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足情:弟弟的搞笑人生

大多数人见到我们两,总会说他是我哥哥,就连爷爷奶奶也有时分不清是他大,还是我大。看起来他的确比我大。

那些被他“罩”着的日子,我觉得他以后可能会变成港片里的“古惑仔”,还好,后来没有。他常跟我说:

“要是有人欺负你,告诉我。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高一时,阿当第一次带我去溜冰,他跟踪我们,到了进了溜冰场,他已经在那了,而且就在我们旁边溜来溜去。我气急败坏——我好好的约会,他凑什么热闹!结果他还把阿当叫走了。
阿当回来说:“你弟弟真牛,他警告我不许欺负你,不然叫我吃不了兜着走。”

我上高二,他已经在外面做生意了,打电话回来说:“你放心,我会叫那帮兄弟罩着你的。”后来,凡是有男生在学校里跟我说过话,说了什么话他都知道,我寒,原来他所谓的“罩”就是派人打探并监视我在学校的一举一动。我对他恨之入骨。

为了平复那些被他“罩”着而日积月累的愤恨,我曾经信誓旦旦说要跟他断绝姐弟关系。但他说:“你就我一个弟弟,要断绝了,爸妈肯定以后是我养的,那你还要不要爸妈了,要断绝的话,就不是你的爸妈了,你要想清楚哦。”
我斗不过他。

到广州后,他来看我们
他见到我们两的第一句话是:“这么多年,我都泡过好几个MM了,你们还在一起啊?”
我听了很不爽:“是啊,你以为每个人像你那么花心啊。”
“这不是我的事,重要的是人家嫌弃我,你知道吗?这么多年了,阿当还真的没欺负过你么?”
“是啊。”
“呃,看来那些MM都是被我欺负走的。”

我们吃完饭,带他到附近逛逛,看到路边摊,他说:“我跟你们不一样,比如,我喜欢吃路边摊,你们呢,你们肯定不吃是吧?”
“我,我干嘛要跟你比这个啊?”
“我只是打个比方。以前在东莞,那些日子电视上不是精彩播那些路边摊卫生很差的新闻么?我朋友一边看那个臭豆腐的新闻,一边吐,原来那些臭豆腐真的是用那些下水道的水泡的,我朋友打赌说,要是我敢吃的话,吃一块给五十。我说,区区一臭豆腐能难倒我不成。我就拉着他到XX广场,买五块钱臭豆腐,广场上面的大屏幕一边播那个恶心的新闻,我就一边吃给他看。他一边给钱,吃一块五十元,吃到他不是想吐,而是想哭。”
我和阿当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他。
“这就是我们的不同了。”他补充道。

“你们这边有鞋店吗?我要去买双球鞋。”他问。
于是我们带他去看鞋。
一路逛下来,看到的鞋子都是五六百一双的,他说:“这鞋穿了,我每打一次球就能瘦几斤吧?”
“为什么?”
“五六百一双,穿去打球,一边打心里就一边心疼,鞋底磨损一毫米都值几十块吧,几十块能换好几斤猪肉了吧,你说这不是掉肉吗?”
终于看一双两百多的,他拿起一只,对售货员说:“这是两百多吗?”
“是的,你可以试试。”
“你说的是一只,还是一双?”
“一,一双。”售货员突然有些转不过弯。
他一边试鞋一边给我们讲他的鞋的故事:“我之前有一双我很喜欢的,穿了半年,整个底全几乎要掉出来了,只有一点点边缘还沾着,我拿去给修鞋的让他帮我补,最后给钱的时候,他收了我五块,我火了,不是一向都三块钱的吗?那家伙一听急了,说:‘三块钱?你的整个底用了我三瓶502,我收你三块钱的话,连本都挣不回,你这鞋,一般人都不想补了。”
他学那修鞋工的模样,笑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们的生活真是不一样,可我觉得他的人生真是妙趣横生啊。

10 thoughts on “手足情:弟弟的搞笑人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