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住第一年·从醋意盎然到心如井水

阿当跟美女同租的第一天起,我就醋意盎然了。以前老爸把过个比方,说一个贪心的人,吃饭的时候,嘴里吃着一块肉,碗里放着一块,筷子夹着一块,眼着还盯着锅里的那一块,这种人叫“三块半”,那半块是指眼里看着但还没到手的那块。
我半开玩笑跟阿当说,你就是那个“三块半”吧,泡到手一个MM,合租一个MM,是不是还偶尔出去泡泡MM?

阿当开始后悔了,他跟美女的合租生活并没有让他觉得很开心,两个人保持互不干涉,每天只说三句话:“早上好。”“我去上班了。”“我回来了。”
而且生活上有诸多不便,比如只有一个洗手间,而两人基本同时间去上班,都是睡到临上班,都赶时间,但人家是女孩子,不好意思跟人家抢厕所,一边焦急地等,一边担心迟到。
美女回家的第一件事是打开客厅的电视,然后回到房间上网,电视是不看的,但一定要开着。
美女常常洗完衣服一整个星期没晾,占着洗衣机,直到阿当催,她才想起。不得已阿当得常常提醒她,还得找好在恰当的时间提醒她。
美女不怎么搞卫生,从没见她拖过地,厕所也很脏……
更不容易的是阿当还得顾及我的情绪,时不时跟我报告他的生活,留意我的态度。

“什么?你跟她一起吃饭了?”
“还有他男友啦,他们今天一起做饭,请我吃。”
“嗯,我还以为就你们俩呢。”

当然为了消除我的疑虑,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让我亲眼见见他们的生活。于是,我就端着“醋坛子”上广州了。
出我意料,美女是个不错的人,跟阿当一样喜欢安静,虽然大家同住一套房子,但都保持着自己的生活方式和空间,互不干涉。只是偶尔我们做一次饭的时候会邀她一起吃饭。她也很大方,跟我们的交流也很随意。甚至后来我毕业了,她还给我介绍工作……
而我也只是担心她每天穿着小吊带和超短裙会让阿当喷鼻血,我不时偷偷瞟一眼阿当,阿当竟头都没有抬。
又一个柳下惠,该柳下惠的时候还是要柳下惠的!

而阿当也担心,大学里的那些帅哥们,是不是也会让我心有波澜。
我说:“妾心古井水,波澜誓不惊。和你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