要搞定。”
哦,我的妈!
我想说“我牙还没刷呢。”
“妈妈,我们还是小孩子,小孩子怎么能结婚?”
“小孩子!像你那么大的人都有好几个孩子了。反正不管,你们住都住一起那么久了,再不结婚人家要说闲话的。你个女孩子家,咋就这么不懂事?结了婚不照样是住一起吗?只是个仪式。……”
我举着手机,远距离遥听妈妈给上的有生以来最慎重的一节政治课。但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以结婚为中心,以快速简洁为基本点。

“不要啦。我还不想结婚,太不了我们不住一起好了(阿当到楼上另租一房吧)。”
“你这么不听话,是不是想死啊?”妈妈开始给下马威。
“反正现在是不结婚的啦。起码让我们有了事业,有生活保障了才结。”
“现在结,再一起打算事业不行吗?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啊?”
呃,一开始是我想死,接着就是她想死了。

纠结中,两人陷入尴尬,妈妈说让阿当听电话,眼看着政治课要上到阿当身上,阿当不像我,从小在妈妈的口水中练就一身不溺水的本领,我担心阿当会抵挡不住妈妈的威逼利诱,最终和妈妈统一战线,所以马上挂断电话。。。。

童鞋们,阿夏现在水深火热之中啊。
不仅是妈妈,家里人都在逼我们结婚了。怎么办?
这事不能问阿当,阿当会说:“好啊,好啊,我们明天就去民政局。”
不能问好朋友,她们会说:“你老天不小了,我们都结了,你要是还不婚,我们一棍子敲昏你。”
不能问小一辈的,他们会说:“阿夏姐姐,快叫阿当哥哥发喜糖吧。。”
不能问老一辈的,奶奶说:“我像这么大的时候已经生了你大伯,大姑妈,二伯,三伯……女大不中留!”
不能问天,不能问地(天经地义),他们会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只能问问童鞋们了……

阿夏不想现在结婚的原因:
1.
从小就怕结婚,怕承担家庭责任,怕进入大妈行列,怕过妈妈那样的生活,怕婚后被催着生孩子,也怕生孩子。
2.
我们除了爱情,什么也没有。
没房,没车,没事业,生活没保障,现在结婚只会加重我们的负担。
3.
阿当能不能有点主张?阿当相当尊重我的决定,结不结婚都是我说的算,我说结,他就说好啊。我说不结,他就说那现在不结等以后再结吧。有时候我真想他能大男人主义一些,当机立断说:“不结,让我来说服你父母。”或者说:“结,这辈子就娶你一个,早娶晚娶都是娶。房子会有的,最起码家里还有一个房间;车也会有的,最起码单车还有一辆;事业会有的,最起码做过经理。”
4.
我害怕不自由,怕婚姻的缚束。。。
以下省略N条不是理由的理由,不是原因的原因。

列位说说你们的看法吧。。

两个人宅·必修课

两个人宅,最致命的时坏习惯总是会互相传染,好习惯总会不小心被污染。
所以,宅,也有必修课——如何克服赖床的习惯,如何克服不修边幅的习惯,如何克服三餐无规律的习惯,如何保持作息无规律的习惯……
在宅之前,我们也许就已经默认了宅就是随心所欲地生活一段时间,但是随心所欲这个想法太过恐怖了。
想想随心所欲地睡大觉,随心所欲地吃,……这时,你也许跟我一样,脑里马上出现了一头猪,然后再看到这个博客“阿当和阿夏”,脑里就马上出现了两头猪。心里阵阵发毛,宅,就变成了一项养猪计划了,尤其是在这个适合冬眠的季节。

我想想,阿当没去上班的第一个早上,还是准时七点起床,起来玩游戏;第二天,七点半起床,起来看“reader”;第三天,我们一起睡到八点多,接着的几天都是八点多才起床,后来不知道哪天,我们起床一看:“天啊,九点多!”再后来:“我的God,十点多。”……直到有一天,我们起来:“天啊,上帝啊,圣母玛丽亚啊,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反正只要有一个人还没起床,另一个就会也跟着赖床。
于是已经关掉的闹钟又再一次定回去。
尽管已经无限厌恶被它吵醒,听到它的响声仍咬牙切齿,但起码确定一件事:我们的上午还在,赶紧从被窝里探出只手来,关掉闹钟,互想拉扯着起来。”
宅的必修第一课,把你闹钟调好,还是准时起床吧。

http://blog.ofeva.com/

PS:阿当看着我写下以上的话,笑我说:”That’s you,我可是每天七点多就起来的,我只是窝在被窝里看书。”
呵呵,鬼才信!我还窝在梦里看书呢。

两个人宅·今天吃什么?

以前阿夏一个人宅的时候,阿当会准时的GTalk上问:阿夏,早餐吃了没?
中午时问:阿夏,午餐吃了没?吃什么?
我每天都会编着花样骗他说:“早上吃了个面包和牛奶,中午吃了米饭+蔬菜+XXX……”其实我懒得出去买早餐,总是麦片+豆奶,或者把绿豆+红豆+黄豆+黑豆+花生+米+……一锅煮,有菜的时候放菜,没菜的时候放糖。

现在阿当跟我一起宅了。
我开始试着把我们的生活画下来,不过我没有画板,在potoshop上用鼠标画,哦,我的天!根本不像在本子上画那么容易,每一笔千锤百炼的结晶啊。最最痛苦的莫过于画圆,传说达芬奇画了无数个鸡蛋才成为画家,看来我也要开始每天画鸡蛋了。看看我稚嫩的笔触,你就知道,其实,我是个从小就被埋没的天才,没有人栽培,如今我要从头开始了……

blog.ofeva.com

http://blog.ofeva.com

经济危机离我们不遥远

阿当说他不能想玩游戏,每当他一想玩游戏,老天爷就会让他失业,让他好好玩个痛快。

他第一次想玩游戏的时候,他的公司就散伙了。说是看不到发展前景,散伙后他回家一心一意打游戏,他于是把魔兽练到了40多级;然后找到新工作。

他第二次想玩游戏的时候,他的第二个公司又解散了,说是资金不足,散伙后他回家一心一意打游戏,于是把天龙八部练到了79级;然后又找到新工作。

他第三次想玩游戏的时候,他的第三个公司要歇业了,说是金融危机造成客户流失,散伙后他回到家跟说我:“阿夏,我又要开始练级了。”

不知道他哪来那么乐观的态度。人家想着这年关将至,要用到钱的地方多着呢,而且找工作也不容易,大多数公司已经没有新项目要开发了,而且因为金融危机很多公司为了节约开支,已经在裁员了。但是想想他前两次的失业经历,我已经着急不起来了。就当是他终于放长假,好好玩游戏吧。

另外,各位如果有广州网站PM(Product Manager)的工作请帮忙介绍一下哦

不可试探你的主

阿当 :阿夏,要是某天你遇到一个比我更好的男生,你会不会后悔当初跟我在一起。
阿夏:不会。你呢?
阿当:我也不会。
阿夏:真的?
阿当:是啊,我又不是gay.
阿夏:我说的是女生。
阿当:er……你没听耶稣说:不可试探你的主吗?
阿夏:好吧,从这一秒开始,我后悔当初跟你在一起了。
阿当:为什么?
阿夏:这是你试探你的主的后果。
阿当:·@% *#·%$·#

其实,生活本来就没得假设,不能假设天长地久,也不能假设移情别恋。所以,不要问对方假如某天我死了,你会爱上别人吗;也不必问如果我和你妈同时掉水里,你会先救谁。

走火入魔兽的阿当

之前说过,阿当玩魔兽世界是很有压力的,为啥?因为其实wow也是阿当工作里的一部分。

话说阿当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web game的游戏公司做产品策划,上班的第一天后回家时就拿回来《风色幻想》和《模拟人生》的正版游戏,后来又被要求玩魔兽世界。从此WOW成了阿当生活的重心。
我一开始认为,阿当是个好员工,老板交待的事一定认真办好,玩魔兽几近废寝忘食;后来我才认识到,阿当的老板是位好老板,他投其(阿当)所好啊,让阿当几乎走火入魔。

一开始阿当一个人练级,每天固定练到十二点前睡觉;后来有人主动带着阿当下各种副本,每天不固定练到对方下线睡觉——常常是凌晨两三点。
我的天,我问他,难道带你练级的那些人第二天都不用工作么?
“要啊,他们有的明天要上学,有的要上班。”
“那他们还能玩那么晚?”
“因为他们没有女友。”

呃,的确,起码不会像阿当这样每晚被人赶着去睡觉,睡前还死拖活拖说,再给我30分钟,再20分钟,再10分钟,再5分钟,……就要下了,快要升级了,交完这些任务就行了……。然后,我催着催着,自己睡着了。他还在电脑前继续他伟大的魔兽事业。

某天,吃饭的时候,我问他周末要不要去爬山,出去运动一下。
阿当边吃边敲着键盘打怪,问:“啥?爬山?”
“是啊。好久没爬山了。”
“不如我带你去看日落吧,你一定很喜欢的。”
“好啊,好啊。”
“你等一下。离日落应该还有一段时间。快过来,”然后把电脑画面一转,说:“走,我们去海加尔山看日落。”(海加尔山是魔兽世界最高的山)
”!@#¥%……&“,我一个重心不稳,差点没把碗给摔了。

它还有完没完

每天洗澡前,阿当总要感慨一下:“我们的煤气好耐用啊!两个月前我就担心它要用完了。”
“快用完了,晚上炒菜的时候觉得火不是那么烈了。”
“它还有完没完啊。”
没完,肯定还是没完。

一瓶只有5公斤的煤气,我们用来洗澡、炒菜,从七月份一直用到现在,还没用完。前几瓶煤气,平均都只用了二十多天,对于这瓶如此长寿的煤气,我们从八月份开始就一直悬着心——它到底完了没?是不是今天用了,明天就得换了,但是明日复明日,明日极其多,两个多月过去了。

阿当的感慨就像感慨这瓶煤气破了世界纪录一般。而我天天感慨,就跟感慨一个垂危的老人又多活了一天一般。每次炒菜,我都留意着,担心菜还没炒好,它就熄火了。但它总是耐着性子,老骥伏枥,壮心不已,一直燃烧自己,超出我们的意料外。

对于它如此不熄的贡献自己且无止尽,阿当甚至怀疑我是不是偷换过了。但我确实没有。

它绝对不是一瓶普通的煤气,它是我遇到过的生命力最顽强、对我们做出最大贡献的一瓶。它积极地燃烧自己,无声无息地陪我们度过了漫长的一个季度,整整四个月啊,相比它的同伴们,它的贡献堪称卓绝。作为一瓶煤气,它表现出了惊人的毅力,它堪比管道煤气的精神让我们一再感慨它还有完没完。但它就是还没完。

我想等到它完的那一天,我得写一篇《纪念小煤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