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神经”陪你“疯”

带木木去游泳,小伙伴在等我们、于是急匆匆收拾了东西出门,上了电梯才发现木木的游泳圈没带。
“呀,游泳圈没带。”
“今天不用带,我用水管呼吸就可以了。”木木说。
“啊?你怎么把这个也带出来了?拿回去吧,没有人带水管去游泳的,而且会呛到水的。”我才发现木木拿着她玩了一天的“水管”,那是前几天家里装空调剩下的一段约1.5米长的塑料软管,空调外机排水用的。
木木紧紧抱着她那一团水管说:“不会的,这个是用来呼吸的。”她把水管的一头含在嘴里,演示给我看。
“好吧,那还是要带游泳圈。”我们于是又回去拿了游泳圈。

一路上我已经能想象到等下木木含着她的水管进到游泳池里,其他大人们会说些什么。我提前演示了一遍她将遇到的情况。“木木,要是去了游泳池,别的阿姨、叔叔、奶奶问你这个是什么,你要怎么告诉他们?”
“这个是呼吸用的,是水管。”
“嗯,要是有人说这个是不能带进游泳池的呢?”
“可以的,这个是用来呼吸的!”木木非常肯定地说。
“嗯,那到时要是别人问你就这样告诉他们哦。”
“嗯。”

去到游泳池木木果然带着她的水管下水了,果然被别人问,被好心的奶奶们说了:“这个会喝到水的,水很脏的。”
“让她拿下来吧,这样不好。”balabala~

我问木木:“可以拿下来吗?奶奶说会呛到水、喝到水的。”
木木很生气,好像我突然怎么不理解她了,她大声说:“不可以,不会呛到水,我没有喝水,这个是用来呼吸的。”
我笑着对好心的奶奶阿姨们说:“随她吧,她说是用来呼吸的。”奶奶们露出了无奈的眼神。

期间木木一直含着水管在游泳池里走来走去,其他人一定觉得我这个妈妈怎么不管管孩子,可是,我表面上能理解大人们的“好心”,内心里也在维护着木木——她居然能想到用水管来呼吸诶,这都不知道她从哪学来的,而且她还敢学以致用,尤其是面对大人们的质疑时自己很肯定。

后来其他小伙伴们也都被木木的水管吸引,过来和木木一起玩水管。导致回家的时候水管都不知道被玩到哪去了。到家木木才想起来,想到心爱的水管没带回来,马上就哭了,要马上回去拿。

怎么可能绕回去拿,天都这么晚了:“反正明天还要带去的,不如打个电话给游泳池那边的人,叫他们帮你保管,明天回去游泳就可以用了。”
“不要,我要自己回去拿。”
“可是妈妈要回去做饭了。已经天黑了。”
“那好吧,回去就给他们打电话。”

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给游泳池那边的客服打电话,拨通电话后木木自己说:“喂,阿姨,我的水管丢了,在游泳池里忘记拿回来了,你知道么?”
电话那头:“你说啥?你再说一遍。”
“我的水管丢了 在游泳池 你知道么?”
“什么东西?”
“我来帮你说”我接过了电话。客服终于搞清楚情况并答应帮我们保管好。木木总算放下心。

临睡前,讲医生的故事,讲到了细菌、病毒。木木一本正经地跟我说:“不能喝游泳池里的水,里面也有细菌的。”

看来,她是知道的嘛!下次,我真的要好好维护她的想法了,就算别人当我们是疯子,我也要陪木木“神经”陪木木“疯”。

亲,我拿什么烤箱给你推荐

面包持续到第五个。今天被群里的朋友问要买烤箱要选什么牌子,让我给推荐一下。
我居然啥也没想就建议人家买长帝的,国内销量第一,土豪的话买西门子。
然后群里另外一个蛋糕达人出来插话说:“推荐什么也不能推荐长帝的”,她的两个朋友都是买了长帝的,玻璃炸裂。
我汗!
接着蛋糕达人刷过来好多长帝烤箱玻璃炸裂的图片,我顿时瞠目结舌!
要知道,我可是一个爱趴在烤箱上随时都侯着里面的食物的人,要是我的烤箱哪天也玻璃炸裂,我就不用活了。
我于是连忙去翻我的烤箱的购买记录,去找我烤箱的玻璃参数,上面是“聚能发射防爆门玻璃 双层密封玻璃门 安全防护欧盟A13生成标准”,这些字多少安抚了我不安的心。
但是,以后,打死我也不敢给人家推荐烤箱了。
想想万一人家买了我推荐的烤箱,然后发生安全问题,我还真的成了罪魁祸首了。
唉~

我回来了

转眼间,时光飞逝,木木已经快3岁了诶。
当初因为看日剧《Mother》,想生一个芦田爱菜一样可爱的女儿,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不知道是不是相由心生,也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时候看太多芦田爱菜的电视、电影了,发现我家木木真的越来越像爱菜酱了。

坐完月子,木木一个多月开始,我就带木木从广东回到杭州,之后开始都是一个人带木木,基本没有时间更新博客。期间还有一段时间睡眠障碍,经常性失眠,囧片王和《阿当和阿夏》都停掉了。

偶然收到一个朋友的约稿,说看到我朋友圈经常发美食,能不能写写烘培的事。我欣然答应。当天提交了稿件。
朋友也是一个妈妈,小宝宝即将周岁,为给宝宝过个特别的生日,也为了庆祝自己成功从孕妇变回美少女(这个是我自己瞎掰的),她决定穿比基尼庆祝宝宝的生日。哇~比基尼!于是朋友开始为期60天的锻练并记录自己的健身,她开启了一个“60天比基尼塑身计划”,为此我也决定把自己每天做面包的过程和心得记录下来,开启了“阿夏和木木的60个面包计划”,并在微信公众号“ibetterme”上保持更新。该计划也会做成菜谱的形式在我的“下厨房”的帐号上更新。So,我想同时也把博客继续写起来,喜欢烘培、做面包的朋友们可以跟我一起切磋。

有网友评论说遗憾没有看到阿当和阿夏的合照。今天,我把我们仨的合照放上来,人丑才不喜欢拍照,你们不要吐槽我啊,内心好脆弱的说,好怕把你们吓跑了。。。快回来!(说好的评论呢?)

我们仨

How time flies…

好多以前博客的朋友问我们怎么不更新了,我来澄清下:因为生完小朋友后事情实在太多了,阿夏变得非常忙,基本上没时间更新博客,连囧片王也长草了。现在阿夏好多东西都改成在朋友圈更新了。

这个博客其实太久不维护了,本来想干脆关闭掉吧,后来想着留着做个纪念也好。于是趁五一假期更新了下主题,修复了一下配置和插件。

再顺便跟大家报告下我们的生活吧。我们过去几年的生活变化蛮多的,我们有了一个很聪明漂亮的女儿,搬了新房子,买了车,现在定居在杭州一个非常美丽的小镇。

谢谢大家的关心。

Shit!这么多年了,我们还是要分居啊!

从知道怀孕开始,阿当就常用“回老家”来“恐吓”我。

上网时间太长的时候,阿当说要送我回老家;吃饭太随意,没人给我做饭,他说要送我回老家;晚上没时间陪我散步,他说要送我回老家;稍有不适,担心没人照顾我,他说要送我回老家;……反正,一旦让他觉得有点忐忑,他就想送我回老家,好像把我交给他父母,才是最安全的。

但从结婚到现在,我跟公公婆婆住在一起的日子加一起也不超半个月,各种担忧一直伴随着阿当的给我的恐吓。

阿当说哪里是恐吓,家里人会照顾我,这样他才放心。从怀孕3个多月开始,阿当就给我做各种思想准备,说到时会陪我回去,会让我先适应一下家里的生活。包括举例各种在家可能遇到的状况,告诉我如何应对;还有家人的习惯和性格等等。

也可能太久没有回老家(两年多),随着孕期的增加阿当也无比期待快点能回去,而且由于孕期中的我很怀念家乡的各种小吃,也勾起了阿当的回忆,阿当也变得无比想念广州大塘烧鹅的叉烧和烧鹅,无比怀念许留山的甜品,无比垂涎老家的肠粉、薯粉粄;无比想念家里的粽子。。。反正,吃货对家乡的所有惦念都是来自味觉,家乡真的就是“舌尖上的家乡”。发誓回去一定要好好吃个痛快。

而我一边想着家乡的美味,一边也越来越恐惧,每次想到要一个人在家里待产,跟没有共同生活经历的公公婆婆哥哥嫂嫂同个屋檐下,阿当又不在身边,就感觉无比凄凉,好像被抛弃了一样。恐惧多过于想念,能拖一天是一天,终于拖到7个月多。因为8个月之后不能坐飞机,不得已了,只好被阿当送回老家。

阿当请了15天的婚假,终于如愿送我回广东老家了。
不过回家不到5天,阿当就推翻了之前的所有设想,甚至有些后悔带我回家。

因为老家的空气真的没有杭州好,到处都很脏,尤其是去吃早餐时路过市场,看到到处的苍蝇,到处都是垃圾;路上尘土飞扬,原本早上陪我去散步的,结果散了两天,阿当就劝我,以后不要出来散步了,在家里爬爬楼梯,或者到六楼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就好了,外面空气不好。家里的自来水都是黄色的,都不能喝,老家的人都带着桶去远点的地方装山泉水喝。

阿当也不想出去玩,每天宅在家里上网、打游戏。不到一个星期,我就感冒了,从怀孕到现在7个多月,第一次感冒;接着就是阿当感冒,发高烧。家里人都笑我们“水土不服”。

之前一直惦念的各种美食,都吃了一遍,也就没有什么可再期待的了,阿当于是每天都念叨着:“还是杭州好啊!早知道就让你在杭州生了,请人照顾你。。。”

好在跟公公婆婆哥哥嫂嫂们没有什么隔阂,家里人多也热闹,我开始能适应家里的生活了。

只是15天过得太快,阿当转眼就又要回去杭州工作,而我要留在老家等生了小孩,做完月子才能回到他身边,这期间大概要有半年的时间跟阿当的父母和哥哥嫂嫂住一起,那种被抛弃的感觉终于真切了起来。

阿当离开的前一晚帮阿当收拾完行李,我就跟他说:“你还没走,我就开始想你了。”送阿当搭车离开的那个早上还是雨天,两个人一起去吃完早餐,他抱抱我,对着我的肚子说:“小宝宝你要乖,不要欺负你嫲嫲。”转身上了车,我一个人走路回到阿当的家,自己开门,自己回到房间,顿时四下里好空。突然不知道要干啥。坐在阿当一直坐的位置上,想摸摸他的头,捏捏他的肉肉。呃,摸不到了~~~当天还被亲戚问:“阿当走了会不会不习惯?”马上就哽咽了。

脑里马上冒出那句:“After so many years,shit, I still love you !”
而我的版本是:“从老家到广州,从广州到杭州,shit!这么多年了,我们还是要分居啊!!!”“这么多年了,shit,我还是会不习惯!”

电狼的祭尸会

怀孕无聊,我已经帮阿当把魔兽猎人的账号练到85级了,阿当不满足的是,每次看到人家的带着炫毙了的灵魂兽就很眼红,这就好比开着一辆夏利,旁边停着一辆拉风的法拉利一样不平衡。每次看到其他猎人的灵魂兽,阿当都激动的喊我:“阿夏,快看,就是这个,这个电狼,亲爱的‘逐日’,碉堡了,有木有!”
“不是很漂亮啊。感觉还没有你现在的豹子漂亮。”起码我觉得透明的豹子还是很有感觉的。比一条紫蓝色的狼好看一些。
“哎!没品位。”阿当始终保持着对电狼的狂热迷恋,而且这种情愫几乎每分每秒地累积,似乎随时都会爆棚!
“要不给我的豹子取个响亮的名字吧?你说叫什么名字好呢?”阿当问我。
“er……就叫‘屌豹了’吧。”阿夏感觉阿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不过豹子永远都无法取代电狼,阿当于是从默默关注,到几近疯狂,决心要守到这只灵魂兽。据说这只灵魂兽,在服务器上,每隔6至9小时就会刷出一只来,所以看准了时间,在它可能出没的地方守候,成了我和阿当每天的功课。这灵魂兽还真的名副其实啊,敢情阿当的魂都给收了。
周末的时候,阿当可以不睡觉,定好时间,随时待命般在地图上巡逻。

阿当在巡逻的时候,我有时睡不着也会起来围观一下,有时候还替他守着,让他有上厕所和打盹的时间。原本以为阿当这样的行为已经是走火入魔,不可救药了,没想到,巡逻的时候也遇到其他猎人,而且在不同的地点都有其他猎人,每次都能听到他们在苦逼地交流着:
“抓到电狼没?”
“没有,我已经守了3天了。”
“我已经守了一个星期了,昨天去吃了个饭,叫室友帮我看着,结果就被别人抓了。。”
我看了一下时间,当时已经是凌晨4点多。

苦逼的魔兽猎人们,真的伤不起啊!真不知道他们图的是什么。而且就算出来一只电狼,也不一定你刚好在那个点;就算在那个点,这么多人守着,也不一定能抢到手,我以为看到但抢不到已经是最悲催的了。这跟中彩票的概率应该差不多吧。搞不好等一年也不一定能抓到。还是劝阿当赶紧洗洗睡了。实事证明,还有更悲催的。

事过多天,阿当的苦苦等待,终于有天奇迹出现了,电狼居然被阿当守到了!!
阿当连喊我都来不及,激动得手忙脚乱。
我在旁边看着,啊,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电狼,总算谒见真身了!旁边还有一个猎人,赶紧抓啊!话还没落,突然网络卡了。
啊!是不是掉线了?
啊!不是,是我魔兽的卡没钱了。。
阿当赶紧打开淘宝充值,再登录,上去,看到的是只电狼跟着另外一个猎人离去的背影,无比痛惜!什么时候不结束,偏偏这个时候点卡用完,这不是天意弄人么?哪怕再等一分钟也行啊。
眼巴巴看着期待已久的电狼,就这样跟别人走了。阿当的热情更被激发了,有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决绝。

事隔一天,好运再次到来,晚上10点多,电狼再次出现,奇迹啊!这回是势在必得了吧。而且旁边没有其他猎人。
阿当一个箭步上去,点了一下,擦!电狼,电狼它被阿当一箭射死在地上!
阿当high到翻的热情一下到达冰点,转过头来,说都不会话了。。。
“怎么了?”我问。
“它,它被我打死了!”阿当表情错愕,眼神无光,悲绝地看着电脑屏幕。
我围观上来,这时候其他猎人也过来了。
“这是电狼。这就是电狼。”其中一个猎人说。
“怎么死了?”另外一个猎人问。
“被我打死了。”阿当回复道。
“你!你不要可以给其他人啊!为什么要打死,给其他人也是种美德啊!”其中一个猎人说。
“是啊,我等了好几天了。都没等到,你就把它杀了。”另外一个猎人也说。
“畜牲!”其中一个猎人无比气愤地骂道。
“我不是故意的,不小心点了一下,它就被箭射死了。”阿当愧疚得无地自容。
还有一个猎人看不下去,二话不说就对阿当发起了“决斗”。

于是,几个猎人就围着那头电狼的尸体,像是在给电狼开祭尸大会,议论着,观瞻着,气愤着,还有阿当在默哀着……这感觉,估计好比中了500万彩票,发现彩票已经被自己撕碎扔掉了一样,阿当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默默地把电狼剥皮了。我在旁边幸灾乐祸地笑得要死:“哈哈,你个二货,你居然把电狼杀了,还剥皮了,看其他猎人不剥了你的皮。煮熟的鸭子要是跟别人飞了,也算是不浪费,你这是煮熟的鸭子自己不吃还让它馊了啊。。”这估计是我认识阿当以来,他做过的最“二”的事了。
阿当五味杂陈,一言不发,只是叹气。

为了安慰一下阿当,我说:“好啦,没事啦,你就当是我不小心把它杀了。如何?”
“要是你杀了,我会杀了你的。。。”阿当说。
“你!畜牲!”

阿当从鬼变成人的童年奇事

婆婆说,那年,阿当5岁(虚岁),刚上幼儿园。
有一天,阿当的哥哥跑回家跟妈妈说,不好啦,阿当被火烧了。原来是哥哥和阿当一起玩鞭炮,把鞭炮里的火药全部倒出来,然后阿当用火柴点着,火“嗖”地一下,喷上来……(阿当说以下gif图中的情景就是当时他的真实写照)。

等家里的大人找到阿当时,基本都认不出自己的儿子了。
婆婆说,阿当整个脸全黑了,其中一边的脸还好,另外一边全被烧熟了,除了一股火药味,还有烤肉的味道,用纸巾一擦,结果一块熟的肉掉了下来,婆婆心都凉了。心想,这回没救了。。。
阿当当时居然都没哭。
我问阿当:“当时不疼么?怎么没有哭?”
阿当说,吓死了,又担心被妈妈骂,就偷偷躲起来了,连疼都感觉不到了。
阿当的父母忧心忡忡,到处求医问药,老家的亲戚们知道了,也寄了治疗的偏方、药膏之类的给在外地的他们。过了些天,阿当又回幼儿园上学,每天都得涂黑色的药膏,所以班里的小朋友都躲着他,有些还被他吓哭了,大家都叫他“黑鬼”,也有直接叫他“鬼”的。
其中一个小朋友把班里有个“黑鬼”的事告诉了家长,于是那个孩子的家长来找阿当的父母。说是听到自己的孩子回家说班里有个“黑鬼”,猜想是火烧伤了,过来看看阿当,也带来了药膏。药膏是他们家里人用剩下的,据说是一种用狗油提炼的,能治烧伤。
病不择医,婆婆赶紧用那个药膏给阿当涂抹。结果没多久,奇迹发生了,阿当那半边被烧熟的脸慢慢痊愈了,而且完全看不出烧伤的痕迹。至此,阿当逃过了人生的一大劫难。

如果不是婆婆说起这一段,我还真不相信,阿当完好无损的脸,当初居然有一半是被烧熟过的。阿当也让我猜是左边还是右边,我看了半天也看不出来,两边完全没有区别啊!婆婆说,好在遇到贵人相助,如果不是当初人家给的药膏,估计现在家里人都不好过。想想,一个一边脸被烧伤的孩子,脸上上的伤疤永远在那里,被班里的同学当成鬼,大家都不敢靠近他,陌生人则用异样的眼光来看他,阿当说不定会成为一个心理变态的人,或者一个性格孤僻的人;而家人的自责和内疚也将一直存在心里。我脑里马上出现了《梅花三弄》里的“鬼丈夫”的面目,不寒而栗。也许,我也不会跟阿当在一起,或者也有一个“鬼丈夫”。

好在,幼儿园的那位同学还有他热心的家长。感激不尽!

不过从那以后,阿当似乎变得更加乐观了,他觉得冥冥之中,上天好像总会给他一些眷顾。不但没有心理变态,反而更加淡定了。童年的很多事,他都不记得了,唯独这件事,他跟家人一样,记忆犹新。不过也从来没有听他说起。我也是听婆婆说起,才问他的。现在听来,真的好神奇!

初为人母 如何淡定?

怀孕第5周,开始有孕吐反应,尤其是早上跟睡前,吐得最厉害的时候,把苦胆水都吐出来了。每天都很纠结吃什么,看到任何食物,都没有胃口。曾一个星期只喝白粥配榨菜(据说孕妇不能吃腌制的食物,直到现在还很后悔当初吃了一个星期的榨菜,非常内疚)。话说孕吐的时候真的很不好受,刷个牙都吐得七荤八素的。可是就在第7周,晚上睡觉,翻身的时候,被阿当用力抱了一下肚子,结果孕吐停止了。整整2周都不吐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一抱的原因,反正阿当和我当晚都吓到了。那时也没有去检查,只是安慰自己说,过后没有肚子疼,也没有其他症状,应该不至于流产。阿当说,万一因为这样宝宝没有了,他会很自责的。担惊受怕了2周,一直到第9周才又开始孕吐。孕吐的感觉不好受,但是突然不吐,不知道原因的感觉更不好受。

怀孕13周,春暖花开的杭州,很适合踏春。阿当带我去逛西湖。坐公交车。到站下车的时候,刚站起来,就有人过来抢座位,从我背后撞上来,挤了进去。我肚子一下撞到了前面座位的椅背上,下车就吐了。
被撞到了才意识到自己是孕妇啊!可是完全没有意识要保护肚子,哪怕是本能地用手挡一下,也完全没有。
吐完后告诉阿当,阿当那个气愤!问我怎么不早说,好回去教训那个撞我的人。顺便教育了我一番,说下车不用着急站起来,不管去哪都要记得自己是妈妈了,要保护好宝宝,要时刻警惕保护好肚子……balabala
于是又担惊受怕,心想,肚子里的小家伙应该没事吧。。。

14周开始能感觉到胎动了。我自己都不信,医生说初产妇要到16周以后才能感觉到,或者18周以后。但小家伙好像为了证明TA的存在一般,每小时就会踢我几次。尤其晚饭后和晚上睡觉前动得最多,一开始还不敢相信是胎动,后来把阿当的手放我肚子上,阿当都能感觉到。心里那个激动啊!看来小家伙很活泼。
18周的时候,有天晚上睡觉,已经睡熟的阿当突然抽搐了一下,手肘突然顶过来,刚好撞在我肚子上,我“啊”地大叫了一声,吓了一大跳。阿当拼命道歉说不是故意的,就睡着睡着突然抽搐一下,手弯了起来,就一下撞到我肚子上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完全没意识。
正说着,小宝宝动了一下。接下来的一整夜,就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心里那个忐忑…… 之前每小时动好几次,突然一下子不动了,还真不知道TA在里面怎么了。反正各种结果都猜测过,阿当说,要是这一撞,把宝宝的神经撞坏了,他不会动了,或者脑袋撞坏了,以后傻了,那要怎么办哦?他不动,是不是说明已经……我摸着肚子心里七上八下地,暗自说“小宝宝啊,爸爸不是故意的,我们原谅他啦。不可以那么小气哦。”
反正我那晚一晚都没睡着,一边安慰自己说应该没事的,肚子里还有羊水保护着呢,有些妈妈出车祸,宝宝还没事的呢,之类之类的,越是这样安慰,越是说明已经往坏的方面考虑过了。
接下去的一整天,肚子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让阿当趴我肚子上听胎心,他听了半天,说好像有声音,但不知道是不是胎心的声音。。。两个人都按奈不住了,阿当说还是上医院检查一下吧。平时觉得去医院没啥,可是一旦真的有事,还真的怕去医院啊。如此担惊受怕,又过去了一天。
终于在第二天感觉到小家伙动了,不过不像之前那样活跃,每小时动几次了,就是偶尔动一下,接着隔很久再动一次。直到第四天才渐渐活跃起来。
比起阿当那一撞,我觉得自己更罪过的是,我当时一点都不淡定,被吓了一跳,接着心跳非常快,跳了好久才缓过来。后来看到一个视频,9级地震,一个国外的妈妈淡定地安慰宝宝说:“别怕,别怕,只是摇一摇。”一点都不慌。对比之下,我弱爆了。
心想,要是真的有事,做妈妈的吓得要死,那宝宝肯定更加害怕。以后不能这么不淡定了。

以后肯定有其他的担惊受怕,担上了父母的担子一颗心从此就悬着了。希望自己能勇敢一点,淡定一点。

好奇怪的梦

早上起来手腕那里疼疼的,还仔细地看看,没事。然后发现阿当已经起来了,正在换衣服。还好。

梦里我已经自杀了,躺在一座铁锁桥上,桥上有人走过,因为我躺在那里,行人就只好从我身上踩过去。

起先,记得是陪阿当去参加了一个什么颁奖仪式,阿当获得了一个奖项,奖品是一幅画之类的东西,卷着,我们一起回家。路上,阿当突然昏倒,我跪在地上给掐阿当的人中,一边掐一边喊“honey,醒醒,不要吓我啊!”,掐了半天没反应,我只好给他做人工呼吸,一边呼气一边喊“救命”,街上人来人往,身边也好多人围观,个个都面目模糊,怎么喊都没人帮忙。
我于是眼睁睁看着阿当慢慢变成了一幅画,一幅黑白的画,就是一幅遗像。
这幅画慢慢飞起来,我拼命抓住,死死地抱着,一边哭一边走,走了很多座桥,有个陌生人递给我一把小刀,我拿在手上,感觉好失落,不知道要去哪。
就在一座绳索和木板搭起来的桥上割腕自杀了。
看着刀口的地方血流出来,疼疼的,一点力气也没有,刀子就掉桥下了,人也躺在桥上,行人就从我身上踩过。

手疼着疼着就醒来了,醒来后看到阿当在那换衣服,真好。手还是疼疼的,另一只手伸到了床外,就像梦里躺在桥上那样。
跟阿当说:“我梦见你死了,我也自杀了。”
阿当说:“你真痴情啊,我死了,你就要去殉情啊!你忘记你身上还有宝宝啦?”
阿夏:“是哦。不过,在梦里没有宝宝啊。”

反正,每天起来,你在,我在,这就很好。很好。

经常做噩梦,阿当说可能是生活没有安全感的原因,我觉得如果我把做过的梦写下来,可以另外写一部聊斋了。不过,就是找不到做噩梦的原因。