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番茄

我们一起逛街,两个人都不说话,于是阿当说了这个冷笑话:
“一天两只番茄走在路上,大番茄对小番茄说:’今天的天气好好哦,你说呢?’
小番茄没回话。于是大番茄又说:’今天的阳光好明媚啊,是吧?’小番茄还是不说话,大番茄急了:’喂,我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答我?'”
我转过头看着他,他冷冷地说:”小番茄说:’我们不是番茄吗,怎么会说话?'”

习惯了

阿夏最近很奇怪,总是到睡前脚酸,刚开始只是小腿酸,现在是整条腿都酸。

晚上两个人躺下,阿夏就开始辗转反侧。

“怎么了?”阿当问。

“腿好酸啊。”

“是这里吗?”阿当捏捏我的小腿。

“之前只是小腿,现在是整条腿了。”

“它在悄悄漫延呢,一开始只是小腿,现在是大腿也酸了,接着就是腰,然后就是上半身,最后是全身,……”

“然后呢?”(不会瘫痪了吧?)

“然后,你就习惯了。”

“去你的。”

第二天晚上,阿夏又辗转反侧。

“我睡不着啊。”阿夏说,“我又腿酸了。”

“天!来我疼一下。”阿当捏捏阿夏的腿。

“这样下去会不会瘫痪啊?”

“还没到那程度呢。现在先酸,然后酸到没感觉了,……”

“然后呢?然后就习惯了?”

“不是,酸到最后,腿它就会自己掉下来了。”

“你去死!”

同居家法

我们的家法一开始只是阿当的一时玩笑,至于什么时候被确定下来的,我们都不记得了。只要是谁违反家规,我们其中的另一个就会说:“反了,反了,家法!”就像家长对孩子说:“不听话了是不是?教鞭拿来!好好教训你一顿。”

我们家也有“教鞭”,就是阿当那唯一一条皮带(为什么是唯一呢,以后自会解说)。

毕竟是阿当的皮带,每次我违反家规的时候,他拿起“教鞭”的样子可比我有型多了——一副要大玩sm的模样,大声喝道:“又要穿衣服睡觉了是不是?反了,反了,家法伺候!”然后到处找他的“教鞭”,(常常要找半天,因为他总是乱丢东西)“躺下,自己脱裤子,把PP翘起来。”我拱起PP,发誓说:“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阿当还是会象征性地用“教鞭”在我的PP上拍两下。我就会在心里说:“哼,敢打我,下次落我手里,你就惨了。”

这是阿当针对我的家法——脱光裤子打PP,有时我真怀疑他有SM倾向,不然为什么他用“教鞭”拍我的时候要我叫两声。还强烈要求要叫得像A片的女优。啧啧。。

针对阿当的家法:
阿当要是违反家规,家法就是另外一套了——面壁思过。
“又把我的饭吃完了,我的最后一口。反了,反了,家法,家法呢。”
阿当比我自觉多了,违反家规被我一说会自觉地站到门后边去,站在体重秤上,对着墙角说:“对不起,我错了。让我胖死算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一直说到我喊停为止。当然,这个针对阿当的家法看起来一点也不严厉,但它对阿当的意义非凡。严厉的时候是要求阿当在到楼下去找个当街的“性病广告”然后对着那个广告大声说:“啊,我的病有救了!”
只是现在广州正在创建国家卫生城市,街上很少能看到那种写着“淋病,梅毒”之类的广告了,就只好改成面对墙角了,所以说虽然是对着墙角说,但意义也很不简单呢。

同居家规

两个人住,阿当常说,我们之间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不可调和要怎么办,那就看着家规办呗。这是我们的家规。
第一条:饿就吃,困就睡,随心所欲。(阿夏常常失眠,黑白颠倒,没有固定的作息。)
第二条:睡觉不许穿衣服,在家只能穿睡衣。(阿当可以不穿)
第三条:两个人走路,阿当永远是在走在路在外面。(请阿夏自觉遵守交通规则,闯红
灯的时候要同心。)
第四条:吃东西的时候,第一口给阿当,最后一口是阿夏的。(嘿嘿,满足阿当的CN情
结。)
第五条:问话不许不答。
第六条:回答不许只说:“哦,嗯。”
第七条:大事一切都听阿当的,小事一切听阿夏的。
第八条:由阿夏决定什么是大事,什么是小事。
第九条:不许放连环屁,尤其是臭的连环屁。(针对阿当)
第十条:如违反以上家规,家法伺候。

我要去发帖

今天,阿当无聊在看天涯的帖子,突然转过头来跟我有了下面这段对话:

阿当:你看看天涯,每天都有那么多人遇到那么不幸的爱情。
阿夏:是吗?
阿当:比如有些女生的男友小心眼啊,有些男生的女友自私自利啊……不说了,你自己去看,人间啊,那个百态。你的碗还没洗呢。
阿夏:不,我要去发个帖子先。
阿当:?
阿夏:就说“男友从不做家务,我是否应该决定不同居”。
阿当:啊?那你会说你男友是谁吗?
阿夏:不会,我只会留下你博客的地址。
阿当:呃!那,那,还是我洗碗吧。
阿夏:好。我去发帖。
阿当:你还发?
阿夏:对啊,我决定发:感谢你,天涯,是你让劳动妇女从此当家做主人!

我们是从哪里来的

在洗澡的时候,阿当讲了个笑话:
有个七岁的孩子问他老爸:爸,我是从哪里来的?
他老爸说:是河里捞来的。
那晚孩子就在日记里写:爸爸和妈妈没有性生活。
他老爸偷看了他的日记,后悔不已。
第二天,那孩子又问:爸,我们是哪里来的?
他老爸狠了狠心,做了很好的准备,将一整个过程,从ML到孩子的妈怀孕,到生下他的全部细枝末节全都告诉他。孩子听完,吃惊地望着他老爸说:不对啊,我听我同学说他是陕西来的。

后来,有人问我们是从哪里来的。
阿当说:“你知道,我们都是从爸妈那里来的。”

阿当是干嘛的

阿当是干嘛的?按他的说法,他就是个打杂的——从策划到设计,到技术,到运营,无所不兼(当然这是小公司的特色之一)。但阿当也有另外一个说法:

某天他跟我说:“今天有个人很神气地问我:‘我是搞IT的,你是干嘛的?’”
阿夏:“那你就跟他说你也是搞IT的呗。”
阿当摇头道:“没,我说,你们是挨踢的,我是挨踹的。”
然后阿当又问我:“你呢,阿夏,你是干嘛的?”
我飞他一脚说:“嘿嘿,我是踹人滴。”

后来,又有一次我们去参加一个聚会,又有一个人跟他自我介绍说:“我是搞IT的,你呢?”
我在心里想:“阿当是挨踹的。”
没想到他说:“呃,我,我,我是被IT搞的。”

阿当和阿夏

圣经版:

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 耶和华神在东方的伊甸立了一个园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里。耶和华神使各样的树从地里长出来,可以悦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园子当中又有生命树和分别善恶的树。有河从伊甸流出来,滋润那园子,从那里分为四道。耶和华神将那人安置在伊甸园,使他修理看守。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耶和华神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 耶和华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 耶和华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

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 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 当时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他给他妻子起名叫阿夏,(因为她是夏天开始跟他在一起的)。他们偷吃了禁果后, 耶和华神说,那人已经与我们相似,能知道善恶。现在恐怕他伸手又摘生命树的果子吃,就永远活着。耶和华神便打发他出伊甸园去,耕种他所自出之土。

现代版:

千百年后,在某个城市里,这两个从伊甸园里出来的人开始了他们新的生活。

阿当不再种地,阿夏也并不只穿着无花果的树叶,阿当是个IT小青年,是某个网络公司的中层领导,阿夏是一个成长中的家庭主妇,照顾阿当的一日三餐,并在家写他们的事,还有她那永远发不出去的小说。从此开始了他们在都市里的百味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