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当教过我的事

麦兜妈妈说:道理始终是道理。

阿当说: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试想每天都认认真真地学习,每天进步一点点,滴水穿石,积少成多,久而久之,就是很大的收获和飞越啊。我们知道这样的道理,但我们并没有好好如道理所说的那样去做。所以,道理始终是道理,它一直停留在理论阶段,没被我们所实践、贯彻。阿夏,如果你领悟到什么的话,就好好去做,不要让道理始终只是道理。

“知其然”与“知其所以然”

阿当:你能解释一下什么叫“知其然”和“知其所以然”吗?
阿夏:前者指的是“what”,后者指的是“how”。
阿当:嗯,能举个例子吗?
阿夏:er……
阿当:比如说火车的宽度是多少?
阿夏:4.86英尺。以前我问过你的。
阿当:那你知道为什么吗?
阿夏:不知道。
阿当:这就叫知其然,而不知所以然了。
阿夏:那是为什么?
阿当:是由英国人定的标准,由马车的轮距决定的。
阿夏:哦,我知道了。那为什么是由这个轮距决定的呢?
阿当:那是由罗马人的两个马屁股的宽度决定的。你可以继续追问下去,但我不会告诉你了,你得自己去查。
阿夏:嗯,知其所以然就是要彻底搞懂,而且还得有自己的方法去获取答案呢。
阿当:Bingo!很聪明嘛。当然,最好是能知其所以然,并且举一反三地运用到对同类事物的推理中去。
后来我去查了才发现,火车的宽度的确是由马屁股决定的,而且,马屁股还决定了火箭助推器的宽度。想起阿当说的,你能知道什么决定于你问了什么。

学习的三个过程
Find Master; Follow Master; Be Master.

(此道理不作解释,因为我还在领悟中……不知道朋友们是怎么理解的。)

情书和表白

八年前的某个夜晚,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半夜摸出充电池,借着小小的显示灯的光,在那个没有灯光的宿舍里,写了我人生的第一封情书。
我还记得当初在信里写:我一直睡不着,因为有件很重要的事一直没对你说——我喜欢你,不管你喜不喜欢我。王菲的歌里说:你喜欢不如我喜欢,你的不满成全我的美满。希望我不会吓到你。
阿当说我的确吓到他了。他是个内敛的男生,给我的回应只是说他喜欢和我在一起的感觉,如此犹豫不决,让我觉得很受挫。我给了他三年的时间考虑,他也一直小心翼翼对待我们尚未成熟的感情,不轻易说“爱”,只是说“喜欢”。

时隔三年,某次我们一起逛街,在一家店里看上一款MP3,阿当跟店主人砍完价,在付钱的时候,老板娘突然问我:“他是你男朋友吧?”
“呃,不是。”我的第一个反应,像是两个学生偷偷谈恋爱被发现了一样,条件反射地掩饰。当然,我还是希望在阿当确定之后,我才能肯定地说我们是男女朋友。
从店里出来,阿当拉住我问:“不是吗?你确定不是我女友吗?”
“你确定是吗?”我反问他。
“是啊,我一直以为是。”
“可是你从来都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
“那我现在问你,阿夏,你愿意做我女友吗?”
“愿意!”

回去之后,阿当写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封情书,满满16页信纸,正反面都写满了。好像是沉淀了多年的感情瞬间倾泻出来一般。这回,他明明确确地表白了。
谁也不会想到,当初我们的一封信,一句明确的表白,足足会影响我们一辈子。
阿当提起情书的事时会问我:“当初你哪来的勇气说喜欢我?”
“因为我年少轻狂。”
有些事,太过犹豫,并不是什么好事,但我只轻狂过那么一回。

许留山和小猴子

傍晚,从公园游泳回来,饥肠辘辘的我们在路上物色餐馆。阿当想吃饭,我想喝点什么。于是进了那家“小猴子台湾奶茶”店。
点了个卤肉饭,我翻了整本菜单,不知道要点啥,阿当翻出一个很多水果的圣代,看到图片,满满的一盘水果,有葡萄、奇异果、西瓜、芒果、草莓、香蕉……有上面放着威化饼和蛋卷,底下是冰激凌。
“嗯,就这个吧。”
阿当的卤肉饭来了,一碗饭,上面洒些碎豆腐,旁边两三条青菜,一小撮腌萝卜。
我问:“卤肉呢?”
阿当用汤匙挑一粒给我说:“喏,卤肉。”
“我还以为是花生粒呢。还好,我没点这个。真不值。八块钱,就碗豆腐饭。”庆幸没点卤肉饭,满心期待我那满满一盘的“水果圣代”(全名我忘了,好像是六七个字的)。不一会,阿当盯着一个拿着个小杯子的服务员,她径直往我们这边走来。
我心里默念:“不是我的,不是我的。”可是服务员径直走来,不会是我的吧。
“hia,hia,hia……(星爷的经典笑)”服务员还没把杯子放下,阿当已经迫不及待地幸灾乐祸起来。
“你的水果××圣代。”服务员放下杯子,转身走了。
我盯着那个杯子看半天,再看看桌上的图片,“我的天!这差别也太大了吧!14块啊,就四片西瓜,两个雪球?”
“还好,还好,还好我没点那个。”阿当舀起满满一匙卤肉饭,送到我嘴边,“别这样啦,我再外送你两口饭,下次我们还是去许留山好了。”
从那家小猴子出来,我觉得我更饿了。一路都在想着许留山,香浓满溢的木瓜奶昔,甜香爽滑椰汁芒果,QQ甜腻的单吊西,……同样的价格,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呢?阿当还在笑,还在笑,我真想扁他一顿以解我对“两个雪球14块钱”之恨。

说说你所追求的生活

闭上眼睛,用直觉说出能想到的你要的生活状态,用兴趣的朋友也可以试试,下面是阿夏能想到的,简单生活的关键词:
早睡 早起 健康饮食
培养锻炼习惯
观察、阅读、思考、写作
保持好奇心和幽默感
关注彼此 认真倾听
交流 分享 热情
做喜欢做的工作
从容 淡定 坚持

自食其果

下雨天,突然想吃苹果。
阿夏:阿当,我想吃苹果。
阿当:那就去买啊。
阿夏:外面下雨,你去吧。
阿当:你去啦,你想吃又不是我想。
阿夏:就是啊,如果我去买那就是“自食其果”了。
阿当:。。。。。。

十五分钟后,阿当买苹果回来。
我迫不及待打开袋子,四个苹果,问阿当多少钱,他说五块多,每一个都很大个。我随便拿出一个:“天,坏的!”
“不会吧,我有挑过的。”阿当自己拿出一个,很好。
我继续拿出第三个,一看,也是一只受伤的苹果,最后一只,更是伤的不浅。
“你一定是看都没看,拿了就付钱是吧?”我怀疑地盯着他。
“我真的挑过的,很认真挑过的。”
“那你一定是在一堆好苹果里挑了三只坏的,是吧?”
“Maybe!”(然后阿当转过身去,嘟囔着:人家下雨天出去帮你买苹果,也没说句好话,怪不得吃不到好苹果。)

谁养谁?经济上的问题

很多年来,《喜剧之王》的那个场景一直在我脑力浮现:柳飘飘看着伊天仇上了杜娟儿的车的扬长而去,她朝着他大喊:“你说过要养我,是不是真的?”伊天仇转过头来回答道:“是——真——的。”
很多年后,我对阿当说:“你说过要养我,是不是真的?”

从学校出来,工作了半年,就不干了。原因是我的工作是政府分配的,在山区,而阿当却在城里,为了工作,我们得分居两地,这两地大约有四五百公里的距离。
阿当总是恐吓我说:“你要是还不过来,我就去泡别的MM了。”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某一天变成现实,也为了弥补对阿当这两三年来的歉疚,我决定辞去工作。就这样,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终于不再受到阿当的恐吓了,但开始受了朋友及家人的恐吓了。

我的父母总是说:你一个女孩子,有一份固定的工作做得好好的,现在就那么冲动地辞掉,以后你的男人不要你了,你对天哭都没有用。
朋友说:你不担心他有一天变心不要你了,你就人财两空了,工作也没有,人也没有。
    女人一定要有工作,没有工作就没有经济收入,在男人面前就没有尊严。
    ……

好吧。我工作。
我找到了一家不待遇不错的网络公司,就开始上班了。
公司说我是新人,得实习两个星期(意思就是无偿的)。原本心里有些犹豫,但公司说待遇方面不会亏待员工,我想就两个星期,加上他们说如果没其他问题,马上就去上班,就不计较了。
于是,我开始每天写软文、选稿、采访,收集用户信息和建议,到各大网站去宣传、发帖,除这些编辑工作外还有另外的策划工作,这是个大项目,但是原本负责这个项目的同事就要离职了,公司让我接手……公司6点半下班,我基本是到晚上八九点才回家。
两个星期后,那个比我晚进公司的同事都拿到了公司发的工资卡,我也去找领导问合同的事,结果领导说他们只看到我的潜质,但还没看到我的能力,要我把整个公司网站改版的项目跟完,证明自己的能力先。至于合同的事和试用期的待遇绝口不提(连个试用合同都没有),甚至对于我去找他们谈合同的事,他们表现得十分不耐烦。
我猜想,整个项目完成,加上美工和技术那边的工作及后期的测试,起码也要两个月,而公司原本负责这个项目的人,一个星期后就要离职了,他们跟我说,这相项目已经做了半年了,改了无数次,但上头总是看完策划说行,做出来说就说不要了,换一个。如此看来,我得再白干几个月都有可能。后来又听一个同事说,她刚来的时候前三个月公司都没给她工资,她说刚毕业出来,都没敢问。
太打击人了。

“借口,一切都是借口。欺负你是刚毕业的吧?”阿当说,“就算不签正式合同也得签试用合同啊,哪有借口说实习就不给钱的?而且还不讲信用,这样的工作不要也罢!而且你每天都加班,他们就没有点表示吗?”
说是这样说,但我是倔强地做下去,但内心又很挣扎。阿当说:“不开心就不要了吧。”
我说:“很多人都不喜欢自己的工作,但是工作不是爱好。不能说不开心就不做。”
阿当不这样认为。他希望我是每天开心地回家,而不是一脸倦怠。直到我觉得我没必要给人家这样子耍,终于下了决定,就不干了。阿当说你连个合同都没签,连辞职都不用,直接走人就是了。
但我还是礼貌地给人家写了辞职信,如今想来,还真的是太当回事了。

“好了,不去公司上班了。”一个月的折腾生活累得我够呛,回来就病了一场。角色变化太大了:在这一年里,我从学生,变成公务员,后来又变成白领;而所做的工作完全不是同一性质的,自己都调适不过来。
阿当说:“不如你歇一年吧?我养你一年,这一年里,你好好想想自己要做什么,你可以做你喜欢做的事,学你想学的东西。一年就后换你养我了。”阿当要我明白,我可以不用为一份我不喜欢的工作而委屈求全的。我继续写我的小说,写我的博客,学我想学的东西。现在,这一年,已经过去了二分之一。我希望明年的这个时候,阿当可以像我一样,不用每天挤公车,睡觉睡到自然醒,做他自己喜欢做的事。而那个时候,我来养他。(唐僧说:这只是一个构想,还没有成为现实……)
阿龙哥说:“我以为我请你一顿,你怎么样也得回请我一顿,结果顿顿都是我请。”
也许很多年后阿当会说:“我以为我养你一年,怎么样你也得回养我一年,结果年年都是我养。。。。”
但愿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