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一样浪漫吗?

我们在一起度过的情人节并不多,我很奇怪,为什么有情人节,却没有夫妻节。后来才发现夫妻间能有情致过情人节的并不多。
以前看过一个MV,一对开花店的夫妻,情人节那天,妻子问丈夫,今天这么多人买花,你知道为什么吗?
丈夫说:“我怎么不知道,今天是情人节。”
妻子问:“那你情人节有什么节目吗?”(是人都知道妻子在暗示丈夫有一些特别的表示。)
丈夫却说:“哦,我能有什么节目,我又没有情人。”
妻子听完很难过,那天生意很好,很多男生给女友买花,她对着客人笑,心里却很不是滋味,在吃午饭的时候,丈夫说:“怎么今天不吃饭?”
“我哪里还有心情吃?”
“哦,那情人节就不用吃饭了吗?生意好你还心情不好了呢。”
接着音乐响起。
我一直记得这个片段,却忘记了那首歌的名字。

花店的老板娘,满店的花,有什么理由不浪漫;原来不是缺少花,只是缺少一个送花的人;也许不是缺少一个送花的人,只是那个人他缺少一份浪漫的情怀。
日子久了,生活会变得很平淡,两个人,柴米油盐,甚至忘记爱也有其他的表达方式。情人节,早就结束在恋爱的时代。老夫老妻了,就好像不是情人了。
但是,我始终坚持要过情人节,我们要空出一个日子来,为我们在一起的这些时光,为我们的感情而庆贺或纪念。那么大一个世界,我就只遇到了你并下了那么大的一个决定,难道还有什么比这更隆重的吗?
情人节,再多也无所谓。
我还是会给你写首诗,还是会期待跟你手拉着手逛半里长街,还是一样期待你有个特别的表示,如果没有,那我也要学那个老板娘,在MTV的最后,那天晚上,关门之前,她亲手包好一束话,递给她丈夫说:“情人节快乐!“
但愿阿当不会说:”啊,好浪费啊!”
ps:祝大家七夕快乐!

我们的第一次·买裙子

我永远都记得我们第一次在广州逛街,从北京路到上下九,从一大早逛到晚上最后一班车。那天,我第一次吃双皮奶,第一次坐地铁,第一次跟一个男生一起买衣服,阿当第一次送我裙子和包包。
那个漂亮小巧的包包,最后发黄,变色,在搬家的时候就丢掉了,而裙子一直保留到现在。

一个女生心里总有一两件心仪的物品,我心疼那只丢下了的手袋,于是对尚在的裙子钟爱有佳。恨不能把记忆也做成胶片,跟裙子一起封存起来。

那天的街格外拥挤,阿当紧紧拉着我,在人多的地方就把我整个圈起来,生怕我被人家撞到,走过很多家店,遇到女装店,就进去翻翻,衬衫、职业装我不要,因为那时我还在上学;t-shirt我倒是很多;除了白色的衣服外,对其他颜色没有什么好感,所以只看白色的;于是阿当建议,不如买条白色裙子。

目标锁定在裙子,但衣服和人差不多,遇上喜欢的未必合适,自己想象中美好的却未必有,缘分啊,可遇不可求。
为一条裙子,在“众里寻他千百度”,只可惜街上没有一个“百度”,可以“百度一下”;也许逛街的乐趣也在此,你不必刻意要去买一个什么东西,就一直逛,看到了喜欢的再做决定,但我们已经决定要买一条裙子,就好像要完成一个任务一般。每进一家店,就往有裙子的地方挤。
长的太长,短的太短,花俏耍酷都不是我的风格,牛仔太生硬,蕾丝太矫情,连衣裙太老成,A字群太俗套,我要的是一条及膝的水洗布或棉麻的白色裙子。阿当一下发懵,从不知道一个女生买条裙子有如此多的要求。
其实不仅是买裙子,对于身边的那个另一半,我也有如此多的挑剔。所以,男生们要真正认识一个女生,就带她去买衣服吧。
直到那天下午,走完一整条街,逛过上百家店,没有看到一条心仪的。
就往街的另一边逛。在一家全是裙子的店里,我远远一眼就看中了那条,白色的,中段及膝,类百褶的,手感柔软丝滑的洗水布的裙子。兴奋得忘记还有阿当在身边,直接朝裙子飞奔过去。拿在手上放在腰间比划给阿当看,店主问要不要试试,我说不用了。阿当上前去付款,连砍价都懒。

对人,我相信日久生情,细水长流,对衣服,我相信一见钟情。
买到裙子的那个下午,阿当如释重负。回到家的第一件事便是试穿给他看。“嗯,很好,早知道再买一条,以后你就穿裙子吧。”

中奖

每次从体育中心去购书中心,总会经过一两个卖彩票的点。我从来都不相信自己的运气,对于买彩票发财这种事向来是当神话听的。阿当则相反,他一直对自己的运气深信不疑,小小在奇迹也总是会眷顾他那些小小的自信。所以,每次打那经过,我们总要做一个“买或不买彩票”的决定。

“别傻了,不可能中的啦。”我向来反对买。
“试试嘛,不中就当捐款好了。说不定我还真的能中呢。”
有时候我胜利了,阿当就会借机抱怨我妨碍了他发财的机会;有时候阿当胜利了,他一次买十块钱,在五张彩票里总能刮中一张中奖的,最多也只是中个末等奖,把十块钱的本划回来。
周末,我们又经过那里,少不了边走边决定要不要买,最终决定不买了。到了傍晚,阿当还念念不忘中奖的事,他说他觉得自己能中。机会终于来了,他趁给“羊城通”充值时在充值机里顺便买了十块钱。
“我人生中第一次买到双色球了。hoho。”
“?”
“就是选一串号码,啊,要是用你的三围买一串,你说会不会中呢?”
“不是吧,还好你没用我的,要是到时只差一个数,你回去不是该抱怨说,你看,你的size长得不对啊。”

回家的路上我们还去了家乐福,买了东西后,看到超市门口也在抽奖,也过去排队。身后排着另一对情侣。女生坚持要排队抽奖,男生则对于排队这件事抱怨不休:“你傻的吗?就算让你中了,也不过是个小奖,走了啦,不要那么无聊。你不走,我走了。”
“你走吧,反正都已经排了,你要怎样,不就是再等一下下吗?”女生生气了。
我抬着看了一下阿当,他说:“我感觉我们的彩票已经中了。你说要是中了一等奖,你想做什么?”
“一等奖,还是不要了,让我想起Lost里的那个胖子,看他后来多倒霉啊。”
“那也要中个末等奖。”
眼看着排在我们前头的两个人都没抽到奖,我却突然觉得自己能抽中。把购物小票递给抽奖人员,电脑上显示:“恭喜,XXX洗发液一包。”
总算验证了自己的第六感。

回到家,阿当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对彩票,我先去洗澡,然后听到阿当大喊:“阿夏,我们中奖了!”
“是吗?多少?”
“中了两注。”(天啊,那该多少钱啊!)
“问你多少钱?”
“十五块。”
“@#$%^&*!”

洗完澡,去看了那串一等奖的数字,发现阿当买中了四个码,竟然连数字的排列序号都一样,可就是差那三个码。
“你要是能把那三个码也买中了,就好了。”
“你错了,老天是在提醒我们,年轻人,有好运气要好好努力奋斗,不要成天做天上掉下馅饼的白日梦。”阿当说。

我们的第一次·初吻

当年我们都很喜欢《大话西游》,我至今还记得,剧中有一幕紫霞拿着她的紫青宝剑对自尊宝说:你听,我的宝剑嘟,嘟,嘟。
她的意中人出现了。还是上天安排的,自尊宝说上天安排的最大。

紫霞说:那我们大家立刻开始这段感情吧!
至尊宝说:好,就立刻开始!
紫霞兴奋地说:你先亲我一下!

当年阿当学紫霞这样说。
阿当:你喜欢我吗?
阿夏:当然,喜欢。
阿当:那我们大家立刻开始这段感情吧!
阿夏:好啊,立刻开始。
阿当:那你先亲我一下。
我不经大脑,顺着他的话,在阿当的脸颊蜻蜓点水地碰一下,就真的亲了。
阿当震惊地对着我,嘴巴张成了个“O”字,三四秒钟后才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回过神来说:“我,我还没准备好,不算,再亲一次。”
我狠狠地掐他胳膊说:“耍赖,白亲你了。我的初吻诶。”
“那换我亲你好了。”说着就亲了过来。
我也还没准备好,他就直接把嘴唇贴我嘴唇上了。
一秒钟的接触过后,两个人迅速闪开,都没敢看对方。阿当打破冷场说:“完了,我保存了19年的初吻,就这样没有了。”
“是啊。我也是。”然后莫名哀伤起来。
初吻,只是一个开场白,以后的更近一步接触,更亲密关系都来自这个不好意思,又贸然的开始。
阿当说:“我给你盖过章了,以后,你就是我的阿夏了。”
我点点头说:“我也给你盖过章了,你以后不许再给别的女生盖章了,听到了吗?”
“嗯。那我要再亲你一下。”
………………

那晚,不知道有没有星星,但我觉得我看到了满天的星星。我设想过很多关于浪漫的初吻的场景,无数阿当向我求爱的场面,唯独没设想过,是这样的“结局”,正如紫霞说:“我猜中了开头,可是我猜不着这结局……”
好在,如今想起,还是很浪漫。

我们的第一次:拥抱

(可以简称:初抱)
大学里的第一次系里活动,我邀请阿当来看我的表演。节目过后,阿当陪我在校园里散步。本打算要跟班里的男生打个招呼,让阿当在男生宿舍睡一晚的,可是两个人一直逛一直聊,直到我们觉得该回去休息的时候才发现,宿舍已经关门了。
我有些担心,万一被巡逻的保安看到,我就惨了。要知道保安大叔们都是拉着猎犬巡夜的,所以一听到狗叫,我就慌得抽筋。心想,要是我们被保安抓到,明天系就有新闻了:大一新生XX同学,夜不归宿,与外校男生在校园幽会被保安发现并擒拿,记大过一次。藉此请同学们引以为戒……
于是,慌忙地拉着阿当踮着脚往教学楼顶楼跑,午夜的校园静只听得到夜虫的鸣叫声。“这里应该很安全。”我说着,推开教室的门。
“啊!”一对情侣尖叫。只见透着昏黄的路灯,两个人影在窗边拥抱着。
我“呯”地把门关上,猛吸一口气,觉得不对,又把门打开说,“啊,对不起!”
接着跑到另一个教室,推开门,又是一对正在打kiss,他们比较镇定,大声吼道:“干嘛?”
我们被吓一大跳,这回连对不起都忘说了,转身就拉着阿当跑了,如此打开第三个,第四个……都是一对对的人影。
心里就平静多了,这么多对,再怎么石破天惊的新闻也轮不到咱啊。
在教学楼上转了许久,找不到一间教室,踌躇中看到了楼下的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就拉着阿当往那走。
阿当人生地不熟地被我拉着瞎转悠。

两个人终于在楼下停下来喘口气,毕竟是第一次出来偷情的生手,慌乱过后,羞怯地面面相觑。坐下来才发现,那个角落根本不避风,而且露水很大。
那时已经是11月下旬,天气很冷。我只穿了一件毛衣,阿当穿着T-shirt和外套。夜越深越冷,我甚至能感觉到每吸一口气,空气里弥漫的水气。头发、衣服、鞋子都被露水打湿了。阿当要把他的外套给我,我死死不让,于是他转身站在我面前,把我拉近,紧紧抱住。
我还没反应过来,全身的血瞬间沸腾,触电了。阿当问:“这样还冷吗?”我一时没了反应,又点头又摇头。于是他把我h抱得更紧了。
我不断在心里跟自己说:“平静,平静……”但心跳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响。阿当说:“你听,我的心跳声,扑通,扑通。这是我第一次抱女孩子诶。”原来,我们一样慌。
我想,他一定是鼓了很大的勇气,要知道,他连牵我得手都不敢主动,更不要说拥抱了。

那晚的月亮很圆,我们一直抱着相互取暖到天亮。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过来之前,阿当说我们要相依为命一辈子了,仿佛一个拥抱就是一个许诺。我那时不相信爱情,心里还在想,说不定等阿当上了大学,就会后悔自己说过这样的话呢。但这小小的幸福却一直洋溢,从他拥抱我的那一刻起,到他转身离开,甚至他不在我身边的日日夜夜。我能感觉他放在我的腰间的手,他轻轻呼出的鼻息,他暖暖的胸膛……以至于真切到让我每次想起都心跳得颤抖,耳根发热。

我们的第一次·初牵

阿当是绝对有CN情结的人,他重视他的每个第一次,比如,第一次穿衬衫,第一条皮带,第一双皮鞋,第一次约会,喜欢的第一个MM,甚至同吃一桌饭菜时的第一口。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偶尔会拿出来聊聊,而我常常没有刻意去记住那些事,总是在说起是发愣地问:“当初是这样子的吗?”趁我还能记住,就记下来了。

我们的初牵

第一次跟阿当去溜冰,那时我们上高一,阿当绝对是有心机的,自己先跑去学,学得差不多了,才约我去,我没溜过冰,虽然很想学,但是很害怕摔个四脚朝天,惹笑话。

“很容易的,我教你。”他很大方地伸出手,我也装着很大方地伸出手去。从没被男生牵过手,把手放到阿当的手里那一刻,整只手都冰了,阿当若无其事地拉着我,教我怎样保持平衡,怎样开步,如何停下来,我一句都没听进去,只觉得手都麻了,像是变成了一支冰棍,而且还冒着冷汗。

耳根却发热,惶恐不安。不要说溜冰,估计我能走路就已经很不错了。但脚下的溜冰鞋自己会滚动,我想站稳都不行,手被阿当牵着,心跳得厉害,完全没法自己控制脚步,一出脚就啪地一屁股坐地上。自己摔不要紧,还死死拉住阿当,阿当就只好舍命陪女子,频频“八脚朝天”。

阿当大概能体会想跟我牵个手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如此摔下去,搭上小命都有可能,但他却甘之如饴。而我虽然觉得身边有一个人拉着我,很有安全感,但让他这样陪我摔还是很过意不去。
音乐停下来的时候,我已经不害怕摔倒了。两个人满头大汗坐在溜冰场边上休息,阿当放开我的手,我用力地甩着,担心我的手已经瘫痪,还好,用力捏一下,还是会疼的。

那晚回家,阿当没有再牵我的手,我把手放进口袋里,那只被牵过的手着火一般,发烫,好像还被阿当的手握着。
从那以后,我很想阿当会时不时假装不经意地拉拉我的手,但从那以后,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我们都不敢再牵手。直到公开我们的情侣关系。

我回家写了很长的日记,还记得日记的结尾写着:“被他牵过的手到现在还是热热的,是不是牵过手就是恋人了呢?他是不是也这样想?也许吧。”

情书和表白

八年前的某个夜晚,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半夜摸出充电池,借着小小的显示灯的光,在那个没有灯光的宿舍里,写了我人生的第一封情书。
我还记得当初在信里写:我一直睡不着,因为有件很重要的事一直没对你说——我喜欢你,不管你喜不喜欢我。王菲的歌里说:你喜欢不如我喜欢,你的不满成全我的美满。希望我不会吓到你。
阿当说我的确吓到他了。他是个内敛的男生,给我的回应只是说他喜欢和我在一起的感觉,如此犹豫不决,让我觉得很受挫。我给了他三年的时间考虑,他也一直小心翼翼对待我们尚未成熟的感情,不轻易说“爱”,只是说“喜欢”。

时隔三年,某次我们一起逛街,在一家店里看上一款MP3,阿当跟店主人砍完价,在付钱的时候,老板娘突然问我:“他是你男朋友吧?”
“呃,不是。”我的第一个反应,像是两个学生偷偷谈恋爱被发现了一样,条件反射地掩饰。当然,我还是希望在阿当确定之后,我才能肯定地说我们是男女朋友。
从店里出来,阿当拉住我问:“不是吗?你确定不是我女友吗?”
“你确定是吗?”我反问他。
“是啊,我一直以为是。”
“可是你从来都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
“那我现在问你,阿夏,你愿意做我女友吗?”
“愿意!”

回去之后,阿当写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封情书,满满16页信纸,正反面都写满了。好像是沉淀了多年的感情瞬间倾泻出来一般。这回,他明明确确地表白了。
谁也不会想到,当初我们的一封信,一句明确的表白,足足会影响我们一辈子。
阿当提起情书的事时会问我:“当初你哪来的勇气说喜欢我?”
“因为我年少轻狂。”
有些事,太过犹豫,并不是什么好事,但我只轻狂过那么一回。

谁养谁?经济上的问题

很多年来,《喜剧之王》的那个场景一直在我脑力浮现:柳飘飘看着伊天仇上了杜娟儿的车的扬长而去,她朝着他大喊:“你说过要养我,是不是真的?”伊天仇转过头来回答道:“是——真——的。”
很多年后,我对阿当说:“你说过要养我,是不是真的?”

从学校出来,工作了半年,就不干了。原因是我的工作是政府分配的,在山区,而阿当却在城里,为了工作,我们得分居两地,这两地大约有四五百公里的距离。
阿当总是恐吓我说:“你要是还不过来,我就去泡别的MM了。”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某一天变成现实,也为了弥补对阿当这两三年来的歉疚,我决定辞去工作。就这样,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终于不再受到阿当的恐吓了,但开始受了朋友及家人的恐吓了。

我的父母总是说:你一个女孩子,有一份固定的工作做得好好的,现在就那么冲动地辞掉,以后你的男人不要你了,你对天哭都没有用。
朋友说:你不担心他有一天变心不要你了,你就人财两空了,工作也没有,人也没有。
    女人一定要有工作,没有工作就没有经济收入,在男人面前就没有尊严。
    ……

好吧。我工作。
我找到了一家不待遇不错的网络公司,就开始上班了。
公司说我是新人,得实习两个星期(意思就是无偿的)。原本心里有些犹豫,但公司说待遇方面不会亏待员工,我想就两个星期,加上他们说如果没其他问题,马上就去上班,就不计较了。
于是,我开始每天写软文、选稿、采访,收集用户信息和建议,到各大网站去宣传、发帖,除这些编辑工作外还有另外的策划工作,这是个大项目,但是原本负责这个项目的同事就要离职了,公司让我接手……公司6点半下班,我基本是到晚上八九点才回家。
两个星期后,那个比我晚进公司的同事都拿到了公司发的工资卡,我也去找领导问合同的事,结果领导说他们只看到我的潜质,但还没看到我的能力,要我把整个公司网站改版的项目跟完,证明自己的能力先。至于合同的事和试用期的待遇绝口不提(连个试用合同都没有),甚至对于我去找他们谈合同的事,他们表现得十分不耐烦。
我猜想,整个项目完成,加上美工和技术那边的工作及后期的测试,起码也要两个月,而公司原本负责这个项目的人,一个星期后就要离职了,他们跟我说,这相项目已经做了半年了,改了无数次,但上头总是看完策划说行,做出来说就说不要了,换一个。如此看来,我得再白干几个月都有可能。后来又听一个同事说,她刚来的时候前三个月公司都没给她工资,她说刚毕业出来,都没敢问。
太打击人了。

“借口,一切都是借口。欺负你是刚毕业的吧?”阿当说,“就算不签正式合同也得签试用合同啊,哪有借口说实习就不给钱的?而且还不讲信用,这样的工作不要也罢!而且你每天都加班,他们就没有点表示吗?”
说是这样说,但我是倔强地做下去,但内心又很挣扎。阿当说:“不开心就不要了吧。”
我说:“很多人都不喜欢自己的工作,但是工作不是爱好。不能说不开心就不做。”
阿当不这样认为。他希望我是每天开心地回家,而不是一脸倦怠。直到我觉得我没必要给人家这样子耍,终于下了决定,就不干了。阿当说你连个合同都没签,连辞职都不用,直接走人就是了。
但我还是礼貌地给人家写了辞职信,如今想来,还真的是太当回事了。

“好了,不去公司上班了。”一个月的折腾生活累得我够呛,回来就病了一场。角色变化太大了:在这一年里,我从学生,变成公务员,后来又变成白领;而所做的工作完全不是同一性质的,自己都调适不过来。
阿当说:“不如你歇一年吧?我养你一年,这一年里,你好好想想自己要做什么,你可以做你喜欢做的事,学你想学的东西。一年就后换你养我了。”阿当要我明白,我可以不用为一份我不喜欢的工作而委屈求全的。我继续写我的小说,写我的博客,学我想学的东西。现在,这一年,已经过去了二分之一。我希望明年的这个时候,阿当可以像我一样,不用每天挤公车,睡觉睡到自然醒,做他自己喜欢做的事。而那个时候,我来养他。(唐僧说:这只是一个构想,还没有成为现实……)
阿龙哥说:“我以为我请你一顿,你怎么样也得回请我一顿,结果顿顿都是我请。”
也许很多年后阿当会说:“我以为我养你一年,怎么样你也得回养我一年,结果年年都是我养。。。。”
但愿不会。

学游泳的树袋熊

从夏至前一天开始,广州的气温开始彪高了,33度->34度->36度。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还不觉得那么热,阿当周末也在家,就觉得更热了。
“我们去天河公园游泳吧?”阿当热得不行了。
“好啊,但是我不会游。”
“Do you want to learn swimming? Then I am your master.” 阿当学着《功夫熊猫》里的shi-fu的调调,准备做我的master.
“OK.”我只好做一个想学游泳的熊猫了。

我们在天河公园旁边住了快两年了,但从没进去过,这还真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
进了公园,换了泳衣,到游泳池边,因为是下午三点多,人不多,BB池的水位只有73cm,我下到池里竟也有些怕。
阿当说先适应一下水温和浮力。阿当游了一下,说水位太低了,没劲,一定要到成人池去。但我死活不肯,想边在BB池去站不稳,成人池那边的水位是160cm左右,下去一定会淹死的。
阿当不管,自己跳上池边,一把将我抓起来,往旁边的成人池拖,我勉强下了水。
“啊!救我,救我!”下了水,发现踩不到底,吓得我死死箍住阿当的脖子,但还是被呛了几口水。“我不要学了,我会淹死的。”
“学游泳,怕死,是学不会滴。把头抬起来,平静,平静,看,不会沉下去,是吧?”
我定下心了,发现真的不会沉下去。

接下去就是阿当对我的魔鬼训练了。
先练潜水,还好我一直都练瑜珈,控制呼吸对我来说不难。
但阿当的这个master也太过严厉了,他用力把我按在到水底,我一开始还不适应,一下去就咕噜咕噜地喝了好多口水,而且水还呛到鼻子里了,整个头疼得跟脑浆都流了出来似的。
如此被他按住十来回之后,我开始变得平静,也不那么怕了。但呛了很多水,头疼得不行。阿当让我扶住池边,歇一会,他游给我看。
我趁他不注意,偷偷爬上池边,坐在那休息,但一转眼,就不知道他去哪了。正在找他时,促不及防,后面被人推了一把,“咚”我就掉进池里了。手忙脚乱,“咕噜咕噜”像掉进深渊里一般,看不见(压根没敢睁开眼睛),听不到(只有水轰轰响的声音),呼吸不了,头疼……被一只手拉起,“啊……”一声尖叫,终于出面来了。
“你要掐死我了。”阿当被我死死地抱住。我吓死了,他却兴灾乐祸地哈哈大笑。
忽而又一脸严肃地说:“不行,应急能力太差,呼吸控制不好。回去,再让我推一次。”
“是你推我?”我刚想打他,却被他一甩,又沉入水里,又一个挣扎。不过马上平静下来,睁开眼,看到阿当就在旁边,屏住呼吸,像阿当教的那样慢慢感觉水的浮力,用力摆双手,往上划,就真的浮出水来了。
阿当拉住我,没让我沉下去,及时地夸奖说:“Good! 就是这样,你已经不慌了,很好。还会自己往上游。厉害,这就是悟性啦!”
他再指着旁边游得不错的人,给我分析动作,说完就马上放开我,自己游到前面去,说:“过来,像刚刚那个人那样游过来。”我扎进水里,拼命用手划,用脚蹬,挣扎了半天,心想:”Allmost there.” 又开始咕噜咕噜喝水了,阿当及时将我抱起,说还差很远。但已经能手脚并用了。
接下去就是反反复复地训练,从这边游到那边,从那边游到这边,中间有做得不好的阿当会帮我指出,阿当还把我拉到池中央,那边水更深,差不多两米,阿当一边恐吓说如果游不到池边就让我淹死算了。我知道他一定会救我的,但也很好强地想,最好不要他来救我。但每次都在接近里没有注意呼吸节奏,呛到水,就手忙脚乱,拼命挣扎,最后都是他把我救起来。
练了三个多小时,我总算学有所成。回家的路上,阿当说我是一只树袋熊。我在水里是就像一只树袋熊那样死死用脚圈住他,双手死死箍住他的脖子。只是不知道树袋熊会不会游泳,我就算是,也是一只会游泳的树袋熊。

怎么称呼另一半

阿当称呼我总是随心所欲,因地制宜。
求我给他做个宵夜时叫我“宝宝”;
取笑我买太多零食是叫我“胖妹”;
我犯错误或搞不清状况时叫我“小笨蛋”;
夸我聪明时叫我“我们家阿夏”;
在我们的朋友面前叫我“阿夏”;
在哥们面前称我为“我老婆”;
跟同事介绍我时说“我女友”;
很久没见,在电话里叫我“小Baby”;
……
很多情侣间的称呼是不能对外的,因为怕外人听了要么鸡皮疙瘩掉满地,要么恶心得作呕。

一开始阿当叫我“宝宝”,我很反感,想起痞子蔡《第一次的亲密接触》里那个“万叶丛中过,片也不沾衣”的花心萝卜阿泰。他教痞子蔡听电话猜不出女人的名字时“一律称呼她们为‘宝宝’或‘贝贝’就对了……这就叫做‘以不变应万变’……”
我寒!阿当该不会是另一个“阿泰”?
阿当说:“要不再恶俗点,你叫我‘痞子当’我叫你‘尘土飞扬’好了。”
“呃,随你大小便。反正不许叫‘宝宝’‘贝贝’。”
但后来我也没叫他“痞子当”,他也没叫我“尘土飞扬”。

曾经为要如何称呼对方才能表现独一无二的亲昵而苦恼,你说叫“宝宝”“贝贝”恶俗,叫“笨笨”“呆呆”充满稚气(小O同学一家就是叫“笨笨”和“乖乖”的,在此绝对没有贬义哦。);叫“亲亲”“爱爱”显得非主流;……不知道叫什么好,那就随心所欲吧,反正是自己人,就算叫阿猫阿狗也只有那个人才应你,不计较了。
而我,还是比较习惯叫“阿当”为“honey”,生气时叫他“大头鬼”,谁让他不许我叫他“小叮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