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女生们教会我的事(三)

阿敏:把你的事交给我把,不用你操心。

上大学的时候,我常在电话里跟阿当说,我去勾引阿敏,让她做你二奶吧,我觉得我不能没有她。
我常常翘课往广州跑,而且一翘就是一两个星期,我走之前,总是把宿舍的钥匙往她桌上一丢,就直接走人,啥都不用交代。
其他人会劝我说小心被系里点名记过,而阿敏总是说:“丫的心早就飞广州了,留在这也是人在曹营,心在汉。走吧,走吧。”
而我回到学校的时候,一个旷课或迟到都不会有,作业论文啥都一并搞定。我真服了阿敏,打心眼里感激,我没交代帮我做的事,她也尽心尽力,甚至是我自己都没想到的事,她也能巨细兼顾。比如跟图书馆借的书,她也知道提前帮我还,放在食堂的饭盒都帮我晾干收起。其他同学说:“你倒是放心翘课啊,连老师提问你,人家阿敏都站起来替你回答。大家都替你捏把汗呢。”
不管其他人捏不捏汗,我觉得我和阿敏都是不捏的。我对于把事情交给她是十二分放心,而阿敏也一定是两肋插刀,肝脑涂地也帮我搞定的。

离开大学后,各自忙工作的事,我们都很少联系,我真在内心里替阿敏骂自己忘恩啊,后来又要回去办一些手续,要回学校,阿敏听到我要去学校,说她们家的床被都准备好了,可以住她那(她家离学校比较近)。我问要带什么,她说:“带个人呗。”但因为工作的事,后来又没回去,至于那些要办的繁琐的手续,我一并托了阿敏了。
“真是太麻烦你了,我都觉得不好意思。”
“你少来啦,我不是那种喜欢甜言蜜语的人。你把小日子给过好了,就是对我很大的安慰了。记得照顾自己!学校这边还有啥事的话给个电话就行了。”
后来听说她被分配到那个传说中大家最不想去的地方工作,我原以为阿敏会过得很委屈,但是阿敏说:“不会啊,大家都很好相处。”

我知道,不管她去到哪,都是最最受欢迎的,她总是仗义地帮助别人,细心、耐心、不让人操心。我唯一担心的事,如果大家都利用她的仗义,她一定累死,但是阿敏说:“我只是做我能做的。你不是常说物尽其用吗?人也要尽其用啊。”
我感激地笑着,说不出什么。

7 thoughts on “那些女生们教会我的事(三)”

  1. 有个贴心室友真窝心呀!
    我又想起和室友洗完澡一起在阳台吹脚丫子,把音响开到爆的日子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