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mini生活·小窝记

“两个人住,由一个空字开始,可以随时起革命,我们都暗暗兴奋,未来日子将会新鲜刺激。”——欧阳应霁

刚搬进新租的房子,虽然不是自己的,但已经是把这个地方当成家了。最让不兴奋的莫过于布置我们的小窝。
我觉得我有十二分的室内设计天赋,从搬家那天就“天赋横溢”了。
方寸大小的空间,放了一张床进来后,要再放个桌子都显得拥挤,我恨不能把床给拆了,铺个软泡沫,上面可以放张移动的桌子,这样,就能宽敞许多了。
“可是,没有床,我们床底下的那些东西要堆到哪去?”
阿当问得好,我要找几个大箱子,一并装起来,堆到门后去。
阿当懒得动,说一切交给我。

刚搬进来的那几天,我连晚上做梦都梦见自己在改造我们小小的空间。
我要买几个木板和三角架,钉在墙上,就有书架了,而我们那些碟和书也有安身之处,不至于堆在地上。
再弄几根钢管,杠在门上方和浴室的墙之间,衣服可以挂在上面;用阿当不穿的裤子,弄个壁袋,把内衣裤、袜子、帽子等小件的衣物收藏在壁袋里,也挂在钢管上;买个三角架,把浴室里的瓶瓶罐罐都摆放好;墙角还有个空位,刚好放棉被等大件的物品;……

越想越是心痒痒,结果翻开租房合同一看,计划几乎都泡汤了:合同规定不可以在墙上钉钉子,不能任意改变房间里的设施,损坏墙面还得罚款。书架没有了,衣架也没有了,床也不能动,……
我对着房间里唯一的一张桌子发愣:上面放着电视机,几乎占去了半个桌子,剩下半截用来放我们的笔记本和电插牌,所剩方寸,几乎挤不下一个杯子。
我一气之下,把浴室的门也拆下来了,架在桌子上,刚好占去床尾剩下的空位,坐在床上,前面刚好是门变成的桌子。而且这桌子有一米八长,够我们堆书和吃饭的了。

到家乐福去买了个浴帘,在墙上贴两个贴勾,挂上浴帘,代替原来的门,发现挂上帘布,浴室的空间也变大了。
衣架的事我也不甘浪费想了好久的idea,量好墙壁之间的长度后,到五金店去买了截钢管,回来后往墙上一杠,才发现短了,不钉钉子就无法固定住,那就偷偷钉呗,反正我想好了,到时再搬家的话,我就把钉子拔出来,上面贴块白纸就可以了。钉子是小,钉钉子事大,我个子矮没法将钉子钉到门上头去,但又没有可以垫的凳子,于是把书都搬出来垫脚,踮着脚,用仅有的一个钳子敲了老半天,还一边担心“嘣嘣”响的声音会把管理员给引来,把音乐开得很响来掩盖。大拇指被砸了N次之后,终于把钉子给钉进墙了。才把钢管装上去。

忙活了一天后,终于搞定了,阿当下班回来,推开门,又把门关上,确定自己没走错房,才进来。
“我还以为我进错房间了。我的天,这桌子,是咱浴室的门?你是怎么把这么重的家伙弄下来的?”他问。
“嘿嘿,山人自有妙计。”

7 thoughts on “我们的mini生活·小窝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