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觉前的恐怖故事

昨天在网上看到个帖子:讲涮羊肉的寄生虫的恐怖故事。因为睡前都有听阿当讲笑话的习惯,我说这回换我来讲,不讲笑话了,就把那个恐怖故事胡乱改编,讲给他听:

有一对情侣,喜欢吃涮羊肉,女的常常去吃,有一天发现脸上长了一些像痘痘一样的小疙瘩,痒得难耐就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是皮肤炎,给她个小药膏,她回去擦了,没见好,反而更加痒了,就用手抓,抓啊抓,抓啊抓(一边讲,一边在阿当背上抓啊抓),发现,一块肉掉下来,啊,上面满是一条一条的虫子……

“睡前不要讲这样的故事……”阿当打断说。
“已经讲了,就听我讲完它,后面还有好几个段子呢。”
“我觉得我的背好痒啊。今晚你做的排骨,里面有一块肉没煮熟,惨了,要长寄生虫了。”
“不会的啦,又不是涮羊肉……后来那个女的全身腐烂,就这样死了,她男友……”
“Stop,这个不恐怖,我讲个更恐怖的。”

我只好打住,听他讲:
“从前,有个女生,她叫阿夏,有一天,她发现自己已经胖到了两百斤。”
“好恐怖啊。”
“后面的更恐怖,听我讲完。在到达两百斤的第二个月,她又去称,已经胖到了四百斤!”
“啊……你这样说我会做噩梦的!”
“嘿嘿,恐怖吧?睡啦!”

的确,如果阿当的讲的故事变成现实,那就真的太恐怖了。

又到开学时

早上晾衣服时,又听到不远处学校传来的广播声,想起今天是九月一号,又开学了。
小时候,上学的第一天总是起得很早,前一天晚上就开始坐立不安,还老是叮嘱老妈隔天一定要早早叫醒我们。第二天,老妈还没起来,我们就先起了,匆匆忙忙吞下早餐,怀里还兜着两颗红鸡蛋去学校。
路上先到约好做同桌的同学家,再约上一大群姐妹去学校。
好朋友总是太多,最好是坐成个梅花阵,这样上课就能说说小声话,开开小差了。但老师们总是能摸透我们的诡计,一开始就把我们已经安排好的座位调乱,打破了我们的美好计划,倒也成全了我们以后传纸条的美事。

上学的第一天总是很多事做,比如要把领到的书都包上书皮,要定一个学习计划,计划好每天几点起床,每天完成多少练习,要赶超老师的讲课进度,……计划总是做得很美好,但实现的可能性总是很低。
除了第一天很早起床外,以后的每一天都是在老妈的两长三短的催喊中勉强起来;除了第一天的书是新的以外,以后的书总是卷角的,书面上总是写满了自己得意的签名;除了第一天是提前做好预习的以外,以后的每天总是在睡觉前才想起功课没做,于是留到第二天赶在上交前完成;除了第一天的课是认真听的以外,以后的每一节课都是在神游,常常被老师叫起来,不知道要回答什么;除了第一天的同学关系是和谐的以外,以后总是磕磕碰碰,矛盾不断……

第一天,总是很美好,第一天也总是很兴奋,后来的每一天都是煎熬。第一天总是期盼已久,后来的每一天又开始新的期盼——期盼放假。
现在已经离开学校了,听到广播竟然仍兴奋不已,好像,要赶着去学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