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爱就爱五百年

阿当10年前盗用大话西游中紫霞的台词,不小心问了一句:”那我们立刻开始这段感情吧?”
于是我就被套牢了。
至于那个金箍,阿当迟迟没找到。
终于在十年后,有个叫李剑叶(设计师)的人,把它变小了,然后阿当买了来,套到了我手上。

事隔十年,我已经嫁为阿当的妻子。好在他不用学那个猴子,借月光宝盒来与我成亲,也没有再遇到其他的仙子,即便是遇到了,也还好没有女孩子在他心里流下一滴眼泪。我没有钻进他心里的本事,不然我还是要去问问那颗椰子,他还有没有其他喜欢的对象。

我希望的答案是:有的。但是他最最喜欢并愿意在一起的人还是我。

然后我就甘心情愿地为他用金箍将无名指套牢。

电影里(大话西游)的那个猴子,最后舍弃了爱情才戴上了金箍,而今,我被婚姻和爱情套牢,要戴上阿当给的金箍。
阿当说:“爱你哦……戴上它,你就被我套牢了。”

然后我发现阿当订的这个戒指,严重尺寸不合,竟然太大,会滑落。阿当强调说:“已经是女士小一号了。杯具啊。难道要换成BB号不成?”
“嗯。要换成BB号,不然你就无发将我套牢了。”

今天,换成了BB号的戒指终于送到了。盒子上头写着“爱你五百年”,现在算算,看来,阿当还要爱我四百九十年。问阿当能不能爱那么久。

那家伙说明天告诉我。明天是什么特殊日子,难道我不知道么?

给大家看看被“五百年”套牢的手:

爱你五百年

结婚那些事

结婚那些天,有很多奇怪的事、有趣的事、感动的事……要写出来跟各位分享,以此感谢大家的祝福!

出嫁那天:阿当没来接我

阿当家距离我们家不到500米,等于从巷头走到巷尾,阿当常常说等娶我那天,他背都可以把我背过去。

于是我常常幻想:出嫁那天,兄弟姐妹、亲戚朋友、左邻右舍都过来了,阿当和他的家人来到我们家,跟我爸妈许诺好会好好照顾我,然后爸爸把我交给阿当,阿当俯下身说:“我来背你过去。”
哇……大家都羡慕呆了,我成了我们村第一个被丈夫背回去的女子。

期待了好久,这天终于来了。

没想到过门那时不是白天,是晚上,而且还是晚上11点多,在村里,已经夜深人静,我想,我们邻居们第二天起来会谈论,昨晚某某家的女儿已经嫁了。。。

老妈递给我红色的伞,叮嘱我不要踩门槛,要跨过去。我撑开伞,婶婶在背后喊我老爸说:“爸爸牵着她,牵着……”老爸才恍然大悟,赶紧过来,在我跨出门前牵起了我的手。我觉得他可能还没做好准备,就要把这个大女儿送出去了,明显没有经验啊。

撑开大红色的伞,心里开始七上八下,不安了。跨过门槛,是不是就算出嫁了。心想,阿当那家伙怎么还不出现?

问妈妈说:“阿当怎么没来?”

老妈说,车在外面等。大家是不能看到新娘子的,新郎也是在他们家等的。

“啊?那他不是不过来背我了?”我讶异着被老爸牵着出去了。

车在外面等,老爸用泡了草药的水洒在车轮上,念了几句类似“百年好合,幸福平安”之类的吉利话,帮我打开车门,妹妹陪着我上了车。

进了车,车里竟然空无一人。

阿当那家伙肯定是没得来了。

过了不久,等我们都坐定了,爸爸在外面喊“可以了”,司机才过来。还以为老爸要送我到阿当那边呢。没想到老爸却没有上车。

车子绕了一圈才把我送到阿当家门口,就要到阿当家了,车却停住了,陪我过去的表姐先下了车。我想,这下阿当要出来接我了吧。

只见过来一个大妈(她是负责接新娘的),说:“时辰还没到,新娘子和各位要等一下了。”

于是等了几分钟,还放了鞭炮,大妈开始点火盆,接下来就是要跨火盆了。这是我一直担心的事。

跨火盆啊~~ 感觉好像要下火海样子。其实我一直担心的是,我穿着及膝大衣,还要围上一条裙子(一种蓝色黑边的裙子,通常只在丧礼上看到妇女们穿),还穿着高跟鞋,已经是裹得只能走个小碎步,跨门槛都担心会被绊倒,还要跨火盆啊,这不知道是哪门子的风俗啊,一个新人过来,红地毯迎接还来不及,干嘛还要用火盆这么危险的东西来为难我啊。

我看着大妈把拿着打火机,把一团草点燃,一边点一边念念有词,心里一边暗自祈祷,火不要太大啊。。裙子烧着了就糗大了。一边往门里面瞟“怎么阿当那家伙还不露面?”

好在可能是天气潮湿的缘故,那团草怎么也烧不起来,倒是冒出了很多烟,我小心翼翼地跨过了所谓的火盆。

也跨过了阿当家的门槛,这就是过门了吧。。

上了楼,才终于见到了我的新郎——阿当。他凑过来小声地跟我说:“他们不让我去接你。”

纪念日

阿当:“知道7月13是个什么日子么?”
阿夏:“知道啊,囧片王的诞生日啊。”
去年的7月13我们更新了第一个囧片王的视频,于是诞生了囧片王。
阿当:“还有呢?”
阿夏:“呃,你是说纪念‘日’?”
阿当:“嗯,纪念……‘日’。”
阿夏就是在四年前的7月13日的夜晚被阿当强行扑倒的。
7月13,纪念“日”。

努力!奋斗!

以前每次阿当充满信任和希望地鼓励我说:“努力!奋斗!”我总是忍不住大笑。脑里出现周星驰,他面朝大海,手举拳头,高声大喊:“努力!奋斗!”(《喜剧之王》片头)然后一个浪打过来,所有一本正经的理想啦,壮志啦通通像受到了大海鄙视的唾沫一般,显得十足搞笑。

也许离开学校久了,再也没有受到学校的精神鸦片的刺激,也不会像小时候那样把考上哪个学校当成是理想,于是,理想这回事好像只出现在电影里了。

看到《肖申克的救赎》,觉得追求自由是理想;
看到《料理鼠王》,觉得做个大厨也不错;
看看《麦兜》,才知道,自己懵啊懵,已经成了个“懵包”。用麦兜妈妈的故事说:“从前有个小朋友,他懵啊懵,后来变成个懵佬。”

我已经很久没有努力奋斗的冲动了。忙碌的生活、工作,每天公式化地上班回家,周一至日周而复始,停下来时就发呆不动。在电脑面前常常会走神,手拿着鼠标在屏幕上乱划,眼神空洞,目光呆滞,脑里什么也没有。也许我应该看看书,但一本书的一个开头还没看完,就已经急躁不安,想着博客还没更新,囧片王还没更新。每天有意识要关电脑睡觉时,一看时间,就已经是12点多了。

而阿当则不一样,他自从换了工作,搬了家,魔兽同学转手给网易后,他就像是换了个人。
每天下班放下包包,他就钻进他的代码世界里。电脑桌面上是长长的to do list(阿当习惯每天把要做的事情列表),然后把一个个目标消灭掉,就算是周末他也不休不眠。

昨晚,他突然问我:“阿夏,你有什么理想么?”
“er……”我er了半天,实在想不出什么理想来,“要有很多很多钱算么?”
“那你准备怎么得到很多很多钱?”
“ei……”我又ei了半天,“没想过啊。..”
“嗯,你这样的反应证明很多年以后你还是不会有很多很多钱的。有些人会成功,是因为他们有理想,更有决心和行动去实现,而不仅仅因为他们有理想。”
“……”我有些吃惊、有些窘和尴尬地对着阿当,好像面对的是那个浪潮汹涌的大海,等着一场口水破口而来。
“阿夏,好好想想自己想要什么,然后为之努力!奋斗!”

阿当当然很耐心地给我讲了很多道理,最后用一句话总结说:“道理始终是道理。就像大家都听过‘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道理,但是,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人并不多。你知道《料理鼠王》里的那个大厨说’Anyone can cook. But only the fearless can be great.’,所以咯,要知行合一,勇往直前啦。”

现在,我们上班,去往各自的公司时会把“Byebye”换成了“努力!奋斗!”
我仍在想我的理想是什么?翻开过去些的那些小小梦想,想寻觅一个为之奋斗的理由,如果没有,那为就要“很多很多钱和很多很多爱”吧。
然后很认真地生活,而不是瞎忙。

电梯里不幸中的万幸

公司在大厦的第十二楼,每天习惯性地走进电梯,按下“12”直到“叮咚”一声,门打开,就是十二楼了。

今天一个陌生女子跟我同时进了电梯,按了“4”,我接着按下了“12”,电梯关上门,按键上的数字不到一会就跳到了“4”,停了下来,那一声“叮咚”没有如期而响,突然呼一声,电梯整个跳了下去,我们一瞬间失重,跳到了一楼,两个人都差点摔倒,面面相觑,接着门打开,我们两个惊魂未定,外面却一群人涌了进来,我喊着:“电梯坏了。”
但大家还没来得及听清,那女生再次按下了“4”,门也关上了。电梯再次上升,我再次喊了起来:“这电梯刚刚坏了,我们要出去。”
正说着,电梯已经再次到达四楼,一瞬间,停住,顿时又掉了下去,瞬间掉到一楼,“呯”的一声巨响。
每个人的脸都绿了。那感觉就跟坐跳楼机一样,不同的是脚一时接受不住身体的重量,重重地顿了一脚。大家这才慌了,忙按“开”,但是电梯一动也不动了,门也开不了。我们全被困在里面。
前面的一个男生,按了管理处的铃,十几分钟后,我们才管理处的人救了出来。

下班后电梯已经停用了,门口放着“维修中”在牌子。

回到家,跟阿当说,我今天坐跳楼机了。
阿当:“你们公司有跳楼机?”
阿夏:“本来没有,今天电梯坏了,也就有了跳楼机。”
阿当:“你在电梯里?怎么个坏法?”
阿夏:“我们电梯走到四楼,停住,然后从四楼掉了下去。掉了两次。”
阿当:“从四楼掉下去?你没事吧?”
阿夏:“我不知道,我的脚好像崴到了。下班走路好疼。”
阿当:“天啊!你还跳楼机呢,要去找管理处赔偿,命没丢就很幸运了。”

我本来没当回事的,但是跟阿当讲了整个过程之后,才发现,我可能因为那个女生,捡回了一条命。试想,如果电梯只我一人,我按下了“12”,电梯一直上到十二楼,然后停下,接着一瞬间掉落。。。。从十二楼掉下去,不知道电梯会不会整个爆裂,然后阿当就见不到我了。
如今想想真是心有余悸。阿当现一边帮了揉脚一边说明天要去找我们那栋楼的物业。
阿夏被吓得魂还在电梯那,明天不知道要不要搭电梯。

面试总是很顺利

工作到现在,把blog搁下了,实在对不住每天过来的朋友们,今天一定要更新了,山上渔夫大老远过来叮嘱说“该更新了,夏夏。”嗯,再不更新,花儿就要谢了,用阿当的话说是:“黄瓜都等黄了,苦瓜都等苦了。”
跟大家交代一下工作的整个过程吧:

慌慌张张去面试。宅在家里太久了,我担心我已经习惯用键盘跟外界交流了。万一面试的人问我一个什么,我可能会半天反应不过来,或者突然冒出一句“雷!”或者“囧!”之类的话来。

阿当说:放心啦,我们家阿夏的面试通过率是百分百的,除了网易的那个面试被一问三不知以外,其他的面试我都能对答如流。
面试前有阿当的这句话,信心百倍。觉得自己肯定是能百分百过关。

但还是紧张过度,丢三落四,刚出了家门就忘记带简历表,走到一楼才发现,又跑上六楼,终于带齐的东东,却刚好错过公车,又等了很久,等得心慌慌,生怕迟到,给人家不好的印象,面试的情绪已经去掉了一半。
还好最后准时赶到,在我面试的时候,面试我的经理接了好几个电话,也是约面试的。我后面还有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在外头等着。这年头,找工作的人还真多啊。。

面试很顺利,跟面试管东拉西扯,最后他没什么要问了,我也把要问的问完了,看看表,一共不到20分钟。
回家等通知。
才又想起阿当的话:“我们家阿夏的面试通过率是百分百。”
认真算算我一共才面试了几回——三回,其中两个的确是马上就通过,网易那个当场卡掉,不是百分百啊,只能说是百分之63%。
阿当记性不好,总是记住顺利的,而我记性很好,总是会想起那些糟糕的。

三天后接到通知,经理问我愿不愿意去上班,说二十几个人里挑了我一个,说老板觉得信得过我。

我二话没说就马上答应了。

至于做什么,还是做网络编辑,不过不是网络娱乐公司,是电子商务的公司。

临行前的补白配单身汉食谱

明天要走了,阿当喃喃自语说:现在叫外卖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现在叫外卖,要经过三重门,还得从六楼下到一楼去开门。)
阿夏:你总不能天天吃外卖吧。我给你写个“单身汉菜谱”怎样?
阿当:你还是给我烙个饼吧。
传说那个脖子上套个烙饼的懒妻子,后来饿死了。我还真不放心阿当呢。

半夜爬起来,给他写个单身汉食谱,保证省时省力,适合阿当这样的懒人:
这些饭菜都可以用电饭锅一锅煮、蒸、煲、炖。
免治牛肉饭:洗米下锅煮饭。牛肉剁碎加盐、糖、鸡精、胡椒粉、酱油、料洒、淀粉适量,拌均。电饭煲跳电后将腌好的牛肉泥平铺在饭上,再铺上西兰花或青椒丁等蔬菜,再按下电,等到下一次跳电即可。不嫌麻烦的话就打个鸡蛋在上面,一起焖一下。

清蒸鱼配饭
洗米下锅煮饭。鱼(鲤鱼、鲫鱼、秋刀鱼都行)洗净放入盘中,在鱼身上洒少糖和盐(盐也可以等鱼蒸好后放),在煮饭十五分钟后再放入电饭煲中一起蒸,(记得在锅中放入小铁架子,免得盘子弄到饭)等电饭煲跳电的这段时间,你可以做个小调料酱:姜切末放入小碗中加入酱油、鸡精和少许麻油搅拌均匀。等电饭锅跳电后,就可以把调料酱淋到鱼上就可以配饭吃了。

肉一律和饭一起蒸,猪肉、牛肉、鱼肉都可以蒸,要是觉得切肉麻烦的话可以到市场买肉糜、鱼滑、牛肉滑,回家直接拌上调料,放些淀粉,或加个鸡蛋一起蒸。
青菜要是怕麻烦的话一律汆水,放入盐和油、鸡精拌匀就可以吃了。

电饭锅煲汤:
市场的进门左侧一直走,倒数第三家店有卖一整包的汤料,你不懂的话可以叫店员帮你选,然后到右侧的肉档买排骨。
排骨洗后先汆一次水,和洗好的汤料一起放进电饭锅里,加入水(漫过汤料约一厘米即可),再把洗好的米放玻璃碗里加水,架上小铁架,汤和饭一起煲。等到饭熟,汤就可以喝了,记得汤煮好后再放盐。
玉米胡萝卜马蹄汤:就是把玉米、胡萝卜、马蹄(去皮)都洗好,和排骨一起煲汤;
板栗鸡汤:买剥好的板栗和鸡肉一起煲汤;
老鸭冬瓜汤:鸭肉(肉档那边有卖)半斤,冬瓜半斤,不要去皮,薏米一把(用手抓一把),一起煲汤;
苦瓜黄豆排骨汤:苦瓜一条,黄豆两把,排骨半斤煲汤;
黑豆木耳汤排骨汤:黑豆一把,木耳半斤,排骨半斤煲汤。

觉得煲汤时间太长的话,可以做这些汤:
番茄蛋花汤,紫菜鸡蛋汤,丝瓜瘦肉汤,鸭血海带汤,姜丝鱼片汤。这些汤用煤气炉煮,每一道都不超十分钟。

有时间的话到我的“饭否”上看看想吃什么,照着做就行了。
强烈叮嘱:不许吃泡面;不要超过十一点半睡觉;
下班经过水果店,一定要记得买水果,最好是香蕉、梨、苹果、木瓜……记得每天吃水果。

好了,还有什么要交待的话就短信补充了。(突然觉得自己越来越唠叨了)

两个人的电脑史:阿当的“二奶”

毕业后,我把阿当的电脑送回阿当家,过来广州,就一直霸占着阿当的二奶——阿当的hp。当初买的时候就,我在学校,阿当说要给他的hp取个名字(顺便说一下,我们家几乎每个东西都有我们给取的名字,比如饭勺叫“弯弯”),我说:“你就叫它swife吧,前面加上阿当,就是阿当’s wife了,反正它陪你的时间比我多。”
“我还以为是second wife呢。”
“好啦,好啦,美死你了,你的二奶。”
从那以后,阿当叫它“swife”,我就叫它“二奶”。

这台hp确实陪伴阿当度过一段很美好的日子,那些日子,他天天提着它上班、下班,直到我过来广州,就被我占有了。从此,换我天天对着这个15寸的家伙。除了觉得它笨重了一些,散热不是那么理想之外,还真的没啥可挑剔的,之前嫌它没配有摄像头,现在想想,要是有也很少用。所以还是很喜欢它的。

一台电脑,最致命的是两个人都离不开上网。阿当公司配有一台,所以阿当的“二奶”白天属于我,晚上属于他。他上网的时候,我就看书,他看书的时候,我就上网。有时两个人都不愿上网,二奶就冷落在一旁;有时同时要上网,就觉得再买一台,是迫不及待的事。只好时不时关注笔记本,看有没有适合的,到如今才把问题解决了。

而当初属于我们的个人电脑,都还给爸妈用了。
阿当说,我们真不孝啊,自己有了新电脑就把旧的给老人家用。

最邪门的事和最歉疚的事

而两年后,台式的显示器老化了,阿当那时买了笔记本,就把他的主机和液晶显示器给我用,而我自己的则放在家。致命的是,内存坏了,换了一个,结果运行不了。邪门的是,鼠标动了一下就没有任何反应了,过来帮忙的同事将他的鼠标借我,换上鼠标后,也是一样,一开始动了一下接着就死机了。同事把鼠标拿回去,插回他的主机上,接着他自己的电脑也出现了跟我一样的问题:启动后鼠标动了一下就死机,于是他也跟别的同事借鼠标,也出现一下的状况;而那个借他鼠标的同事把鼠标拿回去后,也出现一样的状况。就这样接连着,我们三台电脑都死机。这大概是我用电脑以来发生过的最怪异的事了。
我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好好的电脑,为什么到我办公室就挂了;就算我的鼠标有问题,其他同事的鼠标明明是没问题的,为什么借我换了一下,拿回去后都不能用了,而且电脑也一启动就死机。就像病毒传染一般,就算我的电脑有病毒,难道鼠标能传染吗?不明白。

最后没办法,打电话给阿当,阿当说之前有备份,恢复一下系统试试,但事先没问好恢复到哪个盘,结果恢复后,才发现恢复错了,结果,那些陪伴阿当7、8年的文件,他珍爱的很多照片、影片、电子书、情书、档案……瞬间消失,再也找不回来了。
这是用电脑以来最最让我难过歉疚的一件事了。也是用电脑以来最最崩溃和歉疚的事了。

想着当初在学校的时候室友用我电脑通宵达旦赶第二天的论文,到天亮终于搞定,兴奋之际把我的四千多字的论文给彻底删了,我那个欲哭无泪啊,恨不能让室友重新去投胎。而我把阿当放在电脑里的所有东西都删了,阿当听到那一刹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倒情愿他责怪一下,这样我心里可能好过些,他却连叹几口气,叹得我魂都被格式化了一般。

时隔半年,虽然没有造成多大的不便,但是想起曾经我们留在里面的那些情书和照片,还有很多记录着我们过去的东西,我总是频频惋惜。

两个人的电脑史:各自的第一部电脑

阿当爸爸说,阿当小学时玩小霸王就会编程来做一些数学题和对着书自己编超级玛丽的一些关卡,对电子类的东西的兴趣大概就是从那时萌生的,之后的延续大概在游戏机室里,再后来的爆发大概就在2000年。
那时,我们还在上初中,班里只有一位同学家里有电脑,那时,谁都不会用,就连那个同学自己也不会。他的电脑坏了,都不知道找谁去修,那位同学就是阿当的同桌,阿当义不容辞地担当起维修的工作,并不是他懂,而是他有折腾电脑的无休的热情。
初三那年我们第一次听说上网,听说玩QQ,都是从阿当那里听来的,对阿当的崇拜如后来在QQ上的吹水一样滔滔不尽;似乎是被阿当引领着走进新时代,翻身做网虫的。

高一那年,阿当有了属于自己的电脑,阿当的爸爸说起来也是潮人,舍得花7千多块给阿当配电脑,而且那时大多数家长都害怕孩子沉迷游戏,阿当爸爸没这么想。那时还没有宽带,还是拨号上网,就这样,阿当总是带我到他家去看一部看了又看的电影,听他下载来的歌,聊QQ……
那年,镇上开始出现网吧,申请一个QQ还得花一块钱,那时阿当帮我们申请QQ,得到后,千叮咛万嘱咐自己千万不要忘记密码。但我从来没能记住,忘了就问他。从此,我们都有网友了,但上网只局限于聊Q。阿当给我的那个QQ号,一用就用了8年。而阿当这个引领我们混入QQ界的人,自己后来却无比BS QQ。

在网吧泡掉的很多日子都是阿当陪着的,网吧里爱上网的孩子也大多数是从电子游戏转移到网络游戏上去的,我不会玩游戏,唯一去过一个叫第九城市的社区玩过,其他时间都是在跟素未谋面的网友聊天,现在想来真是奇怪,跟网友聊天也能聊通宵,更奇怪的是,阿当就在我旁边,却在QQ上跟我聊,如今想来真是不可思议。

高二高三,阿当已经成了我们中的电脑高手了,每次看到他的手在键盘上敲得劈里啪啦,我就瞳孔放大几百倍,像小混混遇到武林高手一般。

上大学的那个暑假,终于决定配一部属于自己的电脑了,经朋友介绍阿当陪着我搭很远的车去市区配,去到市区,那人说有些配件要从广州快递过来,于是我们一直等,而且装电脑的老板也不大懂,装的过程中还烧坏了个主板,又去很远的店提货;直到电脑装好,已经是晚上,而老板千方百计挽留我们,要阿当帮他弄个网站;我们也没车回去;只好在那个陌生人家里借宿一宿,阿当一晚没睡,帮他做网站,第二天回去,他帮我抱着主机,连路都记不得了。
而明明就已经走到车站了,还怀疑走错了,于是走很远去等了半天没等车,只好又走回去。
那是我们第一次在陌生人家里过夜,一起去买我人生中的第一台电脑。电脑买回后阿当帮我装系统和其他软件,我们都用发蒙的眼神看着,直到装好,从此阿夏妈妈对阿当感激不尽,而电脑一出故障,第一个反应就是给阿当打的话。我也一直都记得那时我们一起去市区买电脑的那些事,如阿当老是听错歌词的那首歌唱的:“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买买电脑。”

没有买显示器,是因为阿当说要把他的显示器给我,他自己再买个液晶的(>_<)。 至于我家人问起显示器的事,阿当说:“你就告诉爸妈说是我不用给你的好了。” “那,你爸妈问起呢?” “我就说做定情信物去了,以后你嫁过来的话再当成嫁妆带过来。这样反正都是我们家的啦。” “真阴!” (hoho,因为昨天买了华硕的EEE PC,决定写写两个人的电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