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当减肥手册:一个胖子的成长历程

人们说: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总有一个女人。
而阿夏却同理推出以下结论:每个成长中的男胖子,背后都有一个纵容他的女人。。

因为对于阿当的胖,阿夏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甚至这个胖子还是阿夏一手造成的。阿夏曾经在饭否的签名中写:“从今天起,我要对你的体重负责,你有多重,我的责任也就有多重。”时至今日,阿夏已经不堪重负。眼看冬天又要来了,阿当去年冬天的衣服都已经穿不下,阿当却还在继续长胖中。不禁怀念四年前的那个阿当。

四年前的阿当,是一根火柴棍。每次看着他送我上了车后离开的背影,白T恤,休闲裤,风大时掠掠随风吹动,宛如一根移动的旗杆。谁也不会想到四年后的阿当,会从一根火柴棍长成一个葫芦样——腰不见了,中间那个凹进去的是残存的脖子。

阿当每年回家,亲戚朋友见到他的第一句话都是:阿当,怎么你又胖了!说阿当胖了阿当早已习已为常,但这句话的更大杀伤力来自于“又”字。而且每一次都是这样的话,话都是这一句,但成分却变了。阿当明显能够理解,这个“又”是一个比较级,说明阿当比上次更胖了。而且四年来如此,说明一年比一年胖,胖上加胖。更甚的是,这还不是一个问句,而是一个感叹句,表示不可思议的意思。还有人说阿当越来越老板样了。没有发财,却在发福,这对于一向乐观,外形和内心都如弥勒佛的阿当来说,是个不小的尴尬。

大家都以为胖子心宽体胖好说话,所以胖的人都也总免不了成为大家调侃的对象。但凡一帮朋友吃饭喝茶时,被开玩笑的也是胖子居多。东西吃不完大家会说:“给阿当,给阿当,他容量比较大。”阿当如果推辞说:“我太胖了,不能再吃了。”大家会说:“你已经来不及了。”

阿夏也不知道阿当来不来得及。虽然有心劝他减肥,但无力挽救他一路飙涨的体重。四年一晃,阿当就成了个胖子。

曾经看过一篇文章叫《世界上的每一尊胖子》,说胖子没有名字,姓什么就是什么胖子。我担心阿当以后也会胖到把自己的姓名都丢了。亲切一点的人会叫他“小胖”,不太熟的会叫他“胖子”,很熟且故意嘲笑他的可能会叫他“肥仔”。当然,胖,要为此付出的代价远不止这些。电视减肥广告里还常常用各种各样的疾病来恐吓那些原本心理负担就比体重还重的胖子们。我了常常这样恐吓阿当这个成长中的胖子。

但阿当的减肥动力严重缺失,与之成反比的是食欲和惰性。

相比之下,对面阿当和阿当面对他的体重,我觉得我更无奈些。只能祈祷“物极必反”的定律会发生在阿当的身上,期待他某天胖得不行了,最终领悟到要好好减肥了。

这个日子,我已等待了很久,今天,阿当终于跟我说:“阿夏,我决定要好好减肥了。”

“真的?”我激动得不敢相信。

“真的。我要告别肥胖了。我们今天开始来个告别肥胖的仪式吧。”

“啊?那要怎么做?”

“今天再给我炖了猪脚。吃完以后就再也不吃猪脚了。”

我想起疯子童鞋说过“只有用吃的诱惑我,我才会去运动。”胖子最好的减肥动力就是食物。于是欣欣然给阿当炖了个猪脚。

阿当吃完,一脸满足,又带着期待说:“太好吃了。明天我们就告别楼下的那家‘大塘烧鹅‘吧。明天吃烧鹅。”

阿夏听完瞬间崩溃。

关于蚊子的恐怖邪说

阿夏:阿当,有蚊子在我的腿上爬啊。不是用飞的,是用爬的。
阿当:是吗?赶紧打死它啊。
阿夏:你不觉得很特别么?别的蚊子都是用飞的,它是用爬的。
阿当:你不知道啊。蚊子其实不是在爬,它是在你的腿上下蛋,一步一颗一步一颗一步一颗……
阿夏:停!被我打死了。
阿当:打死也没用的,明天早上你会发现蚊子爬过的地方长满一粒一粒的东西,一抓一条虫子爬出来,一抓一条的虫子爬出来……
阿夏:stop!我去洗洗。
阿当:没用的。你一洗,蚊子的虫卵就都冲进你的毛孔里了。越洗越深,越洗越深……
阿夏:那我该怎么办?
阿当:不要怕,被蚊子下了卵是不会死的,但是如果太蠢的话就有可能会死。。
阿夏:那你过来一下。我试试看能不能把你掐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