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及房子的事

为什么很多人会觉得蜗牛可爱而蛞蝓很恶心呢?这就是没有房子的悲哀啊…
为什么很多人会觉得乌龟安全而蛇很危险呢?这就是没有房子的悲哀啊…
为什么很多人会觉得蜜蜂优秀而苍蝇很无良呢?这就是没有房子的悲哀啊…

昨晚来了两个穿着制服的人,说要进行住户登记。
女登记员很爱聊,边登记还边问我们:“你们是同一个姓的?”
“是啊。”
“真是有缘。几时结婚哪?”
“还在计划中,房子还没着落呢。”
“不是吧,不要被房子拖累了,我和我老公结婚了,但现在也还没房子呢。可以先结婚在想房子的问题。”
“的确。反正还年轻,不着急。”

爸妈也老是催我们结婚了,还好,房子还没着落,于是有了推脱的借口。
每当人家提及结婚的事,我总是会这样说:“还没打算结婚,我们还没自己的房子呢。”
其实不是为了房子而去结婚,我只是不想那么早就结婚。
对于结婚有与生俱来的恐惧感:好像人生从此万劫不复了,爱情进了传说中的坟墓了,生活从此没有激情了,心态从此老成了……哦,我的天,我不想结婚,但我又不能让他们都知道我心里的真实想法。真让人为难。
我身边那些还没结婚的人都有这样的恐惧,这个年龄如此让我们为难,一边担心着未来没着落,单身的着急找不到另一半,恋爱的担心守不住爱情,好像结婚才是一个完满的结果;一边又对这种尚未被婚姻和家庭束缚的生活无比珍爱,担心被套牢,或背负很多责任,从此不能闲云野鹤。
生活总是这样,痛苦莫过于面对选择。

那些女生们教会我的事(二)

小云:她什么都不会,但别人总是乐意帮忙

上高三时跟小云同桌,我最烦的事每次她要去厕所时一定要我陪她,上完厕所回来后一定要我帮她按摩肩胛。
小云是那种对人热情,个性开朗,却生活上处处都白痴的女生。
每天的烦恼是:“阿夏,你看,我下巴又长了一颗痘痘。”“阿夏,你帮我揉揉手,我今天洗了浴室,好累啊!”“阿夏,你知道头晕要吃什么药么?”
“阿夏,我昨天看见一只狗死了,昨晚一直睡不着,那狗真可怜,真的。”
“你邻居的狗吗?”
“不是,是在电视里看到的。”
“阿夏,我想买新袜子,你说夏天是穿棉的好,还是丝的好?”
…………
跟小云在一起的日子,我觉得我是她的保姆,我每天负责回答她的各种各样无关紧要的龟毛问题,要陪她一起逛街、做作业、上厕所、上学、放学。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旦不跟她在一起,就开始很担心她,她总是会突然莫名其妙来个电话,说她又生病了,说她心爱的什么东西不见了,说她喜欢上了谁,不知道怎么办,说她很需要我,于是我又心软,给她讲这个那个……
今年小云终于结婚了,我想,我也许不用再操她的心了。

当初,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就说,她以后可能没人要,因为她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但是,上大学后,她成了她们宿舍里的宝,班里最受宠的女生,完全不像我当初担心的那样,会处处碰壁。才发现,小云是那种让人一见就怜香惜玉的人,她从不掩饰自己的弱点,也从不怕向比她强的人求助,而且,她越对别人依赖,被依赖的那个人就越有成就感,她总是会很意外地给别人惊喜,比如在我失意的时候第一个出现,很认真地听我说;总是很感激那些帮过她的人们,并向其他人诉说她的感激;她会记得所有帮过她的人,并一直保持联系;她很大方,在适当的时候厚礼回报那些帮过她的人。

原来,她不需要让自己变得很强大,因为,她总是能让别人很乐意为她忙碌,帮她解决问题。在生活上白痴,但在EQ上,她绝对满分。
结婚那天,她在电话里说:“你说婚宴上喝酒是不是可以兑水啊,我一喝酒就会脸发烫的?我的拿双鞋子太松了,我觉得我会穿不稳,要是走着走着就掉出来一定很糗,要怎么办哦?……”
“呃,我不喝酒,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兑水。鞋子可以拿个鞋垫垫一下。我的新娘子,你以后要请个保姆,知道吗!”
“嗯,听你的。可是我老公说要叫他妈妈过来照顾我。”
“我倒!”

那些女生们教会我的事

佳佳:不管有没人爱我,我都很爱很爱我自己

佳佳到现在还是单身,并不是没有男生喜欢她,而是男生们都觉得跟她的爱情是不会长久的。上小学的时候佳佳就开始谈恋爱了,她成绩优秀,老师也不敢说她什么。她喜欢做什么事都自己说的算,做得好了,其他人会夸她厉害;做错了,别人会说她自以为是。
但不论大家怎么议论她,她总是做她自己认为该做的事。

上初二那年,学校要选出两个学生参加市里的语文竞赛,她过五关斩六将,一路厮杀,挫败几百对手,最终以第一名的成绩夺得名额,可是,当来接她去考试的车停在校门口的时候,老师才发现她翘课了。
打电话到她家,她说她在看电视,最后一集的《XXX》电视剧,她不去考试了。老师又急又气又求又劝,她始终无动于衷,最后校领导跑到她家去,跟她妈妈商量,让她勉为其难去考试,她妈妈说:“不要逼她,她不想考的话,去了也考不好的。”
我后来问她:“电视剧真的比竞赛还重要么?”
“不是啊,我不想被他们利用来争什么名利,何况我本来就恨考试。”
“那你干嘛要参加初赛,复赛,决赛啊?”
“我只是想证明给自己看看,自己到底如何。”
我愕然。

后来佳佳到外地去上学,第一年回来,就给我展示她的成果。我的上帝!她除了他们系的歌唱比赛没拿到第一以外,把他们系的所有第一都拿回来了,所有的证书塞满一整个皮箱,第二年,她就退学了。
问她原因,她说:“那个鸟学校,学不到什么东西的。我要去学我自己的想学的东西。”

那时也有很多男生喜欢她,她个性活泼,好玩,有成绩优异,但是从没听说她喜欢上谁,她说男人都是兽类,我喜欢蕾丝。我那个寒!
我常想,即便是有人跟她恋爱,也跟不上她的节拍,而且,她完全不理会别人怎么看待自己,她只过她想要的生活。

“你不恋爱,我担心你枯萎了。”我跟她说。
“切!你恋爱,我还担心我少了个蕾丝呢。不用你瞎担心啦,我很爱很爱我自己的。”

我觉得,我的生活缺乏安全感,于是我很爱我身边的人,期许他们能在我的爱里维系我们的感情,或隐忍或委曲求全,而佳佳完全是另一个极端,她自信地活在她自己的空间里,甚至不需要其他人的抚慰和寒暄,她说没人能爱得起她,因为,她太爱她自己了。
我倒不是宣扬自恋,只是,我开始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待自己的生活,原来,很多勉强自己而不讨好的事,真的没必要;原来,不管别人爱不爱你,安全感是来自内心的自足和自信,而不完全是他人的肯定。

囧片王改版了

为给“囧片王”挑件上眼的衣服,我和阿当花了不少时间,在一大堆模板里点来点去,最终选了一件。咋一看,觉得还可以,于是阿当修修改改,终于弄得差不多了。一个星期后,阿当说:“阿夏,你有没有觉得囧片王的模板太……”
“太怎样?”
“太山寨。”
“的确啊。”

换模板这事还比女人买衣服还难,可遇不可求。我们在心里大概都有一个关于囧片王的模板样式,但要确切地做一个出来,却不大可能。
在看Pantao同学的博客(他之前的那个模板)时,我们终于眼睛一亮,灵感来了,我们就需要一个类似他博客的模板,顺藤摸瓜,阿当惊呼终于找到一个有感觉的模板。
但是右边的列表太长了,于是阿当又折腾了一个晚上,使用js把三块列表并在一起,改了翻页的样式等等,这位追求完美的裁缝,对每个像素都要求严格,对颜色的要求更是精益求精。于是,终于有了一个比较不山寨的囧片王了。

囧片王
我负责logo,也做了十来个,最终选出一个放上去,看看觉得还顺眼(自己做的,不能太自夸,其实心里得意得不知道要如何炫耀)。

阿当说:“一看那个logo,就觉得很囧。”
My God,这是说好呢,还是说不好呢,一直琢磨不透。大家帮忙看看吧,顺便说说你们的看法,期待啊……

更新: 发现因为模板使用IE6不支持的透明png图片,模板显得极为奇怪。于是把png转为gif了。

一个人的爱情

我们宿舍六个人,上大一的时候除了我,其他室友都是单身,上大二那年,除了婷子,每个人都有了伴侣。我们常常聊自己的恋情,婷子始终绝口不提自己的感情。
婷子是个很文静、很亲切的邻家妹妹类型的女生;长得也很端庄。因为是中文系,我们班的男生本来就屈指可数,但就在这屈指可数的几个“国宝”中,也有追求婷子的男生向我求救,要我帮忙做红娘。
男生的人品不错,我很乐意帮忙,就将此事跟婷子说。婷子说她已经收到男生给她的情书了,但是,她已经有意中人了。我们都不禁讶异——两年来,从没听她提起过她男友的事,怎么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于是婷子的故事就开始了:

五年前,他们上初三。男生是班里的班长,长得很秀气,成绩优异,班里的灌篮高手,就坐婷子的前桌;婷子是班里的学习委员,个性文静,但对熟的人也有时很霸道,于是常常欺负班长;两人在班里,是大家公认的“天造地设的一对”,既然是公认的,久而久之,他们也就默认了,只是双方都不挑明关系。依旧在学习上互帮互助,管理班级上妇唱夫随,私底下打情骂俏,直到毕业。毕业晚会后,男生给了婷子一封信,信里只有简单的几行字:
我要去城里上高中,我想像我哥哥那样到北京去上大学,给我七年的时间,七年后,我一定娶你。
婷子小心地收好她人生的第一封情书,也收起了她尊贵而楚楚可怜的爱情。
男生的确去了城里上高中,高一的时候给婷子打过电话,让婷子专心学习,不要太想他,他也会努力实践自己的承诺。
婷子说他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所以她相信他。从此他们不再联络。

时隔三年,婷子多方求助,但是没有同学知道那男生的下落。而按之前的那个电话打过去竟是另外一户人接电话。
婷子一直等着,那个暑假,婷子等大学通知书,也等着她的爱情盛放。
但大学的通知书来了,她的爱情却杳无音讯。

上了大学,婷子对每个喜欢她的男生都保持距离,她说七年的时间还没到,她不能辜负了人家。
到了第六年,我们上大三,很多人开始为毕业的事忙了,班里喜欢婷子的男生也很痴情,每天在宿舍楼下等婷子出现,帮婷子打饭、打水,但就是打动不了婷子的心。
我们都知道婷子有意中人,但这好像一个泡影,而且悬而未果。婷子偶尔也动摇地说:“他也许考到了很不错的大学,也会遇到很不错的人吧,他还会记得给我写过那封信吗?”
但过后又无比坚定地自我安慰:“七年的时间还没到,我都等了六年了,难道就不能再等一年吗?”
“可是,现在联系那么方便,为什么连个电话或邮件都没有呢?不要那么傻了,年少时的事哪能信啊!”我们都这样怀疑。
婷子不再解释什么。

大学毕业后,我们都工作了,眼看七年也过去了。班里追婷子的男生也死了心。婷子最终还是一个人,那个传说中的“意中人”从没出现过,仿佛根本就不存在。他只是频频存在于婷子的回忆里,在那封简单而信誓旦旦的信里,在我们的调侃中。

今年,我们六人中的其中一个结婚了,六个人在网上聊Q,结婚的那个室友问起婷子的爱情,婷子说:“我还是没找到他,也许他也找不到我呢。”
我一怒之下说:“你把他的名字给我,我在网上给你人肉搜索出来。”
但婷子明显没有要我们帮她的意思:“我想,我已经习惯这样在心里暗暗期待了,干嘛要找出来呢。”
我和几个室友无言以对。
想起婷子,我总会想起茨威格《一个陌生女子的来信》里那个执着于自己爱情的女人,杜拉斯说:”婚姻是两个人的事,而爱情只要一个人就够了!”,世间有千百种爱,一个人的爱情也是其中一种,我只是不希望婷子仅仅是因为胆怯而不敢爱,但是一旦真相与期望相违背、承诺不再,我们更担心婷子会因难以接受而崩溃,对此,我们只能默默祝福,但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周末了,要好好休息

阿当早上还要去公司开会,临出门,我还没起床。
“猪夏夏,再不起床就看不到你们家阿当了。”
我勉强睁开眼睛:“哦!我看到了啦。”

这几天晚上总是睡不着,到快天亮的时候,才睡着,一睡着就做些奇奇怪怪的梦。阿当说再不起床就看不到他了。我就想起刚刚在梦里,回到原来小学的学校,两个最好的朋友说要自杀,让我去见她们,说不见就再也见不到了
我说我可能要到周末才有空,结果回去看她们,他们已经自杀了,两家人都在办丧礼,其中一个的妈妈哭着要打我,冲我大吼:“都是你给害的!都是你给害的!”我莫名其妙地看着朋友的遗照,哇哇大哭,心想,阿当会给我证明的。可是阿当不知道跑哪去了。
精神过度紧张,要好好跟朋友联系,不要太过焦虑了。

送我个雷人

阿夏被“雷”过度乐。

昨晚梦见一个日本人要送我一个机器人。
我问他那机器人叫什么,他说叫“雷人”。
接着就搬来一个类似橱窗的模特那样的塑料人,我刚要动手去弄,他说不行,还得装一大堆的插件。
“那要怎么装啊?”
“要从日本空运过来。”
“我回去叫阿当装好了。他帮我装过博客的WP的插件。”(昨晚阿当帮我博客升级了。)
“不行,一定要用日本的插件。”
接着机器人就点了个头,好雷啊!既然会点头。

早上起来还记挂着那个机器人要装插件的事,跟阿当说:“有人送了一个雷人给我们,你给装个插件吧。”
阿当拍着我的脑袋说:“什么雷人?又做梦了,看来是被囧片王雷过度了。”
可惜的是都没碰一下那个“雷人”。

如果蚂蚁也会写作……

一只蚂蚁的日记:
我们在这里住了很多很多年,至于多少年,已经没有蚂蚁记得清了,在这栋大楼的这个房里,到处是我们的家,墙角,门缝,桌底,电线盒,窗边,厨房的橱柜……在这个房里住的人,走了一批又一批,来了一批又一批,但不管谁来,我们都相安无事,直到有一对男女,一个叫阿当,一个叫阿夏的来了,一切都改变了。

他们来的第一天,看了房子,还没搬进来,阿当就去买一瓶毒药(消毒水),他们一起把整个房子都檫了一篇,还要没有檫到窗外和房顶,但整个房间都充满了毒气,我们只好暂时住在窗外和房顶,我们恨他们就是从那时开始的,但那些毒气也让我们害怕,有好几个兄弟就死在他们的毒水之下,还有好多个失踪了。

后来他们搬进来了,女的每天都拖地,每天他们的拖地桶里都会飘着我们几个兄弟的尸体,但他们从没看见。
后来我们另外找到一些安全的住所,比如厨房的墙角,门窗的边框,阿夏够不到,所以我们还是安全的。不幸的是,有一会,我们一大伙出去搬快绿豆糕,那块绿豆糕实在是太大了,当初我们那个兴奋啊,呼朋引伴,全窝出动,浩浩荡荡前去搬,不幸被阿夏发现了,她尖叫着:“阿当,阿当,快,快,好多蚂蚁!”

阿当跑来,抓起水壶煮沸的开水,倾盆而倒,我们落荒而逃,慌乱中,好多兄弟惨死水中,所幸,我爬在阿夏的手上,逃过一劫。

不料这次事件只是一个开始,阿夏开始翻箱倒柜,顺藤摸瓜,竟被她发现了我们的好几个住所,阿当拿着火炮(打火机),阿夏每尖叫一声,火炮就强喷而来,我眼睁睁看着我们的家人、兄弟姐妹在火中化为灰烬,悲恨、怒火满腔,我们一定要报仇。

我还偷偷趁他们睡着,爬到阿夏的脚上,狠狠地咬一口,阿夏被咬醒,也在床边发现了我们的其他行动中的兄弟,于是她一直不敢睡,还跟阿当说她觉得整张床都是蚂蚁。

“别傻了,睡吧,明天再把床用消毒水檫一遍。”阿当倒头就睡,于是我们就行动了,咬他咬阿夏,哈哈。

第二晚上我们照样行动,半夜,阿夏尖叫,阿当问她怎么了。她抓着自己的脚说:“我踩到蚂蚁窝啦,我全身都是蚂蚁。”“做梦啦,不是真的。”阿当安慰道。
瞧我们把她吓的。她又一晚没睡。第二天又开始找我们的窝,我们又牺牲了好几个弟兄,但是,我们的家族是强大的,她永远不知道,我们是杀不尽,灭不完的。

不过她好像有些怕我们了,她跟阿当说,听说有个我们的姐妹曾经爬进他们人类的耳朵,进到脑里,吃掉了人的半块脑。她边说还边打寒颤,还说要搬家。哼,才知道我们的厉害!
为我们那位姐妹骄傲,我们是伟大的家族!

雷人们,快出来看”囧片王”

很久以前,阿当说要建一个专门收集囧片、雷片的blog,后来我在豆瓣上建了“雷死你不偿命”小组,准备在选个良辰吉日告诉大家我们的雷计划。如今看来,选日不如撞日了。

56恢复访问的那天,阿当回家跟我说:“娘子,快和牛魔王一起出来看火星了。”
于是打开56,一眼看到火星频道,两个人在饭桌前看火星人,而忘了还优酷Lost(已经把第二季看完了,但还是看不出啥来。)在孤岛上的那群人。

我担心地说:“糟了,看来我们的雷人要大战火星人了。”(我在豆瓣弄的“雷人组”(雷死你不偿命),有兴趣的豆友都雷过来吧。)
阿当说:“错了,我们要和火星人成为朋友。”
于是,原本设想好的雷人计划,只好马上实施了。阿当用wordpress mu搭建了一个blog, 准备把雷片、囧片搜起来挂上去,于是“囧片王”博客就这样早产了。(预告,阿当接下来可能会自己开个blog,不过内容会是关于科技和互联网方面的)

阿当负责技术支持,我负责添加内容,决定每天把搜集到的雷片、囧片都发上来,和朋友们一起分享。另外友情提醒大家,吃饭的时候记得把饭吞下再看,小心噎到,更要小心喷饭。最最重要的是,记得留个脚印,我们沙发恭候大家。如果你看到什么雷片、囧片,也别忘了给“囧片王”添砖加瓦,留言留下地址或是给阿夏发个e-mail(evaATofeva.com 记得把AT换成@)。

囧片王还在摇篮里,大家帮忙多教育哦,不过先去看看这家伙长啥样先。或者,有什么好名字也可以给我们提意见。

囧片王的访问地址是: http://video.ofeva.com/
feedsky订阅地址: http://feed.feedsky.com/jiong

期待火山爆发

阿当说从没见过他爸爸发过脾气,阿当的爸爸也说从没见过他的爸爸(阿当的爷爷)发过脾气,而我,也从没见过阿当发过脾气。于是担心妈妈说的:一个男人没有脾气就没有骨气。暗暗在心里期待他发一次脾气。

阿夏:你最不能忍受的是什么?
阿当:别人浪费我时间。

我于是故意约会时迟到半个钟,他没说什么;迟到一个钟,他打了X个电话过来催我;迟到一个半钟,他给我上政治课,说要我回家后好好检讨一下究竟把时间浪费在哪了,……我无奈!

后来我们住一起了,很多事在我看来,都是忍无可忍的,是我的话早就大发雷霆了,但是他好像就欠那么一把火。
眼看着他披星戴月加班加点一个半月做出来的项目黄了,ceo没给任何解释,就说要另外开发一个新的项目,他已经很多个晚上睡眠不足了,又得再加班,我想这回该发发脾气了吧,看在花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的份上。
终于看到他闷不吭声回到家摊在沙发上,我等着他发个脾气,他却一语不发,问他话他只是“嗯,哦”两句。等待火山爆发中,我内心窃喜。
当晚,一连串不爽的事也接连发生了,他洗澡洗到一半,没煤气了;上网上到一半,链接断了;到楼下找大叔,大叔不在,他没带钥匙,被锁在外面半个多钟(直到我下去找他)……我添油加醋说:“人倒霉的时候什么都跟你作对,真让人不爽,不是吗?”心想,火山快爆发吧。可是没有,他反倒安慰我说:“不要把目光集中在不必要的事情上。”

直到十二点多,该睡觉了,隔壁两个女生却刚回家,把音响开得很大声,,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心想,阿当怎么就不发发脾气呢。12:47我起来看时间,发现他睡着了。1:32分隔壁的两女生开始唱歌,我爬起来再看看时间,阿当被我弄醒,也起来了。
“怎么了?”他问。
“隔壁太吵了。”
只见他笈了双拖鞋拉开门,眼看着火山要爆发了,我已经在脑里设想他走到隔壁的门前,用拳头“咣咣咣”地砸她们的门,或者“咣咣咣”往她们的门踹上几脚,又或者边砸她们的门边吼:“发什么神经,都半夜了还让不让人睡啊?”……
突然门外传来阿当平和的声音:你好,请你们把声音调低些,已经是半夜了,不要吵到大家睡觉。打扰了!
我那个崩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