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婆婆杭州行(三):婆婆教我买菜 我带婆婆逛淘宝

公公婆婆来杭州,除了第一天我做饭以外,其余几天都是婆婆亲自下厨。大概是吃不惯我做的饭菜。婆婆就自己动手了。之前说过,婆婆不会跟家人客套,买菜她也亲自去买。

婆婆做的饭菜的确好吃。我还借阿当的口说:“阿当很怀念妈妈做的炒肉,每次都要求要像妈妈那样炒,但我总是做不到妈妈的味道。”(偷偷告诉其他媳妇们,这招超灵的)婆婆于是每餐都亲自下厨要给大家做好吃的饭菜。完全不用我插手啊,做完饭菜都把厨房弄得无比干净,那个速度啊,真不是我能赶上的。

我怀疑她要是在一旁看着我做饭菜的话,会急死的。

饭桌上一边吃,一边跟婆婆讨教厨艺,原来婆婆当年为了开餐馆,还参加过厨师培训,还和公公一起考过厨师证的,所以,不论在速度和口味上,他们都比我专业得多。就连买菜,他们也有私藏的经验。所以,我也跟着婆婆一起去买菜。

婆婆告诉我,挑猪肉,猪前腿肉比猪后腿肉好吃,后腿肉会有点酸。不过我不知道如何看哪里是前腿肉,哪些是后腿肉诶,这个可以问肉店的老板。

至于买鱼,如何看冰冻的海鱼是否新鲜,婆婆用手掰开鱼腮,下面如果是血红色的,就说明新鲜,如果是暗红色的或黑色的,就是不新鲜的啦。

婆婆还说核桃补脑,孕妇吃的话,以后孩子的眼睛和头发都会比较黑比较亮,这个我没研究过。

如果就此认为婆婆会在儿媳妇面前装高明,那就错了。婆婆常有不懂的,会问我知道不,能不能帮她在网上查一下。她说:“听人家说小孩子出生后喝牛初乳会增强抵抗力,人家说很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你帮我上网查一下,如果真的对孩子很好,以后你们的孩子也要吃。”

因为出去逛太累,我就带她逛淘宝。实践证明,就算年纪大的妈妈,也同样爱血拼,爱逛街,爱淘宝。

第一次知道网上原来什么都有卖,婆婆hold不住了,一天的时间,挑足了全家的衣服,我负责滚鼠标,婆婆挑衣服,看到喜欢的就点进去看看,满意就拿下。婆婆挑过瘾了,说:“这样比出去逛街好多了,有那么多可以选,还不用讨价还价。我问问三姨婆要不要一起买……”于是,不仅家人,连亲戚的也打电话问问,然后帮他们一起买。负责付款的阿当在公司估计脸都绿了,一笔又一笔的代付……

好在公公在一旁劝住,最后才收手。第二天婆婆又问有没有开衫之类的可以买……可见,婆婆也是个购物狂来的。

后来有次出去,路过淘宝的公司,还特意指给婆婆看,“诺,那栋楼就是淘宝的公司。。”

我猜,婆婆一定有突然见到菩萨真身的感觉。

公公婆婆杭州行(二):敖娇的婆婆

我特意百度了一下“敖娇”,得到的解释是:(敖娇(ツンデレ),亦常翻译为外冷内热、蛮横娇羞、恶娇、娇蛮,今也作“蹭得累”,(前面一系列译法皆是意译,而“蹭得累”直接音译),萌属性的一种,是指人所具有的在不同环境条件下,会从‘ツンツン(蛮横、任性)变成‘デレデレ(害羞、贴)的特质。),阿当用这个词形容婆婆,说“妈妈好敖娇啊!”
我猜想阿当说的“敖娇”,可能是指婆婆很折腾死人,或者说有时候有些娇气,不知道是不是。

公公婆婆到杭州的第二天,恰逢周末,我们带他们逛西湖。路上没走多久,婆婆因为穿了新买的鞋子,说脚疼,要回去了,我们就去吃饭,然后回家了。

回到家,她就说被太阳晒到了,头疼,就一直躺在床上,直到我做好晚饭,大家吃饭,问她吃不,她说吃不下。我们都吃饱了以后,她却起来了,问有没有粥可以喝。于是我又煮粥。熬了粥,她嫌太稠,只吃了一点点。

第三天,我们兴致勃勃陪公公婆婆一起去灵隐寺,买了门票,却遇上下雨,只带了一把伞,我们去买了雨衣,但是走马观花只走了一半,妈妈说头晕,要回去了。回去以后,婆婆又继续睡了一天。

阿当说剩下的几天就让她在家睡觉好了,我们都劝她去看医生,她却说要睡觉。

之后婆婆就不想出去玩了。都说特地来杭州旅游,还没看到什么风景名胜,婆婆就已经顶不住了。阿当说:“瞧,妈妈多敖娇啊!”

婆婆的敖娇远不止这些,但在这里写有种背后议论婆婆的感觉,所以还是省略了吧。

我只能感叹:有高血压的老人你伤不起啊!

公公婆婆杭州行(一):对公公婆婆的最初印象

跟阿当在一起10多年,但跟公公婆婆在一起的时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除了结婚那5天还有独自回去参加亲人的葬礼2天以外,基本没有见面。
一直听说婆婆脾气不是很好,阿当也说过,所以我对公公婆婆一直是敬而远之。
结婚前,作为女友,见过他们,说过几次话,那时还是很害怕。
结婚后,非常庆幸可以不用跟公公婆婆住一起,而且还是在不同的城市,欧耶!
我经常看到各种婆媳帖,各种变态婆婆、极品婆婆,千方百计地折磨儿媳妇;各种鸡毛蒜皮或不堪设想的婆媳对战,更加重了我对公公婆婆的恐惧。

改变对婆婆的印象来自两件事。

第一件是去年的中秋节。
也就是我过门后的第一个中秋节,我打电话回去问婆婆家里的地址,打算寄月饼回去。
之前也给妈妈打了电话并寄了月饼,妈妈还叮嘱我要代她寄月饼回去给爷爷奶奶。
婆婆却问我有没有月饼吃,说出门在外,家里的事不用我们操心,大老远的就不要寄月饼了,她还问我的爷爷奶奶是不是跟叔叔住一起,说她过节前她会代我们送月饼到爷爷奶奶家。。。。
差点就把我感动哭了。
最后还感叹一下,妈妈还不如婆婆想的周到。
以后的过年过节,婆婆都是提前准备好送爷爷奶奶的礼物和压岁钱什么的,爷爷奶奶都说我很好福气。

第二件是临过年前婆婆来电话说帮她买件外套。
居然是婆婆自己开口要我买衣服给她,一点都不客气的啊!
买衣服看起来事小,但是要怎么买还真让我伤脑筋:一来,不清楚婆婆的穿衣风格;二来,担心大小不合适。
婆婆倒是明白我的难处,直接告诉我尺码大小和想要的款式、颜色,还有大概价格。
长那么大,我妈妈都没敢跟我要买衣服,每次都很客气说不要了,有衣服穿,婆婆好像一点不客气。
感觉婆婆真的不一样,她要的话就直接说她要,直来直去的,不会跟家里人客套。
后来在网上给她买了外套,寄回去,她相当满意,到处跟亲戚朋友说儿媳妇给她买的外套,还是从北京寄回去的(网购的)。
再后来的母亲节,我们打电话回去,本来想给她买衣服,她一口拒绝了,说自己刚买了好多件,有的是衣服。我们也不客套,婆婆说不要,就真的是不要,也就没有买。

公公是个什么样的人?
呃……脾气很好的人?至少,我听大多数认识公公的人是这样评价的。而且阿当的脾气也很好,估计也跟公公的言传身教有关。不过我还是有些怕他老人家。

他很爱护小辈。我们结婚刚好是过年,在家里一家人吃火锅,公公一个人站着加菜,不断把煮好的肉、丸子夹到我们的碗里,他是一家之长,桌旁坐着两个儿子、两个儿媳妇、一个孙女,公公一点家长架子都没有。

记得回去参加亲人葬礼的那天,他还担心我太累,让亲戚开车先送我回家。

我很少跟他说话,偶尔给他发个节日短信,他都会回复“谢谢哦!”
当一个长辈会用“哦”“呦”这样的语气词,会顿时可爱很多。

我对公公的敬畏来自于结婚时敬酒,公公一一给我们介绍来参加婚礼的客人:“这个是我们村的XX长……这个是XX主任……”
来参加我们婚礼的,很多是干部、公务员,都是公公的同事,官气很牛,每个都要干杯,不干就不给面子之类的。公公都是二话不说,一口一杯代阿当喝。那都是白酒啊!!!!在酒桌上我就被公公的霸气吓到了。

记得结婚当天,婶婶(媒人)跟婆婆说:“阿夏就交给你了,有什么不懂的,你多教教她;有什么做不好的,你多指导指导。”

婆婆说:“我们家没有什么要学的,也没有什么可以教的。”

出嫁当天,爷爷也叮嘱我说:“去到别人家,要勤手勤脚,要孝顺长辈。”

但是过门后,基本没有什么家务事我能插得上手的,婆婆做家务干脆利落,我们基本是吃饱了玩,玩累了睡。婆婆还怕我一大早起来煮饭,当晚就告诉我说:“早上放心睡,家里人都没那么早起来的,饭我会做好,不用你们起来。”

所有这些就是我对公公婆婆的最初印象。我听过人家说跟婆婆相处之道是“把婆婆当妈妈,但是不要把自己当婆婆的女儿”。

从没跟公公婆婆生活过,对他们的性格、生活习惯、脾气……都不是很明了,心里依然保持敬畏。

今年,阿当想让爸妈国庆过来杭州玩玩,公公婆婆也很久没有见到我们了,答应过来杭州玩几天,我于是,终于开始忐忑了。机票订的是9月23~10月4号,一共11天,11天啊,够上帝制造整个世界再放4天的假了。想想要跟并不十分熟悉的长辈生活在一起11天,感觉像要下地狱一般,一个字:“怕!”。

你要怎么叫醒我

周末早上起床突然肚子疼得非常厉害,起来喝了杯水,坐在客厅的椅子就起不来了,瞬间疼得全身发冷,呼吸都呼吸不上,用尽所有力气,喊阿当。
意识中好像喊了一万遍,阿当好久才听到,跑出房间,问我怎么了,然后不断摇我、掐我人中。
好一阵子才终于缓过来,说:“帮我开窗,我吸不上气。”
……然后,我就被阿当送去医院了。医生初步怀疑为“输尿管结石、宫外孕……”(好吓人,有木有?),接着验血、验尿、做B超……最后确诊是“阑尾炎”。
挂了3天点滴,终于没事了。

阿当回忆说,那天早上真的被我吓死了。
不过我也以为我要死了,因为从门口出来的时候眼前一片白光,什么都看不见啊,以为到了天堂了。

我问阿当:“要是换成你这样,突然昏倒,我要怎么叫醒你啊?”
阿当说掐人中,然后一直喊:“空姐来看你了,苍井空啊,苍井空。”
呃。。这样真的有用么?
阿当说有用,这招对每个宅男都有用。

我还以为喊:“阿当,‘你同事说有线上bug’,你会比较容易醒呢。或者喊3.25。。。”(注:3.25,阿里系的童鞋们才懂的。)
阿当突然沉默。
“怎么了?”我问。
“完了,你这样喊的话,我肯定再也醒不来了。”

7月23号我们坐动车从杭州去厦门了!!

昨晚(7月25)凌晨1点多回到杭州,因为动车延误了2个小时,原本10点多就能到杭州到,直到1点多才回到家。
上午起床到现在,一直在微博上刷屏关注温州动车事件,不安的心一直不安着……
昨晚阿当说,我们的历史可能已经滑入了另外一个轨道。而我感觉跟死神擦肩而过一般,惊魂未定。

这是我们今年的第一次旅行。
上周一,阿当突然心血来潮,说不如周末我们去鼓浪屿玩吧。
一直想去厦门的阿夏,周二就去买动车票了。
如今想来,那天买车票也是一波三折,因为下雨,等到那天下午才去,排队排了很久,却忘记带身份证,于是折回家拿身份证,还去阿当公司拿了他的身份证。回到售票点,又是排队,在离工作人员下班还有3分钟的时候,终于轮到我了。但是已经没有22号晚上的票,只有23号的了,我只好买了周六上午7点多从杭州到厦门的动车票。其他人一切都顺利,但是轮到我的时候,扫描器扫描了一下阿当的身份证,接着售票处的售票系统就挂掉了。
工作人员打电话到上级,说明了情况,然后重启系统,再扫描一次,又挂掉了,票卡在机器里出不来。于是,又打电话,那边又重启……如此反反复复4、5次,到了5点多,已经过了他们的下班时间(他们下午5点下班),后面还有很多人排队,一直在催,工作人员说没有办法了。最后一次用手工输入,才终于出票。
周六一大早就出门,打的到火车站,一路上,出租司机在讲他遇到的交通事故,说亲眼看到人家闯红灯被撞飞5、6米……
上了动车,一切都很平静。

到了厦门,玩了一个下午。
第二天,阿当把手机递给我看新闻,一看标题,惊呆了!!
“温州动车脱轨事故已致35人死亡”, 出事的是D3115和D301,而我们坐的是D3211,并且已经购买了回程的车票D3212的(这列车在7月23号晚上也被雷击了,新华网杭州7月24日电 23日晚,当D3115次和D301次列车遭雷击并发生追尾事故时,反向车道的D3212次列车也在附近遭遇了雷击,并最终停驶,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车票,只是当时只关注D3115和D301,还有其他已经停运的车,没有看到有关D3212的消息。

但是接下来两天,周围都是讨论火车出事的声音,就连在鼓浪屿海边吹风的老伯伯们,也在用闽南语谈论着火车事故。知道我们去了厦门的朋友都发短信过来问情况。家人也从新闻上看到有关杭州的字眼,都打电话过来,好在我们都没告诉他们,我们也坐火车到厦门旅行了。在厦门,阿当接到妈妈的电话,妈妈问是不是杭州出事了,问我们是否平安,我们都说杭州没事,是温州那边出事,要是告诉妈妈我们在厦门,不知道家里会多担心。妹妹知道我们去厦门,爸爸告诉她火车出事,她也马上来电话,确定我们的情况,知道我们没事,也替我们隐瞒。

在厦门晃荡了两天多,两个人都没有什么心情可言,感觉像笼罩在阴霾之中。只想快点回到杭州。但是,火车晚点,在火车站等了很久。并一直担心回去的火车会不会也有个万一。

从厦门回杭州,中间有一站,突然临时停车,车里顿时议论纷纷,大家都在问:“为什么临时停车啊?”
乘务员不耐烦地说:“这是站台的事,你别问我。”然后居然用不大标准的粤语说了句“傻嘿来的”(傻B来的)。
等了几分钟,才终于又开动,大家的心才稍稍平静下来。

原本这两天没有更新囧片王,想在微博上跟囧友们说一声的,但是想想很快就回来,还是算了。
今天看到网友制作的图片“惊魂动车组”,天堂有多远,一张动车票的距离。仍心有余悸。

看到网上到处有人转死者的微薄截图,有人感慨说:我们这代人,各种各样的网络账号一不小心就成了墓志铭。

我很少在囧片王的微博里留个人信息,去厦门之前只更新了个囧片,如果真的出事,我的人生就以囧片结束了,不会这么狗血吧!!!

如今,还能在这里写写博客,发发囧片,莫大的幸福!

在天朝,要好好活着不容易,谁也无法估计,今天的签名或状态,会不是变成明天的墓志铭;愉快的旅途,会不会变成一生的噩梦。

我在微博上看到大家说7月的上海下雪了,下冰雹了,天都怒了!!!

而每一次被拥挤的人潮冲进车厢,我都无比害怕————这躺旅途不会是最后一次吧?要好好活着。

在天朝,能活着,每天都是奇迹

阿当,你到底有多想吃荔枝?

在看书,看到一句诗,于是问阿当:“病死梦中惊坐起。。。下一句是什么?”

阿当脱口而出:“无人知是荔枝来。”

阿夏:不是吧?这病死的状态了,荔枝来了就能惊坐起,也太想吃荔枝了吧。

此时,我脑里只有一个画面,一个病得奄奄一息的诗人,听到远处传来马蹄声,应声坐起,说:“荔枝来了么?”

-_-!!! 阿当,你到底有多想吃荔枝。

你喝太多 我受不了

阿当同事问:”昨晚阿当喝醉了,你有没有骂他?”

我回想了一下,我们家的家法里没有针对出去喝醉的惩罚,喝醉酒,既不算做错事,也不算故意让对方生气的范畴,要拿出一条惩罚阿当的理由,还真难.况且事出突然,还来不及想出一个惩罚他的办法,估计那排山倒海的狂吐已经是一种惩罚了.

起码,我起床后一点胃口都没有,感觉任何食物都如阿当的呕吐物一般,我想阿当也吃不下什么,下次如果再喝酒,我会给他描述他如何狂吐,如何生不如死,躺不平,站不稳,睡不着,吃不下,吐不止,还有满屋子的酒气和馊味.

从没见阿当喝醉过,就连结婚那天也没有被灌醉,阿当酒量一般,据说2007年喝醉过一次,那时在广州,他说早上醒来发现在陌生人家里,身上只剩一条内裤,”贞操啦~被抛荒野啦~出轨啦~”依次在阿当的脑里闪过,不过都与这些无关,只是和豆瓣上的朋友出去腐败,然后喝醉,狂吐后被豆瓣上某小组组长(男的)带回家,帮他换了满身污秽的衣服……之后有豆瓣的朋友来家里,说阿当欠她一双鞋子,才说起当初阿当那次喝醉,吐得她满鞋子,她不得不把那双鞋给丢了.从此,阿当算是受到教训,学会适可而止.酒那么难喝的东西,不喝也罢.

从来不觉得拚酒和任何男子气概有关,但饭桌上拼酒的基本是男的.阿夏本身酒精过敏,酒对我而言,堪比毒药.任何人敬酒,就好比敬一杯毒药,而且敬酒的人一般都有自我牺牲的壮烈愿望,一句”我先干为敬”,让人没有台阶可下.接下来,喝或不喝就不仅是你能力的问题了,还是”给不给面子”的问题.
所以,我猜阿当会喝成这样,估计也是没有台阶可下了.

昨晚,被同事送回家,还会跟人家说”谢谢”和”再见”,看似清醒.然后他自己脱了衣服就躺床上.以为他就这样能睡着.没想到一切都刚刚开始.

接下来,开始干呕,说是在外面已经吐了两回了,估计胃里没啥可以吐了,然后把黄疸水都吐出来了.我在旁边帮他拍着背,递水,递纸巾,帮他擦脸擦身子……每当这个时候,百度和google都显得特别亲切,简直是救命恩人.赶紧搜一下有没有可以解酒的方法,其他人的方法是”绿豆水\梨汁\马蹄汁\醋”发现这些家里都没有,唯有蜂蜜,给阿当泡了蜂蜜水,不过他一口都喝不下,喝了就吐.屋子都是酒气和呕吐物的味道.我开窗,他说冷,我关了窗,开着暖气,自己却忍不住想吐.见他如此狼狈样,实在可怜.好在这家伙喝多了只是吐,并不耍酒疯,只是反反复复强调”我以后再也不喝那么多了.”

折腾了2个多钟,终于不再吐了,坐着喝了些水,然后睡着了,我清理完垃圾,没敢睡,怕他等会又要吐或者其他不舒服,帮他把身体放平了,2点多,想应该没事了.就躺下睡了,结果4点多,阿当就醒了.

自己起来煮水洗澡.洗完继续睡.

早上还能回去上班,看来已经没事了.而我一夜没睡,精神恍惚,起来还能闻到屋子里的怪味,看到浴室里一堆阿当的脏衣服,想吐.这是酒后综合症么?原来真正受不了的人是我啊!

在此谢谢昨晚送阿当回家的两位童鞋,不然,阿当那家伙估计要在路边找根电线杆靠一夜!

(ps:背景是阿当团队吃饭,这家伙喝多了.)

陌生人,你不舒服,我就祝福你

12月1号,有个淘宝客人买了我们店的内裤和袜子,其实她很早就拍下了,但是一直都不付款,刚好她拍的东东,有另外的客人要,我才又发短信,问她要不要给她留着,她回复说她要的,于是我们给她留着,等了两三天,她才过来付款。

付款后,我们检查产品后,完好无损给她寄出。

收到产品后,她评价,我们也给她好评了。

回头一看,呀,她给了我们中评。

中评的理由是:这个颜色看着很不舒服吖

我汗!颜色看着不舒服,不是质量问题,也不是色差问题,而是她主观的个人感觉。

当时马上就旺旺她,问她原因了,但是她没有回复。由于是晚上11点多,接近12点了,原本想打电话过去,又怕打扰人家休息,于是等到第二天早上。刚要打她手机,又看到她留的地址是大学的,怕影响她上课,终于等到中午,12点多,我想人家应该吃过饭了,就电话过去,结果MM接到电话,知道我是淘宝上的,就说:“你就是要我把中评改成好评嘛!”,然后手机就断线了,再打过去,就听到“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于是发短信过去:亲,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刚刚手机信号不好,断线了。抱歉让你收到的物品颜色你不喜欢,但是我们都是实物拍照,而且每个人对颜色的喜好都不同,恳请亲能体谅!对亲来说可能一个评价微不足道,但是对我们小店而言却是致命的打击,有可能你给中评的那款内裤,以后再也无人问津了,也因此拉下了我们全店的好评率。我也是刚出来创业大大学生,做淘宝非常不易,每一件物品从入仓到拍照上架到客人拍下,检查发货,直到收到评价,一颗心都是悬着的。我知道亲是个追求完美的人,所以对颜色才有如此严格的要求,我们也追求完美,所以才冒昧恳请亲给我们一个好评。如果是质量问题,我们一定给你退货。希望亲能体恤我这份恳求!也希望能跟你交个朋友。本来昨晚就想给亲电话的,但怕打扰你休息,早上又怕打扰你上课,只能中午打给亲,请见谅哦:)

这个大概是我用手机以来发过的最长的短信了。。。

但是信息发出去后,到现在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我想,人家都关机不接我电话了,我还恳求有个P用啊。明知道没有挽回的余地,也作最后的努力。我想她大概也是一时的感情用事,不喜欢就给中评呗。不喜欢其实可以不买的,干嘛买了又后悔,然后给人家中评呢。
从开店到现在,接近4000个信用,唯一一个中评是也是一个大学生给的,原因是我们发错了颜色给她,她也不沟通。我们非常抱歉,甚至给她留了一件她想要的颜色,希望下次过来可以送给她。中评本是应该的。
但是面对这第二个,我基本是跟自己在较劲了。因为对方也没有任何回应。

我于是试图想通过找到这个MM的熟人来跟她沟通,于是,我在囧片王上寻找“重庆师范大学”的同学,希望能找到个愿意帮忙的。刚发了帖子,就好几个囧友过来加我QQ,有些是已经毕业的了;有些是有同学是那里的老师,问要不要跟校方打交道的,有些是老公的朋友是那边的老师;还有的是有同学在那边上学。都很热心,但是已经毕业的了,显然帮不了这个忙;老师,更是不行,内裤的事让老师去说,显得很尴尬;最后一个囧友说可以找他同学问问愿意帮忙不。并且在校内找到的这个客人,加她为好友。但对方可能不在线,还没有回应。

我于是又坐立不安等了一天。

今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看看那个中评有没有生效。果然,已经生效了。。。

淘宝的规矩是,不是同行竞争,没有勒索钱财,就不算是恶意评价。我尝试投诉,但是双方都评价了,并且评价已经生效了,要挽回就没有多大希望了。

好吧。我吃不下,睡不着,天天都在纠结着怎么跟她沟通一下,甚至给她退货都没有问题。。然后又蹦出另外一个自己宽慰自己说:一个人能承受多大件事,就有多大的分量。不要太介意,起码我还是有容纳这些浮云的分量的。而且不能指望这些人都很理智,不任性,能体谅!

神马都是浮云。
好吧,重庆师范大学的这个MM ,我祝福你。
祝福你以后的考试都不通过,你老师说:你的笔的颜色看着很不舒服丫;
祝福你以后的面试都不通过,你的面试官说:你的脸色看着很不舒服丫;
祝福你以后的付出都没有回报,大家都说:你的为人看着很不舒服丫。

然后,大概你就能明白,你的不舒服,对某些人来说,才是真正的不舒服。

你在这里时,你是一切
你不在这里时,一切都是你
听的歌是你
做的梦是你
想的事是你
写的字是你
但就在这里,看不到的也是你。

我关注你那边的天气
留意你的个性签名
还有你发信息时附带的表情
琢磨你的心情
我猜:
小雨转多云16度
“卡通问题请咨询……”
加班加点敲着代码的你
没有其他心情

或许
在你满屏的代码里
会不会有一行是写给我的呢?
果然,你敲下最后一句“晚安!”

悲剧的假期遭遇工作狂

还在广州的时候,阿当已经诱惑我说他有今年以来最漫长的假期陪我:中秋1天+2天周末+7天国庆,如果他中间请假的话,hoho~~加起来有半个月那么长. 好在我很自由,可以被阿当忽悠着离开广州到杭州。为了避开具有中国特色的买票难问题,我特意提早在中秋前一个星期,并计划待到国庆后再回广州。(这么长的假期,手指+脚趾都不够数,够我们玩的了。)

刚到杭州,天气比广州还热,从火车的空调车厢里出来,觉得自己像僵尸一样,看到太阳有种即将被榨干的感觉。

那天是周六,早在出发前就挑好了日子,想着阿当周末休息刚好可以来接我。结果,悲剧了!在火车上,收到阿当的短信,说整个项目组加班–意思就是说“阿夏,你自己回我住的地方吧.蜀黍要加班了。”悲剧啊!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阿当的领导说的算。

内心无比悲戚还假装坦然地回短信说:“那你加班去吧.我到你公司楼下,你再拿钥匙给我。”

如果要蛮不讲理的话,可以威胁阿当说:“算了,不来接我,我就直接买票回广州。”

不过不可以这样,这样太亏了,起码去蹭顿饭再回不迟。

准备好自己搭车到阿当公司,结果火车还没到站,又收到阿当的短信:我请假了,现在坐车去火车站,在火车站的kfc门口等你哦。

欧也!感觉在与支付宝的较量中,我还是占了上风,不小心得胜一场,相当拉风地走出火车站,找了好久,也不见阿当,火车站人来人往,真个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他却还在KFC二楼……

回到阿当的住处问阿当:”明天我们去哪玩?”
悲剧了!
阿当说:”明天嘛,明天我加班啊。”
……沉默……心里默念”淡定,淡定”……

接下来的2天3夜,(其中一夜,跟阿当的同事们一起聚餐、玩杀人游戏。ps:支付宝的童鞋们都很亲切。)某人或上班,或加班……
阿夏:”明天放假,我们去哪玩?”
阿当:”明天嘛?明天不知道要不要加班.”
……沉默……心里无数遍”淡定,淡定”……

终于放假。中秋诶,据说中秋去西湖赏月最好不过,阿当说他有市民卡,终于可以借单车了..欧也!
悲剧的是——一张卡只能借一辆单车,单车是不能载人的——我们决定坐公车去.
14那晚的杭州,月儿将圆,料想15的月亮一定更圆,终不枉我长途跋涉,为谋得人月两团圆.
悲剧的是……15那天,天阴阴的,中午开始天色越来越阴沉,还下雨了!!悲剧啊。
而且气温一下子下降了好多,昨天还是夏天的杭州,马上进入了冬天一般。穿着短袖跟阿当出去吃个饭,然后哆哆嗦嗦的回来,再也没有勇气出去。
中秋那晚,打开窗朝外面看,假设路灯是月亮的话,或许还亮一些,天上的那轮,却不见踪影。美好的西湖赏月,最终成为泡影。

接下来的2天,天气继续如此死相,下雨、阴冷。
我们在家看电影、滚床单……
3天的假期,就这样过去了……

再接下来的日子,某人继续上班或加班。
下班回家洗澡,然后滚床单。
偶尔告诉我一些惊奇的事,比如昨晚他做梦了,梦见对着vim写一个函数,想了半天,好累,还是没写出来,在梦里还想着明天找开发的商量一下——我怀疑阿当被盗梦了——然后又担心自己某天会不会变成<盗梦空间>中的李奥那多的老婆那样,成天想着要跟这个人独处并慢慢变老,不许工作或他人抢占他……然后居然睡不着。
杭州的天气继续如此死相……我继续窝在阿当的住处上网或植物人大战僵尸。

每天晚上,我还是会不死心地在gtalk上问:“阿当,要下班了么?我们国庆去哪玩啊?”
阿当说:“我在加班,回去跟你聊。”
……沉默.……心里默念“加班的人下辈子变成猪”……
(变成猪才可以好好偷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