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鹿为马

没有生活常识的阿当总是指鹿为马,让他最最不可接受的是:明明是黄色的瓜,不是叫黄瓜,而是叫“南瓜”; 明明是青色的瓜,不是叫”青瓜“,而是叫”黄瓜“。

今天他问我:“我们中午吃什么?”
“腊肉炒黄瓜和番茄炒鸡蛋。”

到了饭桌上,他看到碗里的菜,用很疑惑的表情看着我说:“你骗人,明明说的是‘腊肉炒黄瓜’的,可却是‘腊肉炒青瓜’。“
我用筷子夹起一块黄瓜说:”看好了,这是黄瓜,OK?“
”这明明就是青瓜,青色的青瓜,黄色的才叫黄瓜。“
“我晕,按你这么说,那苦瓜也是青色的,是不是也叫青瓜?”
“不是,苦瓜是苦的,青瓜是不苦的。我不管,反正不是黄瓜。还有明明说好是茄子的,茄子呢?”
“我说的是番茄好不好?”
“番茄不就是茄子吗?”
我指着番茄问他:“那这个叫什么?”
“叫柿子啊。”
”。。。。。。“恨不能当场拿个柿子砸晕他!

到晚上睡觉的时候他还不死心,突然问道:”‘西红柿’和‘番茄’有什么区别?“
”西红柿小名叫‘番茄’。“
”哦,那茄子的小名叫啥?“
”叫,叫你个大头鬼!“
——————————-
想起以前老师讲过,一个南方人去北方,他不喜欢吃马铃薯,结果在北方的饭馆,点了四个菜,全是马铃薯:分别是酸辣土豆丝,洋芋焖牛肉,土豆葱花饼,清蒸山药蛋。看来下次阿当去餐馆,我要注意他点的菜了。

给亲爱的阿当

“阿夏,今天是国丧日,如果你下午听到鸣笛的话,不要以为是空袭哦,不用害怕,要静静地默哀,知道吗?”阿当边准备出门,边跟我说。

他出门了,我就一个人静静地待着,开始胡思乱想。

我们说过无数次关于“生命如此脆弱”的话,在你拉着我过每一条马路的时候,在我们生病的时候,在我们觉得无力承受生活的重负的时候,……有时一个不小心的举动,一个疏忽,或者一个轻生的年头,甚至是始料未及的灾难都有可能让我们丧失生命。但我们并没有因此而害怕,或者对生命抱着小心翼翼的态度。

在这个举国哀悼的日子里,我想起了两年前那次有惊无险的车祸,还有自己亲临的小小地震,每次我慌乱无措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总是你,但我不是要告诉你我有多害怕,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不幸的事发生了,让我们都坦然,请把我写过的那些东西打包、加密,然后开始新的生活。不要让哀痛拖垮你的人生。在你的记忆里,我永远是那个笑嘻嘻的阿夏,而你,也永远是我乐呵呵的阿当。

如果我们无法避免灾难,至少我们能避免让灾难侵蚀我们的灵魂。死去的人们,请安息;生者,请振作。

希望与失望

阿夏:好大一只蚊子啊,阿当?(求助的眼神望着他)
阿当:是啊,(看着那着蚊子从他眼前飞过),快,你来打死它。
我跳过去,阿当充满希望地看着我,我把手一扬,“啪”一巴掌拍在阿当PP上,说:“哼,打死你丫的!”
阿当捂着PP说:“下次我来打好了。”

我怕黑

阿当:阿夏,周末我们做可乐鸡翅吧?
阿夏:嗯,这次不要弄得太咸。
阿当:对。我怕黑。
阿夏:?(怕黑就在白天做啊)
阿当:吃太多酱油会变黑。
阿夏:哦。那你多吃点石灰估计能白回来。

晚上我们吃鱼
我霸占了整个鱼头,说:”吃鱼头好,我妈说鱼头最补脑了。“
阿当说:”吃吧,不过按你妈的道理,估计你得吃一对鲸鱼脑。“

黄昏,我们谈谈梦想

赶在太阳下山之前,我们手拉着手一起去珠江边,出门之前,换上白色的裙子和布鞋,阿当说我们要一直从珠江的这边走到那边。
路上要路过一个菜市场,要经过几十家小店,每次看到蛋糕店,要把脚步放慢下来,把蛋糕的香味带走。
看到门口放着冰箱的小店,阿当会问,来个冰激凌怎样?
嗯,我们一人一口一直吃到江边。

路上,我们要谈我们各自一天的收获,阿当谈他的工作,我谈我看的书跟我的博客,谈谈我一天学了些什么。
路很长,长得足够我们交流我们的过去,我们的现在,还有我们的未来。
我们将来有一天不工作了,住在欧洲的某个小镇,有一所自己的房子,有一块大大的草地,清早起来看看自己花园里的花花草草,做做运动,在自己的书房里看书、上网。
阿当说他要打游戏,我说我要练练瑜珈。
我说,我们还要有个大大的游泳池。
阿当说,好吧,但要一起裸泳。
再来个设备齐全的厨房。
好,不过你得给我做红烧肉,黄豆焖排骨,花生焖猪手……(阿夏注:阿当真是胸无大志)。
傍晚呢,我们还这样吧,散散步,聊聊我们各自一天的所思所想。
除此之外,你还想要什么吗?我问。
”呃,我想,可不可以要个私人助理?“
”干嘛?“
”不干嘛,就是有情趣的那种。“
”哼,stop,今天就想到这为止!不许胡思乱想。“

每天的第一件事

阿当每天都睡到很晚,叫他起床叫到我自己都犯困。
每天起床的第1件事是:“阿当,起床了。”
“我不要起床啊,我不要去上班。”
 ……
每天起床后的第101件事:“阿当,起床了。再不起,我就打你PP了。”
“我不要起床啊,我不要去上班。”
然后一直赖床,但是奇怪,他总能算准了刚刚好去到公司,一分钟不差,如此幸运了好多回,他越发敢赖了。但也有偶尔失算的时候,比如等公车,比如堵车,比如等电梯,这些是意料不到的,他就因为这偶尔的几次失算,被扣了工资。迟到一次扣一百,如此扣下来,还真不是小数目。
但赖床的习惯很难改,我还是得叫上上百遍:”阿当,起床了。“
他还是懒洋洋地说:”我不要起床啊,我不要去上班啊。“
“我不理你了,迟到了就给公司扣一百块好了。”
“一百块!”他登地掀起被子,跳起来。
“看来我以后不用叫你起床叫得那么辛苦了。”
“嗯,你直接说一百块就行了。”
从那以后,每次叫他起床就直接喊:”一百块。“阿当就立马起来,绝不拖拉。

一年后,阿当去了另一家公司,这个公司只规定上足八个钟的时间,不管人家几点上班,阿当赖床的毛病又犯了,总是能拖就拖。但是晚去就得晚回,弄得我们总是得八点多才吃晚餐。
于是每天又是那101件事:“阿当,起……床……了。再不起就打你PP。”
“我不要起床啊,我不要去上班。你过来,再陪我睡一会。”
“我真的要打你PP了。”
“你好凶啊,你知道吗,以前有个孩子不肯起床去上学,他妈妈就会说……”
“再不起床我就打你PP了。”
“才不是,他妈妈就说,你是校长,怎么可以迟到?”
“哦,我知道了。听着:阿当,起床了。”
“我不要起床,我不要去上班。”
“你是领导,怎么可以迟到?”
“嗯,领导要起床了。”说着就起床了。

唉!这孩子的妈还真有办法,弄得他老婆也得跟她一样哄他起床。

我还以为你很爽呢

我喜欢一个人睡,从跟阿当睡在一起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但我还是不习惯。

阿当喜欢抱着我睡,用他的话说,他的睡姿是霸王睡姿——把我当成一个长枕那样抱,一条腿在下面,另外一条腿摊在我身上,把我夹住。一只手揽住我的脖子,当我枕头,另一只手环抱着我,手掌压在我背上,把我整个五花大绑住。我基本是一动也不能动。

还好他有十秒入睡的天赋,等他完全睡着,我就费很大劲把他的大手挪开,再把他的大腿抬走。但阿当睡是睡了,还是会不自觉地把我像枕头一样拉回去。再“五花大绑”一次。

我就这样一整晚把他挪来挪去。他呼呼大睡,我却睡不着。

“我老是抱你,你睡得着吗?”阿当终于良心发现。

“睡不着啊,以前我睡觉的时候,谁要是敢动我,我非打死那个人不可。”尽量给他下马威。

“那现在呢?”

“现在?现在我打不过那个人啊。”

“嘿嘿,来,我抱抱。”

“不要啊。”

(阿当看着我写,在旁边嘀咕道:口年的阿夏,我还以为你很爽呢,睡在阿当怀里诶。)

我改,还不行吗?

从没见阿当发过脾气的,昨晚终于发了一回。原因是我在写东西,他问我话,我没理他。他很困,要睡了,但蚊子很多,一时恼火。从床上爬起来大吼:”你到底在干什么?”我被吓了一跳,回过头,揽住他的脖子说:”我等一下就睡。”他突然大吼:”滚,滚你丫的!”然后倒头就睡,不理我了。
第二天,我们在线上互相道歉。我说我不对,不应该不理他,下不为例。
他说他不对。两人都表示要改,他给我发了这个笑话——

妻子提议道:”以后咱俩互相尊重,我改掉骂人的坏习惯,你也不要动不动就打人,怎么样?”
  丈夫表示同意:”好吧,要是你再骂我,我就揍死你!”
  妻子愤怒地喊道:”混蛋!你敢!”

为了表示诚意,我也给他发了个笑话——
一个男孩子跟一个女孩子表白,女的问:”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男的:”er……”
女的:”说,到底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行吗?”!

吃啥补啥

阿当:阿夏,你有什么不喜欢吃的吗?
阿夏:en……鸡皮,鸭皮,应该没有了?
阿当:为什么?
阿夏:看到鸡皮就起鸡皮疙瘩。
阿当::看到鸭皮就起”鸭皮疙瘩”吗?那猪皮呢?
阿夏:猪皮很好吃啊。
阿当:还可以用来美容是吧。
阿夏:你喜欢吃猪皮吗?回头给你做。
阿当:算了,算了,我怕吃啥补啥,吃猪皮待会变成头猪。
阿夏:靠,吃了那么多年米饭也没见你长成个米样,不过……倒是长成了个饭桶。
阿当:那吃猪肉岂不是会长成个猪槽?

狡猾·感人

今天阿当问了我个脑筋急转弯让我笑了个半死:
阿当问:”你知道狐狸走路为啥总是摔倒吗?”
阿夏:”为啥?”
阿当:”因为它脚滑(狡猾).”

我笑煞气了,阿当接着又说:“我再给你讲个感人的故事吧。”
我终于停下来,先酝酿一下被感动的表情:“OK,开始吧。”
阿当突然狠狠地说:“滚!”
“???”我满头雾水,他干嘛发脾气啊?
“故事讲完了。这就是一个‘赶‘人的故事啊。”阿当补充道。
“??!!!!……”无语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