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别和交待

送阿当去搭车,在站牌下等车,阿当说:“我要回去了,有没有什么要交待的啊?”
怎么会问这个,又不是小孩子,还要交待什么呢?看着他有些期待的眼神,我像是忘了台词的演员,心里打鼓,要说些什么。反正横竖都没啥要交待的。

“呃,交待啊?”我左思右想还是没想出来要交待点什么。
“比如‘路上小心’啊一类的呢?”
“对,路上小心啊!”
“然后呢?”
“没有了啊。”
看到他有点失望,我又另外补充道:
“哦,对了,另外问候爸爸妈妈,如果真要交待点啥,电影里女主角通常会说‘路边的野花不要采’是吧,你也一样哦。”
“我不喜欢路边的啦,我喜欢路中间的。”
“啊,我刚想说回去不要欺负村里的姑娘们呢,敢情你听了一定会说你不喜欢村里,你喜欢村外的?”
“是啊,是啊。”
“回去吧,回去吧,我不交待了。”
“但是我要交待一下。我回去了,你不可以红杏出墙哦。”他反倒要交待我了。
“哼,我不是红杏,我要爬上墙头等红杏去。”
话一说完,车就来了,阿当赶紧上车,走上车又转过头来说:“不可以偷懒不做饭哦。”
比我啰嗦多了。

6 thoughts on “道别和交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