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当终于捡到钱包了

今天风和日丽,是个晒太阳的好日子。
阿当建议我们一起去东山口那边感受一下广州百姓的生活。
下了车,我们就迷路了。阿当说跟他走准没错。结果我们兜了久,回头一看,嘿,我们又走回到原来的那个路口了。一向颇有方向感的阿当忙解释说:“不可能!我们今天一定是跟这条路有缘。”
真能掰!不过我也不认识路。
“有缘的意思就是会迷路啊?”我用不屑的眼神秒杀他的自信。
“不是,有缘的意思是我们今天一定会捡到钱包。”
“呃,这概率太小了,你不如说会遇到美女之类的。”
“我刚是想这么说的。不过你在这里,这样说不好啦。”

天气有些热,阿当把外套拿在手上。我们一边开玩笑,一边找路标。突然,阿当停下,摸摸自己的口袋,又摸摸外套的口袋,嘣出一句:“钱包,我的钱包没了。”
“啊!”拿过他的外套,抖了抖,摸遍了口袋,钱包真的不见了。转过头,就在离我们几步远的地上,躺着阿当的钱包。
“那!钱包!”我看见了忙喊。
阿当急忙跑过去,捡起来。打开看看,银行卡,信用卡,钱,都还在。“好险,好险!阿夏你的眼力真好!”
“不敢当,不敢当。是你跟这路有缘,你说会捡到钱包,就会捡到钱包啦。”
“可这是俺自己的钱包。”

我觉得阿当不能跟老天爷开玩笑,否则老天爷就会开阿当的玩笑。
试想老天爷在上面看着我们俩,阿当说今天一定能捡个钱包,老天爷听到了,嘀咕着:“你小子,想不劳而获,好吧,不就是想捡个钱包嘛,easy,现在就满足的小愿望。但总不能让无辜的人吃亏吧,那你就捡自己的钱包好了。”接着阿当就真的捡到一个钱包了——他自己的钱包。

经济危机离我们不遥远

阿当说他不能想玩游戏,每当他一想玩游戏,老天爷就会让他失业,让他好好玩个痛快。

他第一次想玩游戏的时候,他的公司就散伙了。说是看不到发展前景,散伙后他回家一心一意打游戏,他于是把魔兽练到了40多级;然后找到新工作。

他第二次想玩游戏的时候,他的第二个公司又解散了,说是资金不足,散伙后他回家一心一意打游戏,于是把天龙八部练到了79级;然后又找到新工作。

他第三次想玩游戏的时候,他的第三个公司要歇业了,说是金融危机造成客户流失,散伙后他回到家跟说我:“阿夏,我又要开始练级了。”

不知道他哪来那么乐观的态度。人家想着这年关将至,要用到钱的地方多着呢,而且找工作也不容易,大多数公司已经没有新项目要开发了,而且因为金融危机很多公司为了节约开支,已经在裁员了。但是想想他前两次的失业经历,我已经着急不起来了。就当是他终于放长假,好好玩游戏吧。

另外,各位如果有广州网站PM(Product Manager)的工作请帮忙介绍一下哦

不可试探你的主

阿当 :阿夏,要是某天你遇到一个比我更好的男生,你会不会后悔当初跟我在一起。
阿夏:不会。你呢?
阿当:我也不会。
阿夏:真的?
阿当:是啊,我又不是gay.
阿夏:我说的是女生。
阿当:er……你没听耶稣说:不可试探你的主吗?
阿夏:好吧,从这一秒开始,我后悔当初跟你在一起了。
阿当:为什么?
阿夏:这是你试探你的主的后果。
阿当:·@% *#·%$·#

其实,生活本来就没得假设,不能假设天长地久,也不能假设移情别恋。所以,不要问对方假如某天我死了,你会爱上别人吗;也不必问如果我和你妈同时掉水里,你会先救谁。

宇宙没有底啊

玩足了半个多月的魔兽,阿当已经跑外域去了,站在地狱火半岛(一个漂浮在宇宙中的半岛)上,第一次看到外域的天空,阿当惊呼:“阿夏,快过来,带你去看看另个星球的天空,让你见识一下宇宙是什么模样。”
鼠标一移,只见天空幻化出成缕的炫彩,尤如极光,远处还有一些小星球。阿当忘乎所以,将鼠标左移,右移,人物往前走,再往前,再往前……
“再往前,我们去看看悬崖下面是什么。”眼看着阿当已经走到悬崖边。
“小心掉下……”我话还没说完。
“啊……!”两人禁不住同时尖叫,眼睁睁着着人物就在鼠标的指使下,掉下悬崖,坠入宇宙,好像是看着阿当掉下不见底的宇宙一般,而阿当则如自己掉入深渊。
“不用怕,法师是摔不死的,因为我有冰箱。”阿当向我炫耀说,同时也安慰自己。
我倒是无所谓。
可是,接着,我就看到他在工会里求救:“啊,我掉到宇宙去了,怎么办?”(表面上波澜不惊,暗地里已经抓狂)
工会里没有回应。
他指着自己的灵魂,对着我,一脸尴尬。
“嘿,不是摔不死的嘛?冰箱呢?”
“有冰箱,问题是宇宙没有底啊。”
在还没有完全领略到外域的美丽风景,我就看到阿当惨死外域,疲于跑尸了。他一边跑回那个悬崖,一边担心:“尸体都不见了,不知道能不能在悬崖边复活。”
当电脑弹出“是否接受复活”在窗口,阿当激动地按下鼠标,曾经命丧迷雾之海的一幕仿佛再次重演。

注:冰箱是一种无敌技能,可以保证在几秒内无敌。阿当平常在悬崖掉下去,接近地面时会使用冰箱,可以保证(人物)不被摔死。

如果不是当初的生死遗言

很久以前的某个深夜,我一个人窝在宿舍,在电脑前看伊能静写的《生死遗言》。单身宿舍的冬夜,窗外飞蛾遁着我的灯光不断扑向我的台灯和显示器,似乎也想看看这个痴情若愚的女子字字如珠的情书,却不断撞得晕头转向。我抱着我的保温杯,无暇赶走那些扰人的蛾子,一宿无眠。
记得上上次如此旁若无骛地看一个女人写的书,是初中的时候看三毛的时候。
在当时,我早已错以为自己就是那个写字的人。

《生死遗言》不是小说,是一封信,一封一个女人的自白信。在我对爱情无比渴望又充满疑惑的时候,让我羡慕那个收信者的幸福和自信自己也能如此坚定地去对待迎面而来的恋情。

我们都不懂爱情,并将书里、电影里、故事里……甚至是别人的人生里的爱情作为蓝本,描绘自己的梦想,好像爱因为他们的坚定,而自己的也变得坚不可摧;好像看到了他们的爱情轰轰烈烈,而自己的爱情也将波澜壮阔;……一些生活里相似的片段,会让我们觉得我们也拥有和他们一样的生活,如果不是,那就让我们自以为是吧。

于是我们也将重复他们走过的老路,从一无所知却无比确定的初恋,到山盟海誓的生死相许,到最后,春泥空肥人空瘦的曲终人散或者细水长流地白头偕老。

我很认真地记录自己的甜蜜生活,但这绝对不是一种炫耀,而是一种对逝去时光的祭奠。因为并不是所有的一切都如我们所愿,幸福也许也会在某天戛然而止,爱情也许会在某天黯然谢幕,我想在我真切地感知我所拥有之时,好好地记录下这一切,就像一只蚂蚁为过冬而准备好足够的粮食。于我而言,是在幸福的时候为终有一天的不幸而准备着。

我很怕让朋友知道自己的幸福,担心某天幸福变成不幸时,这些字字句句会落人笑柄,羞与人诉。

当整个娱乐圈都在为伊能静与庾澄庆的婚变而喧嚣时,我看到,也听到那些人断章为证,引《生死遗言》中伊的文字与如今的婚变对比,作为取笑的谈资。当他们幸福时,人们羡慕不已,当他们不幸福时,人们却兴灾乐祸,甚至恨不能普天同庆。我担心朋友提及我的幸福时,也表露出羡慕,因为不幸到来时,迎接我们的也许将是低语的笑谈和讥讽。

我们没有必要相信这世间有什么情比金坚或者仅仅为搏得一个长久而死守一份无意义的爱恋。爱就爱,不爱就不爱了。如果爱,就深爱吧,不要担心今天许下的山盟海誓会变成将来的负担,也不因为害怕一旦坠入爱河便会溺水身亡,都说爱情是盲目的,何必爱得那么清醒呢。如果不是当初的一时冲动,如果不是当初的懵懵懂懂,如果不是当初的那个我那个你,如果不是当初的生死遗言,我们的爱情从何说起。

摘录下来的一些句段:
爱情怎么能言说?别人问的问题如此愚蠢,我没有好的回答。但他们没有爱过吗?那些关于思念的点滴,关于岁月的累积,关于恋人絮语的泪滴或傻笑,我以为每个人都一样地在承受。如此的轻又如此的重,轻得像报纸上一角的无聊新闻,重得像生生世世的心灵占据。或者是因为每个自私的人,都认为自己的爱重,而别人的爱轻,所以他们在发问时,才能让口中的语言如此简单地飘浮在空气中,没有真正的意义。

当然,你们许了誓,生死都在一起,于是你们一起死亡,他死了肉身,你伴他死去灵魂。  

在爱中,我们越平凡越不去思考,其实越容易幸福,但我几乎是宿命般地要在爱中吃苦。我是如此的自私,渴望保有你的人生蓝图又保有我的独立存在,于是注定了我渐渐分裂成痛苦的两半。

  每每我总想对你说,你沾满土拿手掩埋的不是什么,而是我微微跳动的心,但我说不出口,因为你埋葬我时的模样竟然可以如此天真快乐,于是我只能闭上眼流下泪,还带着微笑让你改变我。   

我们确实不同,如此不同,但神的旨意永远是要两个相反的灵魂学会紧靠,要我们接受紧靠的磨难,并还能感谢。是的,我感谢,感谢因此我的身体生出了另一个我。在脑中总有两个人在对话,一个属于你,一个属于我,随着岁月流逝,我预感着,这其中有一个会渐渐凋萎,然后渐渐、渐渐被遗忘。

你清楚地明白,爱情是在跌跌撞撞的岁月里才得到延长,并不是一开始就知道天长地久,因为那些分分合合的日子,我们才反复印证了原来我们最爱的是彼此。没有一见钟情,也从来没有信心会相守永远,只是每当有外力来临时,我们才看清楚那个在心里挥之不去的影子是我是你。我们如此学习爱情,从年少的一团迷雾到如今渐渐明朗,而这一切只有我们看得清楚,知道自己的得与失,没有平白无故。

一年一年,即使我们过了青春,心却还是最初的相识,偷偷地红着脸,眼睛泛光寻找彼此的触觉体温。…………

走火入魔兽的阿当

之前说过,阿当玩魔兽世界是很有压力的,为啥?因为其实wow也是阿当工作里的一部分。

话说阿当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web game的游戏公司做产品策划,上班的第一天后回家时就拿回来《风色幻想》和《模拟人生》的正版游戏,后来又被要求玩魔兽世界。从此WOW成了阿当生活的重心。
我一开始认为,阿当是个好员工,老板交待的事一定认真办好,玩魔兽几近废寝忘食;后来我才认识到,阿当的老板是位好老板,他投其(阿当)所好啊,让阿当几乎走火入魔。

一开始阿当一个人练级,每天固定练到十二点前睡觉;后来有人主动带着阿当下各种副本,每天不固定练到对方下线睡觉——常常是凌晨两三点。
我的天,我问他,难道带你练级的那些人第二天都不用工作么?
“要啊,他们有的明天要上学,有的要上班。”
“那他们还能玩那么晚?”
“因为他们没有女友。”

呃,的确,起码不会像阿当这样每晚被人赶着去睡觉,睡前还死拖活拖说,再给我30分钟,再20分钟,再10分钟,再5分钟,……就要下了,快要升级了,交完这些任务就行了……。然后,我催着催着,自己睡着了。他还在电脑前继续他伟大的魔兽事业。

某天,吃饭的时候,我问他周末要不要去爬山,出去运动一下。
阿当边吃边敲着键盘打怪,问:“啥?爬山?”
“是啊。好久没爬山了。”
“不如我带你去看日落吧,你一定很喜欢的。”
“好啊,好啊。”
“你等一下。离日落应该还有一段时间。快过来,”然后把电脑画面一转,说:“走,我们去海加尔山看日落。”(海加尔山是魔兽世界最高的山)
”!@#¥%……&“,我一个重心不稳,差点没把碗给摔了。

不小心彪悍了一回

昨天去邮局汇款,排了很长的队,终于轮到我,把填好的汇款和钱递上去。眼看着那位业务员MM用纤细的手指拨过我的钞票,抽出其中一张,对着灯光,正看反看,左看右看,横看竖看,接着干脆利落地手起章落“啪啪”,冷漠地白我一眼,甩出一句“假钞”。把盖了两个大红章的50块丢还给我。

“不会吧?”太突然了。从小到大,吃过太过假钞的亏,自认为早就交了学费,对假钞颇有手感,就算不看也能摸出来,七八年来还没有假钞能逃过我的火眼金精,这回太意外了。

“小妹,是假钞啦,一看就知道。你看,看这里,水印都很模糊了。假钞,假钞。”旁边一位排队排得不耐烦的太叔莫名兴奋,竟嚷嚷开了,我接过那张50块,尴尬地恨不能在他嘴上扯个拉链。

走出邮局,拿着50块,脑里马上想起那个找我钱的小店阿姨,第一次被人挑战我的辨识钞票的能力,心里很是不平,最最重要的一点是,我常常帮衬那间小店,怎么可以如此蒙我。
大步流星,直往我们家楼下的小店走去。

店里很多人,为了顾全店老板的面子,我站在门口,等了一会,人终于不那么多了。我走过去,小声地说:“阿姨,我要跟你换张钱,你刚找给我的。”
我拿出那张50块,递上去给她,“换张真的给我。”

“不是吧,我找给你的是没有这个印的。”证明她记得找过钱给我。
“是啊,本来没有的,我拿去邮局,人家一看,就给盖上了,他们鉴定过了,是假的。”
“啊,假的。”她拿起来看了半天。开始不认帐了,“你是不是在我这买的啊?”
“是啊,跟你买了煤气,还是我男友拿上去的。你让我先付钱,我给你一百,你找我六十。”

旁边几个人也围了过来,应该是他们的客人。每个人都过来东一句西一句,大概意思是“钱一出门,概不认帐。不能换。”“要换也不能换已经盖了印的。盖了印的等于作废了。”
因为我用普通话跟他们讲,他们大概以为我是外地人听不懂他们的粤语。
我说:“不行,在你这找的,你就得换给我。如果不拿到邮局,我还不知道你找给我的是假钞呢。而且我真真切切是从你这找来的。你也记得。”

大家都在看钞票,老板娘没有换给我的意思。接着有人来买东西,我就一直在旁边着嚷着:“一定要换,我常常在你这买东西,你都敢找假钱给我,以后大家怎么敢来你这买东西啊。”旁边几个人也围了过来,店主的家人也都过来,就50钱,不会一会闹起来动手脚吧,我心里有点害怕。

纠缠了十几分钟,我开始有些心虚了。七八个人围在我旁边,都是帮店主说话的,还有店主的家人。
“阿姨,用假钞是犯法的,我没有报警,也没有说你什么,说不定你也是不小心收到,但是你是怎么拿到这钱的就不是我的事了,我现在是要你找回我真的钱,这样闹下去浪费大家的时间,你还是赶紧换张真的给我,免得大家都过来,这样对你们也不好。”

……终于,终于她勉强地拿出另一张50块,大声说:“给,这回你可看好了,钱一出门,我就认了,不要一会又回来说我给你假钞啊。”
“你这样说我还真得好好看看,省得跟你买个东西还被你折腾。”拿了钱,我这回真的认真地看过了。才幸幸地走回家。

回家在网上跟阿当说了去邮局汇款的事。意思意思问下他要不要去跟阿姨把钱换回来,阿当说,算了吧,就当交学费。
唉,可怜我小时候交过太过学费,这一回不能再交了,说什么也要换回来。再把换钱的事告诉他。
阿当听完惊讶地说:“你好彪悍啊。以后真的要认真当面看了,一般是钱一出门就不退换的。就算事后发现是假钞,也不要这样贸然去理论了,人家都是本地人,这样做太危险了。”

我若有所悟,愤愤不平的心理更加愤愤不平,生平仅此彪悍一回,反而受到忠告。不过事后还是暗自庆幸:还好没有惹怒他们。

从魔兽到现实·从埃索达到卡利姆多

话说当年刚开始玩魔兽的阿当,在埃索达岛,想到到卡姆利多去,他找了半天都找不到去卡利姆多的方式,望着眼前的水,阿当猜想可能大家是游水过去的,他一个纵身跳下,一口气游了10多分钟,心想:“almost there”。于是,开打地图一看,绝望地发现居然还在地图的岸边上。。。就跟《功夫熊猫》里的阿宝,爬了半天的梯子,还在山脚下一样,阿当跟我感叹说:“卡利姆多太远了,真不知道其他玩家是怎么坚持游过去的。”

他毫不气馁,坚持游下去,游啊,游啊,游……终于……淹死在途中了。(游太久会疲惫)
阿当的灵魂站在岸上,望着遥远的海中自己的尸体欲哭无泪。

复活后阿当又再接再励,继续游,但屡试屡败,每次都是淹死于迷雾之海中。
无数次打击之后,阿当放弃,然后倒在床上说:“算了,我在埃索达终老好了。”

很久以后的某天,阿当在海岸做任务的时候,忽然远远看到码头开来了一艘船,他擦了擦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飞奔跑上前去,船却开走了,阿当死死守在码头,差点变成一蹲“望船石”,十多分钟后,船终于又开回来了。
阿当迫不及待冲上船去,踏卡利姆多之旅。
以上就是阿当离开埃索达的全过程。

(PS:阿当至今不敢跟人提起这一段,估计玩过魔兽听了都会说:你太有才了,从埃索达游泳过去卡利姆多?不淹死才怪呢!)

它还有完没完

每天洗澡前,阿当总要感慨一下:“我们的煤气好耐用啊!两个月前我就担心它要用完了。”
“快用完了,晚上炒菜的时候觉得火不是那么烈了。”
“它还有完没完啊。”
没完,肯定还是没完。

一瓶只有5公斤的煤气,我们用来洗澡、炒菜,从七月份一直用到现在,还没用完。前几瓶煤气,平均都只用了二十多天,对于这瓶如此长寿的煤气,我们从八月份开始就一直悬着心——它到底完了没?是不是今天用了,明天就得换了,但是明日复明日,明日极其多,两个多月过去了。

阿当的感慨就像感慨这瓶煤气破了世界纪录一般。而我天天感慨,就跟感慨一个垂危的老人又多活了一天一般。每次炒菜,我都留意着,担心菜还没炒好,它就熄火了。但它总是耐着性子,老骥伏枥,壮心不已,一直燃烧自己,超出我们的意料外。

对于它如此不熄的贡献自己且无止尽,阿当甚至怀疑我是不是偷换过了。但我确实没有。

它绝对不是一瓶普通的煤气,它是我遇到过的生命力最顽强、对我们做出最大贡献的一瓶。它积极地燃烧自己,无声无息地陪我们度过了漫长的一个季度,整整四个月啊,相比它的同伴们,它的贡献堪称卓绝。作为一瓶煤气,它表现出了惊人的毅力,它堪比管道煤气的精神让我们一再感慨它还有完没完。但它就是还没完。

我想等到它完的那一天,我得写一篇《纪念小煤气》了。

从魔兽世界到现实·什么是压力

当初阿当刚开始打魔兽的时候,每天睡前总要立一个目标,明天我要先去阿拉希高地的农场,明天要打多少怪,明天我要过多少级,就像是一场宣誓一样庄重。
魔兽成了阿当每天日程里的重要事项,某天早上:
阿夏:我一晚都没睡好。
阿当:又做恶梦?
阿夏:比恶梦更恐怖。你一整晚都在磨牙。
阿当:不是吧?
阿夏:是啊,磨得我整晚都在想象有鬼在我旁边啃骨头,啊,好恐怖啊!
阿当:为什么会磨牙?
阿夏:听说压力太大的时候会。
阿当:哦,的确啊。
阿夏:什么压力?
阿当:昨晚断网前我魔兽都没升级,能不压力大吗?
阿夏:这也叫压力?!
后来,我的确相信,魔兽对于阿当来说,确实是一种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