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分居了

结婚3个月后,阿当终于另有所属,于是我们分居了。
人说7年之痒,阿当的痒早在我们结婚之前就隐隐作祟了。其实我知道,他向往杭州已久了。
于是,在我们还没有蜜月旅行之前,阿当就飞杭州了,另外一个等他的二奶是“支付宝”。经过面试、体检,二奶对他的重重考核过后,阿当终于被录取了,折腾了一个来月,阿当终于屁颠屁颠收拾细软,打包好行李,投向支付宝的怀抱。
从此,他的一日(“日”好像没法做到),三餐就叫给支付宝照顾了。

在此之前,阿当有时叫我“阿夏”,有时叫我“宝宝”,去了杭州之后,他竟然开始叫我“小宝”了。
我第一次听到,就深有感慨:遥想当年《月光宝盒》里的铁扇公主掐着至尊宝说:“什么?牛夫人!想当年你叫人家小甜甜的。”
我心想:“什么?小宝,当初你叫人家宝宝的,做了支付宝小二,就改叫人家‘小宝’了。看来支付宝是‘大宝’了。”

本来无所谓吃支付宝的醋,有支付宝照顾他,我本来省了心。无奈支付宝已经完会占有了我当初的地盘,我如今这里人去楼空,雁都不曾见一只,书信更是渺茫。阿当从此不上QQ,偶尔GTalk,或有旺旺,也仅是只言片语:“我这边忙,回去跟你聊。”
基本不到晚上8点过后不下班,更晚是是10点多。
回家,趁煮水的当儿,陪我聊几句,然后洗澡、睡觉。

很久以前,我看某个淘宝员工的博客,在个人计划里其中有一条是“坚持一个星期洗一次澡”。
我看阿当也快要到没有时间洗澡的地步了。
但这家伙甘之如饴,始终一颗红心向着支付宝,基本是把革命的本钱都放在工作上了。
刚去的第一个星期就流鼻血、牙疼,以前压力大时候他也会这样,可是没想到,牙疼竟然疼了一个星期。他在旺旺上说,半边脸已经肿了。换成是在广州的话,阿当早请假在家养着了,可是在杭州,他一个人的时候,竟然死撑着……这,真让我担心。

好在阿当总是能随遇而安,从那以后就没有听到他抱怨过什么。(除了后来再一次维持一周的牙疼以外)

他说杭州真的是一个好地方,那里很适合居住生活(我想大概还是没到冬天,不知道冬天下雪的时候他会不会怀念广州的温暖);他说杭州的MM都很漂亮,随便遇到一个都是绝美的风景;他说杭州很人民生活很悠闲,他喜欢那里的生活;他说公司同事很和谐,能学到很多东西;他说……反正一切都好。所有这些我听了心里都酸酸的,难道他就不能补一句说:“唯一不好的是‘你不在这里’?”

我还在广州,跟阿当说,我大概还要在广州打拼三年,等我淘宝店做成皇冠了,再开个实体,到那时,我再想我要不要去杭州。
然后心里还在暗暗观望:会不会支付宝也有适合我的职位呢?或许,我可以去杭州撒。但是我辛辛苦苦经营到4钻的淘宝店啊。。要怎么办?在广州,我如鱼得水做淘宝,到杭州,我大概只能喝西湖水,吹西北风了。

刚刚打开e-mail,看到wang bin童鞋来信:

关注你的博客很久了,虽然从来没有留言过。你们的生活好幸福,令人羡慕。我经常会点你的博客,但是发现有近半年没更新了,是不是工作忙了?记录些生活中开心的事也是个缓解工作压力的良方,看你的日志更是一件愉快的事情,相信还有很多朋友关注着你的博客的。恩,很期待你更新

又一次对不住大家了,谢谢你们的关注,阿当不在广州了,以后我就记录我们的分居生活吧。

14 thoughts on “我们分居了”

  1. 阿夏做了淘宝就不管博客了,这块地都快荒了。。。。总算来锄草了

  2. 好久没来了,原来这对神仙眷侣也已婚了。呵呵。恭喜恭喜。不知道怎么回事,日志的文字右边有一点点看不到。大概两三个子吧,阿夏找找原因吧。

  3. 其实杭州也有四季青服装批发市场 还是很适合做淘宝的 更何况阿当去了阿里巴巴 还可以搞点资源帮你推广推广 哇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