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爱就爱五百年

阿当10年前盗用大话西游中紫霞的台词,不小心问了一句:”那我们立刻开始这段感情吧?”
于是我就被套牢了。
至于那个金箍,阿当迟迟没找到。
终于在十年后,有个叫李剑叶(设计师)的人,把它变小了,然后阿当买了来,套到了我手上。

事隔十年,我已经嫁为阿当的妻子。好在他不用学那个猴子,借月光宝盒来与我成亲,也没有再遇到其他的仙子,即便是遇到了,也还好没有女孩子在他心里流下一滴眼泪。我没有钻进他心里的本事,不然我还是要去问问那颗椰子,他还有没有其他喜欢的对象。

我希望的答案是:有的。但是他最最喜欢并愿意在一起的人还是我。

然后我就甘心情愿地为他用金箍将无名指套牢。

电影里(大话西游)的那个猴子,最后舍弃了爱情才戴上了金箍,而今,我被婚姻和爱情套牢,要戴上阿当给的金箍。
阿当说:“爱你哦……戴上它,你就被我套牢了。”

然后我发现阿当订的这个戒指,严重尺寸不合,竟然太大,会滑落。阿当强调说:“已经是女士小一号了。杯具啊。难道要换成BB号不成?”
“嗯。要换成BB号,不然你就无发将我套牢了。”

今天,换成了BB号的戒指终于送到了。盒子上头写着“爱你五百年”,现在算算,看来,阿当还要爱我四百九十年。问阿当能不能爱那么久。

那家伙说明天告诉我。明天是什么特殊日子,难道我不知道么?

给大家看看被“五百年”套牢的手:

爱你五百年

肚子疼,有没有插件

因为MC来了,阿夏半夜肚子疼,疼得睡不着,爬起来靠床坐着。不小心弄醒了阿当。
半梦半醒的阿当问:“怎么了?”
阿夏说:“我肚子疼。”
阿当问道:“是不是有插件?”
……
阿夏萌了:“关插件什么事?”
阿当此时已呼呼大睡。

自己起来煮姜汤,一边喝一边想,阿当这家伙白天肯定插件装多了,晚上说梦话。

第二天我跟阿当说:“阿当,你变了,以前人家肚子疼,你半夜起来帮我倒水喂我吃药,现在结婚了,肚子疼,你还问我‘是不是有插件’。。郁闷啊。”

阿当一副无辜、疑惑而歉疚的表情:“我真是这么说的吗?你是不是疼得整晚睡不着?”

“嗯。起来煮姜汤,喝了就回去睡了。”

以前朋友们说恋爱的时候,男生会把女生当宝,结婚后就当草了。我有些担心阿当也会这样。不过以前总想着有人照顾,是件很幸福的事,现在想想,自己能照顾自己,不让另一半担心,不也是一件挺幸福的事吗?

“我真的是这么问的吗?你一个人喝着姜汤的时候是不是内牛满面,想’阿当太没良心了’?”阿当问。

嗯。有时,阿当真的是这么没良心的。不过我喜欢。

结婚那些事

结婚那些天,有很多奇怪的事、有趣的事、感动的事……要写出来跟各位分享,以此感谢大家的祝福!

出嫁那天:阿当没来接我

阿当家距离我们家不到500米,等于从巷头走到巷尾,阿当常常说等娶我那天,他背都可以把我背过去。

于是我常常幻想:出嫁那天,兄弟姐妹、亲戚朋友、左邻右舍都过来了,阿当和他的家人来到我们家,跟我爸妈许诺好会好好照顾我,然后爸爸把我交给阿当,阿当俯下身说:“我来背你过去。”
哇……大家都羡慕呆了,我成了我们村第一个被丈夫背回去的女子。

期待了好久,这天终于来了。

没想到过门那时不是白天,是晚上,而且还是晚上11点多,在村里,已经夜深人静,我想,我们邻居们第二天起来会谈论,昨晚某某家的女儿已经嫁了。。。

老妈递给我红色的伞,叮嘱我不要踩门槛,要跨过去。我撑开伞,婶婶在背后喊我老爸说:“爸爸牵着她,牵着……”老爸才恍然大悟,赶紧过来,在我跨出门前牵起了我的手。我觉得他可能还没做好准备,就要把这个大女儿送出去了,明显没有经验啊。

撑开大红色的伞,心里开始七上八下,不安了。跨过门槛,是不是就算出嫁了。心想,阿当那家伙怎么还不出现?

问妈妈说:“阿当怎么没来?”

老妈说,车在外面等。大家是不能看到新娘子的,新郎也是在他们家等的。

“啊?那他不是不过来背我了?”我讶异着被老爸牵着出去了。

车在外面等,老爸用泡了草药的水洒在车轮上,念了几句类似“百年好合,幸福平安”之类的吉利话,帮我打开车门,妹妹陪着我上了车。

进了车,车里竟然空无一人。

阿当那家伙肯定是没得来了。

过了不久,等我们都坐定了,爸爸在外面喊“可以了”,司机才过来。还以为老爸要送我到阿当那边呢。没想到老爸却没有上车。

车子绕了一圈才把我送到阿当家门口,就要到阿当家了,车却停住了,陪我过去的表姐先下了车。我想,这下阿当要出来接我了吧。

只见过来一个大妈(她是负责接新娘的),说:“时辰还没到,新娘子和各位要等一下了。”

于是等了几分钟,还放了鞭炮,大妈开始点火盆,接下来就是要跨火盆了。这是我一直担心的事。

跨火盆啊~~ 感觉好像要下火海样子。其实我一直担心的是,我穿着及膝大衣,还要围上一条裙子(一种蓝色黑边的裙子,通常只在丧礼上看到妇女们穿),还穿着高跟鞋,已经是裹得只能走个小碎步,跨门槛都担心会被绊倒,还要跨火盆啊,这不知道是哪门子的风俗啊,一个新人过来,红地毯迎接还来不及,干嘛还要用火盆这么危险的东西来为难我啊。

我看着大妈把拿着打火机,把一团草点燃,一边点一边念念有词,心里一边暗自祈祷,火不要太大啊。。裙子烧着了就糗大了。一边往门里面瞟“怎么阿当那家伙还不露面?”

好在可能是天气潮湿的缘故,那团草怎么也烧不起来,倒是冒出了很多烟,我小心翼翼地跨过了所谓的火盆。

也跨过了阿当家的门槛,这就是过门了吧。。

上了楼,才终于见到了我的新郎——阿当。他凑过来小声地跟我说:“他们不让我去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