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及粽子的事

如果不去菜市场,就不知道已经要到端午节了。
街上到处在卖粽子。不禁想起去年吃粽子的折腾经历:
也是像这样,临端午还有一两天,就满大街的粽子,心想,到端午那天再买,吃最新鲜的。
结果等到端午那天,去买,到附近的超市去,诺大的雪柜,里面只有一只粽子了,售货员说最后一只了。
我又辗转去了市场,逛了半天,终于找到一家卖粽子的,但已被围得水泄不通,好不容易挤进去,买到两只粽子,三块钱一只,据说是有肉的,回家打开一吃,不是糯米粽子,而是饭团,阿当吃完问我:“你是不是吃了有肉的那只了,我咋没吃到肉?”
“我的也没,被骗了。”
这回,说什么也不买人家做好的粽子了,回家自己包,甜的、咸的、肉的、蛋的、……来个大杂锦,为了补偿去年那个折腾的端午,给阿当来个惊喜——毕竟他还没见过我包粽子呢。

昨天就买了材料:糯米、花生、去皮绿豆、红豆、花肉、大葱头、香菇……还有粽叶和绳子。昨晚泡好了材料,早上就包了,一共包了十六个,虽然很久不包粽子了,但手法还是很老练的。
阿当问是不是跟妈妈学的。他原来不知道,我妈妈不会包粽子。妈妈的粽子都是用蒸的,也就是糯米饭。所以,我也不知道是从哪学来的,看来是天生就有包粽子的才艺啊 ^_^
以后哪天我们都失业,我就去卖粽子好了。

至于怎么包粽子,怎么配材料,全在寄居点了。
“阿当,上照片。。”(翠花,上酸菜!)
阿夏做的粽子

阿夏做的粽子哦。

PS:大家端午节快乐!

两个人住第一年·电饭煲里的花样

只有作为小孩子的他,总结出一个类似名人名言的句子:生活的苍白其实始自饭桌的苍白。
——殳俏《双食记》

那时没钱,我们唯一的厨具是一只20公分的电饭煲,那是阿当用33块钱买来的,我就用这个东西练就了自己的厨艺。从焖饭到变着花样给阿当惊喜。
阿当至今还念念不忘当初的蒸白菜,他说那是他这辈子以来吃过的最好吃的白菜了。

一个小小的电饭煲,要煮出好吃的饭菜,还得想着怎样煮更省电,我觉得这已经不是什么小技巧了,自认为堪称艺术。
总是先把米泡好,放一小匙白醋,在饭上面支两支竹签,上面放个小碟子蒸菜、蒸肉、蒸鱼、蒸蛋、……饭和菜同一锅,方便省电。到现在我还保留这个习惯。
一个蛋加一匙淀粉,一颗蛋量的水,放点盐和鸡精,打散后放些玉米粒,放在锅里蒸成蛋豆腐。有时把玉米换成虾皮,换成肉沫,换成火腿丁,换成胡萝卜丁……
有时把肉剁成泥,拌入葱花,洒上淀粉和调料,搅均后捏成丸子下去蒸。
把白菜切成条,洒上盐、糖、鸡精、油,腌一会,再入锅里蒸,再把汁倒出来勾个芡。把青菜氽水排在盘子里,把蒜剁成泥,加醋和盐、糖、香油、酱油调成酱汁淋在上面。豆腐切成小块,用汤匙挖出凹口,用配好调料的肉填满,蒸熟后再点上麻油和酱油,就是很美味的酿豆腐;如此方法泡制酿苦瓜、酿茄子……所有种种,都美其名曰:阿夏版××菜。这些都是很简单的用电饭煲就能做的饭菜。

到晚上的时候我们就煮粥,我总是把米用一些调料和水先泡一会,再煮。阿当也很喜欢。

偶尔也会在附近的小店买个“粉蒸肉”,阿当是无肉不欢啊。每次看到肉就很有食欲。但饭桌上总会把肥肉给吃了,剔出瘦的给我。有时为一块肉,我们让来让去,都坚持要给对方,实在相持不下才决定一人一口。寒碜得让阿当也常常开玩笑地感慨:“贫贱夫妻百事哀啊!”
我说:“你一小口,我一小口,我们小两口。”
其实,我倒情愿阿当很不客气地跟我抢着吃,而不是这样举案齐眉。

当初计划每天的花费不能超过十块钱,我常常算着钱花,怎样能三块钱解决一天的菜,到超市买两块钱肉糜,路上买一块钱一把的青菜,如果不买肉的话就买三颗蛋,再买两只番茄,五毛钱菜。

偶尔阿当会说我们去奢侈一下吧,就到家附近绕一圈,挑一家比较实惠的餐馆吃一顿。常常十几块钱就能吃得很满足。
还记得那有家店叫“马戏团”一个青椒腐竹加一个回锅肉,两份汤,两份饭,只要十二块钱,菜是一大盘的,饭也是任吃的。另一个地方印象深刻的就是“木桶饭”,一个木桶饭跟我们家的电饭煲一样大,两个木桶饭也不会超过15块钱,而我吃到撑着也吃不完一半。即便是这些小小的简单奢侈,也总是让我们觉得生活很满足。

后来阿当工作了,我们也搬也房子,有时还很怀念那段穷开心的日子,于是走很远的路,回去原来的那个地方,但已经找不到那个叫“马戏团”的餐馆,只有那个木桶饭,还是原来的味道。

它们都死哪去了

阿当:我们家的苹果,它们一家五口,怎么今天就只剩一口了?
阿夏:是啊,苹果它们家好可怜啊。只剩一口了。
阿当:它们都死哪里去了?
阿夏:是啊,它们都死哪里去了?!(被我吃掉了呗)

同学老师和校长
阿当:你一个人在家有想我吗?
阿夏:不是一个人啊。
阿当:还有谁?
阿夏:还有香蕉同学,花生们,牛奶同学,面包同学……
阿当:哦。那饼干它们一家哪去了?
阿夏:饼干?它们失踪了。(被我吃掉了呗)

阿当:阿夏同学,它们又因为你失踪了?
阿夏:我不是同学,我是老师。
阿当:那我呢?
阿夏:你是阿当同学。
阿当:我不是。
阿夏:。。。。
阿当:我是校长。
阿夏:er……校长,下次招生的时候能不能多招些饼干同学?

阿当下厨记

阿当从不进厨房,他下厨的次数,十个指头也能数出来。今天我心情不好,他说他要亲自下厨给我做饭。

“阿夏,快看我屠夫的样子”阿当光着膀子穿围裙,还是“hello,Kitty”的围裙,真是没法形容,你看过国产版《007》吗?就里面那周星驰的样儿。

“我,很难想象你是如何从头坚持到最后的。要洗菜、切菜、洗锅,掰蒜……吃完了还得洗碗、洗锅、收拾这么多东西。”他皱着眉跟我说。我明白他的意思啦,因为我中午的碗堆在那还没洗,他看到了。我心情不好,不会洗的啦。

“蒜放在哪?”我告诉他放在红色的塑料袋里。

“面放在哪?”

“这些面够吗?”他抓着一把面给我看,我说大概够了。

“你觉不觉得我们要买把新的菜刀?”因为那是把切水果有刀,而且有些钝了,他很卖力地边切边问我。嗯,我可是每天都用那把菜切菜切肉啊,阿当也该体验一下这种力气活了。

“我们的锅盖呢?”就放在台子下面,低个头就能看到。

“我们还有个大锅盖哦?”他觉得很奇怪,好像从没见过那个锅盖,而我更奇怪,那个锅盖是我们已经去买的,而且已经在我们家待了一个多月了。

“香油是什么时候放?是先下面,还是先下香油?”我说随便。

“我放了五香粉和酱油了,糟了,肯定做不出妈妈的那种味道了。”阿当最想念他妈妈做的五花肉了。

“你闻到肉的香味了没?”我摇头,又觉得这样会打击到他,赶紧再点头。他说道:“奇怪了,你确定你闻到了?我怎么没闻到?这肉肯定失败了。”

 半个多小时后,我终于吃到阿当亲自做的“四季豆花肉炒面”了,肉还不错,可是面一点味道都没有。

他一边吃一边自己抱怨说:“早知道我学你的,直接把菜和肉拌到面里就行了。我明明是下了辣椒酱和五香粉的,为什么一点味道也没有?太奇怪了。太失败了!”

我一边安慰他一边叫他拿酱油来。

到洗锅的时候我才发现,一团的辣椒酱和五香粉沾在锅边,怪不得面一点味道也没有。看来下次还是我来做吧,阿当能做的大概只有泡面和煮鸡粥了。

不过难得他肯下厨,值得表扬啦!(写这句话之前,阿当过来看了一下说,就知道我做一次饭,你就要拿出来丢人!看来要鼓励一下他。)

我比较喜欢在厨房创造我的简单美食,不信的话点“寄居点”看看就是了。如果你是一个人住,那就学着自己运动手吧,很容易的,而且,我觉得每个善待自己胃的人都会喜欢下厨。

PS:推荐单身的朋友听听林一峰的《厨房》。我不在阿当身边的时候,阿当总在电话里哼哼:“早晨里的厨房,永远没有荷包蛋,……明天有没有人等我一起吃饭?简单的生活,找一个陪我分享一顿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