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的电脑史:阿当的“二奶”

毕业后,我把阿当的电脑送回阿当家,过来广州,就一直霸占着阿当的二奶——阿当的hp。当初买的时候就,我在学校,阿当说要给他的hp取个名字(顺便说一下,我们家几乎每个东西都有我们给取的名字,比如饭勺叫“弯弯”),我说:“你就叫它swife吧,前面加上阿当,就是阿当’s wife了,反正它陪你的时间比我多。”
“我还以为是second wife呢。”
“好啦,好啦,美死你了,你的二奶。”
从那以后,阿当叫它“swife”,我就叫它“二奶”。

这台hp确实陪伴阿当度过一段很美好的日子,那些日子,他天天提着它上班、下班,直到我过来广州,就被我占有了。从此,换我天天对着这个15寸的家伙。除了觉得它笨重了一些,散热不是那么理想之外,还真的没啥可挑剔的,之前嫌它没配有摄像头,现在想想,要是有也很少用。所以还是很喜欢它的。

一台电脑,最致命的是两个人都离不开上网。阿当公司配有一台,所以阿当的“二奶”白天属于我,晚上属于他。他上网的时候,我就看书,他看书的时候,我就上网。有时两个人都不愿上网,二奶就冷落在一旁;有时同时要上网,就觉得再买一台,是迫不及待的事。只好时不时关注笔记本,看有没有适合的,到如今才把问题解决了。

而当初属于我们的个人电脑,都还给爸妈用了。
阿当说,我们真不孝啊,自己有了新电脑就把旧的给老人家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