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当让我震惊的一幕

在我们的对面住着一户人,每天都把音乐放得很大声。

记得我们刚搬到这里的时候,他们每天都放着那首《情哥去南方》,那时候阿当上班,我一个在家,从早到晚,从不停歇,每天从他们的“小妹妹送情歌,去……南方呀啊……”那甜腻腻的歌声中醒来,午睡时心里默诵“舍利子空不亦色,色不亦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小妹妹送情歌啊,去南方呀。。。”念着念着就会变成无意识地唱歌。晚上再他们的“小妹妹送情歌”中睡去,梦里还响着“火车汽笛声声响……”

心情好时没什么所谓,心情不好时,那样的不眠不休的歌声让人更加烦躁,尤其是日复一日,却永远是哪一首。一放就是两三个月。
隔了两个多月,终于换了一首陈慧娴的歌,于是我的心情也常常不得已跟着“飘雪”。这一首,一放又是两三个月。我每天都不得已要跟阿当发发牢骚说:“对面的音乐什么时候才能停啊?”

我们已经是夜猫子型的人了,但对面的人比起我们,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昨晚十二点多了,他们的音乐还没停,而且是一首歌重复着播两三个月,我们已经被吵到耳朵长茧了。

周围的人都已经睡觉,我们躺下了,那声音越发显得大,我被吵得在床上翻来覆去,恨不能砸了他们的音响,但有这份心,没这个胆。我问阿当:“我们能报警么?现在快一点多了,他们还在放,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阿当安慰说:“不要去注意外面的音乐,不要被他们影响,就能睡着。”
我心想,阿当就是这样,宁愿委屈自己也懒得跟人家计较。

“但是他们太吵了,吵死了,天天被他们这样吵,我没有一晚睡得安宁的。”我越想越气。
突然,阿当腾地下床,拉开窗对着对面大吼:“放放放,放你妈X,吵死了!”
阿当的声音完全盖住了音乐,霎时间,万籁俱寂,对面的音乐嘎然而止。

黑暗中,我怔住了,对着阿当的背影,大气都不敢出。眼前的阿当好像换了个人。他平时说话都是温文尔雅,语气平和,竟然会这么大声吼人,还骂三字经!!!

安静中楼上传来声音:“就是要有人骂他们才行,整天吵死人。”楼上的邻居感激道。

阿当转身钻回被窝问:“有效吧?有没有吓到你?”

我问:“这就是传说中的‘路见不平一声吼’么?吓死我了。”

今天晚上,也再也没有听到对面放音乐。

这一吼,看来把对面的音响给吼哑了。整个世界安静了。我却被阿当彻底震惊了。

小声问道:“以后我要是惹你生气了,你也会这样骂我么?”

阿当:“别傻了。我不会生气的,除非别人惹你生气。”

我还是有点怕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