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爱情

我们宿舍六个人,上大一的时候除了我,其他室友都是单身,上大二那年,除了婷子,每个人都有了伴侣。我们常常聊自己的恋情,婷子始终绝口不提自己的感情。
婷子是个很文静、很亲切的邻家妹妹类型的女生;长得也很端庄。因为是中文系,我们班的男生本来就屈指可数,但就在这屈指可数的几个“国宝”中,也有追求婷子的男生向我求救,要我帮忙做红娘。
男生的人品不错,我很乐意帮忙,就将此事跟婷子说。婷子说她已经收到男生给她的情书了,但是,她已经有意中人了。我们都不禁讶异——两年来,从没听她提起过她男友的事,怎么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于是婷子的故事就开始了:

五年前,他们上初三。男生是班里的班长,长得很秀气,成绩优异,班里的灌篮高手,就坐婷子的前桌;婷子是班里的学习委员,个性文静,但对熟的人也有时很霸道,于是常常欺负班长;两人在班里,是大家公认的“天造地设的一对”,既然是公认的,久而久之,他们也就默认了,只是双方都不挑明关系。依旧在学习上互帮互助,管理班级上妇唱夫随,私底下打情骂俏,直到毕业。毕业晚会后,男生给了婷子一封信,信里只有简单的几行字:
我要去城里上高中,我想像我哥哥那样到北京去上大学,给我七年的时间,七年后,我一定娶你。
婷子小心地收好她人生的第一封情书,也收起了她尊贵而楚楚可怜的爱情。
男生的确去了城里上高中,高一的时候给婷子打过电话,让婷子专心学习,不要太想他,他也会努力实践自己的承诺。
婷子说他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所以她相信他。从此他们不再联络。

时隔三年,婷子多方求助,但是没有同学知道那男生的下落。而按之前的那个电话打过去竟是另外一户人接电话。
婷子一直等着,那个暑假,婷子等大学通知书,也等着她的爱情盛放。
但大学的通知书来了,她的爱情却杳无音讯。

上了大学,婷子对每个喜欢她的男生都保持距离,她说七年的时间还没到,她不能辜负了人家。
到了第六年,我们上大三,很多人开始为毕业的事忙了,班里喜欢婷子的男生也很痴情,每天在宿舍楼下等婷子出现,帮婷子打饭、打水,但就是打动不了婷子的心。
我们都知道婷子有意中人,但这好像一个泡影,而且悬而未果。婷子偶尔也动摇地说:“他也许考到了很不错的大学,也会遇到很不错的人吧,他还会记得给我写过那封信吗?”
但过后又无比坚定地自我安慰:“七年的时间还没到,我都等了六年了,难道就不能再等一年吗?”
“可是,现在联系那么方便,为什么连个电话或邮件都没有呢?不要那么傻了,年少时的事哪能信啊!”我们都这样怀疑。
婷子不再解释什么。

大学毕业后,我们都工作了,眼看七年也过去了。班里追婷子的男生也死了心。婷子最终还是一个人,那个传说中的“意中人”从没出现过,仿佛根本就不存在。他只是频频存在于婷子的回忆里,在那封简单而信誓旦旦的信里,在我们的调侃中。

今年,我们六人中的其中一个结婚了,六个人在网上聊Q,结婚的那个室友问起婷子的爱情,婷子说:“我还是没找到他,也许他也找不到我呢。”
我一怒之下说:“你把他的名字给我,我在网上给你人肉搜索出来。”
但婷子明显没有要我们帮她的意思:“我想,我已经习惯这样在心里暗暗期待了,干嘛要找出来呢。”
我和几个室友无言以对。
想起婷子,我总会想起茨威格《一个陌生女子的来信》里那个执着于自己爱情的女人,杜拉斯说:”婚姻是两个人的事,而爱情只要一个人就够了!”,世间有千百种爱,一个人的爱情也是其中一种,我只是不希望婷子仅仅是因为胆怯而不敢爱,但是一旦真相与期望相违背、承诺不再,我们更担心婷子会因难以接受而崩溃,对此,我们只能默默祝福,但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23 thoughts on “一个人的爱情”

  1. 题目很好,男女都有痴情的时候,特别对年少时的懵懂的感情总会念念不忘,但终有一天,他(她)会明白,那其实不是爱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