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火入魔兽的阿当

之前说过,阿当玩魔兽世界是很有压力的,为啥?因为其实wow也是阿当工作里的一部分。

话说阿当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web game的游戏公司做产品策划,上班的第一天后回家时就拿回来《风色幻想》和《模拟人生》的正版游戏,后来又被要求玩魔兽世界。从此WOW成了阿当生活的重心。
我一开始认为,阿当是个好员工,老板交待的事一定认真办好,玩魔兽几近废寝忘食;后来我才认识到,阿当的老板是位好老板,他投其(阿当)所好啊,让阿当几乎走火入魔。

一开始阿当一个人练级,每天固定练到十二点前睡觉;后来有人主动带着阿当下各种副本,每天不固定练到对方下线睡觉——常常是凌晨两三点。
我的天,我问他,难道带你练级的那些人第二天都不用工作么?
“要啊,他们有的明天要上学,有的要上班。”
“那他们还能玩那么晚?”
“因为他们没有女友。”

呃,的确,起码不会像阿当这样每晚被人赶着去睡觉,睡前还死拖活拖说,再给我30分钟,再20分钟,再10分钟,再5分钟,……就要下了,快要升级了,交完这些任务就行了……。然后,我催着催着,自己睡着了。他还在电脑前继续他伟大的魔兽事业。

某天,吃饭的时候,我问他周末要不要去爬山,出去运动一下。
阿当边吃边敲着键盘打怪,问:“啥?爬山?”
“是啊。好久没爬山了。”
“不如我带你去看日落吧,你一定很喜欢的。”
“好啊,好啊。”
“你等一下。离日落应该还有一段时间。快过来,”然后把电脑画面一转,说:“走,我们去海加尔山看日落。”(海加尔山是魔兽世界最高的山)
”!@#¥%……&“,我一个重心不稳,差点没把碗给摔了。

从魔兽到现实·从埃索达到卡利姆多

话说当年刚开始玩魔兽的阿当,在埃索达岛,想到到卡姆利多去,他找了半天都找不到去卡利姆多的方式,望着眼前的水,阿当猜想可能大家是游水过去的,他一个纵身跳下,一口气游了10多分钟,心想:“almost there”。于是,开打地图一看,绝望地发现居然还在地图的岸边上。。。就跟《功夫熊猫》里的阿宝,爬了半天的梯子,还在山脚下一样,阿当跟我感叹说:“卡利姆多太远了,真不知道其他玩家是怎么坚持游过去的。”

他毫不气馁,坚持游下去,游啊,游啊,游……终于……淹死在途中了。(游太久会疲惫)
阿当的灵魂站在岸上,望着遥远的海中自己的尸体欲哭无泪。

复活后阿当又再接再励,继续游,但屡试屡败,每次都是淹死于迷雾之海中。
无数次打击之后,阿当放弃,然后倒在床上说:“算了,我在埃索达终老好了。”

很久以后的某天,阿当在海岸做任务的时候,忽然远远看到码头开来了一艘船,他擦了擦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飞奔跑上前去,船却开走了,阿当死死守在码头,差点变成一蹲“望船石”,十多分钟后,船终于又开回来了。
阿当迫不及待冲上船去,踏卡利姆多之旅。
以上就是阿当离开埃索达的全过程。

(PS:阿当至今不敢跟人提起这一段,估计玩过魔兽听了都会说:你太有才了,从埃索达游泳过去卡利姆多?不淹死才怪呢!)

从魔兽世界到现实·什么是压力

当初阿当刚开始打魔兽的时候,每天睡前总要立一个目标,明天我要先去阿拉希高地的农场,明天要打多少怪,明天我要过多少级,就像是一场宣誓一样庄重。
魔兽成了阿当每天日程里的重要事项,某天早上:
阿夏:我一晚都没睡好。
阿当:又做恶梦?
阿夏:比恶梦更恐怖。你一整晚都在磨牙。
阿当:不是吧?
阿夏:是啊,磨得我整晚都在想象有鬼在我旁边啃骨头,啊,好恐怖啊!
阿当:为什么会磨牙?
阿夏:听说压力太大的时候会。
阿当:哦,的确啊。
阿夏:什么压力?
阿当:昨晚断网前我魔兽都没升级,能不压力大吗?
阿夏:这也叫压力?!
后来,我的确相信,魔兽对于阿当来说,确实是一种压力。

从魔兽世界到现实·纳鲁的祝福

阿夏:我肚子疼。
阿当:哦。(在玩魔兽中……)
我躺在床上,半分钟后,阿当终于从魔兽世界里穿越回现实来。转过头问:“你刚刚说啥?”
“我本来肚子疼,现在心疼。”
“啊?怎么了?”
“有些人,有了魔兽就不理人了。”
“我没听清啦。来来来,我帮我看一下。你要不要来个药水,治疗一下。”(阿当游戏玩久了,脑袋秀逗,有病就用喝个药水治疗一下。)
我只好配合说:“那我是不是要起来打坐啊?”(魔兽里法师喝药水时要坐下。)
“要不我给你来个‘纳鲁的祝福’吧。”(纳鲁的祝福:在游戏里能加血的法术,德莱妮种族特有的。)
“不要,你直接给我个奥爆吧。”
“为什么?”
“我想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