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一)

四年前某天阿夏吃饭噎到,咳得厉害,觉得有饭粒进入到舌头下面的肉里了,这样的荒唐事,阿夏妈妈也不信,说进到气管里了还有可能,说饭粒跑到舌头底下的肉里面去,实在没道理。接着阿夏的下巴咽喉旁即刻肿了起来,像是痉挛一般,整个下巴僵硬了,妈妈说帮忙用风油精擦了几下,没一会儿自然消肿了,就没当回事。

从那次之后,阿夏时常吃饭时会突然停下来,手按住下巴,眼看着下巴莫名其妙就肿起来,用手揉几下,才慢慢消肿。去看过医生,医生猜想是淋巴腺的问题,也没有什么对策。只是建议说不要吃剌激性的东西。

三年后的某天,阿夏终于在她的舌头底下发现了三年前噎到的那颗饭粒,但是那颗饭粒已经不是饭粒了,已经变成了绿豆大的东西,在舌头底下的肉里,一旦受到剌激,下巴就肿起来。
阿当百度一下,发现阿夏的症状和网上说的唾液腺导管结石的症状差不多。看到有相同症状的人有些结石越来越大,如鸟蛋一般大。看得阿当起鸡皮疙瘩。
阿当命令说:“明天就去动手术。不能拖。”

还没动手术,两个人就开始胡乱猜想。
阿当一开始是安慰地说:“不用怕,以前我爸头上也长了个东西,医生给打了麻醉,不到两秒就把那个东西割下来了。我爸还没察觉呢,不疼的。”

阿夏:“我不怕疼,这个东西已经折腾我三四年了,长痛不如短痛,我老早就想叫你拿个刀帮我割掉它了。”
阿当:“啊!很恐怖的。说不定你明天一去到医院,医院就用刀帮你先把下巴切开,再用手掰开,把那颗东西拿出来。”
阿夏:“这个不恐怖的啦。我觉得医生可能会用刀从嘴这里切下去,把脑袋分成上下两瓣,然后我血肉模糊地躺在手术台上,他们再拿着放大镜在那找。万一碰到某个菜鸟级的医生,有可能他还找不到那颗结石,把某条血管给切断了。就像杀鸡那样往我脖子上一抹,我就跟你说拜拜了。”
阿当觉得我说的还不恐怖,还接着说:“到时他们找不到,你的脑袋就掉了出来,说阿当我们还是吧。。。。”
阿夏:“去死!人家还没上手术台你就这样恐吓我,我觉得我明天见到医生后就不用上麻醉了。”
阿当:“有心理准备了咧。”
阿夏:“不是有心理准备,是直接吓死在手术台上了。”

5 thoughts on “手术(一)”

  1. 手术前还坚持写博……
    虽然还没进手术室,但我还是祝你早日康复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