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t!这么多年了,我们还是要分居啊!

从知道怀孕开始,阿当就常用“回老家”来“恐吓”我。

上网时间太长的时候,阿当说要送我回老家;吃饭太随意,没人给我做饭,他说要送我回老家;晚上没时间陪我散步,他说要送我回老家;稍有不适,担心没人照顾我,他说要送我回老家;……反正,一旦让他觉得有点忐忑,他就想送我回老家,好像把我交给他父母,才是最安全的。

但从结婚到现在,我跟公公婆婆住在一起的日子加一起也不超半个月,各种担忧一直伴随着阿当的给我的恐吓。

阿当说哪里是恐吓,家里人会照顾我,这样他才放心。从怀孕3个多月开始,阿当就给我做各种思想准备,说到时会陪我回去,会让我先适应一下家里的生活。包括举例各种在家可能遇到的状况,告诉我如何应对;还有家人的习惯和性格等等。

也可能太久没有回老家(两年多),随着孕期的增加阿当也无比期待快点能回去,而且由于孕期中的我很怀念家乡的各种小吃,也勾起了阿当的回忆,阿当也变得无比想念广州大塘烧鹅的叉烧和烧鹅,无比怀念许留山的甜品,无比垂涎老家的肠粉、薯粉粄;无比想念家里的粽子。。。反正,吃货对家乡的所有惦念都是来自味觉,家乡真的就是“舌尖上的家乡”。发誓回去一定要好好吃个痛快。

而我一边想着家乡的美味,一边也越来越恐惧,每次想到要一个人在家里待产,跟没有共同生活经历的公公婆婆哥哥嫂嫂同个屋檐下,阿当又不在身边,就感觉无比凄凉,好像被抛弃了一样。恐惧多过于想念,能拖一天是一天,终于拖到7个月多。因为8个月之后不能坐飞机,不得已了,只好被阿当送回老家。

阿当请了15天的婚假,终于如愿送我回广东老家了。
不过回家不到5天,阿当就推翻了之前的所有设想,甚至有些后悔带我回家。

因为老家的空气真的没有杭州好,到处都很脏,尤其是去吃早餐时路过市场,看到到处的苍蝇,到处都是垃圾;路上尘土飞扬,原本早上陪我去散步的,结果散了两天,阿当就劝我,以后不要出来散步了,在家里爬爬楼梯,或者到六楼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就好了,外面空气不好。家里的自来水都是黄色的,都不能喝,老家的人都带着桶去远点的地方装山泉水喝。

阿当也不想出去玩,每天宅在家里上网、打游戏。不到一个星期,我就感冒了,从怀孕到现在7个多月,第一次感冒;接着就是阿当感冒,发高烧。家里人都笑我们“水土不服”。

之前一直惦念的各种美食,都吃了一遍,也就没有什么可再期待的了,阿当于是每天都念叨着:“还是杭州好啊!早知道就让你在杭州生了,请人照顾你。。。”

好在跟公公婆婆哥哥嫂嫂们没有什么隔阂,家里人多也热闹,我开始能适应家里的生活了。

只是15天过得太快,阿当转眼就又要回去杭州工作,而我要留在老家等生了小孩,做完月子才能回到他身边,这期间大概要有半年的时间跟阿当的父母和哥哥嫂嫂住一起,那种被抛弃的感觉终于真切了起来。

阿当离开的前一晚帮阿当收拾完行李,我就跟他说:“你还没走,我就开始想你了。”送阿当搭车离开的那个早上还是雨天,两个人一起去吃完早餐,他抱抱我,对着我的肚子说:“小宝宝你要乖,不要欺负你嫲嫲。”转身上了车,我一个人走路回到阿当的家,自己开门,自己回到房间,顿时四下里好空。突然不知道要干啥。坐在阿当一直坐的位置上,想摸摸他的头,捏捏他的肉肉。呃,摸不到了~~~当天还被亲戚问:“阿当走了会不会不习惯?”马上就哽咽了。

脑里马上冒出那句:“After so many years,shit, I still love you !”
而我的版本是:“从老家到广州,从广州到杭州,shit!这么多年了,我们还是要分居啊!!!”“这么多年了,shit,我还是会不习惯!”

我们分居了

结婚3个月后,阿当终于另有所属,于是我们分居了。
人说7年之痒,阿当的痒早在我们结婚之前就隐隐作祟了。其实我知道,他向往杭州已久了。
于是,在我们还没有蜜月旅行之前,阿当就飞杭州了,另外一个等他的二奶是“支付宝”。经过面试、体检,二奶对他的重重考核过后,阿当终于被录取了,折腾了一个来月,阿当终于屁颠屁颠收拾细软,打包好行李,投向支付宝的怀抱。
从此,他的一日(“日”好像没法做到),三餐就叫给支付宝照顾了。

在此之前,阿当有时叫我“阿夏”,有时叫我“宝宝”,去了杭州之后,他竟然开始叫我“小宝”了。
我第一次听到,就深有感慨:遥想当年《月光宝盒》里的铁扇公主掐着至尊宝说:“什么?牛夫人!想当年你叫人家小甜甜的。”
我心想:“什么?小宝,当初你叫人家宝宝的,做了支付宝小二,就改叫人家‘小宝’了。看来支付宝是‘大宝’了。”

本来无所谓吃支付宝的醋,有支付宝照顾他,我本来省了心。无奈支付宝已经完会占有了我当初的地盘,我如今这里人去楼空,雁都不曾见一只,书信更是渺茫。阿当从此不上QQ,偶尔GTalk,或有旺旺,也仅是只言片语:“我这边忙,回去跟你聊。”
基本不到晚上8点过后不下班,更晚是是10点多。
回家,趁煮水的当儿,陪我聊几句,然后洗澡、睡觉。

很久以前,我看某个淘宝员工的博客,在个人计划里其中有一条是“坚持一个星期洗一次澡”。
我看阿当也快要到没有时间洗澡的地步了。
但这家伙甘之如饴,始终一颗红心向着支付宝,基本是把革命的本钱都放在工作上了。
刚去的第一个星期就流鼻血、牙疼,以前压力大时候他也会这样,可是没想到,牙疼竟然疼了一个星期。他在旺旺上说,半边脸已经肿了。换成是在广州的话,阿当早请假在家养着了,可是在杭州,他一个人的时候,竟然死撑着……这,真让我担心。

好在阿当总是能随遇而安,从那以后就没有听到他抱怨过什么。(除了后来再一次维持一周的牙疼以外)

他说杭州真的是一个好地方,那里很适合居住生活(我想大概还是没到冬天,不知道冬天下雪的时候他会不会怀念广州的温暖);他说杭州的MM都很漂亮,随便遇到一个都是绝美的风景;他说杭州很人民生活很悠闲,他喜欢那里的生活;他说公司同事很和谐,能学到很多东西;他说……反正一切都好。所有这些我听了心里都酸酸的,难道他就不能补一句说:“唯一不好的是‘你不在这里’?”

我还在广州,跟阿当说,我大概还要在广州打拼三年,等我淘宝店做成皇冠了,再开个实体,到那时,我再想我要不要去杭州。
然后心里还在暗暗观望:会不会支付宝也有适合我的职位呢?或许,我可以去杭州撒。但是我辛辛苦苦经营到4钻的淘宝店啊。。要怎么办?在广州,我如鱼得水做淘宝,到杭州,我大概只能喝西湖水,吹西北风了。

刚刚打开e-mail,看到wang bin童鞋来信:

关注你的博客很久了,虽然从来没有留言过。你们的生活好幸福,令人羡慕。我经常会点你的博客,但是发现有近半年没更新了,是不是工作忙了?记录些生活中开心的事也是个缓解工作压力的良方,看你的日志更是一件愉快的事情,相信还有很多朋友关注着你的博客的。恩,很期待你更新

又一次对不住大家了,谢谢你们的关注,阿当不在广州了,以后我就记录我们的分居生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