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当从鬼变成人的童年奇事

婆婆说,那年,阿当5岁(虚岁),刚上幼儿园。
有一天,阿当的哥哥跑回家跟妈妈说,不好啦,阿当被火烧了。原来是哥哥和阿当一起玩鞭炮,把鞭炮里的火药全部倒出来,然后阿当用火柴点着,火“嗖”地一下,喷上来……(阿当说以下gif图中的情景就是当时他的真实写照)。

等家里的大人找到阿当时,基本都认不出自己的儿子了。
婆婆说,阿当整个脸全黑了,其中一边的脸还好,另外一边全被烧熟了,除了一股火药味,还有烤肉的味道,用纸巾一擦,结果一块熟的肉掉了下来,婆婆心都凉了。心想,这回没救了。。。
阿当当时居然都没哭。
我问阿当:“当时不疼么?怎么没有哭?”
阿当说,吓死了,又担心被妈妈骂,就偷偷躲起来了,连疼都感觉不到了。
阿当的父母忧心忡忡,到处求医问药,老家的亲戚们知道了,也寄了治疗的偏方、药膏之类的给在外地的他们。过了些天,阿当又回幼儿园上学,每天都得涂黑色的药膏,所以班里的小朋友都躲着他,有些还被他吓哭了,大家都叫他“黑鬼”,也有直接叫他“鬼”的。
其中一个小朋友把班里有个“黑鬼”的事告诉了家长,于是那个孩子的家长来找阿当的父母。说是听到自己的孩子回家说班里有个“黑鬼”,猜想是火烧伤了,过来看看阿当,也带来了药膏。药膏是他们家里人用剩下的,据说是一种用狗油提炼的,能治烧伤。
病不择医,婆婆赶紧用那个药膏给阿当涂抹。结果没多久,奇迹发生了,阿当那半边被烧熟的脸慢慢痊愈了,而且完全看不出烧伤的痕迹。至此,阿当逃过了人生的一大劫难。

如果不是婆婆说起这一段,我还真不相信,阿当完好无损的脸,当初居然有一半是被烧熟过的。阿当也让我猜是左边还是右边,我看了半天也看不出来,两边完全没有区别啊!婆婆说,好在遇到贵人相助,如果不是当初人家给的药膏,估计现在家里人都不好过。想想,一个一边脸被烧伤的孩子,脸上上的伤疤永远在那里,被班里的同学当成鬼,大家都不敢靠近他,陌生人则用异样的眼光来看他,阿当说不定会成为一个心理变态的人,或者一个性格孤僻的人;而家人的自责和内疚也将一直存在心里。我脑里马上出现了《梅花三弄》里的“鬼丈夫”的面目,不寒而栗。也许,我也不会跟阿当在一起,或者也有一个“鬼丈夫”。

好在,幼儿园的那位同学还有他热心的家长。感激不尽!

不过从那以后,阿当似乎变得更加乐观了,他觉得冥冥之中,上天好像总会给他一些眷顾。不但没有心理变态,反而更加淡定了。童年的很多事,他都不记得了,唯独这件事,他跟家人一样,记忆犹新。不过也从来没有听他说起。我也是听婆婆说起,才问他的。现在听来,真的好神奇!

初为人母 如何淡定?

怀孕第5周,开始有孕吐反应,尤其是早上跟睡前,吐得最厉害的时候,把苦胆水都吐出来了。每天都很纠结吃什么,看到任何食物,都没有胃口。曾一个星期只喝白粥配榨菜(据说孕妇不能吃腌制的食物,直到现在还很后悔当初吃了一个星期的榨菜,非常内疚)。话说孕吐的时候真的很不好受,刷个牙都吐得七荤八素的。可是就在第7周,晚上睡觉,翻身的时候,被阿当用力抱了一下肚子,结果孕吐停止了。整整2周都不吐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一抱的原因,反正阿当和我当晚都吓到了。那时也没有去检查,只是安慰自己说,过后没有肚子疼,也没有其他症状,应该不至于流产。阿当说,万一因为这样宝宝没有了,他会很自责的。担惊受怕了2周,一直到第9周才又开始孕吐。孕吐的感觉不好受,但是突然不吐,不知道原因的感觉更不好受。

怀孕13周,春暖花开的杭州,很适合踏春。阿当带我去逛西湖。坐公交车。到站下车的时候,刚站起来,就有人过来抢座位,从我背后撞上来,挤了进去。我肚子一下撞到了前面座位的椅背上,下车就吐了。
被撞到了才意识到自己是孕妇啊!可是完全没有意识要保护肚子,哪怕是本能地用手挡一下,也完全没有。
吐完后告诉阿当,阿当那个气愤!问我怎么不早说,好回去教训那个撞我的人。顺便教育了我一番,说下车不用着急站起来,不管去哪都要记得自己是妈妈了,要保护好宝宝,要时刻警惕保护好肚子……balabala
于是又担惊受怕,心想,肚子里的小家伙应该没事吧。。。

14周开始能感觉到胎动了。我自己都不信,医生说初产妇要到16周以后才能感觉到,或者18周以后。但小家伙好像为了证明TA的存在一般,每小时就会踢我几次。尤其晚饭后和晚上睡觉前动得最多,一开始还不敢相信是胎动,后来把阿当的手放我肚子上,阿当都能感觉到。心里那个激动啊!看来小家伙很活泼。
18周的时候,有天晚上睡觉,已经睡熟的阿当突然抽搐了一下,手肘突然顶过来,刚好撞在我肚子上,我“啊”地大叫了一声,吓了一大跳。阿当拼命道歉说不是故意的,就睡着睡着突然抽搐一下,手弯了起来,就一下撞到我肚子上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完全没意识。
正说着,小宝宝动了一下。接下来的一整夜,就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心里那个忐忑…… 之前每小时动好几次,突然一下子不动了,还真不知道TA在里面怎么了。反正各种结果都猜测过,阿当说,要是这一撞,把宝宝的神经撞坏了,他不会动了,或者脑袋撞坏了,以后傻了,那要怎么办哦?他不动,是不是说明已经……我摸着肚子心里七上八下地,暗自说“小宝宝啊,爸爸不是故意的,我们原谅他啦。不可以那么小气哦。”
反正我那晚一晚都没睡着,一边安慰自己说应该没事的,肚子里还有羊水保护着呢,有些妈妈出车祸,宝宝还没事的呢,之类之类的,越是这样安慰,越是说明已经往坏的方面考虑过了。
接下去的一整天,肚子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让阿当趴我肚子上听胎心,他听了半天,说好像有声音,但不知道是不是胎心的声音。。。两个人都按奈不住了,阿当说还是上医院检查一下吧。平时觉得去医院没啥,可是一旦真的有事,还真的怕去医院啊。如此担惊受怕,又过去了一天。
终于在第二天感觉到小家伙动了,不过不像之前那样活跃,每小时动几次了,就是偶尔动一下,接着隔很久再动一次。直到第四天才渐渐活跃起来。
比起阿当那一撞,我觉得自己更罪过的是,我当时一点都不淡定,被吓了一跳,接着心跳非常快,跳了好久才缓过来。后来看到一个视频,9级地震,一个国外的妈妈淡定地安慰宝宝说:“别怕,别怕,只是摇一摇。”一点都不慌。对比之下,我弱爆了。
心想,要是真的有事,做妈妈的吓得要死,那宝宝肯定更加害怕。以后不能这么不淡定了。

以后肯定有其他的担惊受怕,担上了父母的担子一颗心从此就悬着了。希望自己能勇敢一点,淡定一点。

好奇怪的梦

早上起来手腕那里疼疼的,还仔细地看看,没事。然后发现阿当已经起来了,正在换衣服。还好。

梦里我已经自杀了,躺在一座铁锁桥上,桥上有人走过,因为我躺在那里,行人就只好从我身上踩过去。

起先,记得是陪阿当去参加了一个什么颁奖仪式,阿当获得了一个奖项,奖品是一幅画之类的东西,卷着,我们一起回家。路上,阿当突然昏倒,我跪在地上给掐阿当的人中,一边掐一边喊“honey,醒醒,不要吓我啊!”,掐了半天没反应,我只好给他做人工呼吸,一边呼气一边喊“救命”,街上人来人往,身边也好多人围观,个个都面目模糊,怎么喊都没人帮忙。
我于是眼睁睁看着阿当慢慢变成了一幅画,一幅黑白的画,就是一幅遗像。
这幅画慢慢飞起来,我拼命抓住,死死地抱着,一边哭一边走,走了很多座桥,有个陌生人递给我一把小刀,我拿在手上,感觉好失落,不知道要去哪。
就在一座绳索和木板搭起来的桥上割腕自杀了。
看着刀口的地方血流出来,疼疼的,一点力气也没有,刀子就掉桥下了,人也躺在桥上,行人就从我身上踩过。

手疼着疼着就醒来了,醒来后看到阿当在那换衣服,真好。手还是疼疼的,另一只手伸到了床外,就像梦里躺在桥上那样。
跟阿当说:“我梦见你死了,我也自杀了。”
阿当说:“你真痴情啊,我死了,你就要去殉情啊!你忘记你身上还有宝宝啦?”
阿夏:“是哦。不过,在梦里没有宝宝啊。”

反正,每天起来,你在,我在,这就很好。很好。

经常做噩梦,阿当说可能是生活没有安全感的原因,我觉得如果我把做过的梦写下来,可以另外写一部聊斋了。不过,就是找不到做噩梦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