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他是程序员

从百度那个问题说起:程序员不会有外遇
有个女生在百度知道里问:如果男朋友工作忙到一周跟你说不了几句,该理解还是该伤心?

后面的回答是:
你的男朋友是程序员吧?
你放心吧,程序员绝对不会有外遇的。

这个可以打包票的说,反正我是没有见过有外遇的程序员,甚至也没听说过。看到如此肯定的回答,想想我们家阿当,好像自己吃了颗定心丸。

朋友还没有对象,过年回去,让我们帮她找个IT男。如今大把的型男帅锅,也不见得她喜欢。
我说:“IT男很郁闷的,尤其是程序员,叫她陪你逛街,他让你去逛淘宝。他眼里只有代码,除了代码,大概只有游戏了。”

郁闷归郁闷,但,如果你的另一半是程序员,请把你的未来放心地交给他,因为除了代码和游戏,他的人生大概就只有你了。你会有情敌,可能是他的工作,也可能是他的游戏,但,不会是其他的小三。
(ps:如果你是程序员,就屁颠屁颠的把这篇文章转给你的另一半吧。什么?你还没有另一半!那就随便send给一个女的,她就可能会答应成为你的另一半了。)

程序员眼里的都是代码

我们家阿当,极端到看到什么基本都是代码。

之前我们家住404号,估计一般人会想“404,多不吉利啊”。可是阿当却高兴极了。刚搬进去,他就琢磨着在门牌号旁边写上“not found”——404 not found——这是一个无法显示的错误页面,多经典啊。仿佛我们住的不是房子,而是一个网页。阿当一直坚持要写。无奈房东刚刷的墙啊。阿当最终没写成。

之后凡是朋友问我们住哪时,阿当都要强调,“我们住XX路81号404房,你觉不觉得404很特别?”被问的人霎时间毛骨竦然,却不知道阿当所说的特别是啥。囧~~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很难跟他交流,当他嘴里说出来的、键盘里敲出来的不是文字,而是代码的时候,我就觉得我悲剧了——未来的后半生基本要跟一个外星人度过。所以,我常常想跟阿当说:“外星人滚回你的星球去吧。”但是当他怀着无比真挚的感情,在他临下班前,给我敲一行我看不懂的代码,然后说“你慢慢看哦,这个是情书”。我那股杀死他的冲动和自己发窘、无奈、无助,以及小小浪漫的情结,五味杂陈,真的不是一般人能体会的。

就像《生活大爆炸》里lenoard从北极回来送给penny一个用聚乙烯凝固的雪花的东东,然后解释了一通原理,penny一头雾水说:这个是我听过不懂的话里最浪漫的了。

程序员基本都是肚腩型宅男

根据power童鞋的研究,宅女普遍腿粗。我坚决要补充,宅男普遍都有肚腩。而且程序员基本都是宅男,以此类推,程序员基本都有肚腩。

如果身上有六块腹肌的算是猛男的话,那只有一块肥肉的,就是肚腩(男)。

阿当说他也快要有六块了,每当他半躺在椅子上时,我的确能看到他肚子上两条折痕,把赘肉折成三大版块,肉一块叠着一块,也许再过些年,就真是有传说中的六块了。而且基本上每换一次工作,增加一块,换工作中间的那个过程,就是在家养膘的佳期。每天吃饭、睡觉、打游戏。直到找到工作后,就变成为吃饭、睡觉、上班、回家打游戏。作为女友或者程序员的妻子,你有幸接受被邀请参加游戏,如果你的另一半是游戏中某个公会的会长,那你还有不可推卸,随时待命顶替的使命。还好阿当不是。

但不可逃脱的厄运是在他上班时,我还要帮他打怪升级,无奈我操作太菜,总是被怪欺负、掉血掉金无数,朽木难雕,阿当最终不再强迫我。

等他把游戏练到一定的级别时,他基本从一个文艺青年的消瘦模样,变成一个大叔了。根据怪蜀黍爱小Loli的定律,变成大叔的他,可能喜欢的不是文艺女青年,而可能是天真烂漫小LOLI或者清纯少女了。阿当喜欢什么样的,这个。。好像无法改变了。不过跟他走在路上,我们基本上是怪蜀黍拐骗小loli的搭配。(阿当可能会想:这么多年,蜀黍终于修成正果了。)

程序员不修边幅,却在意每一行代码;他们基本五谷不分,却对每一款电子数码产品有所了解;他们不懂风情,偶尔浪漫起来,却让人刻骨铭心;他们不善表达,但对幸福的理解却无比淳朴;他们感情不是很丰富,人生却很丰满;他们向往幸福家庭,让代码变得简单的同时,也让生活变得简单,甚至爱情也很简单;他们爱美女,也日本爱情动作片;他们表情憨厚,长辈见了觉得他很傻很老实,其实他们很真很深沉;他们虽然宅,但是喜欢分享、热爱学习、崇拜大师……所以,姐妹们但凡身边还有一个程序员,请,不要放过!

如果不是当初的生死遗言

很久以前的某个深夜,我一个人窝在宿舍,在电脑前看伊能静写的《生死遗言》。单身宿舍的冬夜,窗外飞蛾遁着我的灯光不断扑向我的台灯和显示器,似乎也想看看这个痴情若愚的女子字字如珠的情书,却不断撞得晕头转向。我抱着我的保温杯,无暇赶走那些扰人的蛾子,一宿无眠。
记得上上次如此旁若无骛地看一个女人写的书,是初中的时候看三毛的时候。
在当时,我早已错以为自己就是那个写字的人。

《生死遗言》不是小说,是一封信,一封一个女人的自白信。在我对爱情无比渴望又充满疑惑的时候,让我羡慕那个收信者的幸福和自信自己也能如此坚定地去对待迎面而来的恋情。

我们都不懂爱情,并将书里、电影里、故事里……甚至是别人的人生里的爱情作为蓝本,描绘自己的梦想,好像爱因为他们的坚定,而自己的也变得坚不可摧;好像看到了他们的爱情轰轰烈烈,而自己的爱情也将波澜壮阔;……一些生活里相似的片段,会让我们觉得我们也拥有和他们一样的生活,如果不是,那就让我们自以为是吧。

于是我们也将重复他们走过的老路,从一无所知却无比确定的初恋,到山盟海誓的生死相许,到最后,春泥空肥人空瘦的曲终人散或者细水长流地白头偕老。

我很认真地记录自己的甜蜜生活,但这绝对不是一种炫耀,而是一种对逝去时光的祭奠。因为并不是所有的一切都如我们所愿,幸福也许也会在某天戛然而止,爱情也许会在某天黯然谢幕,我想在我真切地感知我所拥有之时,好好地记录下这一切,就像一只蚂蚁为过冬而准备好足够的粮食。于我而言,是在幸福的时候为终有一天的不幸而准备着。

我很怕让朋友知道自己的幸福,担心某天幸福变成不幸时,这些字字句句会落人笑柄,羞与人诉。

当整个娱乐圈都在为伊能静与庾澄庆的婚变而喧嚣时,我看到,也听到那些人断章为证,引《生死遗言》中伊的文字与如今的婚变对比,作为取笑的谈资。当他们幸福时,人们羡慕不已,当他们不幸福时,人们却兴灾乐祸,甚至恨不能普天同庆。我担心朋友提及我的幸福时,也表露出羡慕,因为不幸到来时,迎接我们的也许将是低语的笑谈和讥讽。

我们没有必要相信这世间有什么情比金坚或者仅仅为搏得一个长久而死守一份无意义的爱恋。爱就爱,不爱就不爱了。如果爱,就深爱吧,不要担心今天许下的山盟海誓会变成将来的负担,也不因为害怕一旦坠入爱河便会溺水身亡,都说爱情是盲目的,何必爱得那么清醒呢。如果不是当初的一时冲动,如果不是当初的懵懵懂懂,如果不是当初的那个我那个你,如果不是当初的生死遗言,我们的爱情从何说起。

摘录下来的一些句段:
爱情怎么能言说?别人问的问题如此愚蠢,我没有好的回答。但他们没有爱过吗?那些关于思念的点滴,关于岁月的累积,关于恋人絮语的泪滴或傻笑,我以为每个人都一样地在承受。如此的轻又如此的重,轻得像报纸上一角的无聊新闻,重得像生生世世的心灵占据。或者是因为每个自私的人,都认为自己的爱重,而别人的爱轻,所以他们在发问时,才能让口中的语言如此简单地飘浮在空气中,没有真正的意义。

当然,你们许了誓,生死都在一起,于是你们一起死亡,他死了肉身,你伴他死去灵魂。  

在爱中,我们越平凡越不去思考,其实越容易幸福,但我几乎是宿命般地要在爱中吃苦。我是如此的自私,渴望保有你的人生蓝图又保有我的独立存在,于是注定了我渐渐分裂成痛苦的两半。

  每每我总想对你说,你沾满土拿手掩埋的不是什么,而是我微微跳动的心,但我说不出口,因为你埋葬我时的模样竟然可以如此天真快乐,于是我只能闭上眼流下泪,还带着微笑让你改变我。   

我们确实不同,如此不同,但神的旨意永远是要两个相反的灵魂学会紧靠,要我们接受紧靠的磨难,并还能感谢。是的,我感谢,感谢因此我的身体生出了另一个我。在脑中总有两个人在对话,一个属于你,一个属于我,随着岁月流逝,我预感着,这其中有一个会渐渐凋萎,然后渐渐、渐渐被遗忘。

你清楚地明白,爱情是在跌跌撞撞的岁月里才得到延长,并不是一开始就知道天长地久,因为那些分分合合的日子,我们才反复印证了原来我们最爱的是彼此。没有一见钟情,也从来没有信心会相守永远,只是每当有外力来临时,我们才看清楚那个在心里挥之不去的影子是我是你。我们如此学习爱情,从年少的一团迷雾到如今渐渐明朗,而这一切只有我们看得清楚,知道自己的得与失,没有平白无故。

一年一年,即使我们过了青春,心却还是最初的相识,偷偷地红着脸,眼睛泛光寻找彼此的触觉体温。…………

摩梭人的阿夏婚

阿当说“阿夏”不仅是我的名字,还是“情人”的昵称。

一开始以为他瞎编,后来他发给我一个百度百科,我被这偶然的发现震惊了。

阿夏婚:居住在沪沽湖边的摩梭人至今仍沿袭着一种“男不娶女不嫁”的“走婚”习俗。摩梭人称这种婚姻为“阿夏婚”(“ 阿夏”意为亲密的情侣)。成年男女经恋爱,双方建立“阿夏”婚姻关系后,男子夜间到女子家中偶居,次日黎明前返回,生产生活各从其家。“阿夏”关系长短视为双方感情而定。妇女在生产、生儿育女中居于家庭支配地位,子女从母姓,血缘按母亲计算。这种地球上至今仍然存活着“母系家庭”和“阿夏婚”遗俗,被称作人类早期婚姻的活化石。

原来“阿夏”在摩梭人的语言里是“情人”的意思。摩梭人有着浓重的“崇母”情结,所以男女双方结交阿夏婚关系后,男方要到女方家住,他们的婚姻分为:
“阿夏异居婚”——男方夜间到女方花楼过夜,没有感情就没有婚姻,不受法律、宗教、家庭、地位和经济的约束;
“阿夏同居婚”——男女双方由分居转向同居,不再居住于母家,而是成立独立的家,不履行仪式花费娶赘,感情破裂后,男女双方各回各家,不涉及财产分配,也不遭到社会和家庭的非议,如有孩子,孩子归随母亲;
“阿夏成家婚”——男女双方结成终身伴侣,领取结婚证,中跟我们的据说的结婚一样了,不同的是家庭里一切都是女方家庭做主。

如此说来,摩梭人很注重感情,他们所主张的婚姻观十分开放,鼓励男女大胆恋爱。在爱情的婚姻中,也极其重视女性的地位,主张爱情婚姻自由,并且母家还给成年的女孩建一个“花楼”,方便男女幽会。即便结成情侣关系,双方还是有充分的自由,可以选择“同居婚”,先同居,再结“成家婚”。跟我们的生活很贴切嘛。

看来,我们不小心跟摩梭人走到一块去了,也成了“阿夏同居婚”了。

又到开学时

早上晾衣服时,又听到不远处学校传来的广播声,想起今天是九月一号,又开学了。
小时候,上学的第一天总是起得很早,前一天晚上就开始坐立不安,还老是叮嘱老妈隔天一定要早早叫醒我们。第二天,老妈还没起来,我们就先起了,匆匆忙忙吞下早餐,怀里还兜着两颗红鸡蛋去学校。
路上先到约好做同桌的同学家,再约上一大群姐妹去学校。
好朋友总是太多,最好是坐成个梅花阵,这样上课就能说说小声话,开开小差了。但老师们总是能摸透我们的诡计,一开始就把我们已经安排好的座位调乱,打破了我们的美好计划,倒也成全了我们以后传纸条的美事。

上学的第一天总是很多事做,比如要把领到的书都包上书皮,要定一个学习计划,计划好每天几点起床,每天完成多少练习,要赶超老师的讲课进度,……计划总是做得很美好,但实现的可能性总是很低。
除了第一天很早起床外,以后的每一天都是在老妈的两长三短的催喊中勉强起来;除了第一天的书是新的以外,以后的书总是卷角的,书面上总是写满了自己得意的签名;除了第一天是提前做好预习的以外,以后的每天总是在睡觉前才想起功课没做,于是留到第二天赶在上交前完成;除了第一天的课是认真听的以外,以后的每一节课都是在神游,常常被老师叫起来,不知道要回答什么;除了第一天的同学关系是和谐的以外,以后总是磕磕碰碰,矛盾不断……

第一天,总是很美好,第一天也总是很兴奋,后来的每一天都是煎熬。第一天总是期盼已久,后来的每一天又开始新的期盼——期盼放假。
现在已经离开学校了,听到广播竟然仍兴奋不已,好像,要赶着去学校了。

给爱情一个前提,让它天荒地老

昨晚跟阿当看《全民超人》,当谜底揭开,原来是爱情让男超人和女超人失去能量的时候,不禁感叹:超人都敌不过爱情的魔力。
男超人一出场就是一个游手好闲,吊儿郎当的人,为救人他常不经思考,弄巧成拙,使得人们遭受更大的损失。人们对他恨之入骨。有一回他救了一个叫雷的公关职员,雷决定改变他。在雷的努力下,男超人开始伸张正义并帮警察抓歹徒,也因此惹怒了犯罪集团。当人们对男超人的印象有很大改观的时候,男超人发现自己爱上了雷的妻子,更没想到雷的妻子竟是另一个女超人。谜底才揭开,原来男超人和女超人活了80多年,却一直保持年轻,在80多年里,男超人多次为救女超人而差点丧命,但是挽救男超人性命的唯一办法是两人分开,女超人为此趁男超人在受伤失忆后离开男超人,开始新的爱情和婚姻,与雷结婚。但是她与男超人与人俱来就有某种神秘吸引力,会将他们两个拉到一起。他们又遇到了对方。两人重燃爱火,最后,当坏人来复仇时,他们重燃的爱火让双方再次失去能量,受坏人攻击险些丧命,为了保存双方性命,男超人只好选择离开,最后两人都获得重生,并继续各自的生活。不同的是男超人已经变成了一个行侠仗义的好超人了。
爱情依旧,但为了爱对方,让对方活命,而宁可分开。他们还是深爱对方,只是要割舍在一起的幸福。因为爱只会给他们带来不幸。

当我一边在感叹故事的不合逻辑,俗套矫情时,脑里竟蹦出另一个想法,如果没有这样的矛盾,爱情也就没有什么壮烈可言。也往往是那些让人举棋不定的抉择,或是非此即彼的割舍,才凸显出得来不易,让人想要好好珍惜。
爱情里没有风波,于是索然无味了,我甚至看到有人说“我的妻子在变老我该和她离婚吗?”
不爱就不爱了,不要拿什么变老的借口做离婚的理由。你的妻子在变老,是人都会老;你的妻子在变老,她比你更难过;你的妻子在变老,你离婚了,她就不会老了吗?你的妻子在变老,你找个年轻的就觉得赏心悦目了吗?说什么“一个男人成功了,如果缺少一个美丽的妻子,这个成功就像是残次品”,你压根是个失败的案例,你要是成功,你应该挽救你的妻子,而不是抱怨和逃避。
算了吧,我觉得我还是要好好劝劝你的妻子,这样的男人不配爱,离婚比较好。但不是你离她,是她应该离你。

假设没有风波,假设没有山盟海誓,假设没有婚姻,假设没有责任,假设没有欲望,你还爱你的另一半吗?我们都不是超人,爱情本身不会欺骗我们,出于本能,爱就爱,不爱就不爱,不要拿什么做借口。
爱情真的会天荒地老吗?如果没有答案,那就给爱情一个前提吧,假设下一秒对方就会人间蒸发,假设灾难就在眼前,假设世间就有一些让你们无法结合的磨难,你们还爱吗?
像牧师在你说出“我愿意”前问的那样,问问对方跟自己,我想,我们都能更清楚,到底有没有爱,有多爱。
超人为了爱而离开,而不是因为不爱而离开。即便不在一起,爱情也天荒地老。

SBB的Google,比窦娥还冤的站长们

昨天我们收到了Google AdSense的信,它说它查看记录,发现我们给它的广告客户带来了极大的风险,可能会是他们的广告客户日后蒙受经济损失,所以决定停用我们的帐户。

“我们作弊了吗?”
从04年申请了Google Adsense以来,阿当百般强调要小心对待:”自己不要点那个广告啊,不然Google会认为我们作弊的。”有时候看到真的好奇的广告,手痒痒,但是点之前,阿当那句忠告就会不自觉在耳边响起,常常拍着胸口庆幸还好下手没那么快。久而久之,这句话比得上金科玉律,我们仿若对待雷池,不敢轻触一下,担心即刻便会爆炸身亡一般。所以,一直相安无事。

最近我们开了”囧片王“,这孩子争气啊,一个月不到,IP”帮帮”飞升,直超”阿当和阿夏”好几百倍,于是把Google Adsense也放上去,于是原来半死不活的广告收入,终于有起死回生的气息了。总算是亲手苦心经意的第一笔广告收入,看着每天不断增加的数目,那个欣喜啊……

阿当还是强调要小心,恨不能把”不要点广告”几个字贴我们脑门上。从来没对广告好奇过,被他天天叮嘱,以至于看到Google的广告都心有余悸。

我们如此厚道对待Google,但是它昨天竟发来邮件说决定停用我们的帐户。
美金梦一下跌得破碎。
我觉得委屈得不行,好像一个一向行为规矩的学生被老师怀疑作弊并取消所有考试成绩一般。
我们没作弊!!!我对阿当喊也没用,广告已经停了。

反反复复看Google发过来的邮件,口口声声维护他们”广告客户”的利益,却没有考虑到我们的利益损失,至于为什么被停用,你有疑问,你就去XX地址看啊,好像说:”你自己作弊了,不用说就心知肚明了吧,要是还不明,我们给你个地址,你就自己查查看,找一条对号入座就行了。另外,调查记录我们是不会提供的了,那是商业秘密。要是你还不满意的话,你可以申诉啊,但是之前的广告收入我们是不会给你的了。”

“你会申诉吗?”
“我们会为了那40几个dollars跟Google打官司吗?别傻了,没有就算了,不放它的广告了。大不了在网上发个文抱怨一下。”
我们在网上Google了一下,跟我们同样遭遇的小站,到处都是,怨声载道,Google自己会不知道吗?Google当然知道。但是,我们越抱怨,却越帮Google脸上贴金
小站长们根本不会为了区区几个广告费,跟Google闹,实际上也闹不过人家;而牺牲这些小站的利益,一来,是下马威——你们不要以为可以作弊哦,一作弊,我们就撤销你们的广告,以前的广告费也不会给你;二来,是贴金——你们抱怨去吧,这样广告客户们才知道,我们是一直在维护他们的利益。这样等于是不花钱却让你们帮我做广告啊。
小站长们越是抱怨,广告客户们越是放心——看看人家Google,真是认真对待我们的利益啊。
到时Google坐享其成,一笔又一笔的广告费省了,广告客户的信任加强了,还树立了自己的威信,还有人免费为他们做广告,到处去宣传他们如何严格维护广告客户的利益。
至于小站长们,大家顶着比窦娥还大的冤屈,中规中距,有苦无处诉。

梦靥

如果人的一生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睡觉,那我大概有四分之一的时间是在噩梦中度过的。我常常能记住梦里发生的事,并且能记住的大多是噩梦。阿当曾经想通过帮我解释梦,让我不再做噩梦,但无济于事。几乎每天我起床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又做噩梦了。”然后给阿当讲整个梦。妈妈说:“说出口,风吹走。”说了就没事了。以前我的噩梦总跟将来发生的事会有关系,比如梦见爸爸在梦里叫我,然后打电话回家,就听到妈妈说老爸病得很严重,我于是很害怕梦里的事都会在某天变成现实。每次起来一定要把自己做的噩梦说出来:

我们学校组织了两个球队,我其中一个好朋友做队长,她负责带队训练。计划是进行一个月的野营。我们出发了。
出发那天早上下大雨,我们穿过丛林,满身是水,走了很长的路,累得不行了,终于看到了远处一栋破旧的大楼。队长带着我们往那栋楼走,又走了很久,终于到了大楼前。我们准备进去借宿,但大楼空无一人,破旧的门开着,开裂的墙缝里长出了草,风一吹过来,整栋楼摇摇欲坠,听得到“吱吱”开裂的声响。
我们在楼外大喊:“有人吗?”喊了很久,终于在楼房深处出来一个女生,皮肤白得发光,她向我们走来。
她说族里的人不住这里,这里最多能再住一个人,再多两个的话大楼就会倒塌,她带我们到族里去见族长。
我们跟着她一路往回走,一直走到一个潭边,潭里是黑色的泥浆,不时还冒出泡泡来,像一直在发酵。女生在岸上喊了两声,潭的对面出现了一个人,那人戴着奇怪的帽子,在岸对面,面目模糊。
队长问他能否借个地方休息。他说可以。然后指着潭说,你们可以住在这里。
我们往潭里一看,才认真看清,潭里全是没有穿衣服的小孩,全身都是黑色的泥浆,朝着我们笑,伸出手来招呼我们进潭里。
“不要啊。我们进去一定会陷到泥浆里的,好脏啊!”大家都不同意。
“什么不要啊,你们已经闯进来了,就一定得在潭里住一个月,想走就得死在这。不会陷进泥浆里的,你们看那些孩子,不都站在潭里没陷进去吗?”那个所谓的族长说。
我认真地看着眼前的潭,发现自己已经站在潭中了,真的没有陷进去,脚下好像有树枝什么的,潭水很黑,看不到底,但只没到我们膝盖。站在潭里的小孩们都朝我们笑。
突然觉得脚下好痒,问那个族长怎么回事。族长没回答,其中一个小孩说,是虫子。
“啊!”我们全部的人都尖叫,脚下有无数条虫子在啃食我们的肉
大家都抬起脚来看,但凡是抬起脚的都一下子倒下去,然后陷进潭里不见了。
我没敢动。
才发现,黑色的潭水全里头发,我知道脚下踩着的肯定全是人骨头。那些倒下去的人肯定都没命了。
最后潭里只剩我一个,我冷得发抖,族长不见了,带我们来的那个女生伸手过来叫我上岸。我跟着她上了岸。
一直往来的那栋楼走,整栋楼空空,危危颤颤,好像声音大点就能把它震碎。女生说:“我跟族长认识,族长才让我住这里,我们之前也是一队人过来,都死在潭里了,只剩我一个。你也一起住这里吧。”
她打开其中一间房的门,房里只有一张床,那床是两条板凳上面架块木板支起来了。墙上渗着水,满墙的青苔。
“我先住一晚,明天就回去。你能告诉我出口在哪吗?”
“我要是知道的话早就回去了。进来的人就没有能回去的。你睡吧,不死已经很不错了。”女生说。
“怎么可能出不去?”
“我进来已经十多年了,都没有走出去,你怎么可能走得出去。”
“那我以后怎么办?”
“就住这里呗。这栋楼只有我一个人,现在两个人了。”
她说完把门关上,整个房里不见一丝光亮。

我没有被吓醒,在梦里还一直在回忆回去的路,但越想越着急,真的一点也想不起回去的路了,而那个女生很面善,醒来后才想起,她是我小学的某个同学的样子。在梦里并不害怕,醒来后回顾整个过程,却吓得半死。

那些女生们教会我的事(四)

霞:不需要很优秀,但一定要很开心

霞曾经跟我表姐是同班同学,当我姐小学毕业的时候,霞还在上三年级,于是又与我同班。全班都排挤她,因为她总是不修边幅,披头散发,还长了满头虱子,成绩又是班里倒数一二。
我因为跟她是邻居,所以她天天上学都会叫上我。我也决心改变她,把她带进我的圈子。

后来她爱讲卫生了,也爱打扮了,但矫枉过正,可能也因为比我年长的原因,她在班里爱打扮出了名。人家打两个耳洞,她打四个;人家夹一个发夹,她夹一串;我虽然比霞小几岁,但我总觉得我是她的师长,教育她要努力学习,要把钱花在买书上,于是霞买了很多言情小说;要求她作业每次都“优”;于是霞每次都偷抄我的;要求她打扮得体,于是霞把她那些奇形怪状的耳环分一半给我,我们一起成了班里人鄙视的对象;……

霞总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投机取巧一般。她做不到的,从不勉强。
我常劝告她努力,但她总是六十分万岁,要是不满六十分也没关系,反正还有下次。
霞后来实在没心思读书,初中没念完就出去打工了,妈妈常用她作反面教材,教育我们要努力,要勤奋,否则……

霞则时不时要跟我煲个电话粥,给我讲她乐无边的生活。我很努力,也很勤奋,我怕没书读,要去打工。我一直上高中、上大学、找工作……
霞则打工,谈恋爱,结婚,生子。我大学毕业,霞的女儿已经三岁。她带着她水灵可爱的女儿和憨厚又教养且疼爱她的老公回来见我们,俨然一个时尚女郎,超级辣妈。

我说我每天都很忙,学这学那的。
她说:“用得着那么拼吗,这样活着是不是很累啊?你是从小被老师和家长催眠了,一定要做到很优秀,我不是啊,我开心就好,从来没拿过第一名也没那么紧要。”

我回过头去看看自己,觉得自己像头牛,而霞有她的原则,开心就好,我呢?我是做到让家人满意就好,当我走完了一趟他们要求走的路,放给我自由了,我却早已忘记自己要些什么了。大学毕业后,我才开始反省,我要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我该如何去取舍,选择自己的职业,让自己不要过得那么累。

那些女生们教会我的事(三)

阿敏:把你的事交给我把,不用你操心。

上大学的时候,我常在电话里跟阿当说,我去勾引阿敏,让她做你二奶吧,我觉得我不能没有她。
我常常翘课往广州跑,而且一翘就是一两个星期,我走之前,总是把宿舍的钥匙往她桌上一丢,就直接走人,啥都不用交代。
其他人会劝我说小心被系里点名记过,而阿敏总是说:“丫的心早就飞广州了,留在这也是人在曹营,心在汉。走吧,走吧。”
而我回到学校的时候,一个旷课或迟到都不会有,作业论文啥都一并搞定。我真服了阿敏,打心眼里感激,我没交代帮我做的事,她也尽心尽力,甚至是我自己都没想到的事,她也能巨细兼顾。比如跟图书馆借的书,她也知道提前帮我还,放在食堂的饭盒都帮我晾干收起。其他同学说:“你倒是放心翘课啊,连老师提问你,人家阿敏都站起来替你回答。大家都替你捏把汗呢。”
不管其他人捏不捏汗,我觉得我和阿敏都是不捏的。我对于把事情交给她是十二分放心,而阿敏也一定是两肋插刀,肝脑涂地也帮我搞定的。

离开大学后,各自忙工作的事,我们都很少联系,我真在内心里替阿敏骂自己忘恩啊,后来又要回去办一些手续,要回学校,阿敏听到我要去学校,说她们家的床被都准备好了,可以住她那(她家离学校比较近)。我问要带什么,她说:“带个人呗。”但因为工作的事,后来又没回去,至于那些要办的繁琐的手续,我一并托了阿敏了。
“真是太麻烦你了,我都觉得不好意思。”
“你少来啦,我不是那种喜欢甜言蜜语的人。你把小日子给过好了,就是对我很大的安慰了。记得照顾自己!学校这边还有啥事的话给个电话就行了。”
后来听说她被分配到那个传说中大家最不想去的地方工作,我原以为阿敏会过得很委屈,但是阿敏说:“不会啊,大家都很好相处。”

我知道,不管她去到哪,都是最最受欢迎的,她总是仗义地帮助别人,细心、耐心、不让人操心。我唯一担心的事,如果大家都利用她的仗义,她一定累死,但是阿敏说:“我只是做我能做的。你不是常说物尽其用吗?人也要尽其用啊。”
我感激地笑着,说不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